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真武世界 > 第三百九十章 五行骨阵
    什么?没兴趣?

    林源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燃文小说?   w w?w?.?r?a?n?w?e?n `org

    这荒天术茶会的宗旨,就是展示各大家族的荒天术技艺,这是年轻俊杰表演的舞台。

    如果表现出众,不但会名声鹊起,而且还会得到家族高层的关注,日后很可能享用更多的资源,前途飞黄腾达。

    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表现和历练的机会,林源专门为易云准备了一个,易云竟然说没兴趣?

    “源哥,不必理会这小子,他应该是不敢上去,要不让我上吧。”

    一个林家弟子嘿嘿笑着,自告奋勇的说道。

    林源点了点头,他估计易云是没什么自信,害怕上去丢人。这实在让林源有些无语了,当初易云学习玄晶手的时候,装逼装那么厉害,现在真刀真枪干的时候,就萎了。这种人,也太让人瞧不起了。

    “好吧,你上!”

    林源对那个自告奋勇的林家弟子点了点头,于是,四个人从晚风亭上跳上了广场。

    其他几个小亭子,也凑齐了二十八人,如此一来,林家这一方,也是三十二人。

    三十二人对三十二人,一场大乱斗拉开了帷幕。

    荒天术的对决,场面十分华丽,哪怕只是两个人对决荒天术,那飞舞的符文印诀在空中爆炸,也如同烟花一般好看。

    现在,一共六十四人在广场上炫技,七彩的光芒照亮了天空,比东方的朝霞都要绚丽。

    在周围的席位上,许多第一次见到群战荒天术的人,都看得连连赞叹。

    而此时,在申屠南天身后,一个少年嘴角露出一丝揶揄之色。

    当时跟着申屠南天,有三个少年走到了尊位席上,这个少年就是其中之一,他叫嵩子月,出身于申屠家族的联盟家族——嵩家。能够跟着申屠南天一起进入尊位席,他的荒天术实力可想而知。

    片刻之后,在广场之上,六十四人的对决已经渐渐有结果了。

    在这样的大乱斗中。符文印诀爆炸得更猛烈,对精神力的冲击也更大,实力弱的会立刻被淘汰。

    一个又一个的弟子脸色苍白的败下阵来,剩在广场上的人越来越少。

    慢慢的,空中飞舞的符文也越来越稀疏。光芒最终慢慢黯淡下去了,这一场大战的最终结果,有些出乎意料,到最后,竟然还有两个林家弟子站在广场中央,虽然他们手上的符文印诀已经所剩无几,但毕竟是赢了。

    林家的小辈们,看到这等结果都是精神振奋。

    林家险胜!

    “做得好!”

    “精彩!”

    都说申屠家族的荒天术底蕴更强,可现在三场对决,林家已经拿下两场来。尤其这一场团战的胜利,更是含金量极高。

    在尊位席上,嵩子月看着台下欢呼的林家年轻人,平静的说道:“南天公子,差不多了吧,现在我们已经输掉了两场,也算是示好了,就让我来终结这无聊的炫技吧。”

    这次荒天术茶会,申屠家族有备而来,不单有申屠家族的人。也有申屠家族的盟友,可谓群英荟萃,而且为了炼制出那绝世女帝遗留的上古秘方,申屠家族更是还留有隐藏手段。如果这隐藏手段再施展出来,那当真会让人震撼莫名,在这种情况下,申屠家族无论如何都会在荒天术茶会上大放异彩,而且十之**就靠这荒天术茶会,便可以定下联姻的事情来。

    既然结果已经注定。申屠南天不介意让林家先得意几分,让他们误以为自己家族的荒天术实力跟申屠家族相差无几。

    这样做的好处是,在表面上看起来,是申屠家族放低了姿态,为了示好而有意留给林家一点面子。

    申屠南天摸着下巴,终于缓缓点头:“可以。”

    嵩子月微微一笑,身体轻轻一跃,就如同一朵云一般飘上了广场。

    他身穿一身紫衣,在广场中心长身而立:“在下嵩子月,年十六,嵩家嫡系子弟,也是申屠家族千手婆婆的关门弟子!”

    嵩子月说着,人们下意识的看向尊位席,在尊位席上,有一个手持龙头拐杖的银老妇,她是申屠家族现任家主的姐姐,申屠家族荒天术方面的领军人物,人称千手婆婆。

    这次荒天术茶会,千手婆婆很低调,这是因为她有意让申屠南天表现,可是即便这老太太没怎么说话,包括苏劫在内的林家荒天师,却都对这个老太太忌惮不已。

    “这家伙,是千手老太的关门弟子?”

