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限英灵神座 > 第三十四章 东溟派
    漆黑的雨幕之下,寇仲、徐子陵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久久无语。

    杜伏威死了,死在了莫闻第三次的变招之下,那柄黑刀仿佛跨过了空间的距离,直接劈在了后退的杜伏威身上,将他一分为二。

    两人复杂难明地看着杜伏威的尸体,虽然双方关系并不好,他们只是口头上叫着爹,实际上巴不得杜伏威离得远远的,但毕竟见过几面,言语间也颇为投缘,难免有一些悲戚之感。

    江面上,杜伏威一死,原本还能坚持一二的江淮军顿时兵败如山倒,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被那黄衣女子绞杀得一干二净。

    莫闻不知和云玉真说了些什么,然后就笑着朝两人走来。

    他上下打量两人一眼,然后忽然开口说道:“没想到几天不见,你们功力竟然长进了不少,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来我手下做事?”

    寇仲只觉得心中一阵烦躁,他虽然想做一番大事业但却没什么具体的目标,此时看着有几分投缘的杜伏威惨死在莫闻手下,没来由地就有几分心灰意懒。

    “为什么要杀他?”

    寇仲也不知自己为何会问出这句话来。

    莫闻耸耸肩,“我们扬州想南下统一江南,就必须先解决杜伏威的江淮军,否则腹地不稳。”

    寇仲看了那边正指挥着帮众的云玉真一眼,“你和云玉真的关系?”

    “玉真是我的女人,巨鲲帮是我的手下。”莫闻似乎是真心想招揽他们。也没什么隐瞒。

    “那娘知道吗?”徐子陵轻声问道。

    莫闻却笑了起来,不以为意地说道:“我和云玉真亲热的时候,傅君婥不知道看见多少次了。怎么会不知道?”

    寇仲、徐子陵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过去的一切都轰塌了下来。

    以往和善亲切的城主背地里竟然暗藏着这一面,杀杜伏威、屠戮江淮军,脸色都丝毫没有变化,看上去倔强、孤傲的傅君婥竟然明知道莫闻有云玉真这样的情人,还和他眉来眼去的,这就是权势、地位带来的变化?还是说一切两人都未曾认真注意过?

    “你想争夺天下?”寇仲的声音有些沙哑。

    听着此言。莫闻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

    “没错!”

    ------

    最后寇仲、徐子陵还是走了,失魂落魄的,似乎莫闻所说的东西一时间让他们还有些接受不了。

    而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莫闻眼中却闪过一闪而逝的杀机,但随即又深深隐藏了起来。

    而一旁的云玉真似乎察觉了什么,悄声说道:“主人,这两个小子。潜力番茄。你看要不要我找人——保证不让傅姐姐发觉。”

    她的手掌在颈间一划,莫闻见状却是一笑,伸手拍了拍她的翘臀。

    “不必了,留着他们还有用,我还指望着他们这段时间把中原搅得混乱一些,这才方便我们行事。”

    被一掌拍在翘臀之上,云玉真俏脸就是一红,整个人都软了下来。爬在莫闻怀中,小声问道:“那主人咱么现在去哪?”

    “现在。现在自然是先喂饱你这个小妖精,然后我们去东溟派。”莫闻笑着把云玉真抱起,大步朝着船舱里走去。

    “讨厌,主人,现在可还是白天呢!”云玉真娇嗔道,随即又有些吃味地说道。

    “东溟夫人单美仙七天后会到彭城去会李渊,来回至少要十天,我们可以趁机和她们见见,主人是不是真看上那对母女了?”

