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劈天斩神 > 第二千零一十章 早干嘛去了
    相反,要是拼着这次受伤,能抢到苍木剑这样的宝物,绝对是太值得了。

    忍着胸口的剧痛,阴老继续靠近逸尘,甚至触碰到了苍木剑的剑柄。

    “你想要?给你!”

    眼见阴老抓住了苍木剑,逸尘并未慌张。

    而是顺势将苍木剑往前一刺,任凭阴老抓住苍木剑的手死也不肯放松。

    噗呲——

    一道寒光闪过,皇者之器苍木剑刺进了阴老的左胸。

    阴老的身体晃了一下,稍有犹豫,便紧紧地握住已经脱离了逸尘手掌的苍木剑。

    “哈哈……终于落入我手了!”

    阴老阴恻恻的声音,听起来很是瘆人。

    明明被刺中了左胸,阴老却没有半点痛苦,反而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

    “你死了,要宝物何用?”逸尘也不出手争抢苍木剑,只是冷冷的说道。

    斩杀阴老,是逸尘酝酿了好一阵子的事情。

    若是直接攻杀,以逸尘的实力未必顺利成功。

    就算利用五行能量团,和苍木剑的威力,将阴老造成重创,也不敢肯定能将他斩杀。

    知道阴老觊觎苍木剑,逸尘便将计就计,让阴老触及到苍木剑的同时,将苍木剑刺入对方的要害部位。

    从苍木剑刺中的位置来看,阴老的心脏必然被刺穿,哪怕是实力再强,阴老恐怕也难逃丧命的下场。

    “老子才不会死呢,要死的人是你!”

    阴老不急于从胸口抽出苍木剑,却目光阴冷的刺向逸尘,咬牙切齿的说道:

    “把身上那件宝物脱下来,老子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

    苍木剑到手,阴老更是有恃无恐,连说话的底气都明显足了好多。

    要是双方都凭自己的修为实力,不借助于外力,阴老能很轻松的搞定逸尘。

    虽然逸尘还有纯阳甲,但阴老拿到了苍木剑,各自拥有一件宝物。

    在这种情况下,阴老更是握有优势,毕竟苍木剑乃杀人利器,而纯阳甲不过是防御宝物而已。

    “难道……你没感觉到,自己的生机很快就要流失殆尽吗?”

    面对阴老的嚣张,逸尘稍稍将身体后撤,并善意的提醒道。

    苍木剑刺中阴老到现在,虽然也就是几息时间,却不会妨碍苍木剑对阴老生机的剥夺。

    逸尘能够镇定自若,是处于对苍木剑和剑痴苍木的绝对信任。

    不要说阴老是战王巅峰强者,即使是超级强者,也不敢轻易让苍木剑刺中,否则结果堪忧。

    “是吗?忘了告诉你,老子的心脏和别人不一样……喏,在这边呢。”

    阴老生怕逸尘看不清楚,还特意的指了指自己的右胸,一副奸计得逞的狂妄模样。

    确实,阴老和常人的身体结构有点不同,苍木剑刺中的地方,不是他的要害部位。

    这也是阴老不惜舍身冲上去的原因之一,就要利用自己的特殊,诱使逸尘上当。

    果然,在阴老的强势紧逼下,逸尘一剑刺到了地方的左胸,却没有想到阴老敢于铤而走险,原来早有倚仗。

    似乎要享受计谋成功的喜悦,阴老依然将苍木剑保留在左胸之上,让自己的身体和苍木剑来一个亲密接触。

    “在哪边都一样,反正你是死定了。”

    逸尘并没有被阴老的说法吓到,反而更笃定的说道。

    一般性的兵器,只有在击中对方的要害部位,比如脑袋以及心脏等,才能置对方于死地。

    否则,就算斩断对方胳膊腿之类,最多也就是造成残疾,却并无性命之忧。

    但是,苍木剑乃皇者之器,绝非寻常兵器可比。

    以苍木剑的威势,即便是没有刺中要害,也能通过杀气剥夺对方生机。

    更何况,阴老的胸口已经被五行能量团,轰成了一个凹坑,左右胸之间也没什么差别。

    从放手苍木剑的那一刻开始,就等于宣布了阴老的死亡,只是需要一丁点的时间罢了。

    “胡说!你是考虑自己怎么死……啊!”

    阴老不以为然,正要对逸尘下手,却忽然意识到危机的降临。

    刚才还安然无恙的,就在逸尘说出阴老死定了的时候,阴老真的就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被苍木剑刺中的左胸,伤口周围逐渐麻木,而周边部位的生机,如同流水一般迅速的消逝。

    阴老闯荡江湖数百年,不知道有过多少次的受伤,甚至和死神擦肩而过也是常有的。

    不过,还没有哪一次像今天这样,体内的生机居然不断地流逝,却也就是这一瞬间的事情。

    若说逸尘依然掌控着苍木剑,通过自身能量的释放,强行侵扰或者剥夺阴老的生机,倒也说得过去。

    实际上,逸尘和苍木剑之间,少说点也有十丈八丈的距离,就算是用意念控制,也不可能瞒得过阴老的查探。

    偏偏就是在阴老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苍木剑突然发威,大肆剥夺着阴老的生机。

    “怎么样,感觉到了么?”

