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踏天争仙 >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古皇凤鸟
    方荡的话语不像是在威胁,更像是在规劝,怀着一颗慈悲的心规劝眼前的真人,不要与自己为敌,不要将自己的世界置于绝境之中。

    说出这样的狂妄之言却还能叫人生出这个人很慈悲的,整个天下恐怕也就只有一个方荡了。

    随着方荡这句话说出口,原本还杀气腾腾的真人队伍中,立即有一道道身影被分离出去,逃出了大队伍!

    这些身影基本上全都是九十八个世界之外的真人们,他们本身并没有是不是与方荡为敌的见识,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第一时间去咨询自己的世界的长老们。

    这些长老们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几乎蹦高的叫真人们退走,万万不可与方荡为敌。

    虽然十年的时间过去了,但方荡的赫赫威名依旧震慑着这些长老的心,方荡那样的存在大难不死,蛰伏十年,此时敢于出手,定然是已经有了必胜的把握,那是九十八个世界定然是与方荡不死不休,因为方荡灭界屠尊的凶名仍在,他们知道方荡既然要动手,那就是不死不休,他们会拧成一股绳玩了命的和方荡干,因为这是一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战争,没有中间的路可以选!

    但他们这些世界没有必要参与进去,九十八个世界胜了,那自然是最好的,如果方荡已经强大到了将九十八个世界都给抹杀掉了,他们就算参与进去也不过是白白送了性命,如果九十八个世界胜了方荡,那么自然是天下太平,所以聪明的人这种时候只会选择观望,而绝对不会将自己陷入这滔天的漩涡之中,因为他们力量微弱,就算加入也改变不了局势,观望才能最好的保全自己。

    所以九十八个世界之外的真人们急急如丧家之犬,迅速和其他的真人脱离。

    也有真人觉得衡水神城之中有数万真人,这数万真人一鼓作气或许就将方荡踏碎成渣了,但在老成持重者眼中,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方荡何许人也?十年前的他横扫世界,一个人荡平一个世界,那是怎么样的威风?十年之后,方荡卷土重来,会比当年还差?数万真人或许能够战胜方荡,但想要将方荡给杀掉那当真是比登天还难!

    要知道,这座城中的真人绝大多数都是四成真实境界的新人,说白了就是一群乌合之众,这样的家伙人数再多也没用!

    数万真人之中立时就有接近一大半的真人从队伍之中脱离出来,这些真人们也不敢离开,因为凌光剑还有孽海剑依旧在城外徘徊,很显然在方荡没有允许的情况下没有谁能够离开。

    但这些真人并不担心最终自己会被方荡杀掉,因为方荡之前已经放走了一些九十八个世界之外的真人,

    而此时九十八个世界的真人还剩下一千多个,当然,这上千真人并不完全都是九十八个世界的真人,在方荡不在的十年中,九十八个世界不断的扩张自己的力量,他们开启了一种崭新的奴役其他世界的模式,那就是占据一方世界,派自己的真人管理这个世界,宛若封疆大吏一样将这个世界的真人变成他们的一部分。

    这种崭新的模式是从玄光世界开始的,这种模式也不能说完全就是坏事,对于许多世界来说,甚至算是一件好事。

    因为在过去,一个世界和一个世界之间的战争基本上都是以一方世界的真人被抹杀而画上句号,这种战争,对于胜利者和失败者都是巨大的负担,胜利的世界很有可能因为一场战争而被拖垮,最终成就了其他在旁觊觎的世界。

    而失败者们并入另外一个世界的时候也至少保留了世界,保留了继续修行的权利。

    甚至因为有了更强大的世界在背后支撑,失败者们将很少面对其他挑衅的世界,并且在完成神卒任务的时候还能请求主世界的帮助。

    这就变成了一种合作共赢。

    这种合作完全是被方荡逼出来的,正因为有了方荡这样的一人灭一界的存在,所以这些世界们不得不想办法在最短的时间内,在下一个方荡出现在之前,提升战力,扩大力量,而对于一个世界来说,想要提升战力并不是一个在短时间内能够做到的事情,毕竟一个世界真人有限,真人们的修行速度也相当缓慢,唯一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提升世界力量的办法,就是这种主从世界的合作共赢模式!

