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七章不好骗的太学生
    郭先生是一个极好的人,一般情况下只要完成他布置的课业,他就不是很在乎别的小瑕疵。∏∈燃∏∈文∏∈小∏∈说,www.ranwena.com

    开始的时候铁心源还以为在这位先生的门下求学,很可能是一段暗无天日的生活。

    结果他错了。

    这位先生对学生的学业看得非常的紧,但是对学生的德育并没有太高的要求,所以,在郭先生这里,只要你的课业好,就能得到他的宠爱。

    铁心源以为这样的先生算不上一个好先生,但是郭先生似乎没有任何想要改正的想法。

    铁心源今天读的是《文心雕龙》中的《原道》,这篇文章是前唐韩文正公的作品。

    郭先生不求铁心源知道这篇文章的精髓所在,他只是一再的要求铁心源一定要把这篇文章中关于”仁爱“的部分背的滚瓜烂熟。

    铁心源问过了,每个学生要读的文章都不一样,当一个孩子开始认字之后,他就会有选择的挑选一篇文章作为这个学生立身文字,学生需要把这篇文章记在心底,按照他的话来说,哪怕到你死的那一天,当有人问起你的立身文章的时候,你也必须滔滔不绝的把它背诵出来,唯有如此,文章才算是镌刻在你的心里。

    当你做事的时候,不论是非曲直,都会由这本书的内容来告诉你如何选择。

    圣人言——抵万金!

    直到这时候,铁心源才晓得,这位郭先生并非是一个酒囊饭袋,他想通过煌煌大义来影响自己学生的未来。

    这是一种偷懒的教学方式,或许也是一种正确的教学方式,虽然算不得有功,至少无过。

    或许他是对的,圣人先哲的话总比一个老冬烘先生的话来的重要。

    铁心源私下里想,这也许是这位先生自己的立身之道。

    《原道》这篇文章铁心源不是很喜欢,至少不是很赞成,这篇文章里太过于宣扬圣人,以及社会精英的重要性,韩昌黎以为,如果古代的人们没有圣人的指导,我们的祖先就会没有可以居住的房屋,可以御寒的衣物,可以和野兽搏斗的武器,最后就会死在荒野上……

    可是,铁心源知道社会的展更多的依靠的是所有人的劳动,房屋,衣服,武器都是在劳动中自然而然产生的东西,并非是哪一位圣人一拍脑袋就想出来的。

    铁心源当然不会在这件事上和先生对着干,他选择了最方便的方式,那就是用最短的时间背会了这篇文章,又写了五篇大字之后,就被先生同意可以先回家了。

    水珠儿趴在蒙学的门口已经等了很久,无聊的抱着狐狸在那里自言自语,见铁心源出来了,才蹦蹦跳跳的追过来,牵着他的手不愿意松开,还在用力的晃呀晃的。

    “没钱上不了学,咱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先赚钱,等我们赚到很多钱之后,你会去学堂里上学的。”

    水珠儿扭捏了半天,从口袋里掏出一文钱高高的捧给铁心源看。

    铁心源拿手扭扭水珠儿满是口水的脸道:“说过不许私自拿钱的,你怎么不听话。”

    水珠儿的眼泪顿时就流出来了,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指着门口道:“是刚才一个娘娘给我买蒸饼的……”

    “哦,那就没事了,等一会我加点钱给你买米糕吃。”

    “不吃米糕!”

    正在哭泣的水珠儿立刻就拒绝了。

    “不吃米糕这点钱也不够上学的用的,等一会到了太学门口,我要你哭的时候,你一定要哭的大声一些,我要是再被那些太学生把裤子扒掉挂门口,我就不活了。”

    “扒水珠儿的,水珠儿不怕。”

    “屁话,你一个人小屁孩谁喜欢扒你裤子,给,这是你的米糕,下午赚到钱之后我们去小花家吃馄饨。”

    路过米糕铺子的时候,铁心源用三文钱买了一块米糕塞进水珠儿的小手里,吃着,说着,已经来到了太学门前。

    此刻正是中午时分,太学生们也到了吃午饭的时候了,没钱的穷学生自然会在太学里面吃公饭,虽然不好吃,垫饱肚子还是没问题的。

    早就听说太学里有一种饭食叫做“太学馒头”,铁心源曾经骗一个太学生的吃过,说白了就是肉馅的包子罢了,还是羊肉馅的,腥气扑鼻,天知道皇帝干嘛把这东西称之为美味,还说什么以此物养士,无憾矣,不过水珠儿很喜欢吃,狐狸也喜欢。

    “源哥儿啊,你又来了,小心丈八爹再把你的裤子扒掉,这次姐姐可不借裙子给你遮羞了。”

    铁心源呲着牙齿朝太学对面青楼里的姑娘笑了一下,这些姑娘其实都是很不错的人,上次要不是她们帮忙,自己真的就把人丢大了。

    太学门口的太学生很多,一个个趾高气扬的从来不看脚底下,不骗这些人的钱,简直就没有什么天理。

    只是有个问题,东京城里的读书人越来越不好骗了,太学里的家伙们已经被自己教导的聪明了很多,那些睿智的夫子们,也不会再上他的当了。

    上一次九连环骗局失败导致自己被扒裤子,让铁心源记忆深刻,所以这一次就用象棋残局来对付他们,不信他们还能获胜!

