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限英灵神座 > 第十六章 偷窥
    杏子林的另一边,不知自己正被人算计的段誉此时正痴痴地看着王语嫣,只疑自己身在梦中,否则如何能见到朝思暮想的神仙姐姐?

    那日在无量山上,他受托去救万劫谷求救,却不想路上遇到了与主人走丢了的闪电貂,他自忖不会武功,如果有闪电貂在身,对于解救钟灵也有不少的助益,所以便去追赶,岂料那闪电貂到底是畜生,自不会认得自己主人新结实的朋友,因此一番折腾下来,段誉反倒被发怒的闪电貂撵下了悬崖。

    之后一切自如原著一般,段誉在湖底获得了一番奇遇,然后赶到了万劫谷报信,不过说来也巧,又或者是本源力量地庇护,原本段誉身上原本还有断肠散的剧毒,赶到万劫谷没说上几句话,就正好毒发,幸亏万劫谷谷主钟万仇也精通毒理而且担心自己爱女的安慰,费尽力气才解了他身上的奇毒,不过后来得知段誉的身份,那钟万仇可是气得跳脚,没想到自己一番辛苦竟救了仇人之子。

    不过此时到底与原著中有些不同,有着莫闻的插手,段誉和之前的慕容家的人可没打过交道,此时自然没有借口去和神仙姐姐亲近。

    这可把段誉急得够呛,整个人都坐立不安起来。

    不过他虽然痴缠,但也不傻,一会之后就找到了机会。

    在乔峰地调停下,丐帮与慕容家暂时罢手,乔峰令那老者取出风波恶所中之毒的解药。不过风波恶所中之毒已深。却需有人将他伤口的毒素吸出。

    段誉见状顿时大喜,当即自告奋勇,也不怕中毒。也不嫌脏,直接就为风波恶解起毒来。

    那施毒的老者见状就是一阵冷笑,虽然有了解药,但他手中的毒蝎毒性何其之烈,这小子不知死活去吸伤口,可有苦头吃了。

    不过随即他就睁大了眼睛,初始段誉确实微微脸色一黑。身子有些摇晃,但他晃了晃脑袋,就清醒了过来。不一时就把风波恶的伤口吸干净了,两人现在看上去都已无事。

    这老者百思不得其解,有心想抓住段誉询问一番,但此人是和帮主一起来的。在今天事了之前不好动他。只是他却没有发现自己麻袋中的毒蝎此时已经瑟瑟发抖,而段誉裤脚处却有一只红色的小蛤蟆不知不觉地爬了进去。

    之后借着为风波恶解毒的契机,段誉就围着王语嫣百般讨好,慕容家之人皆对他怒目而视,王语嫣也把他当成了登徒子面露不悦,可惜碍着他舍身救风波恶的情谊,几人只能应付着,而段誉却浑然不觉。眼中只有王语嫣一人,将刚刚认得结拜大哥都放在了一旁。

    之后一如原著。乔峰的身世被谭公谭婆几人揭穿,又遭康敏陷害,负气而走。

    而段誉看了看王语嫣,再看看乔峰远去的身影,竟也不管不顾,只顾待在前者身边。

    同一时间从远处看着乔峰离开的身影,莫闻就是一笑,站起了身来,从树上一跃而下,从阿碧手中牵过了自己买的宝马。

    等了这么久,自己期待着的好戏已经开演了。

    果然就听杏子林西北角上,一个人阴恻恻的道:“丐帮丐人约在惠山见面,毁约不至,原来都鬼鬼祟祟的躲在这里,嘿嘿嘿,可笑啊可笑。”这声音尖锐刺耳,咬字不准,又似大舌头,又似鼻子塞,听来极不舒服。

    在几名西夏武士地簇拥下,赫连铁树带着西夏一品堂的人冲了出来。

    丐帮和一品堂可谓是老对手了,双方话不投机半句多,一言不和就要大打出手,不过就在此时,却听丐帮人众纷纷呼叫:“不好,鞑子搅鬼!”“眼睛里什么东西?”“我睁不开眼了。”各人眼睛刺痛,泪水长流。

    却是一品堂中早已有人施展了‘悲酥清风’之毒,中毒的丐帮弟子和慕容家的人都全身不能动弹 。

    段誉初始也是一阵眼睛刺痛,但随即一股热流从腿上传来,却让他脑袋一时清醒了过来,但见群丐、慕容家等人都神情狼狈,一时不明其理,心中自有惊恐。

    恰巧此时西夏武士奉命绑人,其中一人来到王语嫣身边,伸手抓向她的手腕。

    这段誉自见王语嫣之后,早已被其迷得神魂颠倒,见状就是一急,大喝道:“你干什么!”一道六脉神剑射出,那武士立时毙命,段誉却借机抱起王语嫣,施展凌波微步逃了出去。

    一品堂众高手一时不查,竟让他趁乱抢了一匹马逃了出去。

    赫连铁树大怒,当下就有一名脸色蜡黄,木表表情,就如死人一般的西夏武士向其请命,带着十几骑追了上去。

    但是所有人都没有注意,杏子林中一个白衣公子也骑着马跟在了段誉、王语嫣身后,两者几乎同时出发了。

    天空渐渐下起了小雨,雨水打在莫闻的脸上,微微有些冰凉,但却无妨莫闻心中的激动,看着远处那共起一马的身影,莫闻就是微微一笑,最顶级的功夫和天龙中被誉为最漂亮的美人就要是他的了。

