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限英灵神座 > 第四十二章 石青璇
    余音绕梁,连绵不绝,就连掌握了百艺技能的莫闻也不得不承认,石青璇的技艺还在他之上,单以箫声而论,已经达到了宗师的层次了。

    而那些宾客更是不堪,何曾听到过如此美妙的声音,一个个都回不过神来,为首的王通更是仰首悲吟,声调苍凉道:“罢了!罢了!得闻石小姐此曲,以后恐难再有佳音听得入耳,小姐萧艺不但尽得乃娘真传,还育出于蓝,王通拜服。”

    而一旁的欧阳希夷也高声道:“青旋仙驾既临,何不进来一见,好让伯伯看你长得有多少像秀心。”

    大堂内一片安静,所有人都期待着能见一见这位传闻中的大家一面。

    莫闻却是心中暗笑,这石青璇可不是一般人物,母亲是慈航静斋的传人碧秀心,父亲是魔门石之轩,正邪结合,本身xing子就说不出的古怪,原著中都爱上了徐子陵还能派他去挑战席应送死,怎么会卖你们两个老家伙的面子,而且年纪也已经不小了,怎么还对人家娘念念不忘,石青璇怎么给你们好脸sè。

    果然就听一缕甜美清柔得没有任何言语可以形喻的女声传入大厅道:“相见不如不见,青旋奉娘遗命,特来为两位世怕吹奏一曲,此事既了,青旋去也。”

    厅内各人立时哄然,纷纷出言挽留。

    莫闻却根本不管这些,脚下轻轻一点,就朝着门外悄悄飘去。

    “等等!”一道白光朝着莫闻刺来,却是和跋锋寒一起过来的女子出手拦截。

    可惜以莫闻的身手又如何会介意这些,人在空中还未落地就又改变了方向,一个折身就直奔门外而去。

    “该死!”

    那女子见状就是一跺脚,她是高句丽弈剑大师傅采林的二**傅君渝,因为自家师姐傅君倬在中原久久未回,也没任何消息传来,放心不下,这才从高句丽赶来。

    师姐最后一次出现是在扬州,她自然就将目光怀疑到了莫闻身上。

    本来以莫闻的身份,她应该恭敬地询问,暗地里求情,换取自家师姐的信息才对,可不知道为什么,从第一眼看到莫闻起,她就有些莫名地烦躁,说不清地恼火,见他打败了和自己同来的跋锋寒,一时忍不住之下才出了手,其实出手后她已有了几分后悔,毕竟从刚刚的表现看来,莫闻的武功绝对在她之上,连她师傅都未必是对手。

    好在后来石青璇的箫音传来,所有人都沉迷于其中,她才有机会借机罢手。

    可是看着现在莫闻对她不理不睬,直冲门外追别的女人而去的样子,傅君渝心中的怒火又忍不住喷涌了起来,她自身相貌不俗,地位又高,走在哪里都是人们关注的焦点,何时受过如此轻视。

    目光瞥向了倒在地上的跋锋寒,傅君渝心中就是一叹,不可否认这个男子样貌秉xing皆是蛮有魅力的,武功也是不俗,相处这几ri下来,她虽然表面上冷如冰霜,可实际上已经对他有了几分好感,只不过一想到自己的师姐,再想想莫闻离去前那张可恨的笑脸,傅君渝就是一咬银牙,转身跟着追了出去。

    看着傅君渝远去的身影,倒在地上的跋锋寒就是一阵不甘,只感觉胸口一闷,顿时就昏死了过去。

    豪宅之外,莫闻看着远处那一闪而逝的白sè身影,就是一笑,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

    ------

    斜阳夕照,一弯山溪在密密层层、挺拔粗壮的楠树林中蜿蜒而来,潺潺流动。林木间有三条小巧又造型各异的小木桥,互为对衬,各倚一角,形成一个三角形的小桥组合空间,而在其中则是一条通往寺庙的林间小路。

    这座没有名字的古庙,极为破旧,庙前石阶已破毁损裂的情况,野草蔓生,在这黄昏的幽暗中更是多了份yin森的感觉。

    不知何时一个身着白衣的身影飘然而现,缓缓走进了你那庙门之中。

    轻轻燃亮了佛台上供奉菩萨的一盏油灯,那个身影就是一叹。

    “前辈竟然跟了青璇这么久了,何不现身一见?”