    “为什么?”

    阴老这次完全失去了镇定,惊恐莫名的问道。

    虽为天罗大陆的隐世强者,阴老也算是见识多广,一般的事情根本不会干扰到他。

    但是,阴老从来就没见过皇者之器这样的宝物,只是把苍木剑当成品质绝佳的王兵。

    王兵也能剥夺生机,可必须要使用者亲自输入能量,否则伤者有能力解除危机。

    而现在,阴老将体内的所有能量,几乎都催动起来,却一点也不能阻止苍木剑的侵袭。

    “因为这是皇者之器。”

    不等逸尘回答,阴老吃惊的发现,插在自己左胸的苍木剑,居然发出了人类的说话声。

    “皇者之器?你是谁?”

    要是平时,阴老听见皇者之器几个字,恐怕要激动的跳起来。

    可皇者之器也是兵器,只是比王兵更高级,威势更强而已。

    怎么可能和人类一样,会开口说话呢。

    “你没资格知道!”剑痴苍木的声音很清晰,又是贴着阴老的胸口说出。

    自然准确无误的传入到阴老的耳中,把阴老吓得浑身震颤不已。

    “难道是……器灵?”

    阴老不愿承认,会有器灵这样的玩意儿存在。

    传言中有过器灵的说法,只有级别至少达到皇者之器的程度,才有可能出现器灵。

    但更多的传说,又否定了器灵的存在,谁也不知道真相究竟如何。

    不管怎样,胸口的苍木剑能说话,这都不是好兆头。

    “你死了,或许就知道了。”

    剑痴苍木冷冰冰的声音,让阴老如坠冰窟。

    “大不了……老子不要了!”

    阴老咬咬牙,伸手想要把苍木剑从胸口拔出来。

    皇者之器固然珍贵,若是阴老能够拥有苍木剑,纵横天罗大陆指日可待。

    然而,再珍贵的宝物也要有命使用才行,要是人都死了,又何谈享受。

    没想到,费劲了心机,好不容易弄到手的宝物,居然要取自己性命。

    阴老沮丧至极,虽是心有不甘,也只好放弃幻想,还是保命要紧。

    “晚了。”

    “可恶!“

    阴老抓住苍木剑的剑柄,狠命的往外拉,却无法将苍木剑拔出。

    随着生机的不断流失,阴老的能量消耗也逐渐加大。

    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小,苍木剑却牢牢的插在他的左胸之上,没有丝毫移动。

    咝咝……

    不仅如此,阴老清晰的听见,自己的体内正往外冒着丝丝能量。

    伴随着生机一起,从阴老的体内逸出,没有一点停留。

    要是这样下去,用不了多长时间,阴老的生机就会枯竭,生命也即将结束。

    堂堂战王巅峰强者,决不能以这样的方式丧命,哪怕是实施魂灵脱逃,也不给逸尘成功的机会。

    对,不得已的时候,魂灵脱逃也算一个保留希望的办法,总比自爆要好得多吧。

    尽管心里有一百个不愿意,可阴老实在找不出更好的招数。

    想过趁着最后的一点能量,与逸尘来个同归于尽,阴老觉得把握不大。

    当然,能活着最好,哪怕是魂灵脱逃,至少还有命在。

    一念至此,阴老连忙调整体内能量,准备悄悄的分离出自己的神魂,以便给自己一个存活的机会。

    “别费劲,没用,现在想起来魂灵脱逃……早干嘛去了?”

    逸尘像是看透了阴老的想法,也不制止,仅以不屑的口吻说道。

    “你说什么?”

    阴老被逸尘的话给吓着了,这小子年纪轻轻,怎么能样样事情都那么顺手呢。

    自己还没有付诸于行动,逸尘就提前说出来了,明显是早有准备。

    不过,以阴老的修为实力,要是铁了心的实施魂灵脱逃,逸尘恐怕是拦不住的。

    话虽如此,但阴老还是觉得不太踏实,在说话的同时,也在查探自己的神魂状况。

    谁曾想,阴老不看则罢,一看吓了一跳。

    明明属于自己的神魂,怎么就不听自己召唤,甚至连一点反应都没有了呢。

    将精神力释放到体内,刚要进行查探,却被一股莫名的能量驱赶,根本达不到要去的位置。

    阴老不仅无法实施魂灵脱逃,就连之前不愿意做的自爆,也根本做不了。

    咝……

    阴老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整个人都开始发软,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