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限英灵神座 > 第二十六章 天下计
    扬州城城主府,莫闻坐在椅子上,在他面前的是两个娇颜如花、千娇百媚的美人,而在他身后则是一个花容月貌的小美人在那里端茶倒水,配合着院子中错落有致的风景,不知会羡煞多少旁人。

    轻轻品味着卫贞贞亲手泡制的龙井,莫闻缓缓开口道:“这么说,这傅君婥运道不浅啊,长生诀、杨公宝库都在她的身上,恐怕天下人的目光都盯住她了吧?”

    云玉真点点头,“两个月前,傅君婥潜入宫中,趁杨广研究长生诀之时出手偷袭,虽然因为宇文化及、独孤盛及时出手救下了杨广,但却抢走了宝书。昏君杨广大怒,下旨令宇文化及捉拿傅君婥,务必取回长生诀。

    而在七日前,有探子见被宇文化及追杀的傅君婥拿着一块刻着‘万岁’两字的古玉在丹阳一间押店典当,那宝玉本是开国大将史万岁著名的随身宝玉,后史万岁被杨素抄家,此玉应该被杨素放入了杨公宝库之中,傅君婥能拿着此玉典当,至少说明她知道杨公宝库的线索。”

    “现在‘漫天王’王须拔已派手下大将焦邪,领着十多名武艺高强的手下前去拦截,而傅君婥知道杨公宝库的线索估计也已经传遍了整个天下了!”

    “那她现在在什么地方?”

    莫闻的眼睛微微眯起,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云玉真用手轻轻地点了一下自己的樱唇,露出了一副极其纯真的表情。“按她前进的方向来看,应该是直奔扬州而来吧?估计大概还有两天的功夫就能到扬州了吧,你说是不是啊。落雁姐姐?”

    云玉真那桃花眼轻轻扫了沈落雁一下,似笑非笑地说道。

    沈落雁见状恨得银牙紧咬,也不知是不是同性相斥的缘故,自从云玉真加入了莫闻的阵营以后,她就一直和对方不对付。

    虽然云玉真麾下的巨鲲帮掌管着莫闻手下的情报工作,但出于保险或是单纯信不过云玉真的缘故,沈落雁私底下也建立了一门属于自己的情报体系。反正现在莫闻的魔法石在她手中,她根本就不用担心钱财的问题。

    可就在不久之前,她手下大部分探子同时传来了一条信息:本据点已经被巨鲲帮帮主云玉真获知。并且在消息后面表明了这条信息是云玉真要求传达的。

    云玉真倒也没有做什么其它出格的事情,但对于沈落雁来说这却是**裸地打脸了,而且隐隐有种后宫争宠,却被对方抓住小辫子的感觉。此时听云玉真提起这方面的事情。她哪还不知道对方是故意调侃自己。

    只见沈落雁那对宛如秋水般的双眸微微眯起,笑着说道:“这方面还得看大名鼎鼎的红粉帮主的手段,小女子怎么敢插手呢?”

    在红粉帮主四个字上,沈落雁故意加重了音。

    而云玉真却是笑得更加开心了,轻轻捂着嘴道:“落雁姐姐,你怎么也这么说人家,你也知道人家那可是为了修炼北冥神功才抓来那么多习武之人的,可不是真有那么淫荡。不过话说回来,主人那些武功还真是好用。要不是有生死符控制,妹妹的情报网也不会发展得这么快!前几天小试身手,就抓到了一些来历不明的探子!”

    沈落雁狠狠地瞪了莫闻一眼,随即走到云玉真身边亲昵地拉起了她的柔荑,“那我还真是误会妹妹了,你可不要怪姐姐。”

    但同时却压低声音说道:“你别得意,我现在也学会那些武功了,谁胜谁负我们走着瞧!”

    云玉真的脸上带着甜蜜的微笑,却故意大声说道:“原来姐姐也从主人那里得到武功了?怪不得——我昨天晚上从主人房中姐姐求饶的声音,啧啧,妹妹要在这里恭喜姐姐了,两年的时间终于得偿所愿了!

    不过姐姐啊,不是妹妹说你,那方面的功夫可是还要加强一下,不然又要像昨晚一样,玩到一半的时候却要喊着卫妹妹去救场了!总是这样可得不到主人的宠幸,要知道人家当初第一次,可就和主人大战了一天一夜哩!”