    清越甜美的声音在庙宇中回响,周围一片安静,一会儿之后就听见一阵掌声。

    背靠在破旧的门框之上,一个白衣公子笑道:“哦?在下认为武功还算不错,不知石大家是如何发觉的?”

    那女子听着此言,却是娇躯一僵,随即嗔怒道:“前辈可是在开玩笑?青璇虽然本事不济,但也没差到被人跟踪了三天三夜也察觉不到!”

    虽然一开始因为来人的武功实在太高,她也没有觉察,但毕竟也是一流的好手,那人跟踪了自己这么长时间,甚至都没有转移过自己的目光,那种**裸的目光停留在背上,她要是再发觉不过来,也不用再在武林中立足了。

    那边莫闻却摸了摸鼻子,心中暗笑,赶了这么长时间的路,他也有些倦了,倒不是身体上的疲劳,而是觉得有些无聊,想要逗弄逗弄这个原著中顶尖的美女。

    而此时石青璇却是羞恼异常,被人跟踪也就算了,她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可莫闻那种‘你竟然发现了’的语气却让她格外不爽,在赶路三天的情况下还不被发现,此人是在调侃自己吗?

    石青璇本身xing子就是古灵jing怪,要是一般人说不得就要较量一番,不至伤人,也要对方尝尝苦头,但来者武功实在太高,她不得不小心行事。

    只见她深吸了一口气,淡淡地问道:“不知前辈跟踪小女子所谓何事?”

    莫闻轻轻一笑,“自然是慕名前来,想见见传闻中的石大家而已,我可是你的簇拥哦!而且不要叫前辈了,我今年可才十八岁!”

    虽然这个十八岁已经不知过了多少年,莫闻在心底暗暗补充道,谁叫他是英灵呢,状态可是一直保持在巅峰状态。

    听着此言,石青璇身子微微一抖,随即缓缓转过身来。

    乌油油明亮如宝石的眸子,红润如玉的樱桃小口,雪一般洁白的**,再配合着那凸凹有致的窈窕身段,这本该是一个绝sè的美人,可惜这份完美无瑕的美丽,却给一个高隆得不合比例兼有恶节骨的鼻子无情地破坏,让人有不忍卒睹的惆怅。

    似乎心中的悲怆被人发现,石青璇双肩微抖,然后用一种强装着坚强的低沉语气说道:“那前辈现在可曾满意?”

    那声音柔柔弱弱,甜美却又有几分伤感,一般人听到绝对会心怀愧疚,不敢再做出其它举动。

    可惜对面莫闻却看得津津有味,然后轻笑道:“我说青璇啊,戴着假鼻子可是不算的,而且虽然你的箫音已经登峰造极,但演技却有待加强,你这时至少也该大哭一场,或是露出哀伤yu绝的表情才对,那样才符合一个被揭穿伤疤的少女心!”

    石青璇心中就是一惊,脸上却不动声sè道:“我不知道前辈在说些什么?”

    莫闻耸了耸肩,随即在脸上一抹,就换了一张面孔,然后又一抹,就又变了回来。

    “轮到易容在下才是行家,鲁妙子的手段虽然高明,但还是瞒不过我的眼睛。”

    石青璇就是一凛,本以为世间论易容的高妙就再无一人是鲁妙子的对手,想不到眼前之人的手段竟还在鲁妙子之上。

    知道自己的情况已被揭穿,她倒也没在隐瞒,冷眼看着莫闻,缓缓出声道:“想不到大名鼎鼎的‘天师’莫闻竟然还jing通易容之术,不过不知天师大人找小女子所谓何事?”

    莫闻没有接口,而是反问道:“你知道是我?”

    随即一想自己毕竟在王通家弄出了不小的动静,事后又能跟踪这么长时间,被石青璇察觉身份倒也不奇怪。

    他倒未因为石青璇的冷淡语气而有所收敛,反而又前进了几步,靠了过去,嘿嘿笑道:“这荒山野岭,孤男寡女的,你说我想干什么呢,——石大家?”

    昏暗的夕阳映衬下,莫闻此时的笑容充满了邪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