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限英灵神座 > 正文 第五十二章 崩玉
    >

    “够了,卯之花,你可以退下了!”

    平平淡淡的声音,但却像是溅入湖水中的石子一般引起了一道道的涟漪,卯之花身上那狂野的杀气就是一窒,随即就像是被戳破的气球一般干瘪了起来。

    咬了咬银牙,卯之花瞪了下方的莫闻一眼,然后却是一言不发地收回了自己的斩魄刀,退到了一边,又重新变回了那个温柔祥和的四番队队长。

    看着这一幕蓝染就是一愣,卯之花突然地收手让他有种一拳打空的别扭感,刚刚气机牵引之下,他都险些直接出手了。

    微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蓝染朝着莫闻就是一笑。

    “能让大名鼎鼎的卯之花八千流如此恭顺,应该说我是小看你了吗,黑崎一护?”

    莫闻耸了耸肩,下一刻一个瞬步就来到了蓝染的面前,和卯之花肩并肩站在了一起。

    蓝染的瞳孔微微一缩,刚刚莫闻展现出来的速度虽然还赶不上他,但却是远远超出了一般死神了,而对方体内还有那种力量,用心之下,恐怕——,不着痕迹地摇了摇头,将心底的那丝不安压了下去,蓝染就要张口说些什么。

    岂料对面莫闻却根本就没理他,只是扭过头来看着卯之花,淡淡地说道:“等会我还需要你和十三番那边做些解释,所以你现在可不能死!我想你自己也不希望抛弃一切才屈服下来,结果因为不自量力而什么都没有做就这样离开这个世界吧!”

    “哼!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好了。别被蓝染打死,那样之前你可就全白忙活了!”

    卯之花就是一声冷哼,但脸上因为厮杀被打扰而产生的郁闷却是消散了不少。显然是认可了莫闻的解释。

    虽然卯之花的态度有些恶劣,莫闻却也不怎么在意,毕竟都让人做牛做马了,总不能连脾气也不让人发一下,而且就目前来说卯之花的表现还是很让他满意的。能打能疗伤,在黑腔中告诉她有机会就把市丸银宰了,结果一出来人家没什么废话就直接动手了。顺带着还来了个毁尸灭迹,而且一点也没有事后那种杀害自己昔日同伴的愧疚、不忍之类的,可以说是完美契合了莫闻对自己手下的要求。该说不愧是曾经的大恶人吗!

    “被蓝染打死?”

    听着卯之花的话,莫闻忽然笑了起来,“嗯,的确。这个世界可以给我构成一点威胁的也就只有他、友哈巴赫还有灵王了。只不过这次我的运气实在是不错,灵王半死不活地躺在灵王宫里,根本就动弹不了,而蓝染和友哈巴赫却又被我的能力克制,所以说根本就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只是事情费多少手脚的问题而已!”

    “喂喂,黑崎先生,这我可不能装作没有听见的样子。我想你还没有弄明白一件事情,——我和你已经不在一个次元上了!你之前的那些力量在我看来——”

    虽然从莫闻嘴中吐出友哈巴赫、灵王额字样让蓝染心中有些惊讶。但他还是一脸柔和地打断说道,那表情就好像是看着调皮的孩子一般。

    只不过下一刻他的表情就凝固了起来,一只大手狠狠地抓在了他的脸上,将他所有的话都堵了回去。

    汹涌的巨力直接压着蓝染的脑袋,就好像疾驰的列车一般,蓝染整个人就被拖向了远方,毫无还手之力。

    眼角的景物飞速地倒退,等蓝染回过神来之时,已经身处不知多少公里外的山谷之中了。

    “该死的家伙!”

    猝不及防之下被人想拎小鸡一般扔到了这里,他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和右手融合在一起的斩魄刀直接朝着抓在自己脸上的手斩去。

    在冰冷的刀锋面前,那只手飞快地缩了回去,可还不等蓝染松上一口气,莫闻的下一击就来了。

    如同被重锤击中了一般,蓝染的脑袋就是嗡的一响,整个人一头冲进了地上的山谷之中,硬生生地梨出了一道不知道有多深的沟壑。

    “这、这怎么可能?”

    从一堆碎石中踉跄地站起身来,蓝染看着空中缓缓将腿收回的莫闻,眼中满是诧异和不解。

    “为什么不可能?就想你所说的,我们已经不在一个次元之上了,只不过位于底层次元的是你而已!”

