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限英灵神座 > 第五十七章 崔凡克之战
    神眷之城——崔凡克,自从这里被黑暗的阴影笼罩之后,就陷入了一片死一般的寂静,曾近辉煌建筑上染满了无辜者的鲜血,原本绚丽的神光已不复存在,往昔那震荡人心的圣歌也不曾再次听到。

    原本热闹鼎盛的圣地宛如一潭死水。

    但今天这一片死寂却被打破了。

    震破天际的喊杀声,一群浑身浴血的骑士从那宏伟的大门处杀了进来,他们脚下踩着绚丽的灵气,他们挥舞着手中的刀剑,他们无情地斩杀自己眼前的敌人,流着泪,流着血,嘶吼着,一步步朝着崔凡克的神殿走去。

    “原谅我!我的兄弟!”

    一个骑士哭喊着,一剑砍掉了一个狂信徒的头颅。

    “萨卡兰姆万岁!”

    一个被洞穿了心脏的骑士紧紧地抱住了眼前的敌人,熊熊的圣火将两人一起烧成了灰烬。

    “为了救赎!为了赎罪!”

    一个身上插着几把利刃的骑士,一瘸一拐地前进着,拼命地挥舞着手中的长剑,随后被一群手持利刃的狂信徒砍成了碎片。

    骑士的血混合着信徒的血组成了一条长长的血路,直通那圣城的最深处。

    ------

    库拉斯特的下水道中,莉莉安手中的弓箭不断地朝着一群蝙蝠射去,带着寒气,神出鬼没地在空中飞行,一只巨大的绿色蝙蝠死死地纠缠着她。

    “你们先走,一定要把克林姆的大脑给莫迪他们送去!”莉莉安朝着另外一群向冲过来帮忙的人喊着。

    “是!”法丽和高尔同时应道。领着一队圣骑士就向着下水道的出口扑去,他们知道现在时间紧迫,莫闻他们每刻都面临着数倍于他们的敌人。容不得他们有一丝的耽误。

    出口越来越近,法丽甚至能看到那洞口处的那一丝光明。

    但一阵脚步声,一群萨卡兰姆的狂战士拦在了他们的面前。

    “你们先走!”看着打头的那个熟悉的身影,高尔的嘴角就是一阵抽动,张口想说些什么,但最后也只是一个冰冷的命令。

    冲锋着,他猛地冲进了狂战士的人群。手中的刀剑如同旋风般挥舞,自己的鲜血伴随着敌人的鲜血一起挥洒着,但他一个人就将所有敌人都纠缠住了。

    “走!”眼角带着一丝泪花。法丽看了一眼那孤身一人奋战的骑士,一咬牙朝着洞口冲去。

    看着法丽等人离开的身影,高尔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他轻轻地一个闪身躲过一把砍向他胸口的镰刀。然后对着为首的一个狂信徒说道:“好了。威尔,我的老朋友,现在就剩我们了!”

    “这次我一定要把你救出来,哪怕只有你的灵魂!”

    ------

    黑暗的神殿中,莫闻脚下的神圣冰冻灵气猛然爆发,冻结一切的寒气将火花之拳——布瑞姆的荆棘灵气生生冻裂,然后手中的格瑞斯华尔德的救赎划过一道漂亮轨迹,一下子就将布瑞姆的脑袋敲得粉碎。

    丝毫没有成功的喜悦。看都没看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一眼,莫闻一把捡起掉在地上的连枷就朝殿外跑去。

    那里几十名骑士正结成战阵。死死地堵着数以千记的狂信徒的冲击。

    莫闻脚下的灵气飞速转换,在狂热灵气的支持下,原本岌岌可危的战阵又稳定了下来。

    “西雅图,情况怎么样?”一剑将一个冲上来的狂信徒劈成两截,布鲁斯浑身是血地朝着莫闻喊道。

    “连枷已经到手了!”格瑞斯华尔德的救赎化作五道残影,瞬间就将几名涌上来的信徒砸成了肉酱。

    “现在怎么办?莉莉安她们还没有回来!”

    “再等等!相信她们!”

    ......

    厮杀还在继续,莫闻从未觉得时间过得如此漫长,出手、防御、击杀,机械地重复着自己的动作,敌人一个个地倒在他的面前,但莫闻身边的骑士不断地减少,他的一颗心也渐渐跌到了谷底。

    忽然莫闻的耳朵一动,他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

    不同于萨卡兰姆教徒那迷失心神的狂热吼声和身边骑士那临终前不甘的哀鸣,那似乎是希望的声音。

    抬起头来,在人海的最外围,莫闻看到了一个一手挥剑,一手拿着什么东西的身影。

    “布鲁斯!”

    他怒吼着,朝着那个方向指去。

    “知道了!”

    布鲁斯像雄鹰一样高高地跃起,一下子就越过了大部分狂信徒的阻拦。

    手中的巨剑带着旋风,落地后布鲁斯像绞肉机一样,硬生生地杀出了重围,来到了那个身影旁边。

    “走!”

