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限英灵神座 > 第十章 **
    “对无法拯救之人伸出援手,神裂火织啊,你的觉悟就只有这些?”

    虽然莫闻自己的心性也不怎么样,但这并不影响他以此来说神裂,脸上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嘲弄。

    听了他的话,神裂的脸猛地涨红了起来。

    “别说得好像你什么都懂!你以为我们就没有努力过吗,我找遍了所有能用的方法,尝试过魔法侧几乎所有的流派,但没有用啊!——你知道我们从以前到现在是用什么样的心情来夺走她的记忆?你什么都不懂!就算读了日记,就算看了相片......那孩子也只会跟我们说对不起......!就算我们重新创造跟她的回忆,不断地重复......到最后,不管是家人、朋友、还是情人,一切都还是会归零! ”

    “我们已经......无法再承受下去了!我们没有办法再继续看着她的笑容!”

    神裂的浑身都在发抖,整个人都有一种快要坏掉的感觉。

    “有着这样的力量,你为何依旧如此弱小?”

    莫闻却不为所动,而是淡淡地说道。

    神裂怒视着他,那双美眸几乎喷出火来。

    莫闻却对那杀人的眼光视而不见,而是缓缓地开口道。

    “也罢,反正你们做不到的事情就让我来做好了,你们无法背负的就让我来背负好了!”

    “茵蒂克丝的记忆就让我来处理好了,三天后你们在这里等我!”

    “什么?你说什么?”

    神裂惊呼道,那樱桃小口下意识地张开,目光中带着惊疑、带着困惑,还带着一丝微不可察的希冀。

    可惜莫闻却没有回答她,而是就势猛地俯下身去。狠狠地吻住了她的嘴唇。

    唇齿相接,莫闻的舌头探了进去,一边挑动着神裂的小舌,一边狠狠地吮吸着她的香津。

    “——唔唔唔!”

    神裂剧烈地挣扎着。可惜被莫闻的幻想杀手按在身上。她完全实施不出魔法,而且就算能。以她的力量也未必能抗衡莫闻那怪力。

    这一个深吻持续了好几分钟的时间,然后莫闻才一脸满足地放开了她。

    一个闪身离开了神裂身上,莫闻急速地朝着远方奔去。

    “美人,你要感谢我啊!要不是最近心情有所变化。现在不太想做过分的事情,哥哥我可是很喜欢强推的,绝对把你从少女变少妇!”

    “你这个混蛋!”

    脸上带着醉人的红晕,神裂一只手使劲在嘴上抹着,一只手撑着地面让有些酸软的身子爬了起来。

    “你这个混蛋,我发誓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的!”

    看着莫闻离去的背影,神裂有些抓狂地大喊道。

    ------

    回到了家中。迎接莫闻的是茵蒂克丝那几乎可以滴出水来的俏脸。

    “当麻,好吃的呢?”

    “你怎么才回来?”

    “叫你和那个女人跑了!”

    气愤的小修女浑然忘记了一切,飞扑上来,抱着莫闻的脑袋就是一阵狂啃。

    但显然。最终又是以悲剧收尾,在莫闻付出了一顿足够十个人吃大餐的承诺后,眼中带着泪花的少女才大度地表示宽恕了莫闻。

    “呐,茵蒂克丝,你相信我吗?”用锅炒着菜,莫闻看着盯着里面,连口水都流出来的茵蒂克丝问道。

    茵蒂克丝一愣,随即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当然了,我要和当麻一直在一起,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相信你的!”

    “是吗?”莫闻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放心,我绝对会保护你的!”

    在厨房之中,少年和少女默默地对视,气氛说不出的温馨。

    但仅仅片刻之后,这气氛就被打破了。

    “当麻,——菜糊了!”

    “哈?”

    “当麻,你把菜烧糊了!——我咬!”

    咔!

    “——呜呜,当麻,你个笨蛋!”

    ......

    晚上,躺在狭窄的床上,看着睡相不老实的茵蒂克丝像小猫一样抱着自己的胳膊死死不放,那天真可爱的笑脸在月光下愈发的纯净,莫闻就是微微一笑,轻轻地捋顺了对方的银色长发。

    “原初,现在和茵蒂克丝签订契约的话,成果的可能性有多大?”

