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限英灵神座 > 第十七章 龙王之首
    “切断那条手臂!”

    一把造型奇怪的手枪出现在奥雷欧斯手中,随着一声枪响,一截炙热的弯刀旋转着刀身朝着莫闻飞来。

    而在莫闻看不见的另一个方向,另一柄同样样式的弯刀宛如黑夜中的刺客一般,无声无息地接近着莫闻。

    一前一后,两柄弯刀几乎是同时袭向了莫闻的右手。

    而莫闻却似乎毫无所知一般,只是扶着姬神,半蹲在地上。

    随着那锋利的刀锋接近,奥雷欧斯兴奋地睁大了眼睛,他甚至开始幻想起一会儿之后,自己该如何报复这个胆敢伤害自己的小子,一定要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捏碎他每一根骨头,然后再解决他,之后自己会找到茵蒂克丝,帮助她‘恢复’记忆,让她想起和自己一起度过的时光。

    但下一刻,奥雷欧斯的一切幻想都停止了。

    面对那袭来的刀锋,莫闻默默地将右臂举了起来,不、他甚至主动迎上了炙热的刀锋。

    仿佛切在钢铁之上一般,炙热的火星四溅。

    被奥雷欧斯寄予了厚望的弯刀切在了莫闻的右臂上,但它们只是划破了莫闻的衣服,甚至没有在那条手臂上留下一丝伤痕。

    “哈!哈!.....这怎么可能?”

    今晚一连串的打击,奥雷欧斯的信念终于被击垮了。

    他颤抖着伸手抓向了怀中的细针,却哆哆嗦嗦地握不住它们。

    “不要紧的!只是一个意外而已!下次加大攻击力度,只要能命中,就能废掉那条手臂!只要失去那条手臂,这个人就不足为惧!我的确已经如此下令了!下令了下令了下令了!所以没问题!不必担心!”

    奥雷欧斯在心中不断重复,不断重复不断重复。只要现实按照心中所想的计划,这个少年一定会死。

    但迎接他的却是莫闻抬起头来的冰冷无情、带着嘲弄的眼神。

    仿佛被带着寒意直接照射入灵魂深处,奥雷欧斯浑身都在发抖。

    “靠着自己的金色大衍术,真的可以杀死他吗?杀死这个怪物?”

    由于双手的剧烈抖动。怀中的细针都掉在了地上。叮叮当当地发出一阵脆响,而这细小而清脆的声音在奥雷欧斯听来却像是死神的召唤一般。

    “可恶...针呢......我的治疗针呢?为什么会掉到地板上?就是为了避免变成这种情况。为了消除我的“不安”,才持续使用那东西的!如果没有那个的话──”

    奥雷欧斯一惊,停止了呼吸。

    “如果没有那个的话,会怎么样?停止!不要!不要再想了!继续想下去的话。事情将会无法挽回──!”

    越想逃避,思绪便陷得越深。明明很清楚这点,奥雷欧斯却无法停止思考。如果停止,等于是承认这一切。如同开始滚动的雪球,奥雷欧斯的“疑惑”失去节制,也失去了原本的意义。

    就这样放任下去的话,奥雷欧斯就会如同原著一般走向自灭的道路。但是对于莫闻来说,这种程度还不够,他还有一件事情需要炼金术士来验证。

    轻轻地放下姬神,莫闻一个闪身出现在炼金术士面前。开启了新一轮的殴打。

    “想凭借这点小把戏杀死我,你以为我是谁啊!”

    咔!

    这是胸骨碎裂的声音。

    “睁大你的狗眼,看看我到底是谁!”

    嘶!

    这是手臂被扯断的声音。

    “说啊,我到底是谁,说啊!”

    砰!

    这是胸腔内所有器官被挤压成一团的声音。

    短短的一分钟之内,奥雷欧斯就已经被莫闻打得血肉模糊,陷入了弥留之际。

    整个人贴在了墙壁之上,鲜血模糊了视线,仿佛回光返照一般,奥雷欧斯看着那越来越近的最后一拳,双眼睁大,猛然惊呼出声。

    “龙!——是龙啊!”

    由于金色大衍术的效果,在众人眼中,正在攻击中的莫闻猛然露出了犬齿,眼神让人有种泛着红色光芒的错觉,然后某种不可思议的东西从他的身体内跑了出来,一种不可思议的透明物体,开始逐渐成形。

    那是一只巨大的恶龙。

    蜿蜒盘曲的身躯蜷缩在莫闻体内,而它的头颅正位于莫闻的右手侧,大小超过两公尺,狰狞而凶暴,是只有在古老的传说中才会出现的──巨大而强壮的龙王之首。

    似乎察觉到了其他人的窥视,那巨龙的眼中的红光愈来愈盛,然后慢慢张开那拥有一长排如同锯子般牙齿的下颚,似乎是在宣告着自己的威严,又像是在述说着莫闻的力量。

    伴随着这力量的涌出,原本充斥于整个广大空间中的炼金术师气息消失了,简直像是被强迫变更主导权,又像是畏惧于天敌一般开始逃窜。

    “龙啊——弑——”

