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九仙图 > 23.第23章 家族比武
    “师尊,发生了什么?这难道都是我破坏的?”

    凌仙茫然四顾,完全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只记得最开始体内涌出无尽金光,之后的三种上苍异象,与无上法相只手遮天穹这些事,他一点也不知道。?  ?火然文 ?? w w?w?. r?a?n?w?e?na`com

    炼苍穹哈哈大笑,一挥袖袍,小世界顿时恢复如初,他看着茫然无措的凌仙,将方才所发生的事,娓娓道来。

    听完丹仙的话,凌仙目瞪口呆,良久才回过神来,自语道:“原来如此,难怪我感觉身体里似乎多了一种神奇的力量。”

    “那就是至强法相只手遮天穹的力量。”丹仙捋了捋胡须,笑眯眯的说道:“为师都有点嫉妒你小子了,在炼气期便能够觉醒无上法相,就算谈不上空前绝后,那也称得上是凤毛麟角,自古以来,也只有屈指可数的两三位大能才完成了这项壮举。”

    “师尊过誉了。”凌仙面色微红,被炼苍穹夸赞的有几分不好意思,不过更多的却是一种骄傲。

    以炼气五层的修为,便觉醒了六种最强法相之一的只手遮天穹,放眼天下,纵观古今,有几人能够做到?!

    而他不仅做到了,还开启了至强天眼诛天下,这得多高的天资才能做到!

    毫不客气的说,一旦体内的天尊古血全面苏醒,凌仙的天资将高到一个旷古绝今的地步,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

    炼苍穹摇摇头,笑道:“一点也不为过,这是你的天赋。”

    凌仙摸了摸鼻子,嘿嘿一笑:“都是天尊之血的作用。”

    “那就是你的运道,天尊古血与父母无关,它会随即的诞生在某个婴儿身上,但是自古以来,天尊之血却不尽相同,也会和修为一样分强弱,有的人继承的古血很少,有的人继承的古血却很多,古血越多,天资也便越强,潜力也便越高。”炼苍穹说道。

    “还有这样的说法?那弟子体内的天尊之血是强还是弱?”凌仙很是意外。

    “自然是很强,为师曾经有一个朋友,他也是身具天尊古血之人,同样被上苍设下了封印,但是他体内的封印大阵只有一种,因为他身上的天尊古血相对来讲比较少,比较弱,故而上苍只设下了一道封印。”丹仙目露追忆之色,想到曾经那些往事,感慨道:“而你的体内足足有四种无上大阵,可见你身具的天尊古血很多,很强大,强大到上苍要动用四种至高神阵来镇压你。”

    闻言,凌仙心头一阵火热,万分期待天尊之血全面觉醒的那一刻,那得爆发出多么耀眼的惊世之光?

    看着他这副期待的模样,炼苍穹微微一笑,鼓励道:“加油吧,你体内的天尊之血已经能够自主破阵,只是碍于你的修为还太低,等到你强大起来,我与另外八位仙人再助你一臂之力,破除另外三座神阵,不难。”

    “我会的。”凌仙点点头。

    “不过千万要切记,一定要戒骄戒躁,不可因你天资无双便不思进取,虚度年华。为师这一生,见过太多的惊采绝艳之辈,但是大多都无法坚定一颗向道之心,为修仙界的各种诱惑所扰,最终如便烟花一般消逝。”炼苍穹神情严肃。

    “师尊放心,弟子一定不会迷失方向。”凌仙沉声道。

    对这一点,他可以保证,曾经的他,无比渴望修行,如今好不容易才踏上修行路,他自然会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何况,他的梦想在那万丈云端,怎么会轻易迷失?

    “不错,孺子可教也。”炼苍穹很满意凌仙的态度,道:“好了,你继续修炼吧,为师要休养了,没办法,我现在是灵魂体,很虚弱,要靠沉眠来补充魂力。”

    说完,他一闪身,化作一道流光,涌入那高耸入云的养魂山里。

    “看来要想点办法,帮一下师尊。”凌仙眉头一皱,脑子中仔细搜索着从古籍上看到的各种奇药,以他现在的修为,不可能帮炼苍穹重塑肉身,但是要寻一些温养灵魂的天材地宝还是可以的。

    过了片刻,苦思无果,凌仙只得暂时放弃,旋即盘膝坐好,双手掌心朝上,吸纳着虚空中源源不绝的灵气。

    ……

    三天后。

    朝阳初升,洒下淡金色的柔和光芒。

    凌仙从入定中醒来,回到自己的家中,匆匆洗漱完毕,旋即换了一套崭新的白袍,往演武场赶去。

    今日,便是凌家一年一度的比武的日子。

    他虽然不打算参加,但还是想去看看热闹,也想看看凌虎能否在比武中夺得一席之位,拥有进入秘境的机会。

    不多时,他便来到演武场。

    只见演武场上人声鼎沸,上百位凌家子弟聚集在此地,三五成群的站在那,脸上充斥着忐忑、期待、激动、自信等神色。

    演武场的周围,已经提前搭建好了六座比武擂台,由质地坚硬,可以吸收灵气的纳气石堆砌而成,防止比武中法力扩散,伤及无辜。

    在演武场的中心,屹立着一座高达十丈的看台,上面坐着三男一女。

    分别是族长凌天擎,二长老凌天骄,三长老凌天傲,以及凌家的掌上明珠凌天香。

    凌天香的美眸一直在扫描着下方的旁系子弟,忽然瞥见一个身形挺拔的身影,俏脸露出一抹明艳动人的微笑。

    “大哥,那个就是凌仙。”

    “哦?”凌天擎望着那个清秀俊逸的少年,调笑道:“小妹,难不成你真看上他了?”

