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限英灵神座 > 第五十四章 灭院
    “把和氏璧交出来,否者,今日就是你净念禅院灭院之日!”

    莫闻仿佛吃饭一般随意说道,全然没把眼前这两百僧人放在眼里。

    四大金刚面面相觑,脾气最暴躁的不惧将手中禅杖一抡,指着莫闻骂道:“你这邪魔之徒擅闯本寺也就罢了,竟然还贪图和氏璧,真当我佛门无人?”

    说罢就要举禅杖打来,却被一旁的不嗔死死拉住,只见他低头默咏佛号,然后对着莫闻开口说道:“天师阁下,这和氏璧关系着天下苍生的安危,我等需为其选一明主,以便尽快结束这纷乱的局面,减少百姓之苦,若施主真的有心,可以找慈航静斋的师施主谈一谈,或者她会做主将和氏璧交予施主,我等相信以莫闻施主过往的善行和本领,一定能得到师仙子的支持,但我等却是万万不敢私自将和氏璧轻与他人,毕竟事关黎民福祉,望施主谅解!”

    一番话刚中带柔,暗示莫闻要是恃力强求,就是不顾百姓死活,失了道义。

    可惜莫闻根本就不吃这一套,他歪了歪脑袋,又伸出手来扣了扣耳朵,“总之,就是说不交是吧!”

    不嗔语气一窒,任他舌绽莲花,巧言善变,也从未遇到如此不讲理之人,当即也按耐不住怒火道:“不错,我等职责所在,绝不许外人踏入这青铜大殿一步!”

    另一边不痴也冷笑道:“天师大人,我等知你武艺高强。但这里可是有两百僧兵在,我劝施主还是三思而后行,万莫因小失大。做出什么抱憾终身之事!”

    听着此言,莫闻嘴角就带上了一丝冷笑,语气冰寒,充斥着**裸的杀意。

    “土鸡瓦狗一群,哪那么多废话,既然不打算交出和氏璧,今日我就血洗了你净念禅院!”

    说罢身上的气势就是更胜。死死地朝着对面压去。

    “血洗你个头,吃你佛爷一杖!”

    那边不惧早就已经按捺不住,手中禅杖带起了呼啸之声朝莫闻脑上打来。威势十足。

    看着那迎面而来的粗大禅杖,莫闻手中屠龙刀猛地上撩,那锋利的刀锋切在禅杖的头上,如同切到了白纸一般。就见那禅杖从头开始裂开。刀锋余势不减地朝着不惧砍去。

    不惧眼睛就是一缩,急忙松开手中的禅杖向后退去,但莫闻的刀实在太快,只见一道血线喷出,不惧胸前猛地被拉开了一道一寸深的口子,鲜血直流,隐隐可见其中的白骨。

    那边不嗔、不贪、不痴脸色均是一变,虽然早知道莫闻武艺高强。但却未料到竟能高到如此地步,不惧虽然脾气暴躁。但一身武艺却是四人中最高的,就算是借助宝刀之力,他竟然在第一招就伤在了莫闻手中,由此可见对方的可怕。

    “布阵!”

    就听不嗔一声大喝,那两百和尚顿时一个个手持棍棒行动了起来,每五六人形成一个小圈,然后几十人由形成了一个大圈,层层叠叠地将莫闻困入其中。

    对此莫闻却是丝毫不惧,也不废话,脚猛地往地下一跺,身子前倾如拉开的弓弦般,弹向了最近的一个小圈。

    “哈!”一声整齐的号子,五个僧人同时出棍,封锁了莫闻前进的线路。

    右手屠龙刀挥起,同时向自己打来的长棍顿时被削去了一截,莫闻左手的倚天剑跟着一划,就见五颗头颅顿时同时飞起。

    “你敢!”