    人们听得都是一惊,嵩家跟申屠家族世代交好,他们算是申屠家族的小弟,嵩家嫡系子弟,在证明其出色的荒天术天赋之后,便由申屠家族的荒天术大师亲自收为弟子。

    而这嵩子月,更是得到了千手婆婆的青睐。

    所谓“关门弟子”,意思便是千手婆婆收的最后一个弟子,收了嵩子月之后,千手婆婆便不再收徒,所以嵩子月,便是千手婆婆最小的弟子。

    在武道传承方面,关门弟子有着特殊的意义,其地位不次于席亲传弟子。

    “各位!”嵩子月在广场中央抱拳,对周围观众拱了拱手,“林家的荒天术水平很不错,但比起申屠家族的话……”

    嵩子月微微一笑,没有继续说下去,然而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许多林家人听了眉头一皱,都是很不爽。

    他以为他是谁,一个十六岁的小毛孩子,有资格点评林家的荒天术?

    嵩子月继续道:“申屠家族历来以荒天术闻名,而到了这一代,更是登峰造极,只是外人未必知道罢了……其实大家都知道,这次荒天术茶会,是申屠家族为展现实力所举办的,我嵩子月是一个直来直去的人,既然是为了展现实力,那就是一句话,打到别人服为止!”

    “原本这次申屠家族的联姻提议,对林家是一场大机缘,一旦实现,林家便可以收获一个绝世女帝,好处无与伦比,可是……没想到,事情进行得这么不顺利,一拖就是两年,到现在好像是申屠家族在求着林家一样,我们已经做低了姿态,可是依旧在林家受到各种敌视,甚至在荒天术方面,也受到质疑。”

    “既然你们质疑,那我还是那句话,打到别人服为止!我在这里站着,你们随意上来挑战吧!”

    嵩子月这番话说出来,响彻全场,人们听得火气直冒,这小子毛都没长齐,竟然这么嚣张?

    要知道荒天术对决,对精神力消耗极大,车轮战根本吃不消!

    要是武道对决,有些人仗着耐力,还能连打四五场,而荒天术对决,连打两场就很难了。

    这嵩子月凭什么说这样的话?

    “他不过是嵩家的人,师从于申屠家族的千手婆婆,还是个小辈,他算什么身份,竟然在这里说出这番话来,他能代表申屠家族么?”

    一个林家人不屑的说道,而在旁边,却有人道:“其实他可以,就是因为他不是申屠家族的人,身份上只是个外人,还是个小辈,所以他说话不需要顾忌什么,他现在说的,便是申屠家族的意思,只是申屠家族高层借他之口说出来罢了……”

    很多人看得清楚,申屠家族,显然已经不满意现在的状态,希望林家在短时间内有个决断。

    “这小子,太嚣张了!”

    在晚风亭上,林源第一个坐不住了,这个嵩子月十六岁,他也十六岁,正好上去一战!

    似乎感受到林源的目光,嵩子月转过头来,微笑的看向林源,嵩子月表面和煦平静,可是却嘴唇微动,一道元气传音传到了林源耳边——

    “上来啊,废物。”

    什么?

    听到这句话,林源怒极攻心,这个嵩子月表面还人模人样,传音竟然是这种侮辱的话语。

    林源脸一沉,跳上了广场。

    “林家孙万海坐下亲传弟子——林源,年十六,我来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林家弟子,都是觉得这嵩子月太盛气凌人了,他难不成想一个人挑战他们所有人?

    荒天术的对决原本就没办法打车轮战,这嵩子月哪来的底气?

    嵩子月轻轻一笑,他一抹空间戒指,从自己的戒指中,拿出了一方阵盘,还有一堆荒兽骨头来。

    这些荒兽骨头,有五种颜色,分别是金色、青色、蓝色、红色,和暗黄色。

    五种骨头,散着浓郁的荒之力。

    “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

    在场的人都是行家,人们清楚的感受到,这五种颜色的荒骨,所携带的荒之力正是五行之力。

    嵩子月伸手一弹,这一堆荒骨飞向了四面八方,分落在嵩子月周围,以那阵盘为中心,所有的荒骨,以特定的顺序排布着,仿佛连成了一个整体。

    “这是我的五行骨阵,全部是我一手布置,你若是能抽走这骨阵三成以上的荒之力,就算我输了!”

    荒天术的三个步骤,第一个就是抽离荒骨中的荒之力。

    嵩子月用荒骨布成大阵,但这些荒骨本质上依旧是荒天术的材料,如果是荒天师的话,将其中的能量抽离出来,就等于破了这大阵!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