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古神王 > 第三章 天才觉醒
    看着白青松等人的离去,秦问天感觉如冬日般寒冷,一夜之间,横生变故,和蔼的白叔,竟带人来想要杀他。『≤燃『≤文『≤小『≤说,www.ranwena.com

    即便秦问天心性非凡,但此刻依旧感觉到心头有些麻木,久久无法平息,终于,秦问天深吸口气,那灿烂的笑容再度浮现在那张稚嫩而又干净的脸上,人情冷暖又如何,他只需要做好自己,义父不就待他恩重如山么,还有晴儿,她不惜背叛父亲,也要告诉他危险。

    不过现在秦问天似乎没有时间想那么许久,他更需要的是摆脱眼前的困境,那么,就只有修行了。

    秦问天盘膝而坐,看了一眼脖子上挂着的一颗石头,道:“死鬼老爹,黑伯说你就留了颗破石头给我,你可别那么早拉我去。”

    说着,秦问天取出九根银针,刺入自己的脑袋上,随即闭上眼眸,固守本心、抛开一切,进入空冥状态,将自己想象成容器,很快,他感应到了天地元力和星辰力量的存在,这就是冥想的作用,而感受天地元力和星辰元力的强弱,则需要看他们对天地元力以及星辰元力的感知力如何。

    秦问天对星辰元力的感知力非常强,这种强大除了先天之外,同时也是秦问天日复一日的苦练而得来,即便是白天,他依旧很快入定,引星辰元力在体内游走,进行周天循环。

    此刻秦问天体内经脉已经彻底破碎,然而他不在意,一直重复着让星辰元力循环游走,直到黑夜降临,星辰之光笼罩了秦问天的身体。

    秦问天又想象出一条通道的存在,他的感知力顺着这通道,不断的往上升起,这种自我催眠也是黑伯教他的,人有时候需要靠催眠自己来获取更强的意志。

    随着感知力往上升,秦问天显然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压力,然而这却并不能阻止他,很快,秦问天感觉自己已经站在了无尽的星辰中间,他来到了第一条天河。

    每次来到这里,秦问天的心都会深深的震荡,九天星河,无比绚烂,他站在这里,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渺小,沧海之一粟,漫天都是星辰。

    “扫把星。”秦问天感应到旁边的一颗星辰,扫把状,是扫把星。

    “垂柳星,若是沟通它觉醒星魂,也许能让自己的身体变得无比柔软。”

    “水蛇星、天琴星。”秦问天深吸口气,仿佛只要他愿意,就可以沟通任意一颗武命星辰,甚至是一些被普遍认为非常厉害的武命星辰,但他依旧还是放弃了,感知继续朝着上空飘去,跨过了第一条天河、第二条天河,秦问天来到了第三重天上。

    压力,越来越大了,已经无法和第一重天那样随心所欲的挑选武命星辰,但是若被他人知道他的情形,恐怕会将他誉为天人,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对星辰的感应力达到了什么程度,白秋雪便是在这条星河沟通武命星辰的,如今已名动楚国。

    “第三重天的武命星辰显然比前面两重天的星辰蕴含更为庞大的能量,继续上去看看,这还不是极限。”

    秦问天的感知继续朝着上空飘去,他感觉自己的感知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强了,仿佛要将他的感知压回来,脑袋都开始有些胀痛,但他依旧咬牙坚持着。

    “痛苦不过意念,放空自己,痛苦一梦便过。”

    秦问天他来到了第四重天,这里的星辰蕴含的可怕能量,让他有种强烈想要去沟通的冲动,只要他现在愿意,也许就能够成为楚国从未有过的天才。

    “黑伯他曾为我准备了前五重天上的许多星辰资料,可见他对我寄予的厚望。”秦问天暗暗咬牙,他的感知,继续朝上飘去。

    “沟通武命星辰觉醒星魂,很难,除了天赋,还需要大毅力。”秦问天告诉自己,忍受着那脑袋膨胀的胀痛感,他继续朝着上空冲去,终于,他又一次跃过了一条天河,感知到达第五重天。

    在他面前,有一颗星辰,仿佛是头骨般,充满了邪恶的气息。

    “骷髅星。”秦问天扫了下,立即将感知移开,朝着旁边飘去,如今,他已经无法像在第一重天那样轻易的感知到所有的星辰,只能一颗颗感应,片刻之后,他感应到了一颗充斥着火焰气息的狮子星。

    “是火狮星,若是我沟通他,一定能够拥有强大的火焰、霸道的力量。”秦问天思考了下,但还是放弃了,他还想要看看更多的星辰。

    随后,他感知到了一巨大的锤头形状的星辰,是天锤星。

    “天锤星。”秦问天想到黑伯资料中对天锤星的记载,遽然间下了一道狠心,赌了。

    他的感知力量,疯狂的朝着天锤星扑过去,感知沟通天锤星,将自己想象成意识体,融入到天锤星上,他的脑袋,胀痛得越来越厉害。

    一缕缕星辰光线从天穹洒下,穿过了一重重天河,落在正在修行感应的秦问天身上,笼罩着他的身体,然而并未直接冲入秦问天的体内,而是聚集在了秦问天脖子那块石头上。

    此刻,可怕的星辰之光便射在这块石头上,这块‘普通’的石头,突然间释放出可怕的光华,随即一点点的分解,融入到了秦问天的肌肤当中去,直至彻底的消失不见,这时候,那些星辰之光,才真正照射在秦问天的身上,一点点的汇聚,庞大的星辰能量极为的霸道。

    秦问天的身上出现了天锤虚影,而他的脑袋几乎痛得要爆炸,只见他牙齿紧咬,出咯咯的声响,但却依旧坚持着,让星辰元力游走破碎的经脉,形成循环气旋,同时拼命让星魂凝聚成型,只有这样,他才算是真正的武命修士。

    “轰隆隆!”秦问天的体内出嗡鸣之声,破碎的经脉中仿佛有无尽的星辰之力在横冲直撞,不断进行周天循环,渐渐汇聚成一道可怕的气旋,如同疯般的疯狂旋转,他知道,最为关键的时刻到了,成功后,他将完成蜕变。

    这种非人之痛苦,难以承受,更可怕的是,秦问天还要一心二用,凝星魂、塑造一条完整的经脉。

    “痛苦,一梦便过。”秦问天的心无比的坚韧,体内那可怕的气旋竟开辟出一条星辰元力通道,遍及全身,仿佛彻底打通来,化作一条独有的星辰经脉。

    同时,天锤虚影渐渐凝实,秦问天的嘴角渗出鲜血,终于,只见他哇的吐出了一口鲜血,随即倒地昏死了过去。

    在秦问天昏迷的同时,白家府邸之外,有一座清风酒楼,莫伤站在窗前,头顶之上有星魂虚影,这星魂乃是一双天目,莫伤的三大星魂之一,天目星魂。

    “好强的星辰光束,白秋雪的天赋若真如此强,那么这次考察必然通过了。”莫伤看到星辰之力消失,这才将星魂收起,心中暗道一声,刚才那星辰力量,至少来自第三重天,而白家,除了白秋雪之外,似乎还没有听说有其他人沟通过第三重天上的星辰。

    伸了个懒腰,莫伤便休息去了,在听说天雍城白秋雪沟通了第三重天上的星辰之后,楚国皇城有大批强者势力前来考察,这些势力中,也包括莫伤所在势力,然而,莫伤丝毫不担心其它势力能够和他抢人,因为,他来自帝星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