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限英灵神座 > 第五十二章 骑士的挽歌
    库拉斯特最大的酒馆,昏暗的房间中,一群骑士正在那里大声地喧哗,他们高高地举起酒杯,大口地灌着酒,酒水顺着他们的嘴角流下,打湿了他们的衣服,但他们也毫不在意,依旧是大口地灌着,仿佛要把自己醉死一般。

    在他们旁边一小群酒客正习以为常地朝着这里看着,指指点点,眼中带着鄙视。

    忽然酒馆的大门被推开了,一缕阳光照了进来。

    刺眼的阳光让房间里一下子明亮了起来,所有人都下意识地眯上了眼睛,光亮中一个人影走了进来。

    一头褐色的短发,洁白的铠甲,腰间悬着宝剑。

    这是一个圣骑士。

    眼中还残留着泪水,法丽的眼神却已经坚定了起来,她皱着眉头打量着酒馆里的一切,然后就大步地朝着最中央的桌子走去,那里聚集着好几个喝得烂醉的骑士,东倒西歪地说着胡话。

    一脚把酒桌踹翻了过去,法丽劈手夺过了一个骑士手中的酒瓶,然后毫不留情地浇在了他们身上。

    被冰冷的酒水撒了一身,几个骑士就是一个激灵,有些清醒了一点,随后就是大怒起来。

    “小丫头,你干什么!”

    “臭小鬼,你找死吗!”

    ......

    仿佛被激怒的野兽,那群骑士眼中满是怒火。

    一个棕色头发的骑士甚至都撸起了袖子,准备动手了。

    他大吼道:“小鬼。我要给你个教训!”

    “够了!你们这个样子还算是萨卡兰姆的骑士吗!”

    以更大的声音,法丽吼了回去,那声音之大。盖过了酒馆里所有的声音。

    酒馆一时安静了下来。

    那个骑士就是一愣,随即嘴角裂开,露出了一个与其说是笑,不如说是在哭泣的笑容。

    “萨卡兰姆的骑士?萨卡兰姆的骑士?——萨卡兰姆早就没有了!它消失了!骑士团再也不存在了!”

    泪水从他的眼中涌出,他一把抓起滚落在地上的酒瓶,也不嫌脏,大口地猛灌起来。

    泪水混合着酒精滴了出来。他将酒瓶高高地举起,向着四周挥舞。

    “为了逝去的萨卡兰姆,我们干!”

    短暂的沉默。一半的酒客举起了酒杯。

    “干!”

    “为了逝去的萨卡兰姆!”

    “为了骑士团!”

    ......

    一阵低沉的附和声,呜咽声伴随着吞咽声,泪水从骑士们的眼中不断涌出。

    “够了!”

    法丽尖叫了起来,她的眼中同样带着泪水。

    “萨卡兰姆还活着。它还活在我的心中。只要我的心脏还不曾停止跳动,它就将永存于世!”

    法丽用力地敲打着自己胸甲,一个徽章被铭刻在那里,是萨卡兰姆之手的标志。

    酒馆中的人都沉默了起来。

    “小鬼,你懂什么!”

    一个身材高大的圣骑士从角落里站了起来,他似乎很有威信,所过之处,所有的骑士一言不发地都给他让开了道路。

    带着醉醺醺的气味。他来到了法丽身前。

    “小鬼,你知道什么!”

    他一把将法丽拎了起来。对着她大声吼着。

    “昨天还在喝酒的朋友,忽然就对你拔刀相向!”

    “原本把你当英雄的居民,现在却指着你大叫恶魔!”

    “你见过剥皮森林中那些累累的尸骨吗!我们的老师、兄弟、朋友都还躺在那里!”

    “你知道信仰了一辈子的东西却在一夜间崩塌是什么感觉吗!”

    “说啊!你知道吗?”

    剧烈地摇晃着法丽,圣骑士的脸格外地狰狞。

    “我不知道!”法丽同样大声吼道。

    “我只知道你的战友们现在还尸骨未寒,他们的眼睛还在看着你们!我只知道我们的圣地还在被一群恶魔所占据,萨卡兰姆的荣光正在被玷污!我只知道我们同伴的灵魂正渴望着被救赎,而你们却在这里醉生梦死!”

