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限英灵神座 > 第四十三章 朱蛤、冰蚕
    莫闻伸手接过葫芦,只觉得入手处冷得出奇,直比冰块更冷,同时更有一股寒气隐隐地从葫芦表面渗到皮肤之中,对此莫闻倒也不在意,身负几十年精纯内功,他早就到了寒暑不侵的地步,而且英灵之躯也比寻常人强悍许多,根本就不在意这些许冻气。

    轻轻地拔开塞在葫芦口的瓶塞,莫闻就把葫芦放在了桌子之上。

    只听一阵沙沙的声响,不一会的功夫,一条蚕虫就从葫芦口爬了出来,这蚕虫纯白如玉,微带青色,比寻常蚕儿大了一倍有余,便似一条蚯蚓,身子透明直如水晶,所过之处,木质的家具和那葫芦都变得枯焦,就好似一条火线一般。

    见那冰蚕爬出葫芦口,慢腾腾地落在了桌子之上,阿朱肩上的朱蛤就是一声鸣叫,猛地跳了下来,爬在地上,嘴巴张得大大的,隐有一丝粉红色的气体溢出,已是准备出手。

    而听见朱蛤的鸣叫,冰蚕也是微微一顿,随即整个身体变得更加透明,一股惊人的寒气扑面而来,桌上已经开始结冰。

    只见桌上、地下,两只剧毒之物对峙着,如临大敌一般,却都不敢率先出手,越是厉害的野兽,直觉越是惊人,仅仅是通过一些简单的交流,就认定了对方的实力。

    本来冰蚕长于昆仑,朱蛤在大理活动,都是各自活动范围中的霸主,彼此不相来往,也就相安无事。但究其根本,一火一冰,却是天生相克。而且身为毒物,本能地就想吞噬其它毒物来增强自身。

    现在机缘巧合之下,两者相互见了面,彼此间就生出了一种类似天敌的感应,此时并未动手,也只是忌惮对方的实力而已。

    莫闻见状却摇了摇脑袋,在他心里冰蚕与朱蛤的毒力相近。真斗起来,两败俱伤的可能性更大一些,而且就算一方胜利。一为火毒,一为冰毒,估计也不能吞噬对方,平时那些比两者低了一个层次的毒物也就罢了。属性就算相克。也可以慢慢消化,现在要是吞噬平级的对手,就算是顶级的毒物估计也得毒死,他可接受不了这种损失。

    因此当即地伸出手来,直接向那冰蚕抓去,一把将其握在手中。

    被人用手抓住,那冰蚕就是一惊,顾不得在地上虎视眈眈的朱蛤。身子微微扭动,莫闻的手就结成一层薄冰。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胳膊上蔓延而去。

    莫闻却毫不在意,运起体内的内力就朝胳膊上的剧毒顶去,同时手上白光一闪,就开始了对冰蚕的宝具化。

    被异物入侵灵魂,冰蚕本能地就开始反抗起来,只见那寒气更甚,整个屋子的地面都浮起拉白霜。

    不过莫闻的那身内力也不是吃干饭的,只见那冰霜般的寒气凝聚成了一道白线,也只能一点点地向他身上蔓延,速度慢得出奇。

    而地面上朱蛤见状就是连蹦几下,从莫闻的膝盖上借力一跳,就跳到了莫闻肩膀上,然后对着那里就是轻轻一吐,一股燥热之感迎面而来,一道类似的红线就顺着莫闻的肩膀上蔓延起来,朝着那寒气逼去,只听一阵刺啦的声响,仿佛在篝火上浇冰一般,一股淡淡的白气就从莫闻胳膊上涌出,那条胳膊顿时变成了两种颜色,手肘以下是一片雪白,如同冰晶一般,而手肘到肩膀却是通红的一片,仿佛被煮熟了一样。

    两大毒物就以莫闻的胳膊为战场交手起来,一时间谁都奈何不了对方。

    站在旁边的阿紫见状却是一惊,但随即一双大眼就开始乌溜溜地乱转,看着莫闻的样子就有些犹豫,眼中闪过痛恨,但还夹杂着几分惧怕,一双玉手握紧了松开,松开又握紧,反复了几次,才一咬银牙,悄悄地朝莫闻走来。

    背在身后的玉手已经运起了全身的功力,只待找准机会就要下手。

    而似乎有所察觉,这时莫闻却猛地睁开双眼,似笑非笑地盯着靠近过来的阿紫。

    “呃?”看着莫闻那璀璨的黑眸,阿紫的动作下意识地就是一僵,那天所发生的一切都像走马灯一般浮现在眼前,对莫闻的惧怕猛地占据了她的心房,当下就是结结巴巴地说道:“主、主人,我、我给你护法!”

