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身侍卫 > 第57章刘文帅会气功
    不了解刘文帅是干嘛的,也猜不出他和许嘉允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二人一路无话,找了家吃夜宵的地方已经是后半夜一点。⊥燃文小說,www.ranwena.com

    而就在张易和刘文帅等着夜宵送上来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他以为是许嘉允,但拿起来看到来电显示后,竟然是张新月!

    张易就皱了皱眉头,这张新月半夜一点给自已电话干嘛?那孟庆鑫又犯病了不成?还是张新月私自找他的?

    他疑惑的接了起来。

    “张医生吗?我是张新月,救命,我们家老孟又病了,这次不管用了,不管用了啊!”电话一接通,就传出张新月火急火燎的声音,非常急迫!

    “什么?不管用了?”张易也大吃一惊,明明下午试验的时候,两次都起了作用,怎么到了半夜就不管用了?

    “那个穴位,怎么按都没反应了,老孟今天晚上吃的不少,现在都吐血了……”张新月急道:“求求你张医生,求求你快来救救我们家老孟!”

    “行行行,你别急,别急,你家在哪,我怎么找你们?”张易也急了,刚收了人家三百万,现在人家的病不但没好,反倒重了,现在连血都吐了。

    张易感觉脊梁骨飕飕冒冷气,该不会他把那孟庆鑫给治坏了吧?

    张新月回道:“我们家在浦东新区,东郊半岛别墅,你打车就能找到,到了之后给我电话,我去接你!”

    “行,我马上过去。”张易说完就挂了电话,同时也看到了正在看着他的刘文帅。

    “你在这里吃吧,吃完之后直接打车去万豪找许总,我有事要出去一趟!”张易说着就起身要走。

    而这时,他和刘文帅要的虾蛟也端了上来。

    “别急,别急,服务员,打包,我们路上吃!”刘文帅立即起身,示意服务员打包。

    “你要跟着我?”张易疑惑道。

    “刚才在电话里有人叫你张医生?你还是医生吗?那正巧了,咱们同行!”刘文帅笑起来道。

    “你是大夫?”张易就明显一楞,这刘文帅竟然是个大夫?真没看出来呀。

    刘文帅笑着额道:“中西医都会一点。”

    “得,我这假李鬼碰到真李逵了。”张易哭笑不得道。

    服务员很快打包完毕,而张易也直接付了钱,同时,二人跑到外面后,直接叫了辆出租车,张易报了地址,让出租车在前面领路。

    张易知道呕吐时那种难受的滋味,更何况孟庆鑫已经吐血了,所以他只希望孟庆鑫多坚持一会,别吐血吐死就成。

    “你还是大夫?还会看病?还能开车当保镖,历害啊。”车上,刘文帅一边吃着虾饺一边好奇道。

    “我不是大夫。”张易摇摇头道。

    “那你不是去给病人治病吗?”刘文帅满脑子问号,电话里明明叫他张医生,他也急着去给人治病,但他为什么又不是大夫呢?

    “一句话说不清楚,现在我问你点事,考考你这个中西医结合。”张易对医学术语一窍不通的,不过这刘文帅竟然是医生,所以正好先问问他。

    “你说。”刘文帅点点头道。

    “有一个病人,大约近五十岁的样子,他在三个月前突然出现了呕吐症状,怎么治都治不好,甚至国内跑遍之后,还出国医治,但也没治好,连病因都没找到,而且他这个病每八十分钟作一次,按时按点,这个算什么病?”

    刘文帅想了想道:“如果国内国外都没找到病因的话,他这个应该是气血淤阻所致,中医上来讲,就叫经脉淤阻,当然,也或许有其他原因,毕竟我没看到本人,而且诊病最忌讳‘猜诊’,会治死人的!”

    “气血淤阻?对,就是这个!”张易听完刘文帅的分析后,猛的一拍方向盘,这个刘文帅可以啊,竟然直接说对了?难道他有两把刷子不成?

