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限英灵神座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武器大师
    “见识我全部的实力?”

    场地中听着布鲁索斯.萨鲁法尔之言,莫闻却是轻笑,老实说他自己现在都有些弄不清自己的实力到底有多强了,或许还是二流巅峰的层次,但是任何一位一流高手想击败他都难,或许日后晋级一流层次、手持橡树之斧的布鲁索斯有资格说这话,但眼前它还不行。£∝

    一只手伸向天空,莫闻对着眼前的兽人裂开了嘴。

    “凭你的实力想见识我真正的本事还差了一点,不过见识我全部的武艺到还是有些可能的!”

    围观的众人微微一愣,随即下意识地就以为莫闻的意思是说这场战斗他不会使用那种焚烧天地的魔法,而是单纯地用武技来较量,但随后生的一切却让他们知道自己是大错特错了,那真是‘全部的’武艺!

    只见场地中间,随着莫闻的手势,无数五颜六色的奇光从天而降,一柄柄造型各异,闪耀着璀璨神光的武器如瀑雨般插入大地之上,仅仅一瞬间,绚丽的光彩就遍布了整个战场,刺得人双眼痛。

    “——这、这是!”

    在场所有的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除了已经签订了契约的莉亚德琳,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而就算是知道了一切的莉亚德琳,看着眼前的景象也是一阵迷醉,毕竟那一柄柄闪耀神光的武器,每一柄都是属于王子殿下的‘英雄之证’,看着它们就好像是看着王子辉煌的过去一样,让她又如何不沉迷于其中?

    而另外一边。图拉扬看着场中被神光映衬得金灿灿的的莫闻,再看了看一身破烂铠甲的自己。不由地憋了憋嘴,心中满是沮丧。手肘顶了顶一旁的乌瑟尔,有些酸地说道:“乌瑟尔,这精灵族也太财大气粗了一点吧,这里面随便拿出来一件,就比我们身上的一套要贵重了!”

    而这一次,乌瑟尔也难得一见地附和起来,只见他看着场中一件件的兵器,也不由地露出了一丝向往,最后却是呢喃道:“或许。我也应该抽空找一把好一点的武器了!”

    而这时场地的中间,莫闻看着同样吃惊不已的萨鲁法尔,脸上却是露出一个兴奋地笑意。

    他随手拔起了一柄插在身边的蓝紫色巨剑,挥舞了两下,卷起一阵阵强风,然后看着对方轻描淡写地说道:“萨鲁法尔,这里面的每一柄武器都是我曾经使用过的,能见识几柄就看你的本事了!”

    说罢,莫闻双手紧握住了巨剑的剑柄。脚往地下一剁,瞬间就冲了出去。

    当!

    巨剑与战斧再一次地碰撞到了一起,整个战场都被剧烈的轰鸣所笼罩。

    当!当!当!

    ...接二连三的声音。

    不同于之前交手时的精致细腻,这一次交手。莫闻却像是狂暴的野蛮人一样挥舞起了手中的兵刃,巨剑大开大合之间,生猛无比地劈向了萨鲁法尔。将它砍得节节后退。

    “怎么了,怎么了。这可不像你啊,布鲁索斯.萨鲁法尔!之前斩杀了蛇怪与凤凰的实力哪去了?我可是很期待着呢!”

    狂乱的进攻中。莫闻眼中露出了一丝癫狂的战意,不断地对着后退的兽人呐喊。

    算算有多长时间了,他没有碰到这样势均力敌的对手?

    虽然与耐萨里奥的战斗时才是他的巅峰力量,但无疑这种近身厮杀才最是让人兴奋啊!

    场地周围,围观的众人已经掉了一地的下巴,精灵轮着巨剑砍杀得兽人节节败退,那种别扭的差异感,让所有人都难受得要命。

    图拉扬眼角微微抽动了起来,他回过头来,神色古怪地看了奥蕾莉亚一眼,小声地问道:“你确定凯尔萨斯殿下真的是一位精灵,而不是什么巨龙变得的吗?”

    奥蕾莉亚瞪了他一眼,但终究也没有追究他的不敬,恐怕此时在她的心中,同样无法接受眼前的这一幕吧!

    当然,围观的众人只是觉得别扭,但场地中的萨鲁法尔却已是难受得要死,身为一名兽人战士,它竟然在最引以为傲的力量上败给了一名精灵。

    无法接受这种羞辱的兽人眼睛瞬时间就红了起来,只见它架住莫闻的巨剑,然后就是一声怒吼!

    “别小看人啊,精灵!”

    钢铁一般的肌肉一阵收缩,一道道青筋宛如蚯蚓般绽裂开来,萨鲁法尔鼻子中喷出一道热气,全力一击之下,硬生生地甩开了眼前的巨剑,悍勇地反杀了回来。

    而被一击击退,莫闻却不惊反喜,他甚至直接松开了握住剑柄的双手,任巨剑盘旋地插在地上,然后身子向后一跃,就将一把插在身边的短匕捞到了手里。

    “对、对!就是要这样,要是你不能让我出全力的话,我答应这场战斗不就没有意义了吗?”

    看着杀来的兽人,莫闻的嘴角带上了一丝满意的微笑,身子一矮就让过了对方的巨斧,然后灵活地往前一冲,手中的短匕像毒蛇一般探向了兽人的脖颈。

    萨鲁法尔见状就是一惊,急忙将巨斧收回来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火星四溅!

