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限英灵神座 > 第五十八章 两败俱伤
    看着面前并肩而立的三人,婠婠几乎气得要咬碎银牙,但神态动作却越发地轻柔撩人,只见她笑着对师妃暄说道:“妃暄妹妹不愧是慈航静斋的传人,真是走到哪里都不乏护花使者,这种本事能不能教教姐姐我啊?”

    她笑语如花,神色宛如不懂事的孩童,天真无邪,但暗中却讽刺师妃暄靠男人才躲过一劫,慈航静斋也就只会勾引男人成事。

    而这时师妃暄也已经恢复了回来,心境平复,再不起一丝波澜,听着婠婠之言也不动气,而是往莫闻那里瞥了一眼,轻笑道:“还是妹妹天生丽质,否则莫公子也不会动心了!”

    婠婠哪能听不出其中隐含的意思,秀眉微蹙,她倒是不介意师妃暄地指桑骂槐,而是看出师妃暄的心境已经平复了下来,这样面对侯希白、徐子陵、师妃暄三人,她恐怕就占据不了什么优势了,一个不小心,可能还会阴沟翻船。

    环视四周,看着魔门众位和天策府激烈地拼杀,婠婠再次握起了天魔双斩,打定主意,哪怕拿不下这三人,她也要尽力拖住他们,等她师傅祝玉妍解决了道信,或是莫闻解决了宁道奇、嘉祥中的一人,胜利依旧是属于她们魔门的!

    可就在此时异变再生,只听一阵巨大的轰鸣声,整个洛阳都喧闹了起来,城市东边方向上,一阵火光升起,照耀了半个天空。

    然后就听一阵喊杀声传来,四面八方都如同置于战场中一样。

    “独孤峰你敢!”黑夜中传来了王世充的怒吼声,显然在一旁观战的他遇到了麻烦。

    刀剑交加的声音隐隐传来,整个洛阳似乎都沸腾了起来,不用别人提醒,来观战的各方势力都明白势力盘踞洛阳的王世充和独孤阀似乎开始交火了。

    而听着那交战声,正和宁道奇、嘉祥交手的莫闻,嘴角忽然露出了一丝笑意。

    下一刻宁道奇、嘉祥的脸色就是一变,只觉得一股异力从莫闻身上传来,两人的真气不受控制地絮乱开来。

    “和氏璧!快退!”宁道奇曾经不止一次地接触过这种感觉。当即飞身而退,还不忘朝对面嘉祥大师喊道。

    他之前一直没有察觉到莫闻身上异力地出现,还以为他用某种方法将宝物收了起来,这才不受影响,却没想到这时会出现这种变故,他更想不明白为什么莫闻敢这么做,功力还在两人之上的他应该最惧怕这种异力才对。

    但下一刻他脸色就是一寒,只见处于异力中心,莫闻却丝毫不受影响,一刀一剑闪着寒光猛地朝嘉祥杀去。

    嘉祥面色凄苦。此时受到和氏璧异力地干扰。他体内真气已是开始暴走。他苦苦压制还来不及,又怎么能抵挡住莫闻的攻击。

    勉强伸出一只手来,他试图阻挡莫闻一二,同时拼命往后退去。而在莫闻身后,宁道奇也是咬紧牙关,折返回来,打算硬顶着异力救下圣僧,可惜他刚刚下意识地退后几步,此时已是来不及了。

    只见莫闻手中屠龙刀一挥,灌注了强大真气的刀锋,一刀就将嘉祥手臂斩了下来,然后速度不减。整个人冲到了嘉祥身前右侧,飞跃而起,倚天剑从对方右颈刺入,然后又从左肋划出,顺着冲势。莫闻借力将剑又拔了出来,空中一个转身,落地恰好正对着身后赶来的宁道奇,看着那猛然停下的身影,莫闻嘴角就露出一股嘲讽的讥笑。

    宁道奇脸色难看得可怕,再不复之前的从容、平静,在他身前,嘉祥圣僧右颈猛然喷出一道血柱,干瘦的身子轰然倒下。

    看着嘉祥圣僧身下的血泊,全场再次安静了下来,远处的喧嚣声显得格外刺耳,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莫闻身上。

    短短的一夜,四大圣僧就有两人身死他手,还有一位因他而亡,一人独战五位正道最顶尖的高手而不落下风,此等惊世骇俗的武功又有谁能及,每个人看向莫闻的眼中都带着惊惧之色,忌惮万分。

    宁道奇深吸了一口气,打破了全场的寂静。

    “恭喜国师大人参悟了和氏璧之谜,此等天资,我等万不能及!”