    他一把拉住了法丽,又朝回杀去。

    嘶吼着,迎着刀剑,在付出了一身不浅的伤痕之后,他一把抓住法丽的胳膊,又跳回了神殿。

    在战阵的后面,眼中带着泪痕,法丽带着哭腔将一个鲜活的心脏交给了莫闻。

    “给!克林姆的心脏!”

    以最快的速度,莫闻取出了赫拉迪克的方块,将心脏和大脑、眼睛、连枷一起放了进去。

    “快、快——快啊!”

    看着不断地闪着魔法光芒的赫拉迪克方块,莫闻不断地催促着。

    在他身后,那些骑士一个接一个地倒下。

    原本还算坚固的防线随时可能崩溃。

    一个狂热的信徒从防线外扑了过来,但却被一个骑士拦腰抱住,两人一起翻滚着跌出了殿外,被砍成了碎片。

    紧咬着牙,剩下的二十几个骑士满眼血红的坚持着,队友的血、同胞的血让他们此时看起来格外狰狞。

    终于。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赫拉迪克方块停了下来。

    一把取出里面的连枷,莫闻急忙朝殿内冲去。那里一个奇异的水晶球正散发着无形的波动。

    “给我碎吧!”抓着连枷,莫闻狠狠地朝着晶球体砸去。

    清脆的破裂声,被击中的水晶球渐渐地出现了一道道裂痕,然后轰然破碎了。

    伴随着一片白雾,一道亮光冲天而起。

    整个神殿似乎都在颤动,似乎什么积累已久的东西被释放了。

    伴随着这一切,整个崔凡克似乎再次安静了下来。

    围绕着神殿的狂信徒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有的直接倒在了地上,没有了呼吸,有的则眼神中带着迷茫。手中的武器无声地滑落。

    手中机械的动作渐渐停了下来,看着迷茫的人群,仅存的十几个骑士对视了一眼,忽然放声痛哭。死死地拥抱在一起。

    哭声、欢呼声、尖叫声。渐渐地各种声音再次充满了整个神眷之城。

    神殿之下的憎恨囚笼,一片血海之中,一个正绕着一个祭坛念念有词的身影就是一顿,但随即又继续了起来。

    它身边一个穿着黑袍的身影见状,缓缓地开口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用来控制那群人类的小玩意被打碎了而已。”

    “哦?”黑袍语气中带着一丝玩味,“那你手下岂不是没有军队了?”

    “这算什么,一旦打开地狱的大门。我自然可以召唤出源源不断的军队,反倒是他们打碎了我的囚笼。让我省了不少麻烦......”

    ------

    下水道中,高尔痛苦地捂着自己的胸口,那里赫然插着一把长剑,而在他身边则躺着横七竖八一地的尸体。

    他的目光看向了眼前倒在地上的身影,鲜红的血液从对方的咽喉部位不断地涌出,那是他手中长剑的杰作。

    一瘸一拐地艰难地走到了那个身影身前,他跪了下来,俯着身。

    “对、对不起,威尔,我来晚了。”

    痛苦地喘息着,高尔静静地看着自己老友的双眼,那里此时已经恢复了清明。

    “咳、咳,”咳着鲜血,那个躺在在地上艰难地说道:“兰奇,我的老朋友,你、你来了,这么,这么说噩、噩梦结束了吗?”

    “是的,一切都结束了。”高尔轻声说道,眼中渐渐有泪花流出。

    “是——是吗,那、那就好,我——我终于可——可以休息了。”

    轻轻地闭上了眼睛,那个身影再也没有了呼吸。

    “是、是啊,一切都结束了!”

    高尔的身子一下子栽倒了下来,鲜血源源不断地从他胸口涌出,那把长剑贯穿了他的心脏。

    “西亚、约翰,我来陪你们了。”

    低语着,高尔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

    神殿中,法丽抱着膝盖痛哭着,所有保护她去取克林姆心脏的骑士都牺牲了,她是亲眼看见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倒在她的面前。

    而莫闻则在一旁照顾着沃丽雅,刚刚的战斗中,铁狼的首领艾席拉也阵亡了,小德鲁伊此时抱着自己母亲的尸体哭得十分伤心。一边安慰着沃丽雅,莫闻的目光一边带着几分忧虑地望着殿外。

    ——莉莉安还没有回来,虽然以她的实力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回来,还是让莫闻心中多少有些不安。

    不过一会儿之后,一个有着金发马尾,浑身带着几处冰霜的身影出现在了殿外。

    莫闻顿时松了一口气,虽然看起来有些狼狈,但莉莉安也平安无事。

    然后他就转过头来,目光看向了一个出现在神殿之中的大洞。

    墨菲斯托就在那里!

    ——或许还有迪亚波罗。(未完待续。。)

    ps:  今天第四更,求点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