    锋利的斩相思磕在了巨斧的斧面之上,带起了点点的火花。

    凭借着丰富的战斗经验,兽人到底还是挡下了这致命的一击。

    但这并不是结束,一击结束,莫闻的身子开始晃动了起来,带着一道道的残影,如同蝴蝶一般围绕着萨鲁法尔旋转了起来。

    如果说刚刚他是一位战力狂暴的野蛮人,那么现在就是一个阴毒的刺客,如同毒蛇般隐藏在周围,时刻准备着给对方致命的一击。

    也有些适应不了这种急剧的风格转变,萨鲁法尔显得有些手忙脚乱的。连续几次被莫闻近身逼到了险境,要不是运气不错。恐怕就命丧黄泉了,当即使是这样。在这场灵猫戏顽熊的游戏中,斩相思暴涨的紫芒还是在萨鲁法尔的脸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痕迹,让那半张脸鲜血直流。

    而在耍了半天的匕之后,莫闻却是又换了一柄武器,只见他随手将手中斩相思往兽人脸上一甩,就趁机拔起了第三把武器。

    那是一柄通体碧蓝,冷艳非常的碧色长剑,而一剑在手,莫闻的整个战斗风格又是一变。

    挑、刺、撩、拨、斩。这一刻他化身为了一名最顶尖的剑客,手中的长剑划过一道道奇妙的轨迹,一往无前地斩向了萨鲁法尔,每一招、每一式都简洁、干脆到了极致,直击敌人地要害,短短十几分钟的交手,兽人战士竟然全然没有还手之力,整个人只能默默地在铺天盖地的剑雨中苦苦挣扎。

    然后,似乎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获胜的希望。又似乎是忍受不了这种无情的戏耍,在这沉默中,萨鲁法尔爆了。

    只见这位悍勇地兽人咬紧了牙关,竟然在战斗中猛然举起了巨斧。绷紧了肌肉,任由莫闻的利剑贯穿了它的胸膛,然后双手用力挥下!

    刺啦的一声轻响。莫闻的铠甲被整个从胸前豁开了一个长口,丝丝鲜血从那里渗了出来。

    “殿下!”

    “凯尔萨斯王子!”

    ......

    众人见状就是一声惊呼。奥蕾莉亚和莉亚德琳更是直接就要冲过来。

    但莫闻却是接连向后退了几步,面色如常。挥手阻止了她们。

    手在胸前微微一抹,看着那鲜红的血液,他却是轻笑了起来,刚刚那一击,他要是躲闪不及的话,恐怕就要被一分为二了。

    “喂喂,以伤换命,这样可就不好玩了!”

    耸了耸肩,莫闻依旧一脸笑意地看着萨鲁法尔,仿佛刚刚差点被干掉的不是他一样。

    而对面萨鲁法尔却没有说话,它面无表情地抽出了插在胸口的利剑,任由鲜血直流,然后眼睛死死地盯着莫闻,又一次地举起了手中的巨斧。

    “是吗,那还真是可惜了!”

    看着表明了自己态度的萨鲁法尔,莫闻有些遗憾地呢喃了起来,他是想找一个磨练一下自己的武技,可不是与别人比谁的命硬的,萨鲁法尔现在这种做法,可就对他一点意义也没有了,而对于废物,莫闻通常就只有一个处理方案。

    脚猛地往地下一跺,在一阵飞扬的尘土中,一根粗长的锁链被凌空震了起来,莫闻一手抓着锁链的一端,直接就向萨鲁法尔横扫了过去,而他空下的另一只手却是猛地朝着另一个方向一抓。远处,一个六柱刀轮上,一柄长刀立刻就飞了过来,软化成了一团白色的液体护在了他的手上,然后在莫闻地操纵下,化为一只巨爪凌空抓向了萨鲁法尔。

    “——哈!”

    面对着凌空袭来的两件奇门兵器,兽人战士却是一声怒吼,手中的巨斧不闪不避,直接迎了上去。

    砰!

    火星四溅,粗长的锁链倒卷着飞了回去。

    刺!

    伸来的巨爪被撕裂了开来,漫天的液体全部散落了开来。

    但——在那飞溅的液体之后,一个人影却是疾奔而来,手中漆黑的利刃如同一道月牙般,由上而下,一挥而落。

    然后,一切都结束了。

    场地中央,萨鲁法尔手持巨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无声无息间,挡在它面前的巨斧自然而然地断成了两截,截面处光滑的如同镜面一般。

    半蹲在萨鲁法尔身侧,莫闻缓缓地站起身来,看了看巨斧后面、兽人战士脸上的那道血线,又看了看手中泛着寒光的长刀,轻轻地就是一叹.

    “还真是可惜了,布鲁索斯.萨鲁法尔!”

    九夜

    等级:b+

    类别:对人宝具

    材质极为坚固、锋利的宝刀,上面铭刻着天草式的符文,对材质、等级在自己之下的物品,具有一刀两段的特性。(未完待续!

    ps:感谢太平山上风景好、蓝凌逍、紫天之枫、僵尸--骷髅龙、龍冰靈的月票和露cfy、虚无亡灵、♀幻空竹♀、祭司~雪月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