    此时局面已经明了,有和氏璧在身,自身又不受影响,仅莫闻一人就能屠遍在场所有人,抵抗已是没有意义。

    只是宁道奇不明白,既然有这种手段,莫闻之前又何必和他们苦战,又为何到了此时才显露出来。

    莫闻嘴角带着一丝笑意,足下轻轻一点,再次跃回桥边的酒楼之上。

    月光之下,只见他俯瞰着众人,那身形并不高大,但所有人都产生了一种置于起阴影中的感觉。

    只见莫闻从怀中拿出了和氏璧,上下抛弄着,然后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猛地一用力将它捏得粉碎。

    一点点的玉屑从他手中飘落,在月光下宛如一道晶莹的瀑布,然后就见他淡淡地一笑。

    “啊!不好意思,不小心把和氏璧弄碎了,既然没有什么好争的,我看今晚就到这里吧,小爷我累了!”

    楼下祝玉妍脸色就是一变,此时她们魔门虽然占据了上风,但那是因为莫闻抵住了宁道奇和嘉祥,而现在只要莫闻收手,宁道奇可就无人能制,反倒是他们魔门不好办了。

    而对面宁道奇几人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有些蠢蠢欲动,道信和宁道奇交换了一个眼色,两人隐隐将祝玉妍围了起来,封住了她的去路。

    祝玉妍身处险境,脸色却是不变,淡淡地说道:“两位可要想好了,真要动起手来,我魔门固然不敌,但恐怕最后你们也不好过吧,那时可就是两败俱伤之局,可就要便宜了外人!”

    她的目光朝着楼上莫闻看去,寓意不言而明。

    听着此言宁道奇和道信又犹豫了起来,毕竟今晚正道的损失实在是太大了,如果将魔门强留下来,恐怕自己又要折损不少,那将再无力维持大局。

    但此时空中再次传来了莫闻的声音,只见他又重新坐在楼顶上,悠闲地喝着酒,对着师妃暄缓缓说道:“师仙子,不知道你是否知道,就在两天前,江南林世宏、沈法兴同时轻兵出城,想要偷袭我扬州军,但却遭到了落雁的埋伏,沈法兴当场战死,而林世宏孤身一人逃脱,可最后却被部下献上首级,到现在为止,两人部下已有一半以上投降,江南还在抵抗我扬州军的只有那么一两座孤城而已。”

    “虽然我刚刚捏碎了和氏璧,但大半个江南在手,你说我有没有希望做个明主?”

    师妃暄如遭雷殛,沉默了下来,心中满是惊骇,如果说这一切都是真的,那这整个天下的局势都要变了,眼前之人无疑是最有希望得天下之人,即使以她的身份也不能轻易得罪,否则整个佛门都有灭顶之灾,但要她承认莫闻是明主,她又说不出口,这完全就是以力压人,恃强逼迫,她要是承认整个佛门的声誉都要毁于一旦。

    没有人说话,大家都拿目光注视着这位仙子,尤其是天策府之人,一个个脸色不善,今晚他们可是为了佛门大战了一场,损失不小,要是此时师妃暄承认莫闻的地位,那他们估计立刻就要掉过头来和佛门拼个你死我活。

    半晌之后,才见师妃暄苦笑地说道:“是否能成为明君,是看他能否心系百姓,解百姓疾苦,与单纯的势力强弱无关。”

    她没有直接回答莫闻的问题,但也没有明确地拒绝,天策府之人这才松了一口气,皆知此是最好的结果。

    莫闻耸了耸肩,他也没真指望佛门这时能松口,而是拿眼睛朝着那些魔门中人瞄去。

    祝玉妍脸色剧变,立刻对着手下喊道。

    “撤!”

    “杀!”

    从不杀生的道信和宁道奇也不和师妃暄商量,立刻同时出手,朝着祝玉妍攻取。

    ps:  感谢sacredknight的月票和星寂散人、kiss.deity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