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九仙图 > 72.第72章 大笑离开
    金月狼通体金黄,眉心有一轮弯月印记,体型如一座小山一般大小,挡在凌仙的面前,双眸之中寒意涌动。??? ?燃文小说 ?  w?w?w?.?ranwena`com

    方才死的那些九品妖兽中,有大半都是它的手下,虽然它不在意手下的死活,但是眼前凌仙杀了自己那么多手下,心里多少也有几分肉疼,毕竟手下越多,从某个角度来讲,也象征着谁的实力更强,它可不想变成孤家寡人,被其余三尊妖王奚落。

    因此,它忍不住了,打算亲自出手。

    凌仙嘴角微微掀起,染血的黑袍无风自舞,他望着面色森然的金月狼,轻笑道:“就凭你么?”

    金色巨狼神情冰寒,森然道:“人类,我承认你很强,有狂妄的资本,但是在我面前,还是有些不够看啊。”

    “还是那句话,你尽管试试看。”凌仙淡淡一笑,风轻云淡的神态,似乎根本就不把眼前的对手放在心上。

    这样的神情激怒了金月狼,他仰天一声嘶吼,右爪高高抬起,而后重重落下。

    顿时,一道爪印朝着凌仙当头落下,似乎可以割裂虚空,开山裂石。

    凌仙眉头一皱,雪白双翼轻轻舒展,一根根宛若利剑的羽毛垂落,而后与那爪印轰然相撞!

    “轰!”

    强横的力量爆发开来,带起漫天烟尘。

    凌仙双翼一振,迅速掠上高天,居高临下的望着金月狼,道:“这种无谓的试探就不必了吧,你要战,就拿出点真本事来,否则,可留不住我。”

    金月狼不怒反笑,双眸中的惊讶变成了轻蔑,道:“人类,方才那一次试探,让我知道了你的实力,虽然不明白你为何可以抵抗住我七成法力的攻击,不过我肯定,你还没有达到筑基期。”

    “那又如何?”凌仙眉头皱起。

    “如何?哈哈哈……”金月狼嚣张大笑,不屑道:“不到筑基,始终都是蝼蚁,就算你是比较强壮的一只,可本质上仍然没有什么区别,蝼蚁就是蝼蚁,永远也不可能翻起多大的浪花。”

    凌仙双眸一冷,寒声道:“在我没有踏上修行路以前,听到最多的两个字是废物,而当我踏上修行路后,我又被经常被人叫蝼蚁,真是期待啊,当我把你打的满地找牙时,你会不会认为自己连蝼蚁都不如?”

    “牙尖嘴利的小子,本妖王懒得和你废话。”金月狼神情平静了下来,没有刻意流露出高傲的神情,但是却有一种很自然的藐视味道。

    自从方才那一击后,它已经判断出了凌仙并未突破到筑基期,因此自然也就没了畏惧,那股高高在上的心态,又重新回到它的身上。

    毕竟,它可是秘境四大霸主之一,统领数千妖兽的八品大妖,又岂会怕一个炼气期的小修士?

    “那便无需多言,动手吧。”凌仙双眸冰冷,望着近在咫尺,却好似远在天边的秘境出口,心中思索着对策。

    平心而论,虽然他已经突破到了圆满境,战力直逼筑基,但也不是这头八品大妖的对手,不过反之,金月狼也奈何不了凌仙。

    只是想要摆脱金月狼,并不容易,何况,旁边还有三尊妖王虎视眈眈。

    “虽然你杀了我众多手下,不过本妖王看你的实力不错,所以最后给你一个机会,臣服,或者死。”金月狼一步迈出,冰冷的双眸紧盯着凌仙。

    “我选第三条路,送你下黄泉。”凌仙双眸变化成一黑一白,一柄可怕的血色魔剑凝聚在他手中,杀气凛然,直冲霄汉。

    “奉劝你一句,不要自误,选择归顺于我,做本妖王的奴仆,才是唯一的光明道路。”金狼王淡淡开口。

    “滚!”

    凌仙只说了一个字,而后霸气挥剑!

    刷!

    诛绝仙剑耀世而出,犹如长虹贯日,好似泰山压顶,斩断一切,犀利无匹!

    凌仙不愿与多说金月狼废话,只想快点杀出一条血路,回到外界,因此一出手,便动用了十成力量,并且施展出了名震天下的盖世凶剑,而这也令金月狼以及其他三尊妖王脸色大变。

    在它们的感知中,那柄魔剑森然可怖,甚至让它们生出不可战胜的念头。

    金月狼眸光闪烁,深知自己光凭法力防御,绝对不可能抵挡这恐怖的一剑,因此毫不犹豫的动用了自己的最强法术。

    只见它的身体绽放出无穷金光,额头那道弯月印记浮现在半空中,而后迅速变大,形成一轮磨盘大小的金色满月。

    此术乃是它的本命神通,强大无匹,金月狼曾用此术击杀了不少强大的对手,奠定了自己四大妖王之位,因此它很有自信,相信只要自己使出此术,必定能够将眼前这个人类斩杀。

    一道道神华荡漾开来,金色满月势不可挡,与那血色魔剑轰然相撞!

    “轰轰轰……”

    一连串剧烈的轰鸣声响起,诛绝仙剑虽然强横无比,但是由于凌仙的修为尚且不足,因此在金色满月的磨擦下,只能随风破碎,化作一道道混沌气,回归到凌仙的体内。

    而那轮满月的力量,却也是被诛绝仙剑消耗的差不多了,不等飞至凌仙面前,便已经化作精纯的灵气,消散在了虚空中。

    平手!

    一个是炼气期,一个是筑基期,两者第一回合的交锋,居然是平手!