    莫闻晃了晃身子,将手指捏得嘎嘎作响,然后看着狼狈不堪的蓝染就是一声低笑。

    “看你这个样子也是没弄明白怎么回事,我看我还是给你再演示一遍好了,让你多少做个明白鬼好了!”

    将腰间的斩魂刀缓缓抽出,莫闻低声轻吟道,“灭尽诸神吧,神座刀轮!”

    巨大的刀轮再次出现,然后开始沿着顺时针的方向,一点点地,速度并不快,但却流露着一种亘古不变的沧桑之感。

    同一时间,莫闻的双肩,骨质的护肩忽然开始了抖动,然后如水银一般涌向了他的脑颅,最后慢慢凝固,形成了一个完全封闭的牛角头盔。

    见到这一幕,原本还有些担心的蓝染顿时笑了出来。

    “什么啊!只是死神的虚化而已,黑崎一护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这种我百年前就已经弃之不用的东西,你竟然还当成宝贝一样藏起来,真是可笑至极!”

    “白痴,你给我看清楚了再说,难得我大发慈悲一次!”

    磅礴无比的无形压力伴随着莫闻冰冷的声音降临到了这个世界,打断了蓝染的讥讽,那不是灵压,而是某种更在其上的东西,无法察觉,无法分析,所能体会到的就只有心中因此产生的恐惧,那种仿佛置身于数万里海底深处的漆黑压抑。让蓝染再也说不出话来。

    而这时召出斩魄刀、虚化的莫闻再一次产生了变化,只见那巨大的刀轮不断地旋转缩小,最后竟是化作了一个光点冲入了莫闻体内。而莫闻的脸上,那牛角头盔的颜色也是越变越浅,厚度越来越薄,最后竟是如同水渗入大地一般渗入了莫闻的体内。

    没有斩魄刀,没有虚的面具,也没有灵压,此时的莫闻看上去就跟普通的整一般无二。但目睹了这一切的蓝染却是目瞪口呆,额头上渐渐流出了汗水,那若有若无、但又危险至极的感觉。很明确地告诉他,眼前之人有多么的可怕。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无法理解眼前发生的一切,蓝染终于控制不住的大声吼叫了出来,然后右手的斩魄刀猛地一挥。

    强烈的剑压如同飓风般直接穿过了莫闻的身体。撕裂了重重的云层。将整个天空清理一新,但作为攻击的目标,莫闻本人却化作了一团烟雾般的虚影消失不见。

    “我也不知道,不过应该就像是之前所说的,超越死神和虚的存在吧!只不过我是靠着自身的力量,而你则是靠着崩玉这种歪门邪道而已!”

    忽地出现在了蓝染面前,莫闻嘴中随意地说道,然后轻轻地甩了甩手。

    血光四溅。也不见莫闻有什么动作,蓝染的四肢就被凌空斩断。整个人变成人棍一般栽倒了地上。

    “你、你这个混蛋!”

    疼痛和心中的极大反差让蓝染的脸都扭曲了起来,“你懂什么,崩玉才是最杰出的存在,只要有它在,我的力量就是无穷的,区区一个死神与灭却师的混血,竟然敢——”

    蓝染的咆哮才说到一半,就被莫闻一脚踩了回去。

    脚在对方的头顶上来回拧来拧去,莫闻既似埋怨,又似遗憾地说道:“本以为你能让我松松筋骨,我才特意变成这个样子,可没想到最后的结果却是这个样子,你还真让我失望呢,蓝染!”

    “所谓的崩玉看上去似乎很神秘,但说穿了也只不过是大量死神、整的魂魄凝结到了一起,最后产生某种质变的产物,因为本身汇聚的庞大灵魂力量,所以能根据周围人某些强烈的意愿而反馈一些东西而已!”

    “为什么你和浦原喜助都无法单独完成崩玉?就是因为你们擅长的技术侧重点不一样啊,浦原擅长灵魂力量地注入、转移,而你则擅长灵魂力量的质变,所以最终你们手头上的崩玉才能完成——量变,质变,事情其实就是这么简单,亏你们还这么宝贝这东西!”

    “什么死神的虚化,虚的死神化,就根本来说只不过是灵魂力量的升华而已,本大爷靠着自己体内的力量就轻易达成了突破界限,步入了另一个层次,而你只不过是靠着崩玉反馈的力量而强行突破,但本质里还是那个渣渣,没什么改变,也就是说你只是个残次品而已,如何和本大爷比!”

