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三章 人祸
    天色终于明亮了起来,说是明亮,天空还是有着厚厚的乌云,只是到了白天,视线总算能看清五十步以内的东西。ranwen w?w w?. r?a?n?w?e n `o?rg

    渔民们都忙碌了起来,生火、煮米,方圆数十步内,变得人声鼎沸,忙碌起来。这群灾民约有五十人,精壮汉子约有十来人,余下的多是妇孺。

    也是幸亏渔民对湖潮极为敏感,及时撤退,这才损失不大,附近以种植水稻为主的村子,大多遭殃,财物损失暂且不说,人被大水卷走不少,恐怕是凶多吉少。

    这时,杨琏才见着了族长。张氏族长年约六旬,身体还算健壮,涨潮之时,被几名青壮救出,并无大碍。听闻杨琏醒来,颤巍巍来相见。

    适逢乱世,武夫当国。但南唐、吴越文化昌盛,在各国之中,屈一指。渔民虽然地处吴越国境内,但却是苏州与常州交界之处,深受南唐影响。

    早些年时,南吴就与吴越国在常州、苏州一带争霸,苏州几度易手,最后落入吴越国手中。南唐取代南吴,曾经一度进兵苏州,意图夺取江南重镇,但自从中吴节度使钱元璙镇守苏州之后,苏州就为吴越牢牢控制。

    南唐、吴越两国知道谁也灭不了谁,因此偃旗息鼓,总的说来还算平静。不过去岁南唐国陈觉对闽国动兵,使得吴越国与南唐国关系陡然紧张起来。

    闽国若灭,吴越国便被南唐包围起来,因此吴越国出动水军支援闽国。苏州、常州是两国边境,因此两地也有增兵,一场大战即将来临。可谁又知道,一场大水,一场暴雨,弄得苏、常一带百姓流离失所?

    如今湖水越涨越高,谁知道能到哪里?若不及时迁走,恐怕又要受灾。渔村的百姓,打算便是要去苏州,毕竟是吴越国的人嘛。族长如此一问,杨琏一时也找不到出路,便同意了族长的意见,跟随他们行动,先去苏州再做计较。同时,杨琏也是想看看,神秘老奴,为自己安排了什么人?

    篝火架了起来,铁锅架在木架上,很快,米粥飘香,渔民喝了米粥,便开始收拾行李,瓦罐、衣物、米粮、渔网等物都打包放在手推车上,趁着暴雨未来,转移到更高的地方。

    杨琏与张绮栎一家五口人走着,张绮栎大哥张祁年与杨琏同岁,肤色黝黑,打渔很有一套,虽然贪钱,却非常讲信用,一诺千金,正是他将落马的杨琏救了起来。

    张祁年家人不多,母亲在生下幼子二狗子不久病逝,父亲也在去岁病死。他自己倒是娶了一房媳妇,孩子已经三岁大了。

    杨琏走路还有些不稳,骑马不得,张祁年让二狗子扶着,二狗子虽然不愿意,但长兄如父,父亲的命令,他岂能不从,只得将心中的不满压下心头,扶着杨琏走路。张祁年推着沉重的小车,妻子抱着孩子,张绮栎拎着杂物,随着渔民朝着东边走去,先要渡过汹涌的小河,再折向南边,投奔姑苏城。

    又是一日的忙碌,走了一日,杨琏觉得双腿软,张绮栎善解人意,烧了热水,让杨琏泡脚,这才舒服了许多。渔民们吃了饭,早早安睡,杨琏躺在榻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身体太弱,他需要锻炼,不然怎么在乱世里生存?想着想着,心中有了主意,人也困乏至极,沉沉睡着。

    “哈!”一大早,张绮栎就听见有人在帐篷外哼哼哈哈,她也不去理他,想来是二狗子那个混蛋又在作恶,这顽徒,精神倒是十足!

    烧了水,用木盆盛了,张绮栎端了送给杨琏洗漱,却现杨琏不在帐篷内,大清早,去哪里了?张绮栎放下木盆,喊道:“杨大哥,杨大哥。”

    “我在这里!”远远地,传来杨琏的声音。

    张绮栎循着声音走去,却现杨琏正在做着奇怪的动作,一会弯腰,一会后仰,晃来晃去的,不时哼出几声,原来哼哼哈哈的声音是他出的。

    “杨大哥,你这是在做什么?”张绮栎奇怪地问道,从来没有见过杨大哥如此。

    “五禽戏。”杨琏一边练着,一边回答,这时已经快做完了。

    “身体还没好,不好好休息,瞎闹腾什么呢?”张绮栎嗔怪着。五禽戏她倒是知道,只是杨琏怎么会练?

