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限英灵神座 > 第五十三章 净念禅院
    将失魂落魄、整个人都有些恍惚的荣姣姣送上马车,董淑妮又悄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原本整齐的房间此时却是一片狼藉,尤其是那张秀榻,宛如被野猪拱过了一般。

    看着那悠闲地坐在椅子上啃着苹果的黑丑,董淑妮就是一阵娇嗔,对着对方的腰间一阵狠掐,不依地说道:“主人,不是说好的把荣姣姣弄上手的吗,怎么连淑妮也捉弄起来了,你刚刚的样子好丑!人家可是差点没忍住......”

    那黑丑耸了耸肩,只见他全身上下一阵奇异的律动之后,宛如破茧而出的蝴蝶一般,整个人就换了一副模样,那副黑炭般的肌肤变得白皙如玉,身高微微缩小了一些,肌肉虽然结实却不是之前那种虬结的模样,反而是那种蕴含爆发力的流线型,最重要的是那种丑陋如野兽般的脸换上了一副英俊无比的容貌,单凭样貌、气质全然分辨不出这是同一个人。

    慢慢在身上套上一件上衣,莫闻没好气地在董淑妮额头上一弹,“你还好意思说,骗我说什么荣姣姣是那种重口味的人,只有黑丑这样的才有吸引力,不给你点教训,以后不还得反天了?”

    董淑妮俏皮地一吐香舌,嘀咕道:“谁叫她以前总是和人家暗中作对,而且还三番五次想邀请人家去那种地方,而且人家也没有说谎吗,看她刚刚那放荡的样子明明就很喜欢被这样作践吗!”

    见莫闻还要说些什么,她急忙转化话题道:“主人。你说真能控制住荣姣姣吗?她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莫闻却是自信地一笑,“无妨,魔胎诀本身就是靠着那种强烈无比的刺激来达到控制对方的目的。就和吸食五石散一样容易上瘾,以荣姣姣的精神修为根本就抵抗不了这种无形地控制,更何况刚刚她不知死活,坚持不下去的时候竟然下意识地就运转起老君观的玄牝姹女术想采补我,结果被我的魔胎诀破去,反而受到的影响更大,此外为了保险起见。我可是还在她身上中了几道生死符,这要是还能让她跑了,就算我倒霉!”

    想了想莫闻又嘀咕了一句。“要是原初没有洁癖,直接签个约就方便多了。”

    董淑妮点点头,但却什么也没说,虽然对那位原初没什么了解。但从莫闻的语气中不难看出对方的地位。此时显然不是自己开口的机会,然后就见莫闻对她说道:“荣姣姣的事情就先放到一边,过一段时间她自会来找我们,你最近最好留意一下和氏璧的动向,有消息立刻来通知我!”

    “是!”董淑妮应道,随即美眸中又泛起一丝雾气,悄悄坐在莫闻的身上,双手按着那宽阔的胸膛。

    “主人。人家觉得仙缘魔胎法似乎很不错的样子,不如我们再试试?”

    ------

    南方远处的一座小山上。净念禅院此时涌来阵阵梵呗诵经之声,悠悠扬扬的似从遥不可知的远处传来,这佛寺中所有建筑均以三彩琉璃瓦覆盖,色泽如新,此时在阳光照射下熠熠生辉。

    禅院旁摆放巨钟的高塔上,三个身影悄悄匍匐在这里,俯瞰着整个寺院的形势。

    徐子陵远观山门外伸直垂往山脚的石阶,低着头不知在思索些什么,而寇仲和跋锋寒却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座大门紧闭的铜殿,暗暗咋舌。

    然后就听寇仲脸色微变,“二百多个武功高强的和尚,还加上护寺的四大金刚,一个练闭口禅的了空禅主,我的娘啊,这还有谁能强到和氏璧啊!”

    他转过头来看了跋锋寒一眼,“我说老跋啊,你要是现在放弃,小弟也不会怪你的!”

    跋锋寒却是捂了捂胸口,似乎回忆起了什么,恶狠狠地说道:“哪来那么多废话,正好这么多高手给我一一试剑,我还求之不得呢!”

