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限英灵神座 > 第十一章 拉文克劳的冠冕
    ()    很快进入十一月后,魁地奇赛季开始了。经过几个星期的训练,星期六就是莫闻他第一次比赛了,是拉文克劳队对斯莱特林队。如果拉文克劳队赢了,他们在学院杯赛的名次就会升到第一名,所以全院都对这场比赛期待不已。

    莫闻作为一年级新生担任追球手的消息也传遍了全校,毕竟对于他这样的名人来说,天天跑训练场的举动也太显眼了一些,不过拉文克劳队一开始也没打算隐瞒,他们可不是格兰芬多那帮没脑子的家伙,一个学院的院队,只要一起训练还能瞒得住谁啊。

    当然对于莫闻这个一个世纪以来最年轻的的追球手,外界评价不一,有的认为他会有出sè的表现,帮助拉文克劳一举夺冠,大部分女生加上一部分男生持有这种观点,而另一部分人则认为他将被斯莱特林队狠狠地教训一顿,从此暴露自己小白脸的本质,一些始终找不到女朋友的男生坚持这个结论。

    而莫闻却对此毫不在意,此时他正忙着应付另一件事。

    在他面前的一幅巨大的挂毯,一个面目丑陋的巨怪正拿着大棒殴打着一个小人,场面显得有些残忍,却又有些滑稽,莫闻冷静地对面的墙边走了三个来回,脑中静静地想着“我要找一个藏东西的地方,我要找个藏东西的地方。”

    一扇光华的大门渐渐浮现了出来,莫闻一推门走了进去,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有着城市外表和一个大教堂大小的地方,它高耸的墙是由成千上万个早已经去世了的学生藏起来的东西堆积起来的。那一条条街巷边是堆得摇摇yu坠的破家具,可能是为了掩藏误施魔法的证据而被塞到了这里,或是由那些维护城堡体面的家养小jing灵藏起来的。这里有成千上万本书籍,无疑是**、被乱涂过的书或偷来的书;有带翼弹弓和狼牙飞碟,其中有几个仍然有气无力地在堆积如山的禁物上盘旋;一些破瓶子里盛着已经凝固的魔药;还有帽子,珠宝,斗篷,像是火龙蛋壳的东西;几个塞住口的瓶子里还在闪着邪恶的光;还有几柄生锈的剑和一把血迹斑斑的大斧。

    漫步走在巷边之中,莫闻闻着那刺鼻的灰尘味,低声咒骂道:“该死的,那个戴假发套的男巫在哪,哈利不是很轻松地就找到了,我怎么来了好几次都没发现。”

    拉文克劳的冠冕,原著中只是充当伏地魔的魂器出现了两回,可对于莫闻来说,这几乎是现阶段他可以接触到四巨头的物品中最容易到手的一件,无论是对他的魔法研究,还是对他在拉文克劳中的声望来说都有很大的作用,因此他在学校中混熟了之后,就跑到这里来找冠冕了,可惜缺少了哈利那种主角光环或是魂器间的微妙联系,他来了几次都没找到。

    在有求必应屋中又转了半天,一无所获的莫闻看了看手中的怀表,不得不选择要放弃了,毕竟现在他也算小有名气了,太长时间不见的话也会惹人怀疑,谁知道邓布利多是不是注意到了自己。

    而就在莫闻就要转身离开之时,他旁边的板条箱突然一阵晃动,倾倒了下来,一排的书籍、破烂散落在了地上,一个柜门出现在了那里,而旁边却是一个丑陋的老男巫的头像,上面盖了一顶灰扑扑的旧发套和一顶锈暗的冠冕。

    校长室里,微笑地看着坐在自己面前不停地打量着拉文克劳冠冕的老人,莫闻淡淡地开口问道:“怎么样,邓布利多教授,您看出什么了吗?”

    没有回答莫闻的问题,邓布利多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反而对着一副画像开口道:“戴思特,能麻烦你找一下海莲娜女士和巴罗吗,我有一些事情要找他们商量一下,哦,对了,顺便也叫下弗利维教授吧。”

    “好的,阁下,乐意为您效劳。”一个画像中的人物鞠了一躬,然后消失不见了。

    这时邓布利多才回过头来看向莫闻,“古里斯先生,你真是令人感到惊讶,虽然我现在还不能百分之百确定,但就我来看这很可能就是拉文卡劳的冠冕,可以的话能跟我讲讲你是怎么找到他的吗?”

    邓布利多的那双眼睛此时显得格外明亮,如同漩涡般吸引着别人的目光,让莫闻不禁有些眩晕的感觉,急忙给自己施展了一个回避侦测,然后又运用起大脑封闭术,莫闻才将脑中的不适压了下来,然后开口解释起来,当然他不会实话实说自己从原著中找到线索然后直接拿了过来,而是说自己无意间发现了一个奇妙的房间,在这里发现了这个冠冕,刚开始也没怎么注意到,只不过这个冠冕显然有着一股黑魔法波动,他好奇之下仔细打量了几眼,这才发现它跟传说中的拉文克劳的冠冕十分相似,不确定之下才拿来给校长确认一下。

    邓布利多一言不发地听着莫闻的解释,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而这时海莲娜和巴罗也从墙中浮现出来,“啊!是母亲大人的冠冕!”格雷女士一进入到房间里,就注意到那个破旧的冠冕,然后激动地大叫起来。

    她身后的血人巴罗也是目光一阵闪烁,神sè也有几分激动。

    “是这样的,古里斯先生在城堡中无意中发现了这个冠冕,我们确定不了真假所以想请两位来鉴定一下。”邓布利多在一旁解释道。

    而这时格雷女士也平静了下来,一言不发地飞到了冠冕旁边,上下仔细检查了起来,巴罗也飘到附近开始观察起来,良久之后,格雷女士才确定地开口道:“没错,这是母亲的冠冕,可它怎么会在这里,它不是被他······”格雷女士的声音渐渐地小了起来,到最后几乎听不见了。

    同样血人巴罗也朝着邓布利多点了点头。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邓布利多就是一笑,对着莫闻说道:“古里斯先生,恭喜你,你赢得了霍格沃茨的特殊贡献奖,哦,对了,让我想想,拉文克劳加再两百分,谁能想到拉文克劳的冠冕竟会在这么多年后被寻回呢?我们或许应该好好庆祝一下······”

    而这时随着一阵敲门声,弗利维教授也推门进来了,“邓布利多,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当然,天大的好事。”邓布利多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