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身侍卫 > 第39章热情似火
    虽然张易真的很想很想翻身正法了郑楚楚,但终究理智战胜了**,郑楚楚病了,是个病人,他这个时候如果折腾人家的话,那就太不是人了。⊥燃文小說,www.ranwena.com

    同时,他也现了,这个郑楚楚是真累了,因为他还在胡思乱想时,她已经均匀的呼吸,成功睡着了。

    “得,搂着也挺舒服的。”张易也闭上眼睛,轻嗅着她身上的芬芳,精神放松。

    没多大一会儿,天色刚刚亮时,张易睡了过去,这一夜,他也累。

    ……

    不知睡了多久,张易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他睁开眼睛时,现郑楚楚已经不在身边,而电话铃声也来自客厅。

    张易揉了揉脑袋,围上床头的浴巾走了出去。

    客厅没人,茶几上放着一只白色的苹果手机和一张便笺,厨房也没人,卫生间也没人,郑楚楚竟然不在家。

    手机继续响着,也带着震动,来电显示是一个叫做‘王文亮’的人。

    张易没接,而是把手机旁的便笺拿起来扫了一眼:“我去买早餐,等我回来。”

    张易看了一眼挂钟,现已经上午九点四十多了,他竟然睡了五个多小时。

    “许总应该等着急了吧?”张易苦笑一声,他手机昨天晚上在到石家庄之前就没电自动关机了,而且三更半夜的他也没想给许嘉允打电话报平安,本想着今天上午就能回去的。

    但现在看样子要等到下午下班前才能回京城了。

    坐在沙上想了想后,他并没有用郑楚楚的手机给许嘉允打电话,毕竟不好解释,反正天黑之前就能回去,也不差这几个小时了。

    郑楚楚的手机继续响起,而张易也饶有兴趣的看着手机在茶几上震动。

    “咔~”的一声,就在这时,房门突然响起,紧接着郑楚楚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似乎怕吵醒张易一样。

    然而,当她走进,现张易坐在沙上时,脸也一下子就红了起来,并低下头道:“你起来了。”

    “嗯,被你手机吵醒的,有个电话,看着挺急的,你赶紧回过去吧。”张易笑了笑道。

    “哦,是吗?”郑楚楚换了拖鞋,一边走过来一边道:“我给你顺便买了衣服和鞋子,你进卧室换上试试看合不合身,不合身我再去换!”

    “你还买了衣服和鞋?”张易就楞了一下,也果然看到郑楚楚手中拎着一个几个包裹。

    “你衣服今天洗完,没那么快干的,我怕你有急事,耽误你,所以……”

    “谢谢。”张易接过包裹转身回了卧室。

    这时候,郑楚楚就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未接电话。只是她看完之后,却并没有回电话,而是直接关了机,并把买来的早餐送到了厨房桌子上。

    张易很快换好了衣服,上身是米色的休闲西装,里面是衬衫,下身是牛仔裤,四角裤头都买了一个,还有一双白袜子,鞋是骆驼牌的休闲鞋。

    穿上后,正合身,也显得特别干净。

    张易就现,这个郑楚楚买衣服的眼光不错,而且尺码掌握的非常好。

    “很帅!”张易出去时,郑楚楚的眼睛就亮晴晴的,

    “呵呵,我昨天晚上是不是像个农夫?”张易笑着和郑楚楚坐到了餐椅上,并且拿起包子就吃。

    “没有啊,我看着都好。”郑楚楚含笑道。

    “你好多了吧?”张易问道。

    “嗯,今天早上睡醒的时候,出了一身汗呢。”郑楚楚小声道。

    “是被我吓的吧?”张易嘿嘿笑道。

    郑楚楚脸色一窘:“才没有。”

    看到她两腮绯红,张易道:“你很漂亮。”

    “多谢夸奖。”郑楚楚也笑了一声。

    说完后,二人突然间同时沉默下来,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因为二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张易大口吃着,郑楚楚则小口吃着。

    好半天后,还是郑楚楚打破了沉默,轻声问道:“你……你来石家庄干什么?什么时候走。”

    张易答道:“一会就要走了,来石家庄办点私事。”

    “这么急吗?”郑楚楚脸色一暗,又低下了头。

    张易看到郑楚楚情绪上的变化时,突然笑着问道:“不舍得我走啊?”

    “哦……不是……就是……我……我放长假了,本想找人陪我出去玩呢。”郑楚楚结结巴巴道。

    “我是真没时间啊,我老板只给我到中午的假。”张易叹了一声道。

    “那你什么时候还会来石家庄?”郑楚楚问道。

    “不知道,应该不会再……”

    “我去给你洗衣服和擦鞋……”没等张易说完,郑楚楚就突然起身向卫生间走去,还有就是,她的声音变了,有些沙哑。

    张易把最后一个包子吃完,然后又把碗和筷子洗干净后,才来到卫生间门口,站在那里,看着郑楚楚帮他刷鞋。他的鞋很脏,弄得郑楚楚一手泥,不过她似乎并没有嫌弃!

    “你的衣服和鞋子,我洗好后,你有时间过来取吧。”她没有抬头,声音也变得淡淡的。

    而这时候,张易则想了想道:“我在京城丰都集团工作,只是一个司机。”

    “哦。”郑楚楚哦了一声:“你比我强点,我昨天失业了,现在还没工作。”

    “你失业了?”张易皱眉,他以为昨天晚上郑楚楚喝多,是因为失恋什么的呢,看样子是失业才导致她醉酒的。

    “嗯,被老板的女朋友辞退的,她说我和老板玩暧昧,其实她男人我看着就恶心!”

    张易想了想,问道:“你之前做什么工作?”

    “珠宝公司,业务顾问!”

    “什么意思?我有点不懂!”张易笑道:“我是个粗人,你用行话我听不懂。”

    “就是负责对珠宝的鉴定之类的。”

    “鉴宝?”张易惊讶道。

    “算是吧,所以我不愁找不到工作,之前电话就是公司老板打来的!”

    “好工作,也好专业啊!”张易赞道。

    “嗯,这套房子就是这这几年赚来的,不过我帮助公司赚得更多,没想到到头来惹了一身骚,公司同事背后都指指点点!”

    “别那么说,他们失去你,是他们的损失。”

    “嗯,也是。”这时候,郑楚楚一笑道:“要是不喝多还碰不上你呢。”

    “我要走了。”张易突然道。

    郑楚楚身子一震:“衣服和鞋子有空过来取吧。”这是她第二遍让张易过来取了,而之前张易已经告诉她自已恐怕不会再来,但她还是固执的要张易有空过来取。

    张易深吸一口气,点点头道:“行,我会过来取,走了!”说完,他转身就走。

    郑楚楚没有起身相送,依旧使劲的刷着张易的鞋子!

    “砰~”门开了,又关上,屋子是陷入了安静之中。

    “呜呜呜~”郑楚楚突然坐在了卫生间的地上,然后小声的哭了起来。

    一种难言的心情,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伤感,她哭了,很伤心的哭了。

    “嗨,美女,介意做我的‘路引’吗?带我在石家庄转转?”突然间,张易的声音再次响起,同时他也嘿嘿笑着伸出了脑袋。

    这厮没真走!

    “啊……啊啊啊,你骗我……你骗我……”郑楚楚跳将起来挥拳就打。

    而这时,张易就抱住了她的脸,并吻了下去。

    “呼~”

    一瞬间,郑楚楚安静下来,也热情的回应着他,热情似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