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限英灵神座 > 第九十九章 诛心锁
    看着那十几道朝着自己袭来的流光,莫闻却是淡淡地一笑,不用他吩咐,黑水玄蛇就主动低下了头来,然后身子一卷,那些飞来的法宝就击打在了它庞大的身躯上,细密坚韧的鳞片一阵叮当地轻响,在那些流光中,除了田不易的赤焰在黑水玄蛇的身上留下了一片漆黑的焦痕之外,其它竟只是渐起了一阵火花。

    “你这个孽障还不给我受死!”

    田不易一声大喝,手中赤焰的光芒猛地暴涨,化作了一头和刚刚八荒火龙相似,却小了许多的火龙,直奔着莫闻扑来。

    看着那扑面而来的烈火,莫闻却是伸出一只手,然后一握,泛着碧光的斩龙剑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龙吟声大作,莫闻对着那火龙就是一剑劈下。

    刺眼的碧光宛如巨大的剑柱一般横空劈下,锋利的剑芒像撕裂绢帛一样,轻而易举地将那火龙一分为二,露出了里面脸色苍白的田不易。

    嘴角微微溢血,田不易却是奋不顾身地一剑朝着莫闻刺来。

    那泛着赤红色流光直奔着莫闻的咽喉,越来越近,田不易甚至能感受到剑尖,莫闻肌肤的触感。

    但一切戛然而止,最后关头,一只泛着金光的手牢牢地抓住了赤焰剑,火光迸溅,但田不易却是再无法让手中的长剑再前进一步。

    “孽障,你竟将大梵般若修到了这个地步!”

    眼中的神情由希冀到惊骇再到平淡。看着莫闻握住自己赤焰的手,田不易却是微微苦笑,徒手接住自己的赤焰。恐怕当年的普泓真人也做不到这一点吧!

    对此莫闻却是不屑地一笑,修习天书第五卷后,他在大梵般若与太极清玄道上的造诣早已超出了当年的三大高手,再加上他本身英灵之躯的坚固,赤焰本身也不以锋利见长,才有他现在徒手抓赤焰的奇迹。

    一手抓住了赤焰,莫闻另一只手却是松开了斩龙。只见那只手并指如刀,五指尖上一片乌黑。一闪,再闪,三而散去,然后一掌朝着田不易拍去。

    手掌落在田不易身上。没有任何惊天动地的声响,平平淡淡的,就像是普通的一拂一般,但是田不易却是发出了一声惨叫,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

    与此同时,地面又是三道流光朝着莫闻背后袭来,两青一蓝,气势磅礴,竟不在田不易之下。

    见田不易遇险。陆雪琪、水月和苏茹竟是同时出手。

    没有回头,莫闻的嘴角却是露出一丝淡笑。

    下一刻,只见他背后忽然绽放出万丈金光。如同大日一般,一件圆盘金轮模样的法宝缓缓升起,金光灿烂,通体金黄,一尺直径见方,边缘一圈镂刻着诸罗汉金身法相。围绕着中间处正是佛祖单掌合十,慈悲普度众生真身法相。

    一道淡金色的光幕出现在莫闻身后。各种各样的佛门真言时隐时现,所照亮之处,尽是庄严肃穆慈悲之气,竟是一举将三人的攻击全部拦下。

    看着那金色的法轮,水月就是一声惊呼:“大悲金轮!”

    而那边莫闻也将田不易一手甩了出去,然后转过身来,看着水月轻声说道,“不错,正是大悲金轮,不得不说天音寺那帮秃驴虽然本事不怎么样,但是法宝还是蛮好用的,至少单论防御,这件法宝在我手中都是数一数二的!”

    大悲金轮

    等级:b+

    类别:对人宝具

    天音寺凝聚万千香火,世间愿力辅以神铁打造的佛器,能接引诸天神佛之力。

    水月微微咬牙,还待动手,却被陆雪琪拉了一把,停住了身形,而那边苏茹早就飞了下去,一把接住了痛苦不已的田不易。

    看着自己丈夫满脸痛苦的样子,苏茹眼睛就是一红,对着莫闻就是一声娇喝,“莫闻,你对不易做了什么!”

    莫闻沉默了一下,随即轻轻说道:“没什么,只是施展了一下诛心锁而已,省得他给我添乱。”

    “诛心锁!”苏茹听着却是一声尖叫,指着莫闻喊道:“这是大竹峰一脉的祖师所创奇术,已被历代祖师严戒学习,不易从未教过你,你又是怎么学会的!”

    诛心锁顾名思义,重在诛心二字,受此术者身体会受诡力侵蚀,痛苦异常,乃是折磨、令他人臣服的不二法门,只是因为太过歹毒,才被历任青云掌教所严令禁止学习。

    莫闻的脸色不变,眼中却是闪过一丝惆怅,随后就是一声嗤笑,“如何学会的?自然是当年她从师傅房间里的密室偷出来交给我的,毕竟是大竹峰的奇术嘛,师傅即使自己不学,也会留下保存的!”

    虽然莫闻没有提那个名字,但苏茹还是猜出来了那人是谁,试问大竹峰上谁能出入田不易收藏典籍的密室,又有谁有那个胆量。

    “那个不孝女!”苏茹咬牙切齿地说道,想起亡故的爱女,心中又是一阵酸楚,看着莫闻说是一声喝问,道:“当年灵儿那样对你,你就这么对不易吗?”

    莫闻却是摇了摇头,“诛心锁我没怎么修炼,威力也不大,以师傅的功力过个两三天就能自己化除,要是有别人帮助的话,就更快了,所以只要他老实呆着,自然就会无事!”

    话音未落,就听苏茹怀中一声炸喝,“放屁!”

    却是田不易强忍着痛楚,抬起头来,死死地看着莫闻,只见他脸上一道黑色的气流不断流转,但脸色却是格外的刚烈。

    “我乃是青云门首座,除魔卫道乃是分内之事,岂能因这些许疼痛而半途而废!”

    说罢就见田不易一阵大喝,体内真元不断流转,却是要硬生生地破除诛心锁,只是因为他强行运功,脸上的黑气愈加汹涌,所产生的剧痛让田不易一张胖脸都扭曲了起来。

    “不易!”苏茹就是一声惊呼,想要阻拦,却被田不易一把推开。

    而另一边,见田不易刚烈如斯,莫闻却是眉头一皱,随即冷冷地说道:“哦,那你的意思是逼我现在动手,将你青云一脉全部抹去是吗?”

    淡淡的一句话,却像锥子一般扎进了田不易的心中,让他手上的动作就是一缓。

    “你敢!”

    又惊又怒,田不易死死地盯着莫闻。

    “为何不敢?你问问他们,我敢不敢!”

    对此莫闻却是不屑地反问,而后下巴轻抬,示意他看向身后。

    田不易缓缓地转过头来,所看到的是一个个闪躲的目光,那些正道的修真者纷纷低下头来,不敢与他对视,一点也没有出手相助的意思,而不少青云门的弟子也是躲躲闪闪,还有一些更是带着祈求与希冀的目光看了过来,虽然没有明说,但其中的意味却是不言而喻。

    那个魔头只说再杀一人,田不易师叔,你就收手吧,不要再触怒他了!

    晃荡一声,即使身中诛心锁也一直握在手中的赤焰剑从田不易手中掉落了下来,他整个人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岁!(未完待续)

    ps:感谢can39911015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