    象棋对大宋的人来说并陌生,只是和后世的象棋稍微有点差别,如今市面上流传着很多的下棋的规则,可谓百家争鸣的时代,士大夫们对此极为痴迷。

    士林中素来有宁可一夜不睡,不可象戏无争之说。

    铁心源挑选的当然是和后世象棋下无二的那种,这种三十二枚棋子的象戏也是最流行的一种。

    至于像司马光闲的无聊弄出来的七国象戏纯属旁门外道,为士大夫们所不齿。

    上辈子身为象棋的伪爱好者,棋术算不得多好,但是满肚子的象棋残局还是足以应对目前的状况。

    找了一个人多显眼的位置,把木头刻好的棋盘放在那里,布好国静兵闲的残局,然后铁心源就盘腿坐在地上,等待鱼儿上钩。

    水珠儿捉着一杆旗幡,上书,三局两胜者五百文!

    于是,铁心源周边很快就围拢了很多人,扑买对宋人来说并不稀奇,如今稀奇的是居然有人在太学这种象戏的老窝里挑出这样的旗幡,这根本就是找死。

    看的人多,下场的人却没有,不论是铁心源还是捉着旗杆的水珠儿都是小小的孩子,赢了会被众人不齿,输了那就更加的丢人。

    太学生爱惜自己的羽毛如同生命,焉肯为了区区五百文就丢人现眼。

    “不论是谁,只要破了这个残局,就有五百文的奖励。”

    “小子骗人,黑方再有一步就会获胜,红方断无胜理。你执黑傻子才会去上当。”

    一位太学生匆匆的瞅了一眼棋局就面露鄙夷的对铁心源说。

    铁心源翻了一下眼睛道:“谁告诉你我执黑了,这局棋分明是我执红先行,怎么样?敢不敢赌?”

    太学生仰天大笑了一声,拍拍铁心源的脑袋道:“小子,还是回去吧,我若是赢了你的五百文,还不知道会如何被同窗嗤笑呢。”

    说完话之后竟然拂拂袍袖非常潇洒的离开了。

    铁心源叹了口气,给远处的小玲儿使个眼色,玲哥儿立刻就从角落里拿出一块破布,上面用浓墨写着——太学傻蛋,谁敢与我一战!

    这块招牌打出来,附近的太学生们就像是被激怒的马蜂,围着铁心源嗡嗡嗡的狂轰滥炸。

    铁心源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不服就下场一战,那些太学生们还是不肯下场,只是在边上指责铁心源狂妄。

    被吵得头昏脑涨的铁心源恨死了大宋的君子教育,那些太学生们在背地里什么肮脏事都干的出来,但是当着所有人的面,即便是最龌龊的学生也要誓死维护自己的颜面。

    还有一些学生已经在大喊着要仆役们过来,准备把铁心源他们轰走,以前吃过铁心源亏的家伙米甚至在建议重新把铁心源的裤子扒掉,让他再也没有脸面来太学闹事。

    眼看福哥儿他们已经被仆役们给捉住了,铁心源叹口气,打算带着水珠儿开溜。

    一个穿着常服的三十余岁的人分开诸人,挥手要大家安静下来,敲着棋盘道:“果真是你执红先行?”

    铁心源大喜连忙点头道:“确实如此!”

    这人奇怪的弹弹脑门道:“红方距离失败仅仅一步之遥,难道小哥儿有什么妙法起死回生不成?”

    铁心源大笑道:“如果你失败了,你可要给我五百文的哟!”

    这人大度的挥挥手道:“银钱小事耳,我只是奇怪你如何能够起死回生,难道说红方还能赢不成?”

    “和局!”

    这人点点头道:“如果你是真的按照规矩下棋,最后能打成和局,我就认输。可是……”

    “如果我不能下成和局,我给你五百文。”

    那人大笑一声道:“不需你给钱,既然你也是个识字的,一旦你输了,十遍《千字文》还是要抄写的。”

    铁心源点头道:“一言为定!”

    说着话,就抢先后炮平四……

    ps:昨日有朋自远方来,我们约定两人喝一瓶酒就好,后来这位老兄说起昔日的峥嵘岁月,激动地不能自己,捶着胸膛问我还记得以前的苦逼日子吗?然后……然后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今日中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