    莫闻不以为耻,反而嘿嘿笑道。

    “错,是三人,你忘记算单美仙的母亲祝玉妍了”

    ------

    东溟号上,宽大的船舱之中,莫闻正和一少女款款而谈,相谈甚欢。

    这少女极为出众,只见她玉脸朱唇,既娇艳又青春焕发,秀发乌黑闪亮,把皙白的肤色更是衬托得玉骨冰肌,动人之极,姿色还要在云玉真、沈落雁之上。

    两人聊了一阵,莫闻不知说了些什么,引得那少女就是一阵轻笑。

    见气氛差不多了,就听他开口说道:“婉晶小姐,在下此次来其实是为了谈一笔生意而来,小姐也是知道,我扬州城此次却是打算用兵,因此想再额外订购一批兵器。”

    东溟派分男女两系,女以单为姓,男则姓尚,此时派中却是以女子主导,派主单美仙在派内的职务正逐渐由她女儿单婉晶接管,只是偶尔指导一番,所以莫闻要是想订购武器却是要和单婉晶谈一谈。

    而听着此言,单婉晶却是眉头一皱,随即苦笑道:“‘天师’大人,现在扬州已是我东溟派最大的客户了,今年派中大部分的兵器都已是先供给您了,实在是没有货了,你看不如明年我再给您多预订一批怎么样?”

    对着有着绝高武力的莫闻,单婉晶倒也是不卑不亢,应对得极为得体。

    莫闻却知其没有说实话,根据巨鲲帮的打探,莫闻知道东溟派手中应该还有一批兵器没有出手,估计是为李阀而留,这东溟派虽然一向中立,谁的生意都做,但实际上却还是有所倾向的,无论是出于未来的考虑,还是基于单婉晶对李世民的感情,她们每次生意都特地为李阀提供一批低价的优质兵器。

    摇摇头,莫闻开口道:“婉晶小姐也该知道这战事一起,时间可真是不等人啊!能否想想办法,在下愿意出三倍的价钱。”

    “三倍的价钱?”

    单婉晶心中微动,她手中此时确实还有一批货没有出手,但那是她特意为李阀而留的,想想过几日就要赶到的心上人和好姐妹,她最终还是摇摇头。

    而莫闻却未死心,沉吟一二,这才开口道:“实不相瞒,在下对医术也是略知一二,刚刚拜会夫人之时,我发现夫人声音略微嘶哑,发丝泛黄,显然是有痒在身,不知如果我能医好夫人,婉晶小姐能否在此事上想想办法?”

    “什么?”听着此言,单婉晶顿时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激动得一把拉住了莫闻。

    “莫闻公子当真有办法医好我母亲?”

    单美仙身体有痒,她这个作女儿的又如何不知,只是这是积年的老毛病,也不知找过多少医生,却一直没什么起色,虽然现在单美仙武功高强,能强压下去,没什么影响,但毕竟还是不妥,此事早已成为了单婉晶的一块心病,此时听到有解决的办法,她如何不激动。

    莫闻自信地一笑,“小姐放心,独孤阀尤老妇人的哮喘就是在下医好的,夫人的病虽然麻烦,但也难不倒在下。”

    “尤楚红是你医好的?”

    单婉晶这才恍然,一年前尤楚红的哮喘病不知因何突然医好,整个独孤阀因此气焰高涨,在整个洛阳搞风搞雨的惹出了不少事情,她一直记得此事,也派人去调查了一番,却一直没有结果,原来是莫闻出手,怪不得这么神秘,想来也没人能监视到一位大宗师的行踪吧。

    一边是自己的心上人,一边却是自己的母亲,单婉晶心中的天平立时有了变化,一咬牙,轻轻说道:“先生若是能医好家母,那批货物小女子会想想办法,一定会让先生满意!”

    “是吗?那就有劳公主了!”

    莫闻顿时‘大喜’。

    “那不知公子何时能为家母诊治?”单婉晶小心地问道。

    莫闻一笑,“自然是随时都可以了,只要夫人方便即可。”

    “这样,那就请公子随我来吧!”

    单婉晶顿时大喜,她还以为莫闻会用此时拿捏她呢,等到货到手才肯为母亲治病,现在看来确实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当即对莫闻好感大增。

    小手拉起莫闻就朝外走去。

    感觉手心那柔滑细腻的感觉,在看看走在前面兴奋不已的单婉晶,打理着那曼妙的曲线,特别是那左右摇摆的丰满翘臀,莫闻嘴角就勾起一丝恶劣的笑容。

    这次他一定要摆平单家这对美丽的母女花,将整个东溟派纳入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