    一脚狠狠地踢在了骑士的胯下,法丽落在了地板上冷冷地看着他。

    “你这个懦夫!”

    “懦夫?”正痛苦地捂着自己下身,半蹲下来的骑士就是一乐,“懦夫,是啊,我就是个懦夫!”

    他突然抱起头嚎啕大哭起来。

    “西亚,我对不起你,我救不了你!”

    “约翰,原谅爸爸,爸爸只能这样做,原谅我!”

    “威尔,我的老朋友,是我没用,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你被那群恶魔控制,而我、而我——却什么都做不到!”

    ......

    “我、我是个懦夫!”

    抱着头,那个骑士哭得像个孩子一样。

    周围的骑士也是眼睛通红,一个骑士拍了拍法丽的肩膀。

    “原谅高尔队长吧,他亲眼看着自己的妻子被当做祭品,杀死在神殿,而他被恶魔控制的儿子也在追击我们的时候,死在了队长他自己手中,那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啊!”

    “我们不是没试过去夺回我们的一切,可是我们根本毁不掉那个该死的东西!”

    “撤回海港的原本还有近千人,但几次尝试之后,就只剩下一百多人了!”

    ......

    “不是我们自暴自弃,而是——萨卡兰姆已经完了啊!”

    最后一句,那个骑士面色潮红地吼了出来。

    法丽愣住了,她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她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她打量着这些骑士,虽然在喝着酒,但他们的背后却是一张张流着血泪的脸。

    “不!一切都还没有结束!”

    平淡的声音响了起来。莫闻和凯恩走进了酒吧,身后跟着莉莉安几人。

    所有人的目光被吸引了过来。

    阳光之下莫闻的身影显得格外高大。

    “控制并腐化撒卡兰姆教众的那个东西叫做强制球体,我们有毁掉它的办法。”

    酒馆再次安静了下来。

    高尔顾不上下身的痛苦。一下子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把抓住了莫闻。

    “小子,你说的是真的吗?”

    他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奢望也带着一丝恐惧。

    不是恐惧那些恶魔或是死亡,而是恐惧着又一次失望。

    平静地对视着那双通红的眼睛,莫闻点了点头,他的目光看向了凯恩。

    后者缓缓地开口解释道:“古代的赫拉迪姆将这个憎恨之王封锁在守护者之塔中,位於神殿之城崔凡克。唯一能够进入墨菲斯托囚禁之处的方法。就是摧毁一个称之为强制球体的古物。而现在墨菲斯托正利用这个设备来控制撒卡兰姆的牧师及其追随者。你只能利用另一个古代连枷,灌入一个尚未与之妥协的牧师灵魂,才能够摧毁这个球体。在他被禁锢之後。墨菲斯托马上著手控制撒卡兰姆的年轻牧师。所有的年轻人都被他带入了黑暗的道路中,除了一个以外-就是克林姆,高等评议会的魁黑刚。墨菲斯托指挥其他评议会的牧师去杀害并肢解魁黑刚,然後把他的屍骨散在整个王国之中。只要搜集克林姆四散的遗骨——他的心脏、脑和眼。然後利用赫拉迪克的方块。把他的遗骨转变成克林姆的连枷。利用克林姆的意志力就可以摧毁强制球体。解放所有的教众。”

    “魁黑刚?克林姆?你是说那个神殿历史上最大的叛徒?”高尔惊讶地问道。

    凯恩摇了摇头,“恐怕那是唯一一个得知真相,并一心对抗憎恨之王的萨卡兰姆。也是从克林姆死后,萨卡兰姆教会才一步步走向毁灭的深渊。”

    高尔忽然激动了起来,他用力地晃动着莫闻,“那些该死的东西都在哪,克林姆的尸骸,赫拉迪克的方块。还有那个连枷!”

    “克林姆的眼在蜘蛛森林中的蜘蛛洞窟中,只有它才能看清通往墨菲斯托的真正道路。”

    “克林姆的大脑在剥皮森林中的剥皮地窖中。它知道墨菲斯托的弱点。”

    “克林姆的心脏在库拉斯特商场的下水道之中,它仍然拥有对抗墨菲斯托的勇气!”

