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限英灵神座 > 第五十五章 夜战
    三日后的子时,洛阳最繁荣的通衢大道此时静如鬼域,不见半个行人,所有店铺楼房均门窗紧闭,只余门檐下的风灯斜照长街。

    洛水在左方千步许外流过,浩然壮观,具天汉津梁气象的天津桥雄跨其上,接通这条宽达百步,长逾八里,两旁树木罗列的洛阳第一大街。

    桥上一个修长优美的女子正负手立在桥顶,凭栏俯眺在桥下来了又去的洛水。

    这是一个绝美的女人。

    迎着洛水送来的夜风,一袭淡青长裙随风拂扬,说不尽的闲适飘逸,俯眺清流,从容自若。半阕明月刚好嵌在她脸庞所向的夜空中,把她沐浴在温柔的月色里,那份钟天地灵气而生,如川岳般起伏分明的秀丽轮廓在那月色之下显得格外显眼。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自然无比,无一丝娇柔造作的天生丽质,让她就像长居洛水中的美丽女神。

    纵使在这繁华都会的核心处,她的‘降临’却把一切转化作空山灵雨的胜境,如真似幻,动人至极点。

    然后就见女神轻轻开口。

    “莫公子,子时已到,还请一见!”

    那声音轻柔悦耳,宛如仙音。

    “我在这!”

    一个有些淡然的声音。

    在最靠近桥边的一个酒楼上,一个白衣公子正仰躺在屋顶,一手拿着酒壶喝着酒,一手上下抛弄着一方白色的玉玺。

    深邃如星空般的眼眸正对着月光,仿佛整个星空都倒映在其中。

    “今天怎么换穿裙子了?”

    莫闻自顾自地喝着酒。用一种无所谓的语气问道。

    师妃暄的身子微微一僵,随即若无其事地开口道:“莫公子,你不觉得欠妃暄一个解释吗?”

    莫闻却不以为意地问道:“什么解释?”

    他的目光依旧盯着天上那轮明月。一点也没有看师妃暄的意思。

    “净念禅院两百多僧人的性命,了空大师之死,莫公子就不给妃暄一个解释?”

    莫闻第一次坐起身来,俯身朝着桥上那美人看去。

    他歪着脑地,玩味地说道:“我要和氏璧,他们不给,我就杀了他们。你觉得这个解释是否能接受?”

    “你!——”哪怕以师妃暄那不近人间烟火的修养,此时也气得全身发抖,但她最后还是平静了下来。

    “是我害了大师他们!”师妃暄苦笑道。眼中说不出的痛楚。

    “没错!”莫闻灌了一口酒水,毫不留情地说道。

    “要不是你们所谓择明主,那些秃驴也不必死!”莫闻无情地嘲讽道:“既然参与到了这争霸天下的游戏之中,你佛门就该有这个自觉。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你们摆给谁看呢,那日的事情就是一个教训,别修了几天的佛,就真把自己当佛陀了,惹怒了别人一样会死。择明主,明主还需要你们择?”

    师妃暄摇了摇头,“我等佛门子弟并未高高在上,只是想为这天下苍生做一些事情。尽快结束这——”

    莫闻却不耐烦地打断了她,上下抛弄着和氏璧。

    “你是想把它要回去?”

    师妃暄轻轻地一叹。她如何不想拿回和氏璧,可眼下的局面对她来说却是极为不利。

    净念禅院一战对佛门的威信是毁灭性的打击,两百多僧兵,四位金刚、一位不逊色宗师的大师战死,和氏璧被抢,佛门已经失去了高高在上的神秘面纱,那些群雄们忽然发现这些佛门和尚也并没有那么可怕,只要武功足够高,收拾他们也未必有多难。

    现在这种情况下,师妃暄是真心不想和莫闻这样的顶尖高手起冲突,此时她宁愿莫闻抢了和氏璧就跑,也不愿意看到他明目张胆地对着把和氏璧拿出来,因为她知道,双方一旦交手,莫闻至少能拉一两位同级的高手陪葬,这种损失她们现在付不起。

    可拿不回和氏璧更是不行,莫闻这种明白着地挑衅,她们要是不接受的话,威信将更加丧失,江湖人一提起佛门,绝对会说,啊,就是那个欺软怕硬,连东西被人抢,人被人杀都不敢回应的佛门啊,对他们所支持的李世民来说,这绝对是个莫大的打击,本来李世民在李阀中的形势就有些不妙,要不是他名望、军功摆在那里,早就被他父亲、哥哥一起拉下马了,而没了这些,不要说统一天下,他能保住命就不错了!