    “对了,你去美国干什么了?”张易突然问道。

    “你们许总的爷爷有病了,我过去看看。”刘文帅淡淡道。

    “得。”张易就深吸一口气,这个刘文帅出国给一个集团公司的董事长去看病,那就说明他何止有两把刷子啊,肯定在医术上非常杰出。

    “一会你一定要和我一起进去,帮这个病人瞧瞧!”张易并没有说起他白天治病的经过,因为在真医生面前,他如果乱说一气的话,很容易被拆穿的。

    “行,治病救人乃医者之本份!”刘文帅爽快道。

    “谢了。”张易对着刘文帅点点头。

    “吃吧。”刘文帅把虾饺递给张易。

    很快,东郊半岛别墅区到了,张易也立即打电话通知张新月出来接他们,要不他们进不去。

    张新月够快,恐怕早就等着张易电话呢,没几分钟,她就开车出来,与门卫打招呼登记之后,两辆车快驶上了其中一栋别墅。

    孟庆鑫很有钱,从他给张易三百万诊费上这一点来看,这人就是个不差钱的大款,而他的别墅是三层,院子里还有泳池,挺大一园子。

    三人下车,还没进入别墅时,就听到孟庆鑫在别墅里面的干呕声,三更半夜的,他吐得撕心裂肺。

    张易大步走了进去,也一眼就看到坐在大厅沙上的孟庆鑫,他脸色腊黄,整个人都透着一种死灰之色。

    “不用说话,把手给我。”张易看到孟庆鑫忍着吐意要和自已打招呼时,就立即挥手,同时也示意孟庆鑫伸手过来。

    当然,这个时候,张易的意念已经穿透了孟庆鑫的身体,并看到了里面的一切。

    移位了,之前那个气血淤阻的穴位移位了,向下移了六公分还要多。

    而这时候,张新月两眼含泪道:“之前揉的那穴位,现在完全没了反应,张医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不急,刘医生,你给瞧瞧。”张易挥挥手,示意张新月别说话。

    而刘文帅则点点头,伸出一根手指,搭在了孟庆鑫的脉门。

    孟庆鑫和张新月都疑惑不已,不知道张医生带来的这个是什么人。

    不过二人在这个时候并没有多问。

    刘文帅只探了几十秒的脉博之后,便收回手深吸一口气道:“气血淤阻,你身体里的气血不畅,病点应该在胃部某个穴位上,这病难治!”

    “什么?难治?”不只是孟庆鑫和张新月吓了一跳,连张易也吓了一跳的!

    “嗯。”刘文帅想了想道:“这病的医学术语我就不说了,说了你们也听不明白,不过你们应该总能听到气血气血之类的,而你的这个病就是气血上来的,中医上来讲,就是经脉。”

    “这病其实算小毛病,只要找准病源,一针即可治愈,但难就难在这病很难找到病源,恐怕就算我爷爷也找不到,因为病源会移动的,气血在移动,病源也跟着在你胃部附近转圈子。”

    “那能不能先别让老孟吐下去了啊。”张新月看到孟庆鑫还在干呕,整个身体都哆嗦的时候,求助式的看向张易和刘文帅。

    “我找不到病源,也就是病的源头的,张易,你呢?”刘文帅看着张易,刚才张新月说什么张易找对了穴位,控制住了老孟的病情。

    可是那个病源的穴位怎么可能找得到?

    “孟总,转过去,我马上帮你止吐!”张易并没有回答刘文帅,而是示意孟庆鑫背对着他。

    张易微微眯了下眼睛,在他后背上轻轻按了几下之后,突然间找准一个穴位按了下去。

    “呼~”孟庆鑫一下子就直起了腰,同时也深吁一口气。

    “感觉好多了。”孟庆鑫终于说话了,之前不敢说话是因为他张嘴就想吐的,而张易按了这么一下后,他的吐意明意就减小了。

    张易继续按。

    而这时,刘文帅早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了,因为他万万没想到,张易会这么快,这么准的找到那个致使孟庆鑫呕吐的穴位。

    这简直神了,要知道,他爷爷都未必找得到啊!

    揉了大约一分多钟的样子后,孟庆鑫就完全没有呕吐的感觉了,同时他也像抽了大烟一样,舒服的半躺在沙上。

    “刘医生,这个穴位算是病源吗?”张易看向了刘文帅道。

    “这里就是病源,你能找到,历害,你把车钥匙给我,我上车上取点东西!”刘文帅起身道。

    “嗯。”张易把车钥匙扔给他,同时也继续用意念关注着孟庆鑫身体里的情况。

    刘文帅回来的很快,同时他手中也多了一个布囊。

    张易几人就好奇的看着他。

    他将布囊打开,然后里面露出数十根银针。

    “我之前说了,这个病不算大毛病,只要能找到病的源头,一针即愈。”刘文帅笑着对孟庆鑫道:“孟先生,请你转过身。”

    “谢谢,谢谢,可劲扎,没事,多扎几针!”孟庆鑫知道,这张医生也好,刘医生也罢,肯定都不会坑自已,而且自已已经这样了,所以他什么都不在乎了。

    刘文帅用手指按了一下之张易之前按过的穴位,然后取出最长的一根银针道:“我施针之后,你可能会放屁,然后肚子会有气流走动,致使你拉肚子,不过这些都是正常的,拉过了,你也就好了。”

    “嗯嗯嗯,没事,没事。”孟庆鑫连连点头道。

    刘文帅轻轻将银针刺入那个穴位之上,而这时,张易也紧紧的盯着刘文帅,甚至他的意念都探到了刘文帅的身体里面!

    “呼~”张易看到一股气流从刘文帅的手指中传递到银针之中,而银针又转递进入孟庆鑫气血淤阻之处!

    “噗~”的一声,孟庆鑫胃里传出沽沽的声音,紧接着,孟庆鑫放了一个屁,非常臭非常臭的屁。

    “银针,行气,穴位!”张易这时候精光暴闪,这刘文帅竟然可以打出气流,这人不但会中医,还会气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