    莫闻缓缓地说道,最后看了高尔一眼。

    “最后的古代连枷,它在高等议会长老手中。”

    “布瑞姆长老手中的那个连枷!”一个骑士忽然叫了起来。

    高尔的眉头皱了起来,自从得知了还有解救同伴和复仇的方法,圣骑士的沉着与冷静似乎又回到了他的身上。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你们根本没得选!”

    莫闻冷冷地说道。

    他走出了酒馆,随后一个洪亮的声音从外面响起,它响彻了整个酒馆,也响彻了整个海港。

    “萨卡兰姆的骑士们,想为你们死去的亲人朋友复仇吗?想解救那些被困在恶魔魔法之下的袍泽吗?想让那些埋身在森林中的英灵安眠吗?

    我是莫迪.西雅图,一名传承自萨卡兰姆的圣骑士,我和我的同伴来自东方,我们将折磨与苦闷的女王安达利尔赶回了地狱,我们驱逐了痛苦之王都瑞尔,现在我们追杀着恐惧魔神迪亚波罗来到了这里,萨卡兰姆曾经的圣地——库拉斯特,这里已经被黑暗所笼罩,但我们手中握有解放所有萨卡兰姆的方法!”

    “现在我们已经来到了命运的岔道口。”

    “命运正等待着我们的选择!”

    “是就此沉沦?”

    “还是从毁灭中新生!”

    “天使的荣光照耀我身!”

    格瑞斯华尔德的救赎绽放出耀眼的光芒,一个巨大的天使影像出现在酒馆的上方,那光辉的羽翼将整个海港都笼罩在其下。

    “我将沿着阿卡拉特的脚步,重现我等的荣耀!”

    整个海港一片寂静,所有的骑士都跑了出来,每个人都注视着天空中那个高大的天使影像,虔诚地单膝跪倒。

    “所有想为自己的亲人和朋友复仇的人啊!所有想解救还受困于恶魔的那些痛苦灵魂的人啊!所有想让那些死去的英灵安眠的人啊!还有所有想恢复萨卡兰姆之名的人啊!”

    “三天后,我们将在库拉斯特海港最大的平台上集合。”

    “我们将——收复我们的圣地——神眷之城——崔凡克!”

    “萨卡兰姆万岁!”

    巨大的声音消失了,随后整个海港一片寂静。

    紧接着一个声音声嘶力竭地吼道:“萨卡兰姆万岁!”

    那个声音是如此地凄凉,也是如此地坚定。

    “萨卡兰姆万岁!”

    “萨卡兰姆万岁!”

    “萨卡兰姆万岁!”

    ......

    一个个声音紧接着响起。

    一个人怒吼起来,十个人怒吼起来,千百个人怒吼起来。

    整个库拉斯特海港都被狂热的吼声所笼罩。

    整个天地都为巨大的吼声所震动。

    一个圣骑士一把扔开自己的酒瓶,大步地朝着家中走去。

    铁匠铺中一个高大的铁匠扔开了手中锻造的锤子,然后拿起墙上的铠甲修补起来。

    一个原本正在卖鱼的商人一把推掉了所有的货物,在买家惊异的目光中,从鱼筐之中抽出一把锋利的兵器,拼命擦拭起来。

    酒馆外,看着那个沐浴在天使圣光之下的身影,高尔老泪纵横。

    “西亚、约翰,看着我,我这就为你们报仇!”

    “威尔,等着我,我这就救你出来!”

    虔诚地走到了莫闻身边,高尔单膝跪倒。

    “萨卡兰姆之手骑士团第三大队第二小队队长高尔.兰奇向您报道,以圣骑士之名,我愿为您手中的刀剑,去收复我们的圣地,去解救我之袍泽,去恢复我等的荣光!”

    “我之血,我之肉,我之灵魂,都为您所用!但有一息尚存就永不停歇!”

    一个个骑士从酒馆中走出,单膝跪倒在莫闻面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