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限英灵神座 > 第十五章 计划
    洛阳皇宫之中,一处宫殿之内,莫闻正**着上身,一人坐在桌边,手中拿着一小杯美酒细细品尝着,明亮的双眸看着窗外的月亮,不知在想着些什么。

    莫闻身后那床帘之后,一个窈窕的身影悄悄坐起身来,白皙的玉足踩在柔软的地毯上,几步之后,就来到了他的身后,从后面抱住了莫闻。

    “我的国师大人,你在想些什么呢?”

    **的肌肤相对,莫闻能感觉到那饱满、滑腻的双峰在自己背后来回厮魔着,变幻了形状。

    “怎么不再休息一会儿?”

    没有回过头来,莫闻嘴角勾起一个冷冽的微笑,淡淡地问道。

    然后就听他身后的女子娇嗔道:“我的国师大人,明天你就要搬出皇宫了,你叫人家怎么睡得着吗?人家现在恨不得每时每刻和你腻在一起!”

    “是吗?”莫闻却是不动声sè,回过头来勾起那女子的下巴。

    月光下,一具诱人的****着爬在他怀中,只要他想,就可以为所yu为。

    “我和宇文化及比起来,谁的本事更好啊,萧妃娘娘?”

    莫闻就觉得怀中美人一颤,随即失笑道:“国师,你在说些什么啊,人家可是仰慕你才、才做出这等羞事来的,人家可不是那种荡妇,除了你和陛下,可是——”

    可惜莫闻却没有理会她,自顾自地说道:“回去告诉宇文化及,想要合作的话。就拿些诚意出来,耍这些小手段就想控制我,也太天真了一点!”

    那美人还要说些什么。可莫闻却再也没有理会她,而是自顾自地喝着酒。

    一咬牙,知道多说无益,当着莫闻的面,萧妃毫不顾忌地窸窸窣窣穿起衣服,然后默默地走了出去,但就在要消失之前。她突然回过头来,灿然一笑。

    “国师大人果然聪慧,但是这件事可不是宇文化及的主意。而是小女子我的,因为人家是真的仰慕国师你啊!这几个晚上,人家真得很开心呢!”

    带着一阵笑声,萧妃不见了踪影。

    而莫闻却缓缓转向了一边。

    “出来!朱妃。巴陵帮的萧铣有什么话想带给我?错过今晚。你可就没机会说了!”

    衣柜中,一个只穿了一件肚兜的美人走了出来,看向莫闻的目光十分复杂。

    ------

    洛阳城中,一处四通八达的路口,一座牌匾上挂着“莫府”的巨大宅邸前热闹非凡,车水马龙,每一会儿的功夫都有达官显贵乘车而来,在门口的一位美人地接待下步入府中。

    今ri沈落雁穿着一声素黄的紧身衣裙。腰束花蓝sè的宽腰带。将她那曼妙的曲线勾勒得格外诱人,此时她面带微笑。一双美眸勾魂摄魄,但偏偏言行举止却又给人一种圣洁端庄之感。

    这时就见又一辆马车在门口处停了下来,一个样貌威武的男子牵着一个紫装美人走了下来。

    沈落雁打量着两人,眼睛就是一亮。

    “王侍郎、淑妮小姐,你们也来了,真是荣幸!”

    如此说着,那一双美眸却不经意间扫过了董淑妮一眼。

    董淑妮今天明显特意打扮了一番,一身紧身的紫sè衣裙,低胸的领口下,雪白饱满的酥胸若隐若现,美妙的沟壑引人遐想,而腰间的白玉腰带将她小蛮腰勒束得极为紧致,配合着那双修长的大腿,勾勒出一道惊心动魄的弧度,而脸上则擦着淡淡的水粉,显得光晕照人,最吸引人的却是那双宛若荡漾在一泓秋水里明星的眸子,可以说此时的董淑妮美得惊人,只可惜脸sè却有些难看,似乎有些不满。

    樱唇微张,董淑妮看着同样艳光四shè的沈落雁就想说些什么,但最后又咽了下去。

    倒是王世充开口道:“原来是沈落雁小姐啊,不知你和莫国师是?——”

    沈落雁娇然一笑,“承蒙国师器重,落雁过些时ri就要和国师去扬州,帮忙打理教派事宜。”

    “是吗?”王世充略微一沉吟,沈落雁此女他也是知道,知其素有抱负,而现在她肯跟着莫闻去扬州,这是不是说这位国师大人是想——,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对待莫闻的态度就要改一改了,占据扬州一地,这莫闻或许值得拉拢。

    而这时他身边的董淑妮却有几分不满了,拉了拉自己的舅舅。

    “舅舅,我们还是先进去,我可是很想去见见这位莫闻国师呢!”

    ‘国师’两字却说得有些咬牙启齿。

    “哦!哦!”王世充这才反应了过来,“那沈小姐我们就先进去了。”

    “王侍郎请便!”

