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限英灵神座 > 第七十三章 蓉儿要做蛇羹,我要你那条宝蛇
    “你!——”

    “你——”

    看着庭中走来的两人,两声惊呼同时响起,一是被气得说不出话的候通海,另一个却是一把捏碎了酒杯,见了鬼一般的王处一。

    只见这中年道士眼中又惊又惧,带着几分疑虑,还夹杂着几缕愤恨,眼睛直直地看着莫闻。

    莫闻却不屑地撇过头去,拉着黄蓉径直地往厅中走去。

    “黄毛丫头,竟敢嘲笑你侯大爷,给我纳命来!”

    这时候通海才反应了过来,双臂前张,向黄蓉猛扑过去。

    黄蓉刚想施展轻功,却被莫闻一把拉住,只见他眼中泛着寒光,将黄蓉拉到身后,随手一巴掌甩出。

    众人只觉眼睛一花,随即就听一声清脆的响声,侯通天倒飞了回来,嘴角已是血肉模糊,倒在地上就喷出一口鲜血,几颗牙齿夹杂其中。

    “不会说人话,以后就不要说了!”

    莫闻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又继续朝厅中走去,他可以百般迁就黄蓉,可不代表会让侯通天这种小角sè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

    “呜!呜!——”

    长大着满嘴血的嘴巴,侯通天眼中只剩下了惊恐。

    厅中一片安静,侯通天虽然在他们之中排名是倒数的,但不代表他实力就真的很弱,这里有一个算一个想解决他,没有几十招是别想了,可这少年只是一招就解决了对方,他们连对方怎么出招都没看出来,当下心中都是一凛。

    沙通天急忙走过去扶起自己的师弟,看着莫闻,却一句狠话也没敢放出来。

    而黄蓉看向莫闻的眼中却是异彩连连,之前她虽然知道莫闻武功很高,但却没想到竟然高到了这般地步,连老一辈成名的高手都不是他的对手。

    或许他和爹爹的武功差不多,一个想法就涌现在黄蓉心头,随即又被她摇了摇脑袋,压了下去。

    而郭靖虽然不认识女妆的黄蓉,却和莫闻有过一面之缘,见他走进来刚想起身打个招呼,却被人紧紧地攥住了。

    “是他!是他!一定是他!......”他身边王处一已经有些胡言乱语了,脸sè青一片紫一片,仿佛在拼命地忍耐着什么,手不自觉地攥住了郭靖的手。

    一直攥得郭靖头上流出冷汗,轻呼出声,这才反应了过来,对郭靖道了声歉,但眼睛还是死死地盯着莫闻。

    莫闻自然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不过却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两人走到了梁子翁面前,莫闻看着头上微微冒汗的梁子翁,开口说道:“蓉儿要做蛇羹,我要你那条宝蛇。”

    “去,取来给我!”

    “什么!”

    梁子翁就是一声惊呼,那蛇他养了几十年,就是他的命根子,听了此言,顾不得许多,就想站起来拼命。

    谁料他还未起身,就被另一手按下。

    抓着梁子翁的脑袋,莫闻轻笑道:“听说你当初被洪七公摘掉光了头发,就是不知我这一抓能不能摘掉你的脑袋。”

    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头上的手掌,和那上面的万钧压力,梁子翁根本起不来身,只感觉心中一片惊悚,再剩不下其他念头,当即就求饶道:“我交、我交、少侠饶我一命!”

    轻轻地放开梁子翁,莫闻看了他一眼,道:“去吧,别想什么花招,否则小心你的小命!”