    观战的妖兽,包括那其余三尊妖王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以炼气期的修为,与筑基期打成平手,这得多么逆天的实力才能做到?

    凌仙眉头一皱,自语道:“炼气十层虽然强大,不过比筑基期,还是稍差了一丝啊。”

    这话若是让外人听到,肯定会大骂他不知好歹,身为炼气,却逼的筑基期妖兽施展出最强法术,而且两者之间的碰撞,却是以平局收场,这还不满意?难道非得一剑斩了对手才满意?

    “好强大的凶剑!”

    金月狼心神巨震,望着皱眉自语的凌仙,收起了轻视之心,而是将眼前这看似清秀的少年,当成了同级别,甚至是更强大的对手。

    能够一击便逼得它施展最强法术,并且打成平手,那么实力必定不逊色与它!

    只是如今已经动手,便再无退路。

    “人类,我承认你很强,可惜今日,你仍然要死在这。”金月狼一声长啸,震慑八荒,它的身影一晃,化作一道金色闪电,瞬间掠至凌仙,而后一爪拍下!

    凌仙面无惧色,炽热的焚邪神焰包裹住右手,一拳轰出!

    “啊!”

    金月狼一声痛呼,爪子泛起一丝丝黑烟,不过它没有收回烧焦的右爪,而是强忍着疼痛,紧紧的抓住凌仙的拳头,再次施展出自己的最强法术。

    它身为四大妖王之一,除了修为强大之外,战斗经验亦是十分丰富,因此宁可牺牲自己的右爪,也要将凌仙一举击杀!

    而且,它也自信,在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下,施展出满月神通,凌仙不可能躲得过。

    可惜,它注定要失算。

    凌仙在幻境中度过百年之久,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仅仅是战斗经验,就已经炉火纯青,又岂能被当下的小手段击杀?

    金色满月在瞳孔中放大,绽放出无量神光,散发出无匹神威,然而,凌仙却没有丝毫的慌乱,雪白双翼轻轻舒展,一根根洁白的羽毛坠落,凝聚成一个蚕茧的模样,将自己牢牢包裹住。

    “轰!”

    一声惊天巨响,震动四野。

    凌仙虽然没有受到伤害,但是九天神翼却被打散,不过有这么一瞬间的机会已经足够,他运转全身法力,凝聚在自己的左拳上,而后狠狠打在了金月狼的脸上。

    炼气十层的法力澎湃而出,金月狼吃痛,抽身后退。

    “该死的人类,本王要杀了你!”

    金月狼动了真火,三番两次吃亏,让它发誓要将凌仙击杀,只是凌仙太过强大,不是筑基,却可比肩筑基,因此无论它如何愤怒,也奈何不了眼前的少年,只能长啸一声,大喝道:“你们还不过来帮忙?难道要放这个小子安然离去?”

    闻言,其余三尊妖王从震撼中回过神来,相互看了一眼,而后齐齐而动。

    雪虎怒啸一声,施展出十成实力的虎啸山林!

    无形音波扩散开来,发出震慑整个秘境的高亢声音,所过之处,许多实力弱的妖兽皆是匍匐在地,捂住自己的耳朵,浑身发颤。

    巨蟒轻吐蛇信,喷出一道黑色光芒,充满了强烈的死亡气息,地上的草瞬间枯黄。

    而那赤羽鹤则是长鸣一声,双翼一展,无穷的红色羽毛化作利剑,犹如一场炽热的火雨,铺天盖地的朝着凌仙打来!

    三大妖王齐齐出手,施展出自己最强的法术,那般威势,令这片天地风起云涌,瞬间变色!

    凌仙实力很强,但他毕竟还未突破到筑基期,因此这三道恐怖绝伦的攻击,他绝对不可能抵抗住,但是他的脸色却没有丝毫畏惧,反而是嘴角轻轻一扬,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道:“这场面很震撼啊,不过很可惜,你们的对手不是我。”

    话音一落,一道风姿绝世的身影浮现在他身后。

    那道身影绝世倾城,风华绝代,散发出滔天神威,宛若至强天尊临尘,无上真仙降世,睥睨众生,傲世古今。

    刹那间,恐怖神威降临,浩浩荡荡,席卷八荒。

    半空中那三道妖王法术瞬间崩溃,整个秘境的空间开始龟裂,包括眼前四大妖王在内的所有妖兽,甚至是那身为秘境主宰的中年男子,也忍不住全身打颤,不受控制的匍匐在地。

    一语落,一人出,所有生灵尽皆俯首!

    这便是即墨如雪的神威!

    即便是她未发一言,而且失去了**,连神魂也虚弱不堪,但她仍然是二十几万年力压群雄,光耀古今,一人一剑便杀得万族胆寒的平乱大帝!

    “这……”

    四大妖王胆战心惊,被那股滔天神威牢牢压住,丝毫无法动弹,它们望着那道宛若真仙的身影,双眸中充满了强烈的震惊与不解。

    震惊是因为眼前女子的恐怖,而不解则是为何秘境中,会出现如此强大的人类。

    “走吧。”

    即墨如雪看了一眼下方不停发抖的兽群,而后轻挥玉手,一股神秘的伟大力量涌出,那原本紧闭的秘境出口顿时裂开一道缝隙。

    凌仙轻轻点头,没有说多余的话,缓步走进那道缝隙中。

    只是身影即将消失的时候,却是有一道轻笑声,缓缓回荡在这片空间。

    那笑声很轻,却是尽显张狂。

    那笑容很柔,却是惊天动地。

    四大妖王满心屈辱,望向凌仙的目光中充满愤怒,可是它们无可奈何,只能任由凌仙轻狂的声音,嘲笑着它们的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