    大约一顿饭的功夫,一间小小的碾坊就出现几人眼前,段誉当即手忙脚乱地扶着王语嫣进去休息,而他们身后的莫闻却将马匹拴在树上,施展轻功,几下子跃上了屋顶。

    可怜那段誉,空负一声高深的内力,却不懂应用,在加上被王语嫣迷住了心神,此时连被人跟踪也没察觉到。

    登上了碾坊的屋顶,莫闻轻轻拨开了几块瓦片,顿时下面的景物就映入了眼中。

    这碾坊中原有一男一女两个农家人正在亲热,段誉与王语嫣的到来却让两人吓了一跳,急忙从稻草堆中站起身来,段誉那白痴不通俗事,看着衣衫不整的两人,竟抱拳说道:“吵拢,吵拢!我们只是来躲躲雨。两位有什么贵干,尽管请便,不用理睬我们。”

    不过好在王语嫣倒还聪明,脸色微微一红,也没说什么,却取下了头上的朱钗向那农家女讨要了一套衣服,以便换下身上湿透的那件。

    那农家女原本正尴尬,此时见王语嫣如此大方,自然万分欣喜,当即将她领到上面的阁楼中去更换衣衫。不过因为王语嫣身中‘悲酥清风’之毒,只好麻烦那农家女帮她更换衣物。

    说是阁楼,其实也只不过是搭了一个架子,有一堆干草和下面隔开,让两边见不到而已。

    不过屋顶上,莫闻居高临下,却能透过那瓦片的缝隙正看清碾坊里的一切。

    只见在那农女的相助之下,王语嫣缓缓褪去了身上的衣服,一寸寸,一点点,大片的肌肤就暴露在了莫闻的眼底,绸缎般白皙的肌肤,诱人的高耸雪峰,还有那两点鲜红的小樱桃,随着那农家女的摆布,手脚高抬,王语嫣的全身几乎都被莫闻看了个边,那半遮半掩,欲拒还迎的景色就让莫闻觉得格外的刺激新鲜,要不是时间不对,早就冲下去把玩一番了,同时莫闻心中也是暗暗觉得这个江湖,做个采花贼也不错。

    不过就在莫闻看得正起劲的时后,一阵马蹄声传来,十余骑向着碾坊急奔而来,段誉吃了一惊,跳起身来,叫道:“王姑娘,敌人追来啦!”

    这边王语嫣刚在那农女相助之下,刚除下上身衣衫,绞干了湿衣,正在抹试,马蹄声她也听到了,心下惶急,却没法理会。

    段誉一心保护王语嫣,飞步上楼。

    屋顶看戏的莫闻眼中就是一寒,参合指无形点出。

    正往阁楼跑去的段誉,就觉脚下突然一脚踏空,那木板竟然忽然断裂,人险些摔倒下去,而后就听到楼上王语嫣尖叫道,“段公子,你要干什么!”

    段誉这才反应过来,楼上王语嫣正在更衣,顿时惊道:“对不起,冒犯了姑娘,失礼,失礼。”想退回去,却又担心王语嫣安危,人卡在楼梯上,上下不得。

    不过那些西夏武士却已冲了进来,又嚷又叫,那农家小伙不忿,说了两句,就被一拳打倒在地,那农女关心爱侣,下楼相劝。不料那武士单刀一挥,已将那小伙的脑袋劈成了两半。又抓住了那农家女子调戏了一番,可怜这少女稍有反抗就惹得那武士大怒,使劲一拳,打在她的胸口,只打得她肋骨齐断,立时毙命。

    段誉见状顿时大急,这两位却是因他牵连而死,最重要的这西夏武士如此歹毒淫邪,王姑娘落入他们手中还有好?

    当即也不顾自身安危,跳下楼梯,靠着凌波微步和几名西夏武士周转了起来。

    楼上王语嫣不及穿衣,只得将一件湿衣挡在胸前。她中毒后手足酸软,左手拿着湿衣只提到胸口,便又垂了下来,只不过现在性命相关,也顾不得许多,用手遮着胸前,她面前朝向那草堆靠去,通过稻草的缝隙,看着段誉和那几名西夏武士交手。

    这段誉轻功功夫不差,但拳脚实在是拿不出手,几番纠缠下来,反倒让那西夏武士伤得不轻,眼看就要毙命当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