    说完就飞也似地跑出了门外。

    看着阿紫的背影,莫闻就是一笑,随即安心地开始炼化冰蚕。

    门外,阿紫犹自心惊未定,拍了片胸脯,暗道:阿紫啊,阿紫,你真是没有,怎么就怕了他呢,他在炼化冰蚕肯定没什么防备,只要一掌拍下去,你就自由了,从此以后你就是天下第一高手,那该多风光!

    心中这么想着,可阿紫却是再也不敢转身回去了,只能给自己找借口道,“不行,不行,谁知道他之前说的是真是假,虽然那些武功是不错,但长生不老才是最重要的,否则只做了几十年的武林高手岂不是亏了,所以还得让他活着,好套出所有的秘密,到时再解决他,而且时间还长着呢,还怕没有机会?

    对,不错,就是这样,我可不是怕了他,本小姐才不怕他呢!

    对,对,就是这样,而且现在杀了他也挺可惜的,他长得还不濑,我长这么大就没见过比他还俊的人儿,还是再和他玩一段时间再说,那滋味......”

    想着想着,阿紫的脸又红了起来。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莫闻从房间中走了出来,冰蚕、朱蛤一左一右坐在他的肩膀上,彼此对视着,很是有种不对付的架势,但却没有再打起来的意思。

    而看着这两种毒物,莫闻的眼睛就眯了起来,冰蚕、朱蛤都已经到手了,现在就差那门绝学,真想试试看,自己的思路是否是正确的。

    莽牯朱蛤

    等级:c+

    类别:对人宝具

    天下剧毒之物,火毒之王,拥有者可以免疫低于该等级的毒素。

    昆仑冰蚕

    等级:c+

    类别:对人宝具

    天下剧毒之物,冰毒之宗,拥有者可以免疫低于该等级的毒素。

    眼睛扫到了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的阿紫,此时莫闻就是一乐,随即冷哼道:“阿紫!”

    “是!主人!”正想着什么的阿紫就是一惊,看了莫闻那冷冽的眼睛一眼,额头上微微渗出汗水,随即低下了头来,整个人都局促起来。

    “跟我进屋!”

    “主、主人,有什么事吗?”阿紫的笑容有些勉强。

    莫闻撇了她一眼,淡淡地说道:“惩罚!”

    后者就是一僵,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来,说道:“主人,阿紫做错了什么,你要惩——”话说到一半,就停下来了,却是一只大手已经开始揉捏起她的胸部来。

    原来是这种惩罚啊,阿紫轻轻松了一口气,随即俏脸一红,按住了莫闻的大手,娇嗔道:“主人,现在还是白天!”

    莫闻却是一愣,“你还介意这个?”

    阿紫拍了他一下,“人家也是女孩子呢!”不过一双大眼睛却是水汪汪的,胸部也开始磨蹭起莫闻的手来,眉宇间却是跃跃欲试之色。

    莫闻见状一笑,随即横抱起阿紫,大步朝屋内走去,不多时,里面就传来了阿紫那诱人的呻吟声。

    ------

    卫辉城,一间客栈之中,阿朱看着桌子上那一张张的白纸,神色却充满了犹豫与挣扎,小手几次抬起又放下,最后却是轻轻一叹,眼中带着几缕泪花,从胸口拿出一张白绢,轻轻地放在桌子上,然后一把抓起那摞白纸,头也不回地逃出门外。

    房间的窗户大开着,一阵清风吹过,白绢掉在了地上,露出了一排排血红的字迹,却是一封血书。

    却见上面写道:

    “乔大哥敬启:

    情非得已,盗君宝书,此去前途茫茫,生死未知,侥幸得还,则做牛做马,以报君恩,若不得还,则以死相报,望君勿念——阿朱绝笔。”(未完待续。。)

    ps:  感谢汉修的chayexs.com.chayexs.com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