    师妃暄看着莫闻,缓缓地问道:“莫公子可是魔门中人?”

    “不是!”

    师妃暄的眼睛在月光下显得格外明亮,此时在微风中她的身形显得有些单薄,那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看着就心碎,真不知会有哪个男人能狠下心来伤她的心。

    “那为何公子处处与我佛门为难?”

    黑夜中,聚集在天津桥的高手绝对不少,看着师妃暄那凄苦的样子,不知有多少人恨得咬牙切齿,想要剁了莫闻这混蛋。

    但莫闻却是一笑。

    “我与你佛门为难?是你佛门与我为难才对,你们既然选择支持李渊的二儿子,为了天下,我又怎么可能不对付你们?”

    莫闻此言一出,周围的气氛就是一变,那些刚刚还有些恼怒莫闻欺负师妃暄的高手脸色微微一变,心中隐隐起了共鸣,毕竟佛门选择的人选只有一个,他们可都是落选之人。

    师妃暄似乎也察觉到了其中的变化,开口道:“并非妃暄不选择公子,只是公子实在不是治理国家的明君,刀兵可以得天下,却不可治天——”

    “闭嘴!”

    莫闻没好气地扣了扣耳朵,“除非你能说动全天下人都支持你的观点。否则这些废话就不要在我面前提起,我还是那句话,你要是以一个女人的身份来说这些。我还能陪你玩玩,但以正道领袖,佛门传人来说这事,连皇帝都没做过的你们懂个屁!”

    莫闻可是真做过皇帝的,虽然并不如何出色,但也谈不上是暴君。

    听着莫闻那粗鲁的言论,各方势力反应不一。和佛门亲近的心中暗怒,但更多的是一种幸灾乐祸,看仙子落入凡尘。多数人都有种破坏的快感。

    天津桥附近的一座小屋中,徐子陵看着师妃暄那柔弱的身子就有几分心疼,而旁边寇仲却脸上带着笑意,毕竟他可是被师妃暄最小瞧的那一拨人中里面的。因为受师门的影响。师妃暄从不认为他这种出身的人能治理好天下。

    莫闻豁然站起身来,上下抛弄着那方玉玺,最后冷笑道:“今日我可是把和氏璧拿来了,你们佛门要想拿回去,就亲自动手吧!”

    “宁道奇、还有那四个秃驴,你们还不出来!”

    震耳欲聋的吼声,响彻了整个桥面。

    然后就听一声长叹,一个拐角处一身道服的宁道奇走了出来。他的右手缺了一根拇指,苦笑道:“如果可能的话。老朽可是真不想再见到国师你了!”

    虽然如此说道,他眼中却没有丝毫惧怕之意,而是平静地看着莫闻。

    在他身后还站着四位僧人,一个个气息悠长,单以内功论并不逊色他们身边的宁道奇,皆是一等一的高手。

    而在这四位僧人的后面,还有几位天策府的高手,庞玉、尉迟敬德、红拂女、李靖、长孙无忌都在其中。

    和原著中不同,李世民及其手下李靖和双龙有交情,因此并没有出手,更兼佛门势大,无人敢与抗衡,派出人来也只是锦上添花,还要得罪人,以李世民的精明如何会做这种蠢事,而现在净念禅院一役,佛门声望大跌,正需要支持,李世民当然义不容辞,再加上莫闻虽然在他心目中军事才华不及寇仲,但怎么说也是一方势力的头领,能解决他,对日后夺天下也有好处,因此才下了血本。

    “啧,四大圣僧齐至,这应该是当年邪王才能享受到的待遇吧!”看着那一群让人色变的高手,莫闻却面不改色地调笑道。

    然后见其中一位枯瘦黜黑,身披灰色僧袍的和尚走上前一步,忽然开口道:“如果施主能归还和氏璧,并在老衲禅院中待上十年,静思己过,老衲可以做主净念禅院两百多条人命的血案就此勾销!”