    脚上猛地用力,莫闻一脚就将蓝染踩得吐出血来,但身体上的痛楚远不及心灵上来的大,自己研究了几百年最为得意的东西被对方贬低的一文不值,以蓝染的骄傲如何能忍受得了。

    “——你骗我!”

    前所未有的强大灵压猛地从蓝染身上爆发出来,整个天地似乎都在那灵压之中颤栗起来。

    一下子将莫闻弹飞,蓝染的四肢飞速开始了再生,然后背后六支巨大蝶翼,每一支的翼脊都长出一个狰狞的骷髅头。

    “对!对!就是这样!崩玉在回应我,我们才是无敌的!”

    大笑着站起身来,蓝染看着新生的双手脸上狂喜到了极点,整个人都是一阵颤抖,良久之后才平复了下来。

    不知是在说服自己,还是确实这样认为,此时的蓝染自信张狂而又不可一世。

    冷眼看着莫闻,蓝染背后的六个骷髅头忽地从嘴中吐露出一个个浓郁到极点的灵压球,瞄准了莫闻。

    “给我去死吧,你这区区的人类!”

    紫色浓郁到近乎黑色的灵压弹乱射,仅仅是一个瞬间,在震天巨响中,整个山谷就被硬生生地切出了数个全新的沟谷,溅起的大片烟尘遮蔽了整个天空。

    “还没完呢!还没完呢!......”

    状若癫狂的蓝染甚至不等烟雾散去,就又发起了另一次攻击。

    “隐隐透出浑浊的纹章,桀骜不驯张狂的才能;,阻碍长眠。爬行的铁之公主,不断自残的泥制人偶,,知晓自身的无力吧!破道之九十——黑棺!”

    食指指天,在蓝染的吟唱之中,漆黑的天幕凭空砸下,在那沉重的力量的影响下,几乎连周围的空间都开始了扭曲。

    破道九十黑棺,在蓝染那庞大到了极点灵压的支持下,威力简直恐怖到了极点。

    大片的岩石被击成碎末,连大地都被无形的刀剑搅得支离破碎,之前还滚滚如海洋般的烟雾顷刻间就消失不见,连一丝残骸都没有留下,只剩下一片整洁的空气。

    “哈,哈!死了吗?那个该死的人类!”

    因为兴奋而微微喘息,看着眼前的一切,蓝染控制不住地仰天大笑了起来。

    “果然,我和崩玉才是最强的,区区一个人类也敢凌驾于我之上,这下连全尸都没有留下!”

    但就在这时一条胳膊却是蓝染身后伸了出来,一把揽住了他的肩膀。

    “蓝染队长,难道说你是怕了吗?不然为何不看准了再打?”

    如同好哥俩一般揽住了蓝染,头从一侧露出来,莫闻此时脸上满是灿烂的笑容,他身上一尘不染的,丝毫没有任何狼狈之色,似乎刚刚的进攻从未发生过一般。

    但这一幕在蓝染看来却是无比的嘲讽,他几乎咬碎了自己的牙齿。

    “——你这混蛋!”

    背后的蝶翼猛地席卷开来,将莫闻和他一起包裹了起来,一圈圈的白色物质缠绕在两人的身上,比最坚固的鬼道还要牢靠。

    “这次你可跑不了了!”

    眼中喷射着黑色的光芒,此时的蓝染已经再无一丝死神的模样,完完全全的就像是一头虚。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背后那六个骷髅头一个个地又一次亮起了紫色的光芒,隐隐间一股毁天灭地的威势以两人为中心开始蔓延开来。

    但面对如此强大的一招,莫闻的眉头却是皱了起来。

    “说到底也就是这种程度吗?和原著中几乎一模一样,是蓝染的极限,还是崩玉的极限?还真是让我失望啊,亏我之前那么期待!”

    手中突然多出了一柄蓝紫色的冰晶大剑,在那毁灭的风暴袭来之前,莫闻的手只是轻轻一动,包围他的白色圈环连带着那六颗骷髅头就被斩成了碎片。

    “没用的东西,现在你已经没有存在下去的价值了!”

    下一刻,冰霜与雷电肆意开来,整个山谷都被蓝色与紫色笼罩起来。

    冰雷劫

    等级:a-

    类别:对人宝具

    蕴含寒冰与雷霆之力的宝具,蕴含驱邪、破魔之力。(未完待续

    ps:感谢神之月牙的月票和书友140812170447325的打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