    可以说,方荡以一己之力改变了整个巨树世界数十万年恒古不变的规则。

    弱者顺应规则,强者改变规则。方荡无疑就是这样的一位强者。

    方才上万真人冲锋宛若怒雷翻滚,要扫平天下,而现在只剩下一千多个真人。

    他们有些是九十八个世界中的真人,有些则是依附于九十八个世界的小世界的真人们,他们其实也不想和方荡硬碰硬,但他们知道如果他们现在选择退出,不用方荡打上门来,他们的主世界就会先灭了他们。

    他们只是一群泥沙洪流之中的弱小蝼蚁,被裹挟着冲向方荡,冲向命运的终点。

    方荡一言惊退上万真人,面对那携着必杀信念俯冲下来的上千真人不由得冷漠一笑,这笑容之中毫无半点感情,冰冷空寂得叫人感到一阵阵的心悸。

    那不是人的眼睛,那是造物主的眼睛,拥有这双眼睛的人将周围的一切都当成是空虚无物,将一切当成梦幻泡影,将一切都不放在眼中。

    上千真人呐喊着,遮天蔽日一般的冲向方荡……

    ……

    洪洞世界之中,真人们大叫不好,齐齐望向血光。

    血光将张易和一众真人们苦心孤诣创造出来的寂灭大阵从空间大阵挪移了出来,这样一来,一旦寂灭大阵爆发,那么整个洪洞世界都将跟着倒霉。

    “血光,你竟然背叛我们?”张易咬牙切齿的说道。

    血光脸上的神情之中充满了孤独,“我也不想如此,但没有了方荡,你们已经是穷途末路,与你们为伍,我不但无法更进一层提高修为,反而很有可能被你们拖下水,我的心思不在这小小的巨树世界,我要与古神郑并肩,虽然我对你们颇有好感,心中有千万个不忍,但为了我心中的大道,我不得不舍弃一些多余的东西!可惜,方荡死得太早了,不然我们一定是最好的朋友!”

    张易一张脸铁青无比,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都将血光当成是自己的左膀右臂,不管是多么重要的任务他都能交给血光去完成,很少产生太多的怀疑,在张易心中血光是他最好的伙伴,张易是一个从不轻易相信别人的家伙,甚至可以说,他从未相信过别人,对于血光的信任已经突破了他的极限。

    现在血光的背叛对于张易来说,简直就是当众抽了他一个嘴巴!

    张易眼中血色迸出,随即不去理会血光,全力运转大阵,希望能够将那座寂灭大阵重新送入空间大阵之中。

    血光却道:“不要徒劳了,没有用的,掌控寂灭大阵的一直都是我,这是最危险的工作,寂灭大阵最开始的时候相当的不稳定,是我用生命在不断的维系寂灭大阵,塑造寂灭大阵,将寂灭大阵一步步的稳定下来。从那个时候我就不断的在想,寂灭大阵若是在这洪洞世界中爆炸开来会是怎么样的情形。因为我每天都要面对这座不稳定的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的寂灭大阵。”

    “当初我极力避免这座寂灭大阵在洪洞世界中爆炸,却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我竟然主动将其在洪洞世界中引爆!”

    “现在想想,人真时一种有趣的生命体,他们无时无刻不处于矛盾之中。”

    血光说着,四只手臂开始不断晃动,操控大阵驾驭寂灭大阵,并开始准备引爆寂灭大阵!

    张易还有其他真人拼命地阻止,想要将寂灭大阵逼回空间大阵中,然而这种阻止是徒劳的。

    若给他们一刻钟的时间的话,他们还能有希望撇开血光操控寂灭大阵。

    但时间实在是太有限了。

    在他们才刚刚施展力量的时候,寂灭大阵已经被血光引爆!

    一道光弧猛然间照亮整个洪洞世界,继而那光弧颤动着缓缓朝着四周推进所过之处一切全部化为灰烬!

    整个洪洞世界似乎都被雪白色的光芒吞噬掉,在这光芒之中,一切尽皆虚无。

    时间、空间、色彩等等,作为一个丰富世界所拥有的一切元素在这里都消失无踪,整个世界只剩下白纸一样的单调颜色!

    当白色光芒慢慢褪去,洪洞石阵已经只剩下三分之一,剩下的全都融化掉,张易等一众真人一个个气血败坏,他们不光肉身受到重创,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小世界同样受到重创,其中最惨的时东丰,他的小世界直接被彻底毁灭,东丰的修为一下跌落一半,没有百十年的苦心修行重构小世界,东丰都无法恢复自己的修为力量!

    血光此时望向张易等人:“一切到此为止吧!”

    张易一张脸漆黑无比,“你知道的,一个真正的赌徒永远都不会到此为止!”

    张易身后陡然出现上百个张易,这上百个张易形态各异,每一个都是活物,每一个都是真实的,他们一下散开,瞬间就就将血光团团围住。

    血光微微摇头道:“你想战胜我?难道你不知道,我寿有十万载,在整个洪洞世界中,我就是最强大的那个人,在这里你们谁都无法战胜我!除非,除非方荡活过来!算了,既然你们执意对我动手,那么我也就顺便将你们一一擒抓当成是我送给玄光世界的一份大礼!”

    血光一声大喝,四条手臂当空一抓四团血光被血光从虚空之中捏出,血光四臂一震,一道道的血色光团立即被血光丢出。

    血光从虚空中抓出无穷无尽的一道道的血色光团,这些血色光团不要钱般的朝着张易等真人抛洒过去。

    血光的这种神通张易从未见过,平日里洪洞世界的真人们经常彼此交流互相切磋,从而使得自己的实战手段不会生疏,同时也使得洪洞世界的真人们对于伙伴更佳熟悉,有了这种熟悉才能有默契,以后在战斗中才能更好的配合!