    听着此言,站在莫闻身后的卫贞贞手中一抖,险些将手中的茶壶扔到了地上。

    “你!——”沈落雁满脸羞红,指着那得意洋洋的狐媚子,气得说不出话来,原著中她也是个风流人物,大方随意,但毕竟昨晚才刚刚偷食禁果,今天就被人揭穿,哪怕以她的性子也有些转不过颜面来了。

    云玉真却不以为意,俏皮地耸了耸肩,随即又一脸正色地对莫闻说道:“另外有消息说,岭南宋阀宋缺之子宋师道和宋缺之弟‘地剑’宋智也乘船往扬州而来。”

    见谈回正事,沈落雁也不好再纠缠,而是低头分析道:“会不会是因为我们对水龙帮打压得太过,才引发了宋阀的干预?”

    云玉真摇摇头,“自从得知了是海沙帮韩盖天、尤贵出手害了我父亲后,我现在各种行动都是以对付海沙帮为主,几乎再没有找过水龙帮的麻烦,要是因为水龙帮之事的话,宋阀应该早就派人来了才对!”

    “我倒是认为,宋阀此次来是奔着主人而来的,能战胜三大宗师的用刀好手,哪怕是他天刀宋缺也不能不在意吧!”

    云玉真美眸中带着几分崇拜之色,看着坐在椅子上的莫闻。

    与宁道奇一战,双方都没怎么大肆宣传,宁道奇自不会没事就和人讲自己战败的经过,而莫闻这一方也不想得罪这大宗师太狠,毕竟真被逼急了,宁道奇要是放下身段搞暗杀,莫闻的手下可是一个都跑不了。

    不过毕竟纸是包不住火的,宁道奇与莫闻一战失利,被砍下了一根拇指的消息还是传了出去,整个武林顿时一片哗然,震惊者有之,恐惧者有之,但有一点是不容置疑的,莫闻的名号在斩杀任少名之后再次提高,已被人们誉为天下第四位宗师级人物,并且隐隐有居于宗师之首的气象。

    听着云玉真的分析,莫闻点了点头,现在看来还真是这个可能性较大,毕竟原著中宋缺就有几份武痴的样子。

    而另一边沈落雁却不知想到了什么,神色却是一动,看着莫闻缓缓道:“主上,我倒认为不管宋阀抱着何种目的而来,此次都是我们的机会,现在南方之地,只有沈法兴、林士弘、萧铣三方对我们还有少许威胁,如果我们能和宋阀交好,双方夹击,那这南方之地就是我们的天下了!”

    说着沈落雁就脸色微红,有些激动,“现在北方以翟让、李密的瓦岗军气势最盛,但是翟让、李密两人却是水火不容,瓦岗军迟早必将内乱,而盘踞太原的李阀实力最为雄厚,但李阀之主李渊为人昏庸,死抱着与杨广的关系不放,李世民虽有济世之才,也无力施展,而剩余独孤阀、宇文阀、窦建德之流更是没有能统一北方的迹象,只要我们先一步统一南方,再挥师北伐,那这天下却唾手可得了!”

    云玉真却有些疑惑道:“那宋阀会和我们合作吗?作为四大门阀之一,他们会把这江山拱手让人?”

    沈落雁摇摇头,“宋阀之主宋缺,此人醉心于武道,虽然对恢复汉统极为上心,但是本身对这天下却没有多少兴趣,否则以宋阀的实力,早就冲出岭南之地了,而且就看宋缺独子宋师道的为人处事,也不像是能争夺天下的材料,因此合作的可能性很大。”

    沈落雁看了莫闻一眼,嘴微微一撅,又有些酸楚地说道:“宋缺有一子二女,长女三年前嫁与了巴蜀盟主解晖之子解文龙为妻,二女宋玉致还待字闺中,如果主公能求得此女,那大业必将指日可待!”

    昨晚才**于人,今天却要鼓动心爱之人去追求别的女人,哪怕沈落雁不怎么将男女之事放在心上,也免不了心中凄苦,眼圈开始发红。

    而见状,莫闻就对云玉真、卫贞贞使了个眼色,两女顿时会意,悄悄地退了出去。

    轻轻地将沈落雁揽入怀中,莫闻低声说道:“苦了你了,落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