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镇妖册 > 第五百六十五章 邀请
    唯独贺知微脸上依然带着一丝凝重,或许是因为他年纪大见得太多,或许是因为他忧患意识太重缺乏冒险精神,总之,他并没有大家那么乐观。

    许行空的建议和见解,只是一种可能性,虽然逻辑上看这种可能性实现的几率还是很大的,但是,也同样存在是失败的可能,而一旦失败就可能意味着灭顶之灾,连重来的机会也许都没有。

    基于此,贺知微不得不谨慎再谨慎。

    不过,贺知微并不打算现在就给许行空泼冷水,从刚才的交流中贺知微确定,许行空并不是一个热血的年轻人,更何况许行空身边还有个林晓枫,这位几乎没什么情绪的女孩绝对是许行空的冷却剂和压舱石,有她在许行空基本上很难犯太大的错误。

    “许长老,你的建议很有建设性,想法也很有启发性,我们可以就此展开针对性的研究和讨论,希望能进一步的完善和验证之后再斟酌而行。另外,今天的交流内容...”

    没等贺知微说完,张朝东就抢着表态道:

    “前辈放心,我们一定会守口如瓶的。”

    贺知微一怔,随即严肃的摇头道:

    “不,这位小友弄错了,我并非要求你们对今天的谈话内容保密,恰恰相反,我希望今天的事情在座的诸位尽快将之广而告之,让大家积极的参与进来。”

    长营道人闻言皱了皱眉道:

    “贺前辈,此事不妥吧,人一多就会乱,更何况难保其中有些居心叵测的人存在,到时候闹起来此事反而会变成一场无休止的争论,毕竟许长老提出的三个观点,都很难找到有说服力的铁证加以证明。”

    许行空也开口道:

    “确实如此,我看还是限定扩散范围吧。”

    贺知微摇头:

    “我之所以提出公告天下也是有考虑的,长营的话说的没错,许长老的想法也很合理,但是你们都没有考虑‘势’的问题,我们现在需要的是造势,只要我们牢牢抓住主流,当大势渐显,龙脉之力凝聚,许长老的理念才能得到最强大的支持,反过来,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势会通过龙脉影响所有人,最终能大大提高我们的成功率。”

    众人恍然,比较熟悉俗世政治商业手段的张朝东立刻明白了贺知微的想法,世间的事情从没有所有人都支持的,只要取得了大多数人的支持,最终那些反对的人要么只能废然兴叹,要么就会扭转观念跟随大流,贺知微或许不懂高深的政治手段,但是他通过龙脉之力的运用,却正好殊途同归,达到了借势而为的最高境界。

    处玄道人看了看长营道人,见他没有再提出什么反对意见,遂扭头对张朝东道:

    “此事我们两人负责吧,必要时先召集佛道两门和世家门派代表与许长老座谈一下,统一一下大家的想法,尤其是针对可能出现的搅局者,我们应该先准备应对措施,尽量让局面稳定可控。”

    张朝东兴奋的点头:

    “没问题,这事我们擅长,我回去就找几个紧急事件处理专家来。”

    处玄道人微微笑着点头:

    “那就麻烦张主任了。”

    “应该的。”

    两人迅速交流完,又将视线转向许行空,许行空笑着耸了耸肩,意思是自己没任何意见,反正这种事情他一贯都不喜欢插手。

    最后大家的目光都看向贺知微,显然今天的这个局是由他做主的,而且仔细一想,刚才贺知微好像才说了一个‘首先’,想必他还有更多的事情要跟许行空交流。

    贺知微笑了笑道:

    “这些事情就拜托诸位了,老实说,我们对这些事并不擅长。”

    “前辈客气,这事乃是职责所在,不敢推辞。”

    张朝东和处玄道人都一致表态,虽然贺知微看上去很和气,也很好说话,但是两人依然小心翼翼,毕竟贺知微自己以及背后的实力在那里放着,人家抬抬手就能将你灭了,谁敢乱来呀。

    贺知微轻轻颔首,转向神色淡然的许行空道:

    “那么我再说说另一件事,关于责任,我想许长老有必要跟我走一趟,有些事情光用嘴说是说不清,还是实地去看看,许长老或许会有新的想法也说不定呢。”

    众人闻言神情都是一怔,随即有些迟疑的看向贺知微,哪怕他们尽量不朝不好的方面想,也难免会有些担心,许行空真的跟着贺知微道守墓者老巢去,那可真是羊入虎口一般啊,这让将希望和利益都绑在许行空身上的人又怎么可能不担心呢。

    连一直风轻云淡没什么存在感的林晓枫都忽然一凛,身上的冰冷气息顿时浓厚了起来,双眸中也闪过一丝寒光,随后又带着淡淡的忧虑落在许行空的脸上。

    许行空也收敛了淡淡的笑意,微微蹙眉思索了片刻才道:

    “前辈,您是让我去哪里?”

