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限英灵神座 > 第二十一章 以牙还牙
    “怎么办?”莫闻眼中闪烁着冷冽的杀机,笑得更加开心了,“当然是给李子通、任少名点颜色看看了,不然他们还真以为我们好欺负!”

    “也好,”沈落雁点点头,“现在我们的人马虽然不少,但都没有经历过实战,正好让他们见见血!”

    “李子通、任少名,你想动哪个?”

    莫闻微微一愣,“现在我们手下至少有八万的人马吧,怎么还不能同时收拾他们两个废物?”

    沈落雁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我的城主大人,那是全部的精锐兵马,你不可能不留下一些守城吧,江淮的杜伏威可是一直盯着我们呢,而且一次性派出所有人马,你就不怕遭人忌惮,还有最重要的是,虽然这一年来我们一直在全国收购粮食、从五斗米教入教那里得来的粮草也不少,但未来我们可是要一下子打好几年的仗的,本来就有些勉强,能省还是省一些为好,所以我看这次出动两万到三万左右兵马为妙,以这种规模看上去威胁不大,不足以引起别人的危机感,但配合着扬州城的城防也足够麻烦,正好能震慑一下周边的人。”

    莫闻点点头,沉思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这样啊,落雁你带着三万的人马去把李子通宰了吧,城务先交给虚行之,快去快回。

    就在我们附近占据了几个小城,也敢来掳虎须,我看李子通他是活得不耐烦了!”

    沈落雁点了点头。一想到自己将统帅一军,那双美眸顿时明亮了起来,神情有几分激动。显然有些按耐不住了,不过她很快就冷静了下来,“那任少名呢?就这样放过他?”

    莫闻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怎么可能?收拾不了整个铁枪会,我还宰不了他任少名?”

    沈落雁有些担忧,欲言又止。

    莫闻自然明白她要说些什么,安慰道:“放心好了。你忘了我的武功拉,我碾死任少名不比碾死一只蚂蚁费力多少,——当然了。要是去之前落雁愿意陪我一晚,我敢保证绝对万无一失!”

    刚刚看着莫闻那霸气的样子,沈落雁心中就是微微一醉,只觉得这世界上再没有比眼前这个男子更值得依靠的存在了。仿佛天塌下来都能顶回去。可惜下一刻莫闻就又露出了好色的嘴脸了。

    “你!——”沈落雁心中就是一阵气恼,感觉心中好不容易酝酿出的情绪都被破坏了,不过随即就是展颜一笑,轻轻走到莫闻身边,爬在他胸前,一双饱满的酥胸在他胸前轻轻磨蹭,一只手在他胸口画着圈,“要是莫大城主能平安无事地回来。小女子倒也不是不能奉陪呢?别说一晚,就是十晚也保准让您满意!”

    莫闻眼睛一亮。伸手就朝沈落雁搂去。

    “此言当真?”

    可惜沈落雁却早像兔子一般跳开了,让莫闻抱了空。

    “等您回来再说吧!现在不看看你新买来的小美人?落雁还有事就不奉陪了!”

    留下一阵银铃般的轻笑声,沈落雁一闪身,就消失在了楼梯之中了。

    莫闻苦笑着摇摇头,这个沈落雁总是勾起他的火气就不管了,早晚有一天,要给她点颜色瞧瞧。

    轻笑着,莫闻朝身后看去,那里一个小美人正绞着手指,满脸羞红。

    “你叫什么名字?”

    “小婢卫贞贞,见、见过公子。”

    “贞贞啊,今年多大了?愿不愿意今晚陪陪公子我啊?”

    “......”

    ------

    深夜,九江,春在楼之中,春园的大堂里灯火通明。

    厅堂内正门对着的那一端设有两张台子,坐了十多名大汉,一个个手持着各式各样的兵器,正严阵以待,面色严肃。

    而后靠着墙的那张座位上,一个身穿黑色劲装和白色外袍的男子正坐在那里,他有一个宽宽的密布麻点的脸庞,眼窝深陷,眉棱骨突出,眉毛像两撇浓墨,窄长的眼睛射出可令任何人心寒的残酷和仇恨电芒,最突出的却是此人额上纹了一条张牙舞爪约半个巴掌大的青龙,显得格外威武。

    而在此人的座位两侧,各放着一个头颅般大而沉重精钢打成的流星锤。

    大厅之中一片寂静,宛如风雨欲来的前夕,格外的压抑、平静。

    然后就听那纹着青龙的男子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一个手下看了看外面的一个水漏,小声说道:“距离亥时还有一炷香的时间。”

    “还有一炷香啊?”那男子的声音格外冰冷,“我却是有些迫不及待见见那位国师大人了,希望他可不要让我任少名失望啊!”