    梁子翁如蒙大赦,急忙连滚带爬地冲了出去。

    莫闻拉着黄蓉就坐在梁子翁之前的座位上,旁若无人地聊了起来,丝毫没有理会众人的意思。

    看着他这个样子,灵智上人气不过,走上前来忽道:“阁下功力jing奥,令人拜服之至。”双手合十,施了一礼,突然双掌提起,一股劲风猛然扑出,却是以数十年修习的内功偷袭莫闻。莫闻看都没看他一眼,继续和黄蓉聊着,反手一掌打出。两人手掌刚一接触,灵智上人突变内力为外功,右掌斗然探出,来抓莫闻手腕。

    莫闻也不变招,依旧是一掌拍去,灵智上人面sè一喜,抓着莫闻手腕就要下毒手,可下一刻他脸sè就是一变,只感觉那手腕处一股如海般的内力汹涌而来,再也拿捏不住,然后就被莫闻一掌拍在胸口处。

    “你!你!——”灵智上人连退了数步,张口刚想说些什么,头上眉毛上却忽然结了一成冰霜,一下子栽倒了在地上,气绝身亡。

    莫闻转过头来,看着灵智上人的尸体,不屑地说道:“就凭你那三脚猫的毒沙掌还想暗算我!”随即又转过头来继续和黄蓉说话。

    大厅中一时鸦雀无声,只余莫闻和黄蓉说话的声音。

    主座上,杨康如坐针毡,看着那个神秘的身影,有心说几句讨好的话,但被莫闻那冷漠的双眼一看,就不得不又咽了下去,在那双深邃的眼睛面前,自己的一切仿佛都被看穿了。

    而一旁还有一人比杨康还要不安,坐在座位上,欧阳克有些痴迷地看着那个明媚的少女,只感觉自己这些年来都是白活了。

    这欧阳克武功了得,又仗着自己身为西毒的叔父撑腰,多年来横行西域。他天生好sè,历年派人到各地搜罗,收为姬妾,自负手下姬妾全是天下佳丽,就是大金、大宋两国皇帝的后宫也未必能比得上,哪知在赵王府中却遇到了黄蓉,自己的众姬相比之下竟如粪土,当她与莫闻聊天之时,听着那清脆的声音,早已神魂飘荡。

    只是他毕竟也不傻,看莫闻出手,就知对方武功远在自己之上,可要他放弃这小美人,又如何甘心,犹豫了半晌,才站起身来,对着莫闻一拱手说道:“在下欧阳克,叔父正是西毒欧阳锋,不知阁下是何人,可否做个朋友?”

    他想来想去还是决定用自己叔父的名头试试。

    “欧阳锋?”

    听着这个名字,莫闻就是一笑,回过头来,上下打量着欧阳克,然后问道:“你叔父十几年前被废去的蛤蟆功又炼回来了啦?”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欧阳克脸sè大变,多年前的那一幕又涌上心头,当年他年少气盛,好sè贪花,不知收敛,在天山脚下掠走了一个少女,后来才知道对方是那个地方的人,不过他自负自己叔父是天下绝顶的高手,也没把对方放在眼里。

    谁知回庄的第二天,就有一群实力强悍的女子杀上门来,不但救走了那名少女,那领头的姓木的年轻女子更是使出了‘南素’**宫的看家本领——一阳指,一举废掉了自己叔父苦练的蛤蟆功,要不是叔父交出蛤蟆功的秘籍,恐怕他们叔侄俩都要毙命当场。

    从此以后欧阳克再不敢在天山脚下晃悠,因为此事太过丢脸,他们叔侄很少外传,外人也是不得而知,这少年是怎么知道的。

    恍然间,欧阳克就觉得这少年的身影和那ri的女子重合在了一起,都是这种高深莫测的气质,都是一样年少,突然间想到了什么,欧阳克就是一个激灵。

    “你、你也是逍遥派的人!不、不可能啊!那全派都是女子,不可能——”他跳了起来,随后又噗通一声坐下,嘴中喃喃自语,却再也没有胆量招惹莫闻。

    天山逍遥派就是他心中的梦魇,他是怎么也不敢碰和那有关的东西了,哪怕莫闻不是逍遥派的弟子。

    见背景最深厚的欧阳克也蔫了,众人皆是不敢多语,只有黄蓉多看了他一下,又打量了莫闻几眼,那西毒可是和他父亲一个级别的高手,听莫闻的意思,竟然不声不响被人废掉了看家武功,莫哥哥背后的门派到底是什么来路啊!

    不过莫闻一向对自己来历讳莫高深,她也不好多问。

    不一会儿就见梁子翁一脸肉疼地捧着一个竹篓走了出来,竹篓中隐约可见一条鲜红的大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