    莫闻忽然在心中淡淡地问道。

    很快原初就在莫闻脑中恢复道,“不知道,从原著中来看,茵蒂克丝的可是被施加了多重的防护,‘项圈’倒还好办,用主人的右手就能抹除,但那个‘自动书记’可是个麻烦的东西,在销毁两件‘远距控制灵装’之前,我不建议主人和茵蒂克丝签订契约,虽然我有把握英灵契约的等级在那些控制茵蒂克丝的魔法之上,只要签订之后就能确保茵蒂克丝的安全,至少能让她在神座上重生,但我却无法保证在完成契约之前,茵蒂克丝灵魂上的异状会否会引起那些控制她魔法的反抗,要知道在哪个世界上都不缺乏‘我得不到,别人也别想得到’的疯子,一旦在签约之前,茵蒂克丝的灵魂先被撕裂,那我也没办法了。”

    “是吗?”脸上的微笑渐渐变冷,看着茵蒂克丝安详的睡脸,莫闻的眼中闪过一丝寒意。

    “英国王室,劳拉.史都华,我以后回去找她们的!”

    ------

    三天后,依旧在那个战斗过的码头。

    嘴中叼着香烟,史提尔不耐烦地在原地走来走去,一圈又一圈,最后将只抽了一点的香烟扔在地上,有些无奈地看向了一边抱着七天七刀,脸色冷得仿佛冰块一样的神裂。

    自从三天前找过那个小子之后,独自一人回来的神裂火织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浑身都散发着惊人的寒意,有时还会突然咬牙切齿地低声咒骂起来,总是“无赖、混蛋”不停地低语,而问她什么,她也不说,反而会莫名其妙地发脾气。几次下来,史提尔实在是不想在触及这位女圣人的霉头了,但事关茵蒂克丝他又怎么能忍住不问。

    “呐,神裂,现在只剩下几个小时的时间就要到清除记忆的最后时限了,那个小子真得会来吗?他不会是在耍我们吧,我们是不是去看看?”

    听到史提尔提到那个人,神裂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一片铁青,下意识地就想伸手摸向自己的唇,但很快她就意识到了什么,把手放了下来,没好气地瞪了史提尔一眼。

    “他不来又怎么样?我都败在了他的手里,就算再加上你,你有把握在那小子手中把茵蒂克丝抢回来?”

    下意识地史提尔就回想起了莫闻那诡异的速度,被接好的鼻梁又隐隐作痛。

    “可是,我们也不能就这样傻等着!”

    有些焦急地说道,史提尔将手中的烟盒都捏扁了,平时珍视异常的香烟从里面滑了出来,也毫无察觉。

    “放心好了,就算是他之前有耍我们的想法,在察觉到了茵蒂克丝的异样之后,他也会来找我们的,他对茵蒂克丝的关心不在我们之下!”

    看着他焦急的样子,神裂微微一叹,缓缓地开口说道,脑海中却是回想起了莫闻被她的唯闪砍伤,浑身是血的样子。

    “是吗?”史提尔沉默了下来,也不知他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变,蹲在地上,捡起一根香烟,点燃之后,闷声抽了起来。

    又是一阵尴尬的沉默,码头除了史提尔吸烟的声音,再没有其它声响,仿佛与世界割裂了起来一般,之后却是神裂开口了。

    眼中带着一丝迷茫,带着一丝希冀,又带着一丝唯恐希望再次破灭的恐惧,她低声问道:“史提尔,你说他真有挽救茵蒂克丝的办法吗?”

    史提尔摇摇头,“我不知道,或许有吧,毕竟我从未见过那种右手,不用超能力,不用魔法,只是一挥,就抹去了我的魔法。”

    “但即使茵蒂克丝不用再失去记忆,她也不会回想起你的事情了,而以后留在她身边的就是那个人了!”

    头微微扬起,黑暗中谁也看不清史提尔的表情。

    “——嗯,我知道,只是我发过誓,我要守护那个孩子的笑脸,对于我来说,这样就够了!”

    ps:

    感谢木华黎的月票和指尖韶华丶转瞬沧海已桑田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