    看着那喷出的血雾,不嗔、不惧、不贪、不痴四人眼睛都红了,佛门一向高高在上,这些年哪个势力敢到佛院闹事,没曾想今日竟有人敢在这佛门清净之地屠杀佛门子弟。

    刚刚莫闻前来,他们虽然紧张但也未怎么放在心上,认为他顶多是争辩一番,双方动动手而已,绝不会有什么太过分的冲突,毕竟以他们佛门的实力又有谁敢招惹,不想得天下了吗?而且有两百僧兵在,他莫闻就算是武学宗师又能有什么作为?

    可惜莫闻却用血淋淋的事实告诉他们,今日就是一场恶战,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那冲天而起的血雾就如同一个巴掌般扇在了四大金刚的脸上,让他们清醒过来的同时,也激发了他们的怒火。

    “阿弥陀佛,施主已落入了魔道,今日我等说不得就要降妖伏魔了!”

    “好贼子,竟然敢在这佛门清净地屠我门徒,我佛门定与你不死不休!”

    “恶贼,纳命来!”

    ......

    “杀!”随着不惧的一声号令,整个罗汉大阵都转动了起来,无数的棍影从四面八方向莫闻打来,四大金刚更是亲自出手,合力大战莫闻。

    莫闻却凛然不惧,手中屠龙刀、倚天剑闪着寒光,如花海般飞舞起来,整个人如同铁球一般在罗汉阵中左突右撞起来,所过之处便是一根根折断的长棍,不断飞起的残臂断肢,手一划,就有一个和尚大声惨叫,臂一落,就有僧人无声地倒下。

    莫闻如同来自深渊的魔神,在罗汉阵中打开杀戒,不一会儿的功夫身上的白衣就被鲜血染红,在倚天剑、屠龙刀的锋锐之下,他所过之处竟无一合之敌,连四大金刚都不得不暂逼锋芒。

    高楼上,寇仲看着那宛如鬼神般的身影悄悄地咽了一口口水,他捅了捅一边的跋锋寒,“你就打算朝这种怪物报仇雪恨吗?”

    跋锋寒脸色出奇地难看,没好气地瞪了寇仲一眼,然后又转过头来死死地盯着莫闻,握在斩玄剑上的大手青筋突出,隐隐有摩擦声传来。

    而另一边徐子陵看着那一地的尸体,脸露不忍之色。随即又轻声说道:“虽然城主大人武功高强,但这里毕竟有两百僧兵,他的内力消耗会很大。而现在了空大师还未有出手,结果还未可知。”

    “大概——”看着下面莫闻硬顶着不嗔、不惧的攻击,一刀一剑将不贪分尸,然后如无事人一般杀向周围几个僧兵,徐子陵语气不定地补充道。

    ------

    右手的屠龙刀划过一道奇异的曲线,从前面那个僧人的怀中拔出,然后猛地倒插入身后不惧的胸中。左手的倚天剑上挑下斩,如同一条蟒蛇般将不嗔的禅杖搅入了其中,微微一用力就将其变成了一团碎片。然后在后者惊恐的目光中,莫闻猛地向前一步,倚天剑带着破空声划过了不嗔的咽喉。

    带着不甘怨恨,不嗔、不惧的身体缓缓倒下。而莫闻则是将屠龙刀、倚天剑一收。四处扫视。

    放眼望去,夕阳下是一地的尸骸,昔日的清净之地,此时已是人间炼狱,鲜血、断肢、伤者的哀嚎,已将整个净念禅院染成了血色,白色的地面早已被血水浸透。

    四大金刚全部身死,两百多僧兵死了九层。余者不是倒在地上捂着伤口呻吟,就是瑟瑟地发抖。不敢上前。

    看着不远处那几个哆哆嗦嗦地握着棍棒的小沙弥,莫闻轻轻地一笑,大步朝着青铜大殿走去。

    青铜大殿的铜门依旧紧掩着,两扇高达一丈的重铜门铜门似乎隔绝了所有的声响,了空坐在里面从始至终都未曾出现过。

    反手抽出倚天剑、屠龙刀,只见莫闻在门前猛地挥出两道寒光,两道交叉的斩痕出现在铜门的正中央,然后莫闻飞起一脚,那两扇铜门顿时向后撞去,露出里面黑沉沉的空间。

    嘴角带着一丝笑意,莫闻大步走入了其中。

    高楼上,寇仲几人这才缓了一口气,从那压抑的气氛中恢复了过来,只见寇仲摸了摸头上的冷汗,喃喃道:“吓死小爷了,这还是人能做到吗?两百多武艺不俗的僧兵,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被杀得一干二净。”