    而听着此言莫闻却哈哈大笑起来,只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然后就见他一跃而下,站到了桥上,手中白光一晃,一刀一剑就出现在了手上。

    “嘉祥秃驴,你没搞笑吧,吃斋念佛把脑子弄傻了吧,今天不是你们不放过老子,是老子不放过你!”

    “冥顽不灵!”

    嘉祥摇了摇脑袋,然后就见四大圣僧和宁道奇缓缓逼近,而天策府众将和师妃暄则是散乱开来,包围在四周,防止莫闻逃跑。

    虽然有着这个世界上可以说是最豪华的阵容,但每一个人脸色都有些凝重,毕竟他们要面对的是一个站在这个世界最顶点的人物,如果一个大意之下让莫闻跑了,他们也可以算作是失败了,而且那后果每一个势力都承受不起。

    可惜他们都低估了莫闻,他根本就没有想过逃跑,而是要在这里一举将所有人压下。

    今晚的洛阳格外寂静,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肃杀的气氛,无论是场中之人,还是观战之人都能感觉到那种压抑,没有一个人敢出声。

    渐渐地,有风乍起。

    “开始吧!”

    莫闻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然后猛地一跃而起,如雄鹰般扑向空中,朝着其中一位圣僧扑去。

    “找死!”

    四大圣僧中的华严宗帝心看着莫闻向自己扑来,就是一声冷笑,高手过招哪一个不是小心谨慎,这种飞在半空中的举动固然能增加杀伤力,但身处空中容易受到攻击,而且一旦对方挡住攻击,下盘不稳也容易落入下风。因此放在一对一中此招也可以算是昏招,更不用说莫闻现在的敌人不止他一个了。

    手中禅杖紧紧握起,帝心将全身的真气灌入其中。准备给莫闻一个颜色看看,而其他几人也都朝着莫闻的落点逼去,打算等他一落下就合围于他。

    所有人都认为莫闻急于解决对手,逼不得已,才出此下策,只有宁道奇和师妃暄觉得不对,前者和莫闻交过手。直觉地就认为莫闻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而师妃暄则是修炼慈航剑典,已到心有灵犀之境。隐隐察觉到了其中的不妥。

    眼见着莫闻就要往下滑落,但就在这一刹那,朗朗夜空中一道眩人眼目的电光裂破长空,直击而下。莫闻手中一刀一剑同时通体发亮。万道光芒中绕刃身疾走上高压的电流,在刀剑上吱吱乱响。

    “哈!”

    就听莫闻一声大吼,手中长刃挟着那道电光,凌空劈下。同一时间,一阵刺眼的光芒从他身上绽放开来,将整个洛阳城变成白昼一般。

    “不好!”眼中的刺痛让所有人一瞬之间失去了光明,再无法前去支援帝心,骤然失去光明。不安、恐惧开始弥漫在所有人心中。

    电光烁闪而下,只听平地一声轰雷。然后就是一阵落水之声。

    当人们睁开水蒙蒙的眼睛时,顿时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莫闻的刀剑劈砍在桥身之上,浩然壮观,具天汉津梁气象的天津桥被拦腰斩断,中间有一个两丈的断裂,同时纵向上也有一道十几米长的刀痕。

    莫闻半跪在地上,而在他身前帝心圣僧已经连人带禅杖被一分二,伤口的截面都已经被烧成了焦炭。

    闪电束、闪光术,在莫闻短时间内能释放的魔法配合下,出其不意一举建功,斩杀了帝心圣僧。

    重新站起身来,莫闻微笑着看着周围的几人。

    “下一个是谁?”