    “怎么会呢?大哥你别乱说。”凌天香俏脸一红。

    凌天擎哈哈大笑,戏谑道:“那你脸红什么?一副怀春少女的模样。”

    “哎呀,大哥你讨厌,不理你了。”凌天香娇嗔,秋水般的眸子注视着下方的凌仙,流转着默默情思。

    此刻,距离开始比武还有一段时间,所以周围比较喧闹,一些彼此相熟的凌家子弟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用眸光打量着人群中一些强劲的对手,讨论着今年谁有可能夺得比武第一的宝座。

    这其中,有三名嫡系子弟的呼声最高,分别是少族长凌尘、大长老的孙子凌战、以及二长老的女儿凌菲。

    三人的年龄大概在十八左右,皆是炼气六层的修为,在这个年龄能有如此修为,可见天资不弱,他们各自站起演武场上,周围聚集着十多位的旁系子弟,犹如众星捧月,鹤立鸡群,脸上接带着自信骄傲的神情,仿佛比武第一的宝座已经是他们的囊中之物了。

    曾经挑衅凌仙却反被教训的凌白今天也来了,经过三天的调养,他身上的伤势好了不少,但是精气神却明显受到了重创,尤其是欲在比武中大放异彩的野心,已经被凌仙打击的消失殆尽了。

    当凌仙走进演武场时,他就看到了,双拳不自觉的握紧,双眼中闪过一丝刻骨的怨毒。

    有一个那日曾观看到凌仙大破沧浪剑诀,大败凌白的修士注意到他目光的方向,下意识的看去,旋即不自觉的发出一声惊呼:“凌仙?”

    他的惊呼声很大,顿时引起一阵骚乱。

    “凌仙?是那个打败凌白的凌仙?”

    “废话,凌家还有第二个凌仙么,自然是那个悟性奇高,一招击破沧浪剑诀的天才!”

    “难道他也要参加比武?天啊,本来我就没有多少希望争夺前三,这下我更是希望渺茫了!”

    “我看啊,他要是参加,那第一的宝座肯定是他的,一个能击破家族至高剑诀的天才,难道还拿不到第一之位?”

    一道道目光聚集在凌仙身上,有好奇、有期待、也有钦佩。

    凌仙瞬间成了演武场上的焦点,他听着那些议论自己的声音,镇定自若,坦然接受着那些目光的注视。

    若是他没有真本事,那自然会觉得不好意思,但是他胸有屠龙技,又岂会因一些目光而怯场?

    演武场上,那三位夺冠大热门的嫡系子弟亦是循声望向凌仙,自从凌仙一招击破沧浪剑诀后,整个凌家不知道他的人几乎没有,因此三人对凌仙,可以说是久仰大名。

    “他就是凌仙么?长的倒是挺好看的。”凌菲自语道。

    “看起来很瘦弱啊,他真的能击破沧浪剑诀?”凌战身材健硕,双眼中闪过一丝火热的战意,他是个战斗狂人,走的是炼体的路子,一直认为只有像他这样的肌肉猛男才是真正的强者。

    “哗众取宠。”少族长凌尘不屑一笑,推开聚集在他身边的旁系子弟,大步流星的朝着凌仙走来。

    凌氏家族少族长、上届比武第一,十九岁的修行天才等光环笼罩在他的头上,让他成为整个凌家年轻一辈的焦点,他这一动,人群下意识的分开一条道路,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这位凌家少族长,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凌尘来到凌仙身前,问道:“你就是那个凌家的笑柄,无法修炼的凌仙?”

    凌仙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你说的是曾经的我。”

    “都一样,听说你看破了沧浪剑诀?”凌尘神情傲然,仿佛是主宰一切的真仙,很自然的流露出一种高高在上的神态,轻蔑的看着凌仙。

    那副不可一世的模样,实在是令人作呕。

    “不错。”凌仙眉头一皱,那种蔑视的神态让他很不爽,有点明白他为何而来了,原来是来找茬的。

    凌尘面露讥讽,不屑道:“你一个废物也能看破我凌家的至高剑诀,真是笑话。”

    凌仙轻笑一声,懒得和他争辩这些没有意义的事。

    却不知他这毫不在意的笑声,让凌尘怒火中烧,他身为凌家的少族长,一向备受尊崇,尤其是那些同辈子弟,更是把他当做榜样一般,哪个敢这般无视他?

    “不知天高地厚的废物。”凌尘面色阴沉,冷笑道:“凌白那小子的沧浪剑诀不过修炼到第二重的境界罢了,你就算看破了也没什么了不起,我会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沧浪剑诀,让所有人都明白,所谓的看破沧浪剑诀,只是一个笑话。”

    一声轻笑,凌仙无所谓的说道:“好啊,我等着。”

    “很好,很好。”凌尘一连说了两个很好,轻蔑道:“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在比武场上相遇,到那时,我会让你明白,废物始终是废物,即便是你现在能修炼了,在我眼里,也什么都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