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真武世界 > 第九百八十九章 天始之书
    “易云,我带你去我的时雨洞府,这洞府,只有我和凝霜可以进入,不过你成了我的亲传弟子,也可以进入其中。燃文小说?   w w?w?.?r?a?n?w?e?n `org”时雨君说道。

    易云有些好奇,在浮空岛,时雨君还修建了洞府?

    轰!

    大袖席卷,易云眼前一花,感觉时空一阵扭曲,下一刻,他就来到了一扇府门内。

    “这?”易云立刻身形一动,站稳后看向四周。

    一座巍峨庞大的洞府,门内是一片广阔的世界,仙山磅礴,云雾间露出若隐若现的宫殿,一股可怕的威压在洞府内弥漫着,其中最强的一股威压就汇聚在仙山上。

    “那是万妖圣典残页的存放地。”时雨君说道。“这是我很久以前在一个敌人手里得到的一座空间洞府。”

    从敌人手上得到?能够拥有这等洞府的人,就算不是神君,那也不是一般的尊者了,时雨君成为神君才没有多久,这洞府很可能是他成为神君前得到的。

    青阳君和女帝在天元界也留下了类似的洞府,而纯阳剑宫主人的洞府,是一片残破的世界,比这两个洞府都要宏大,不知道纯阳剑宫的主人究竟是何实力。

    看着这洞府,易云涌现出心动,这随身洞府太方便了,带着这洞府,天下之大哪里都去得。

    时雨君看出易云的心思,笑道:“武者有雄心是好事。有了实力,一座洞府不算什么。你外出游历,遇到的有身家又主动找死的人,多得是。”

    易云听得不知道怎么回应了,时雨君的性格直爽而随意,在徒弟面前也没有半点架子。

    “你的考核过程我都看了,对你的武道,法则天赋,都了解了。你的道域很特别,蕴含着毁灭的意境!但你的功法,根基,已经跟不上了。”时雨君说道。

    他考核易云,不光是为了看易云如何通过,更重要的是观察易云哪里是长处,什么地方是短板。

    神君的寿命漫长,但是亲传弟子也不会收几个。

    易云的功法,是女帝心经,在天元界是顶级功法,但随着易云的实力增长,所学的武学变化,女帝心经,已经渐渐不适合他了。

    易云拜师,正是为了功法来的。

    时雨君走在了前面:“你跟我来。”

    层峦叠翠的仙山上是巍峨的宫殿群,时雨君将易云带到了其中一座高大的宫殿内。

    进入其中,易云立刻被眼前的情景吸引了。

    无数的典籍在空中飞舞着,这些典籍都散发着强大的波动,让易云生不出拿一本来看看的念头。

    这些典籍都被封印着。

    “这里的功法武学典籍,是我这些年来收集到的,有来自门派的传承,也有家族武学,共有一万多册。”时雨君道。

    易云暗暗乍舌,真多!

    一名神君的典藏,不可想象。

    这样的一名神君,一旦开宗立派,立刻就可以建立一个大势力。

    “这些功法,我都看过。”时雨君道。

    都看过?不知道需要多少时间。

    “关于《万妖圣典》的残页,你无需心急,它毕竟太深奥,而且只是残本,你现在,需要一份完整的,系统的功法。”

    时雨君说着,伸手对着那些飞舞的典籍一抓,立刻有好几本典籍落了下来。

    “《天火焚日经》,这是金乌族的传承功法,你具有纯阳之体,很适合修炼。该功法狂暴勇猛,一往无前,练此功法的金乌族人,有狂战士之称,个个高大勇猛,红发赤目,在万妖帝天,时常被人雇佣去参与战争。”时雨君介绍道。

    狂战士?易云想象了一下自己顶着一头红头发,浑身肌肉的样子……这功法,似乎很适合赤追云。

    “《圣血经》,走的是奇诡的路子,练到高深处,踪迹神鬼莫测,必要时燃烧精血,可用出超越极限的一击,将来你在外游历,生死一线的时候很多。”

    这是保命的功法。

    这功法不错,不过易云心底还是犹豫。作为武者,他还是想走更直接的路子,这才是王道。

    老想着逃跑,活命,这不是他习武的目的。

    时雨君看出易云对《圣血经》没有兴趣,他点了点头,道:“你选这个,合乎你的情况,但你不选这个,也合乎我的心意。”

    作为新崛起的神君,时雨君没少杀人,他的武道也是快意恩仇的。

    “这一本秘籍,它来自于一个曾经主宰万妖帝天的绝世强者……”

    时雨君将一枚古老的石碟拿了过来:“你如果有兴趣,可以一试。至于它的威力,不好说强不强。”

    还有这种功法?神君也说不清楚?

    易云好奇地看着那石碟。

    “它叫《天始之书》。这是一门关于时间的功法,我在时空之道上,也算有些造诣,但我的时空之道,传承自另一部功法,改修已经来不及了。”

    “时空之道,变幻莫测,从宇宙诞生之时,就有了时间的存在,这叫‘天之始’。”

    “时间不会因人的死亡,万物的毁灭而停止流逝,除非,整个大宇宙都完全毁灭掉,这便是‘天之终’”

    “自天始,到天终,《天始之书》,是这个宇宙时间的开端。”

    “许多武者,有武学上的天赋,但在时空之道上却寸步难行,所以我说,它的威力,不好说强与不强。”时雨君说道,“你可以先看看。”

    时空之道,本是一体,而无论时间还是空间,单独拿出来,也是一条大道,许多武者都想掌握,但能掌握得太少了。时雨君让易云先看看,也是让他先知道难度。

    易云接过《天始之书》,他的神识刚投入其中,顿时感觉世界颠倒,日月星辰不断转动,耳边仿佛出现了沙漏的流沙声。

    一条奔涌的大河出现,那是忘川。而在忘川之中,则出现了无数的人影,他们从出生到死亡,一幕幕在忘川中迅速地闪过。

    易云甚至看到了宇宙的诞生,巨大的爆炸中,混沌的云雾出现,而在云雾之中,一块块的混沌石漂浮着。一些混沌石化为了一片大陆,一些混沌石则诞生了最早的古妖。

    他们迅速组合为了一个巨大的世界,而后世界崩塌,生命湮灭,一切又重新回到了“无”。

    易云一幕幕看着,一开始他的心情还不断被牵动,但是渐渐的,他仿佛从中抽离了出来,只是看着。

    在天元界,和黑甲魔神的战斗中,易云曾经参悟过空间之道,如今,则是时间之道。

    眼前一花,易云又回到了宫殿内,他还保持着刚才的动作,手中拿着天始之书,刚才经历的一切,都是虚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