    未知永远是恐惧的来源,恶寒、胆怯,在场每一个人都死死地盯着莫闻,不少人的目光开始游离,几乎要拔腿就跑。

    气氛一点点僵硬下去,围攻莫闻的几位士气已经跌倒了谷底。

    没有人开口说话,因为怕自己一说话就会叫喊出来。

    啪啪啪,清脆的掌声,所有人都转过头来,只见脸色苍白的师妃暄正在那里强打着精神。

    “真不愧是海外练气士出身的国师,这种道法却是不是我等凡人所能揣度的,不过这样的道法国师大人恐怕短时间内也发不出来了吧,否则我等也不会再站在这里了!”

    真是厉害的女人!

    莫闻在心中不由地暗暗评价道,这里毕竟不是魔法世界,莫闻虽然能凭借自己对规则的理解程度施展一些魔法,但难度却呈几何倍上升,而且性价比也不高,威力小的魔法没多大用处,威力大的消耗精神又多,以莫闻的精神力也不敢保证放完那种大威力魔法后,自己会不会昏迷过去,刚刚那两个魔法可是莫闻趁着这些人一点点围上来时准备的,而且威力正好,不会影响到莫闻的状态。

    现在两方对峙,他可没这个时间和精力再释放魔法了,而师妃暄能冷静下来抓住这点已经非常难得了。

    果然听着师妃暄的话,几人脸色都开始好转了起来,毕竟此时他们也只是需要一个理由,不管这个理由到底是真是假。

    而对此莫闻却是一笑。

    “是又如何,你们以为以现在的状态,还能战胜我吗?”

    “不好!”

    宁道奇就是一声惊呼,只见莫闻如同一阵旋风般朝着嘉祥大师冲去,手中倚天剑一刺,如同闪电划过夜空。

    众人刚刚还沉浸在莫闻所造成的震撼之中,一时间反应都慢了半拍,只有宁道奇一人赶到了莫闻身后,出手拍去。

    嘉祥大师刚刚心神失手,已经躲闪不及,但毕竟也是顶级的武者,看着莫闻刺来的一剑,枯瘦的右手平伸,身体则左右摇晃,右手再在胸前比划,掌形逐渐变化,拇指外弯,等到他手指靠贴伸直,到手掌推进至尽,拇指刚好一分不差的按在莫闻攻来的剑身处,将那剑身击飞出去,却是其看家本事‘一指头禅’,每一个动作均慢条斯理,一目了然,但实际上速度却不满。

    可背后宁道奇却惊呼道:“小心!”

    只见急速中,莫闻借着一指头禅的威力,猛然一个转身,长剑收回,另一手的长刀顺势劈出,只见黑色的光芒一闪,对面嘉祥伸出的右手被卷入其中,顿时被削去了几根手指,鲜血直流。

    看着朝后退去的嘉祥,莫闻也不追赶,而是一个转身避过宁道奇的一掌,回过头朝着智慧、道信两位圣僧扑去。

    “哈!少了一根指头,不知嘉祥大师你还能否施展出‘一指头禅’来!”

    莫闻猖狂地大笑着,而在他身后寸步不离的宁道奇身子就是微微一僵,身子不由自主地慢了一步。

    莫闻脸上笑意更浓,虽然没直接把这几位吓得战意全失,但也算是达到了预期的目的。

    莫闻之所以把帝心当成第一个目标,就是因为在宁道奇、四大圣僧这五位高手中,唯有他一个人是用武器的,只要解决了他,有着刀剑之利的莫闻就能占到不少的便宜。

    事实也如他所料,嘉祥大师在猝不及防之下,手指收回去比平时慢了一些,被莫闻顺势削去了手指。

    而受此影响,在莫闻身后武功最高的宁道奇更是被唤起了不好的记忆,水准大失,一身本事发挥不到八成,毕竟那是丧指之痛,哪怕宁道奇能控制好心态,但在莫闻又是魔法,又是再次上演悲剧的情况下,也不得不受到影响。

    靠着这宁道奇的一丝迟疑,莫闻率先冲到了智慧、道信两位圣僧身前,手中刀剑再次举起。(未完待续。。)

    ps:  感谢m,bbs消防车和yczar 的chayexs.com.chayexs.com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