    “去我们的驻地,那里有些东西必须要让你亲自看一看才行。”

    “我一个人?”

    贺知微笑了笑道:

    “原本去几个人并没什么关系,但是毕竟前人立了规矩,我们还是要尊重的,说实话,在场诸位除了许长老,其他人并没有资格去参观我们的驻地,甚至连长营也没有资格。”

    众人倒是没有觉得贺知微的话有什么不妥,毕竟人家守墓者组织守护的是华夏的根本之地,严谨一些也是情理之中,至于资格什么的,他们都是老江湖了,并不那么在意面子上的东西。

    许行空笑而不语,他知道贺知微还有话说,果然,贺知微顿了一下继续道:

    “不过,基于现在的实际情况,许长老可以提出你的要求,我看看能不能接受。”

    许行空想了想,发现自己就算拉着道教理事会组团去,恐怕也未必能保证安全,毕竟守墓者组织的实力如何自己并不知道,不说别的,光是眼前这位贺知微,就能完全压制住道教理事会派给自己的保镖团。

    显然,守墓者组织不会只有一个贺知微。

    如果找有苏瑾儿与白家来作保,也许安全上会多一些保证,但是守墓者的驻地可是人族的命脉,又怎么可能让妖族的人进入,这种事情根本就不需要提。

    这么一想,最后许行空只要决定去,那么就根本无所谓带着谁去的问题,因为带谁去都一样。

    “其实我只是想带着我夫人一起去而已,毕竟那么神秘的地方,也许一辈子都没机会去见识一次呢,您说是吧?”

    贺知微一笑:

    “这个没问题,你想多带几位女友同行也行。”

    许行空脸上一干,尴尬的撇了撇嘴,众人都是莞尔一笑,连林晓枫都目光流转的露出一丝笑意。

    许行空赶紧转移话题道:

    “刚才前辈不是说需要资格么,现在怎么又这么大方了?”

    贺知微道:

    “因为她们都是你身边人,我相信她们都是无害的。”

    “就因为这个?”

    许行空的惊讶并不是装出来的,他确实有些搞不懂贺知微的信用评价标准。

    贺知微笑道:

    “就因为这个,至于其中的原因嘛,将来许长老自会明白,如果许长老没有异议的话,那么我们最好尽快定下时间,以免夜长梦多。”

    许行空见贺知微急着要定下来,反而不愿意那么简单就决定,他沉吟了片刻道:

    “此事我还需要向我师父请示一下才能决定,如果贺前辈不着急的话,我明天给您答复可好?”

    贺知微了然一笑:

    “可以,那我就等着许长老的好消息。”

    说完,贺知微看向长营道人,长营道人适时的咳嗽了一声开口道:

    “贺前辈的事情说完,那么我们说说咱们之间的事情。”

    许行空会意一笑道:

    “关于天劫剑,我想留下研究一下,大概一个月后交还给贵方可好?”

    “当然,这是小事,天劫剑在许长老手中我们也很放心,贫道想说的是关于我会的决定,我们经过研究,已经决定开革青河道人的会籍,并对处玄道人以及青河道人对许长老以及诸位造成的麻烦表示歉意。”

    “长营道长客气了,毕竟跟他们有个人的想法,贵会也未必控制得住,我们都很理解,只要大家大方向一致,什么事情都可以坐下来谈的,我不喜欢走极端,这次造成了两位前辈死亡我也深感遗憾,毕竟修行不易,现在正是大家齐心合力破除桎梏的时候,再不要内耗了。”

    对于许行空隐晦的警告,长营道人自然能听得出来,只不过现在形势比人强,加之守墓者组织的压制,易学研究会也不敢再闹出什么幺蛾子,更何况,许行空如今是龙脉的掌控者之一,再跟许行空为难,还说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呢。

    贺知微笑眯眯的看着两人表面上和解了,他也知道两人以及两个势力之间的根本矛盾是没那么容易消弭的,不过,只要大家不走极端,守墓者组织也乐得他们之间公平的竞争,有竞争才有进步嘛。

    说实话,守墓者组织早就对易学研究会一家独大有些微词,如今以许行空为代表的学术新领袖冒起,眼看着将要出现一轮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格局,以守墓者组织的眼光,又怎么会不明白其中的好处呢。

    这自然也是守墓者组织力挺许行空的一个重要原因,当然,并非主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