    沈落雁看着董淑妮的背影,嘴唇微撅,眼神却十分复杂。

    和王世充走进大厅之中,此时这里正摆着一桌桌的酒席,几家达官显贵都坐在那里。

    董淑妮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最前面的那个一袭白衣的身影,不正是她寻找了几ri都未发现的莫闻,心下就是一喜,只是仔细一看,她却有些气炸了肺,此时莫闻正和一穿着一套黑sè武士服的女郎聊着什么,不知说了些什么,引得那女郎就是一阵娇笑。

    不动声sè地走了过来,董淑妮忽然开口问道:“莫闻国师,可还记得小女子吗?”

    而正在和独孤凤聊天的莫闻眼中却是jing光一闪,随即有收敛了起来。

    回过头来,先是一愣,然后‘似乎又想起什么来’的样子,开口说道:“是董淑妮小姐啊,真是好巧,没想到还能再见面!”

    见着莫闻这副表情,董淑妮却恨得牙痒痒,长了这么大,哪个男人不是上感地巴结讨好自己,偏偏这个男人却不把她放在心上,但随即又是娇嗔道:“是啊,真的是好巧啊,索xing国师还记得小女子,我还以为人家早就被国师忘记了呢!”

    虽然脸上带着微笑,但董淑妮最后一句却带着一股浓浓的酸意。

    而对面独孤凤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忽然开口道:“莫公子,你和董小姐是——”同居住在洛阳,独孤凤又如何不认识董淑妮这艳名传遍洛阳的女子,可不知为何,看着董淑妮和莫闻有牵扯,她心中就略微有些不舒服。

    而董淑妮见状却是一乐,十分自然地轻轻揽过莫闻的胳膊,对着独孤凤说道:“独孤小姐,那ri人家偷偷出去玩却遇到了歹人,要不是莫国师出手相助,小女子恐怕就回不来了!”

    “只是这样而已?”独孤凤看向莫闻的目光就有些怀疑。

    而董淑妮却笑得更加开心。

    “只是这样而已!”

    如此说着,董淑妮却若有如无地用着那饱满的酥胸摩擦着莫闻的胳膊,让两人看起来更加亲密。

    傍晚时分,所有人都已散去,就连坐在莫闻身边,明争暗斗了一天的董淑妮和独孤凤也都回去了,庭院之中到时显得有几分清冷。

    莫闻一个人躺在庭院中的软椅上,看着那夕阳,微微地眯起了双眼。

    “你心中一定很得意!”站在他身边,沈落雁却有些气恼地说道,“名传洛阳的董淑妮和独孤阀的大小姐为你争风吃醋,真不愧是莫闻公子你呢!”

    莫闻却是一笑,坐起身来,如星空般深邃的眼睛看着沈落雁。

    “落雁吃醋了?这可是我们的计划啊,现今看来能掌控洛阳的只有独孤阀和王世充两股势力,只要我能将独孤凤和董淑妮弄到手,这就相当于在这洛阳之地埋下两根钉子,对ri后的大业可是极为有用啊!”

    沈落雁却没好气地说道:“我就怕你被她们两个迷得找不到北,最后反倒把自己搭了进去!”

    “别的不说,两天前我好不容易招揽来的几个手下就让你那么宰了,虽然他们武功不行,但你莫大公子总不能一个人打天下!就算你钱多,也不能如此花费!”

    莫闻却耸了耸肩,“都说了不是我干的,谁会想到影子刺客杨虚彦会出现在那里,那可是他动的手!”

    沈落雁一阵冷笑,“你要是有心思去救他们,他们岂会如此容易就被杨虚彦宰掉,我看你是利用这个机会加深你在董淑妮那**心中的印象,你本事倒是不小,可怜杨虚彦都成了你的垫脚石,被你打成重伤还被背了个黑锅!”

    可听了此言,莫闻却大笑起来,他上下打量了沈落雁几眼,“落雁,你是不是爱上我了,否则又岂会因为几个不入流的手下大动肝火?”

    听着此言沈落雁却是一惊,这才发现自己似乎有些不动,以她往常的xing子,可谓是擅使手段,必要时绝对毫不留情,别说是莫闻去勾引别的女人,就算是让她牺牲自己的sè相,只要能对莫闻的大业有利,她也不会犹豫的,但不知为何,看着今天莫闻和董淑妮、独孤凤勾勾搭搭的,她就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这样想着,沈落雁心中就渐渐泛起一阵涟漪。

    而这时莫闻忽然出现在她面前,一手将她揽入怀中,一手挑起她的下巴。

    “其实若是落雁肯答应今晚与在下共赴巫山,在下也不是不能放弃这个计划!”

    沈落雁眼中一片迷离,默默地看着莫闻,似乎想说些什么,但随后一下子又清醒了过来,一把就将他推开。

    “呸!本小姐才不稀罕呢!”

    看着羞红脸跑了出去的沈落雁,莫闻顿时就是一阵畅快的大笑。

    而听着莫闻的笑声,沈落雁跑得更快了。。)

    ps:  感谢懒惰得人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