    血光也经常加入其中,但血光从未施展过这样的手段,可见从那个时候开始,血光就已经藏了一手!

    这一枚枚的血色光球宛若暴雨倾盆般的朝着洪洞世界的真人们射来,张易等人对于这一道道的血色光球并不了解,但张易也并不惧怕,毕竟张易幻化了上百个真身,正好用这些真身去试试这些血色光球的威力。

    就见上百个张易中的一个冲到了血色光球面前,伸手一把就将那血色光球一把抓住。

    血色光球本身看上去就相当古怪充满杀伐之念,此时被张易一把抓住,陡然间爆了开来。

    光球之中一股灼烫的血液迸射而出,一下就喷溅了张易的真身满头满脸,几乎在一瞬间,张易的身躯上迸溅到了血汁的部位便如蜡烛一样迅速的融化。

    这血色光球之中的血液竟然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这使得张易还有洪洞世界其他的真人全都眼角狂跳,因为这样的血色光球正铺天盖地的朝着他们泼洒过来。

    张易的真身当即上前,这一次张易的真身撑开一道护身光气,想要将那血色光球给拦截在护身光气之外。

    然而这些血色光球一撞一如之前,一下爆开,鲜红色的汁液一下就将张易的护身光气溶出一个大洞,随后泼溅了张易的真身满头满脸!

    没有机会再做尝试了,因为那些血色光球此时已经冲到了一众真人近前。

    没有破解之法,这些真人们不得不身形急退,避让这些血色光球!

    血色光球基本上碰到什么就毁灭什么,扎麦吉吉等真人手指连点,一道道的光束被他放出,这些光束宛若一根根银针,刺破了那些血色光球。

    扎麦吉吉平日里看上去最是愚笨,谁能想到这种关键时刻,这家伙的脑子竟然在这种时候一下变得好使起来了。

    扎麦吉吉的银针一下见效,洪洞世界的其他真人们立即模仿起来,紧接着一根根的各色光针被洪洞世界的真人们一把把的洒出。

    光针所耗的力量极小,而血光放出的血色光球,一看就是真实之力凝聚而成,更何况血光只有一个人,而对面的洪洞世界真人们却有接近十个。

    论起消耗战血光明显耗不过张易等人!

    但血光却似乎并不觉得自己正陷入劣势之中。

    依旧不断的抛洒血色光球。

    一时间空中一道道的光针游走,和一颗颗的血色光球碰撞在一起。

    血色光球脆弱无比,一触即碎,一时间到处都是泼溅出去的浓稠血液。

    慢慢的张易等人生出一种诡异的感觉来,因为血光的举动相当的反常,按理说他们既然已经破解了这些血色光球,那么血光就应该换一种神通手段,没有理由依旧如此坚持,除非这些血色光球还有什么他们所不知道的诡秘之处!

    果然,就在张易等人心中生出怀疑的时候,那爆裂的血色光球迸射出的汁液在竟然在地上不断的重组,汇聚在起逐渐发生着变化,那鲜红色的汁液开始慢慢的变成金色,这些金色的汁液在不住的流淌翻滚,在阳光下波光熠熠,看起来相当祥和,但只要轻轻一晃就有海啸之声滚滚袭来。

    这些金色的汁液在空中不断的汇聚在一起,慢慢的勾勒出了一个模糊的东西出来。

    似乎是一只鸟?

    这个时候雪衣真人忽然叫道:“古皇凤鸟?这不是古皇凤鸟么?”

    九十斤也连忙道:“对,对对,就是古皇凤鸟,这是界主当年的一件用来对付龙族的叫做冕龙的法宝。”

    果然,那由金色的汁液构成的身躯怎么看都是一只大鸟。

    就见这大鸟一声鸣啼,紧接着双翅一振就朝着张易一行扑了过来。

    没有谁敢小觑古皇凤鸟,别的不说,光是那些方才还是血色的汁液现在却已经开始变成金色的差富丽堂皇。

    不用脑子去思考都知道,现在这古皇凤鸟一定要比之前的那些血色光球更加厉害。

    就见这古皇凤鸟一路势如破竹,直奔张易,张易这一次也有些发懵了,古皇凤鸟他是知道的,当初方荡找来的龙族不可接触之物之一,据说古皇凤鸟乃是古神郑创造了真龙之后,创造出来的另外一种极古生命,据说古皇凤鸟乃是天地风气之祖,并且是龙族的唯一克星,龙族统御天下水族,而古皇凤鸟则统御天下鸟类。

    古皇凤鸟是足以和龙族相抗衡的存在。

    现在血光肯定是偷了方荡的冕龙,不知道怎么的被他搞出了新的花样来!

    血光的两颗头颅呵呵一笑,道:“这是我这十年来的成果,诸位张张眼,看看还有什么可以改进的地方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