    听出那男子声音中的杀意,那十几名大汉都缩了缩脖子。

    十几天前,会中两位护法‘恶僧’‘艳尼’前去扬州城刺杀五斗米教的莫闻,不想却双双失手,被人砍下脑袋送了回来,同时还附上一封信,信上说明扬州城主莫闻将在今日亥时亲自来拜访,并且取走铁骑会会主任少名的人头。

    此事一出,顿时整个九江都震动起来,任少名气得当场拍碎了桌子,就要先杀往扬州,不过被别人死死劝住,今夜在这春在楼设下陷阱,等着莫闻前来。

    听出任少名语中难掩的杀意,却有一高瘦文士开腔笑道:“恐怕任会主要失望了,在下已经都布置下去了,只要那莫闻敢来这九江城,估计不到这春在楼就被碎尸了,任会主估计也就能见见人头了。”

    此人乃是崔纪秀,林士宏手下第一谋臣,被林士宏这个楚帝封为国师,向以智计著称当世,那日就是他劝住暴怒的任少名的,今晚的埋伏也是他设下的,这春在楼里外三层已被铁骑会的好手围住,定要叫莫闻有来无回。

    “是吗?”任少名嘴角咧出一丝笑意,“就算只是见见头颅也好啊,我倒要瞧瞧敢招惹我铁骑会,这莫闻是不是长了三头六臂,今晚我就要拿他那颗头颅下酒,和崔国师畅饮一番!”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不时地就有人朝外面的水漏看去。

    “还有半柱香——”

    “还有一断——”

    随着那人不断报告时间,看着依旧毫无动静的街道,任少名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时间到了!”

    忽然厅中就有人高呼道。

    而此时任少名脸色已是铁青,一掌将那桌子拍得粉碎。

    “竖子,安敢耍我!”

    崔纪秀也是摇头一叹,“想不到被人称为仙人下凡的莫国师也会如凡人般贪生怕死!可惜,可惜——”

    但就在这时春园外亮起了无数火炬,照外面明如白昼,然后就是震天的喊叫之声。

    下一刻,众人只听一阵龙吟之声,大厅的房门忽然炸裂开来。

    一排铁骑会的会众口吐鲜血,被轰了进来,破碎的门板洒了一地。

    一个身穿白衣,肩上扛着一人高黝黑大刀的少年飘然而入,在他后面隐隐可见一群畏畏缩缩的铁骑会教众。

    看着那个额上纹着青龙之人,莫闻就是一笑,手中大刀前指。

    “任少名,准备好死了没有?”

    那无声的气势让所有人就是一滞,手脚冰寒。

    “莫闻!——”任少名看着眼前之人,咬牙切齿地说道,声音仿佛九幽来的厉鬼。

    而一旁的崔纪秀却有些失态,今晚的布置是他一手安排,自恃就算是三大宗师前来也未必能讨得了好,却不想莫闻能轻松闯进来。

    “都给我上啊!还等什么!”崔纪秀像被掐住脖子的公鸡一样尖叫。

    那些铁骑会这才反应了过来,一声喊,拿着兵刃扑了上来。

    莫闻却是一笑,手中屠龙刀一旋,那些迎面而来的兵刃就断成了两截,向前一踏步,一个铁骑会会众就被分尸两断。

    那巨大的宝刀在莫闻手中仿佛没有一丝重量,上下来回飘舞,一步、两步,一阵刀光之后,莫闻已经站在大厅之中,整个房子里就剩下了莫闻、崔纪秀、任少名三人。

    “给我去死吧!”

    看着那遍地的尸骸,任少名就是一声怒吼,状若疯魔一般,将两个流星锤抡起,拼命灌注全身真气,蓦地就有两团芒影炸裂,挟着劲厉的风声猛撞往莫闻。

    锤子带起的疾风吹起了莫闻的头发,但莫闻却是轻轻一笑。

    只见他手中屠龙刀猛地劈下,其中一个流星锤顿时一分为二,然后手腕一拧,握着落下的长刀,运转全身力气,把刀背朝另一个铁锤击去。

    只听轰然一声巨响,那流星锤以更快的速度飞了回去。

    “什么!”任少名就是一惊,急忙向一旁跳去。

    那飞回来的流星锤直接砸入身后墙壁之上,整个墙壁应声而碎,之后那流星锤更是余势不减,连续几声闷响,也不知砸坏了多少东西。

    侧身闪过,看着那墙上的大洞,任少名瞳孔就是一缩,心中惊骇不已,岂料这时一个身影如鬼魅般出现在他的面前,趁着他分神这短短一刹那,手中黑光一抹,任少名斗大的头颅就飞了起来。

    一手抓住那落下来的头颅,那身影就是一阵轻笑声,足尖一点,退出了门外。

    茫茫夜色之中,莫闻提着任少名的脑袋飘然而去,只留下一脸呆滞的崔纪秀和一帮手足无措的铁骑会会众。(未完待续。。)

    ps:  感谢包子咖啡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