    另一边跋锋寒也是眉头紧锁,不由低语道:“看来即使是宗师之间恐怕也是有差距的,我看这莫闻的实力在宗师之中也是最顶尖的,毕玄、宁道奇都不是他的对手。”

    寇仲撇撇嘴,“宁道奇都被他砍了一根手指,自然不会是他的对手,陵少你说是不是?”

    徐子陵却是摇摇头,目光依旧盯着那座青铜大殿。

    “我现在想知道的是,这场胜负究竟结果会如何?”

    寇仲一愣,随口说道:“自然是城主大人赢了,那两百僧兵都没拦住他,更何况区区一个了空了!”

    徐子陵看了他一眼,“你就没想过为什么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了空大师也未出现过,你别告诉我他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寇仲脑海中灵光一闪,惊呼道:“和氏璧!对,一定是和氏璧!和氏璧有着异力,一不小心就会走火入魔,了空是想用和氏璧的异力压制城主的功力,甚至他有可能从一开始就想借着这个机会和城主同归于尽,所以才眼睁睁看着寺院被血洗!”

    徐子陵点了点头,“或许从双方交手的一开始,了空大师就知道自己不是城主的对手,就算他能在两百僧兵地配合下拦住城主,也绝留不下他,那样和氏璧迟早会落入城主手中,而现在城主经过这一番厮杀,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内力一定消耗不少,了空大师在这铜殿中以逸待劳,又是不顾和氏璧异力和走火入魔危机的亡命一击,城主在不了解和氏璧的情况下,还真有可能中招!”

    寇仲、跋锋寒一起点点头,带着各种心思,三人一起朝着铜殿望去。

    一会儿之后,就听一道巨大的吼声,整个铜殿似乎都战栗了起来。

    然后一切又平息起来,一个身影缓步从铜殿中走出。

    一手抓着一方纯白无瑕,宝光闪烁的玉玺,莫闻的动作依旧如之前那般从容,殿门外那夕阳是如此的耀眼,以至于他不禁微微地眯起了自己的眼睛。

    把玩这旁缺一角的玉玺,莫闻眼中泛起奇异的色彩。只见他忽然朝着那几个留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的小沙弥喊道:“和氏璧我就拿走了,你告诉所有想要这玉玺之人。就说我三日后的子时,在天津桥恭候各位大驾!”

    那声音异常的洪亮,连位于高楼的寇仲三人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然后就见夕阳下,莫闻最后朝高楼看了一眼,然后不急不缓地从着原路返回,只留下一地的尸骸。

    高楼上三人面面相觑,然后就听寇仲小声说道:“这下可出大事了。你说会不会所有人脑浆子都被打出来,城主到底想干什么?”

    跋锋寒脸色有些凝重,“你说他会不会是想以和氏璧为饵。将所有敌对的高手一网打尽?”

    寇仲指着那一地的尸体,没好气地说道:“你以为别人看到这种情景后,还有哪个不怕死的敢过去?”

    那边徐子陵却是微微苦笑,“你们说城主大人会不会是魔门中人。别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佛门要是三天之后不露面,那声望绝对会一落千丈,真不知道师妃暄听到这则消息会是什么反应!”

    三人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一时间沉默了起来,然后就见跋锋寒忽然出声问道:“那你们说我们三日后还要不要去天津桥看看?”

    寇仲、徐子陵对视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地说道:“当然要去!”

    ------

    王世充府上,莫闻悠闲地坐在太师椅上,他的身后董淑妮正一脸乖巧地帮他捏着肩膀。

    而玲珑娇则静静地站在他的身旁。缓缓开口说道:“主人,你要的消息已经传播了出去。相信用不了两天,所有汇聚到洛阳的势力都知道两天后的事情!”