    在奥雷欧斯吐出所有话之前,莫闻悍然一拳轰出,将对方砸成了肉酱。

    ------

    学园都市的大街上,莫闻默不作声地领着姬神朝着自己的家中走去,本应是安静的夜晚此时却是热闹非凡,从三泽塾走出来不过是十几分钟的时间,莫闻就已经看到至少五辆以上的警卫车朝着身后驶去,看着身后那被灯光照得如同白昼一般的四栋建筑,再看看如同小尾巴一样的姬神秋沙,莫闻微微露出了一丝微笑。

    今晚的收获还真是不小,不仅完成了必要之恶教会的任务,能正大光明地将茵蒂克丝留在身边,并且拐走了珍贵异常的吸血鬼杀手,还对自己的能力有了一些猜测,大致能推测出在亚雷斯塔的计划中自己扮演了一种怎样的角色,那样对今后的一些布局也可以开始了,按从原初那里得来的信息来看,那边的时间也差不多了。也是到了自己该出手的时候了。

    不过在此之前嘛——莫闻的目光扫向了姬神那勉强还算是不错的身材和漂亮的脸蛋,开始思考着自己是不是应该找一家不错的宾馆,放松放松一下。

    ------

    在第七学区,由五间贵族女校所共有的‘学舍之园’是座小小的城市。这里有阻挡外人进入的巨大栅栏。内部咖啡厅、服饰店等供应日常生活所需的店铺都一应俱全,而且几乎看不见任何男性。是那些少女尤其是那些大小姐们的天堂,在这里她们可以尽情地享受着各种生活中的乐趣而不用担心自己的不雅形象被男人看到。

    而此时在一家小型的咖啡厅中,四个少女正坐在一张正靠着窗户的桌子旁,叽叽喳喳地说着些什么。年纪最大的也不过是初中二三年纪的年岁。

    失神地搅动着手中的咖啡,其中一位身穿灰色的百摺裙,短袖上衣和夏季用薄毛衣的茶色短发少女却是略微有些失神,连咖啡撒到外面也没有察觉。

    她旁边是一位高略矮于一般国中女生的平均身高,系着蝴蝶结的双马尾、茶色头发的少女,她虽然一边和对面两个兴奋异常的伙伴打着话,但眼角却时不时地扫向那个短发少女。流露出一丝关切之意,但不一会儿的功夫,不知想到了什么,就不自觉地流出口水来。嘿嘿地直笑,如果放在男人的身上,这种有笑容绝对会被指责为变态,被抓起来也不是不可能的。

    且不提心中各有想法的两人,对面两人却是有些小争吵。

    “啊!初春,你听我说啊,那绝对是真的,真的有中央图书馆的检索终端中似乎存在不得检阅的禁忌书本,你就帮我动手查查吗,你知道我对这种事情最感兴趣呢,帮帮我好不好!”

    头戴五瓣白梅形状花饰的黑长直发少女发出一种类似小猫抓狂撒娇的声音,对着自己身边的伙伴说道,“大不了我以后每天少掀你一次裙子好了!”

    “姆!”听着朋友的话,那个脑袋上顶着花盆的身材娇小,肩膀又窄的稚气少女将脸嘟囔了起来,没好气地撇过头来。

    “我才不会帮佐天同学你呢,你一天到晚都再说那些奇怪的都市传说,什么脱衣服的女人,将超能力无效化的男人,还有那个不老不死的萝莉什么的,我才不会信你呢!再说本来你就不该掀我的裙子,哼!——”

    娇小的少女生气地瞪着自己的朋友,后者打了个哈哈,挠了挠脑袋,“我说的也不都是都市传说吗,比如上次那个害得我好惨的幻想御手不就是真实存在的——”

    “所以佐天同学才更不应该接触这些奇怪的东西——”

    正在争吵的两人却未留意到在提及将超能力无效化的男子时,对面那个失神的茶发少女眼中猛地闪过一丝亮光,但很快不知想到了什么,又迅速黯淡了下来。

    而另一边被自己好友那气鼓鼓的眼神击得节节败退,黑长直少女眨了眨眼睛,开始转移话题。

    “其实我最近有听说了一则都市传说哦,说是我们学园都市第一位的超能力者一方通行其实不是最强的,有一位能力者能和他并驾齐驱,甚至能凌驾在其之上哦,只是那位并不被树状图设计者承认而已——”

    “佐天!”

    晃荡一声,对面那个短发少女猛地站起了身来,用力地拍在了桌子上,那咖啡都被溅了出来。

    “美琴学姐?”

    黑长直吃了一惊,不明白那个乐观开朗的前辈此时为何一脸的焦急。

    似乎意识到自己的态度有些不对,御坂美琴调整了一下呼吸,然后冷静地开口了。

    “佐天,刚才那则消息你是从哪里听到的,能详细说一下吗?”

    “拜托了,请一定要告诉我,这对我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