    寇仲就是嘿嘿一笑,不再说些什么。

    那日东溟派之事后,李阀和东溟派的关系彻底破裂,李秀宁恼火之余不由地说了寇仲、徐子陵两句,但这却刺激到了对她一见钟情的寇仲,从那一刻起,寇仲就如原著中一般走上了争霸天下的道路,他和徐子陵合作,已在彭梁之地发展出了一股小势力。

    短短时间就取得如此成就,一是两人本就是天资不凡之辈,才华横溢,二也是运气使然,彭梁附近,西面李密正和宇文阀打得火热,无暇他顾,南面江淮军在就被扬州军打得溃败,剩下的散兵游勇根本不足为惧,而北面窦建德坐山观虎斗,正对李阀、李密、宇文阀几家虎视眈眈,根本不会主动出彭梁,遗失战机,而东面则是大海,可以说彭梁之地此时难得的安全。

    寇仲此次来洛阳,一是为了防止和氏璧落入李世民手中,因为他比别人更清楚对方的可怕,一旦有了大义的名分,恐怕世间再没有人能再阻挡住李世民的步伐,二是寻求和王世充的合作,宇文阀在最近几次交锋中接连战败,眼看就不是李密的对手,寇仲为了防止李密做大,才前来洛阳。

    而跋锋寒则是两人在山间无意间遇到的,那时“飞鹰”曲傲正和跋锋寒交手,这个世界上曲傲之子任少名是死于莫闻手中,但给曲傲几个胆子他也不敢找莫闻报复,而双龙出身扬州,有人传闻他两人是莫闻的手下,因此却被曲傲迁怒了,碰巧见到两人自然是大打出手,敌人的敌人很容易变成朋友,三人合作抗敌,反而因此结交在了一起。

    而听着跋锋寒与寇仲的对话,徐子陵却是摇了摇头,低声道:“以现在我们的实力,但只一个了空就已应付不了,还谈什么夺宝?走吧!”

    寇仲满脸的不甘,还是不死心地问道:“难倒真得就没什么办法?”

    徐子陵想了想,然后才慢吞吞地说道:“也不是没有办法,和氏璧蕴含着异力,而且不断变化,据我观察,似乎了空和尚也不能长时间待在旁边,我如果能在他——”

    话音戛然而止,三人同时心生所感,朝着山门外的石阶望去。

    只见那里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年正一步步走来,手中握着一刀一剑。

    那少年步伐缓慢,但每走一步身上的气势就强盛一番,随着他渐渐接近净念禅院,身上的气势已经宛如实质般可怕,那压抑的气氛让身处高塔的三人也是呼吸一窒,喘不过起来。

    “是他!”

    看着那个身影跋锋寒顿时咬牙切齿起来,握着斩玄剑的手微微发颤,既像是恐惧,又像是压抑着自身的冲动。

    而寇仲、徐子陵也是头皮发麻,寇仲的脸色有些抽搐,低语道:“我现在也不知自己到底是希望这和氏璧落在谁手了,本来只要不到李小子手里我都能接受,但现在想来,落到他手里情况也不会好到哪去!”

    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那少年忽然转过头来对着那高塔若有所思地一笑,然后一闪身就落入了禅院之中。

    此时禅院中早已乱作了一团,那惊天的气势早就被这些武僧发现,在四大金刚的带领下,二百三十二个老幼和尚,整齐地在铜殿与山门的空地列成十多排,人数虽众多,却不闻半点声息,连呼吸声都欠缺。

    看着那进入寺中的身影,四大金刚为首的不嗔脸色就是一沉,语气凝重地说道:“不知‘天师’此来所为何事?佛门清净地,恐怕不适合招待施主!”

    而莫闻却是轻轻一笑,眼睛微微眯起,看着远处那渐渐落山的夕阳。

    气氛尴尬而又凝重,虽然有近两百人,但在此人面前,所有和尚都大气不敢喘一下,手中握着兵器的手已满是汗水。

    “把和氏璧交出来,否者,今日就是你净念禅院灭院之日!”

    莫闻的语气缓和而又轻柔,但内容却让所有人心中一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