    莫闻微微地点了点头,然后坐起身来,轻轻勾起了一个跪坐与他身前给他敲着腿的美人的下巴。

    “那姣姣小姐,能不能帮在下一个小忙,和令师说一下,就说我希望和她一见,谈论谈论你们魔门的大事!”

    被莫闻轻轻地一碰,荣姣姣却如同雷殛,整个身子都颤抖了起来,自那日之后她就一直念念不忘那美妙的感觉,每日神思不属的,总觉自己过往的日子都白活了,史上竟还有如此美妙的滋味,她虽然心中觉得不对,但却控制不住自己,之后每一天都往王府这里跑,恨不得天天和莫闻腻在一起,尤其是见过莫闻真正的面目之后,更是沉沦其中,什么大明尊教、什么阴葵派、什么老君观都被她抛之脑后,为此差点和杨虚彦都大打出手。

    只见她此时俏脸羞红,扭扭捏捏地,不像是魔门出身的妖女,反倒如同纯情的大家闺秀,爬在莫闻腿上轻轻地说道:“公子有吩咐,奴家自然从命,只是不知道办成此事后,公子、公子能不能奖励人家一下?”

    莫闻就是一笑,“当然可以,你想要什么,本公子都可以给你!”

    荣姣姣眼睛就是一亮,惊喜道:“真的?”

    立刻就站起身来,匆匆往门外跑去,“公子,你就等人家的好消息吧!”

    看着那离去的身影,董淑妮身子就是微微一颤,打了个寒颤,低声说道:“主人,你那魔胎**也太厉害了,这荣姣姣以前可是颇有手段,不知多少男人被她玩弄于鼓掌之中,可这都不到一个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这也太可怕了!”

    莫闻却是一声轻笑,“其实魔胎**作为控制人心神的功法,威力虽然不俗,但也没这么夸张,荣姣姣之所以会有这种表现,一是因为她修炼的老君观玄牝姹女术为我所破,受到反噬,所以影响比较深,另一个则是因为她是个聪明的女人。

    淑妮你觉得现在这天下还有比我更粗的大腿吗,大明尊教、阴葵派在我面前可都不够看,她难得有这么个机会,自然会卖力讨好我了,有什么比被别人控制更能让人信任的吗?”

    董淑妮就是一惊,“主人,你是说她是装出来的?”

    莫闻摇摇头,“半真半假吧,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像是一个长期服食五石散的瘾者和卖五石散的商人,这瘾者固然离不开这商人,只能任对方拿捏,可也不是说她脑子里就一点其他的想法也没有,总会有一些筹划。当然了,要是我天天用魔胎诀对付她,时间一长的话,影响或许真能达到今天的地步,但短时间内却还是不成!”

    那边董淑妮却根本没听进去,而是恶狠狠地说道:“亏我还见她被弄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还有几分同情,没想到她居然敢骗我,主人,我看你最后每天都收拾她一顿,一定要她变成一只母狗,然后每天就知道讨好主人,我看她以后还敢不敢骗人!”

    莫闻没好气地往后一靠,躺在软软的椅子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荣姣姣动作很快,只见一个时辰之后,她就领着一个女子走进了房间之中。

    这是一位衣饰素淡雅丽,脸庞深藏在重纱之内的女子,身形婀娜修长,头结高髻,纵使看不到她的花容,也感到她迫人而来的高雅风姿。只是她站立的姿态,便有种令人观赏不尽的感觉,又充盈着极度含蓄的诱惑意味。

    柔美悦耳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

    “阴葵派祝玉妍见过天师大人,不知大人找我来所谓何事?”

    莫闻一笑,从容地坐起身来,看着这位大名鼎鼎的魔道第一高手。

    “能让慈航静斋损兵折将,大输特输的买卖,祝派主愿不愿意尝试一下?”

    祝玉妍眼睛就是一亮,眼神中带着惊喜。

    “愿闻其详!”(未完待续。。)

    ps:  感谢乾坤鬼舞,辰羽的chayexs.com.chayexs.com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