    杨琏收了姿势,笑着解释,道:“这五禽戏,可是华佗所创,能强身健体,腾云驾雾。”却忘记张绮栎是医者后人,自然知道五禽戏。杨琏前世,就常常练五禽戏,这一世的身体虽然不算很差,但杨琏还不满意,他有大志,但在这乱世,要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如果能恢复他穿越前的武力,当有一番作为。

    “有这么厉害?”张绮栎一愣,强身健体她信,腾云驾雾?那不是成了仙人,这呆子,又开始瞎说。

    “改天教你。”杨琏笑了笑,接过张绮栎递过来的帕子,擦净了脸上的汗水,又道:“谢谢。”

    张绮栎接过帕子,垫着脚尖,慢慢踱步回来,心中觉得奇怪,他好像变了许多,只是一时又想不出来是哪里变了。

    杨琏练完一套五禽戏,身体暖暖的,忽然,他现从小腹升起一丝暖流,直达胸口。原本湿湿的心,仿佛烘干了一般,变得舒服起来,这是他以往不曾有过的经历。他不禁有些奇怪了,难道他的身体生了变化?有了特异功能?

    这时,渔民都起来了,三三两两地忙碌着,吃过早餐之后,就要南下。张绮栎端来米粥,杨琏就在小雨下,撒了点粗盐,吃了个碗底朝天。张绮栎收拾了东西,一行人正要出。

    忽然,地面震动起来,先是轻微震动,很快瓦罐也开始晃动起来,越来越激烈,渔民都吃惊,这是怎么了?

    很快有人慌慌张张地跑来,口中叫着:“不好了,太湖水贼来了!”

    太湖水贼盘踞在太湖乌龟山,有百余人。这群太湖水贼时常打家劫舍,作恶多端,官府几度围剿,水贼仗着地理熟悉,在芦苇荡里与官府水军周旋,几次下来,官府损失不小。暗地里,百姓都说,这群太湖水贼,是南唐人假扮,但谁也不知道真相。

    此时,太湖水贼忽然杀出来,渔民无不惊恐万分,但身处乱世,男人们早就是铁打的神经,一点都不害怕。十几名汉子当即高声喊着,拿起了鱼叉、锄头,要与太湖水贼拼命。

    杨琏心中奇怪,太湖水贼出现的时间,太过于蹊跷,难道说,有人在操控这一切吗?

    数十名身强力壮的渔夫迎了上去,老幼妇孺丢弃了物品,躲进密林。张绮栎拉着杨琏,道:“杨大哥,快躲一躲!”

    杨琏身体刚好,知道去了也帮不了忙,与张绮栎、二狗子等渔民朝着密林走去。杨琏走了几步,天空忽然一声惊雷,炸得天地都要裂开了似的,耳朵隐隐生疼,脑子仿佛被重锤锤了一下。旋即,暴雨如注,浇注在这片天空,一群人尖叫着躲进密林。

    这时,密林外,太湖水贼已经杀奔而来,前面是几匹战马,冲击力极强。刷刷几刀,两名渔民便倒在地上,鲜血混合着雨水,染红了地面。

    “杀!”太湖水贼大声喊着,声音在雨中并不大,但有着浓浓的杀意。

    渔民举起锄头、鱼叉迎战,终究不是装备精良的太湖水贼的对手,又是数人被杀死。

    这场战斗持续的时间不长,只有半个时辰,五十多名太湖水贼如同杀神,将渔民杀的魂飞魄散。杨琏见势不妙,抓住张绮栎的小手,在密林里穿行。此时渔民四散逃走,太湖水贼人数虽然不少,终究给了杨琏逃命之机。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在一棵歪脖子树边上停下,杨琏气喘吁吁。他的手还死死地攥着张绮栎的手,少女的手都被捏红了。

    忙于逃命,两人与渔民都失散了,也不知道,在这场屠杀中,有多少人能活下来?这,就是乱世吗?杨琏不由握紧了拳头,想要活下去,想要主宰自己的命运,只有不断壮大自己的实力。

    张绮栎毕竟是个少女,呜呜哭了起来。杨琏只得安慰着她,任由她靠在自己的肩头,泄着心中的悲伤情绪。

    “绮栎,放心吧。大哥他们一定没事。”杨琏说道。

    张绮栎哭了半响,心情得到缓解,相信杨琏的她闻言点点头。

    杨琏拉起她的手,道:“走!”

    一路逃命,所有的东西都丢弃的差不多了,杨琏的身上还有十几个铜钱,张绮栎则是身无分文,两人此时最大的任务,是要活下来。走了半里路,杨侑忽然耳朵一动,拉着张绮栎躲在了树林后,伏在深深的草丛里,一动也不动。

    如今他的耳朵异常灵敏,听出身后有马蹄声,便十分警惕,他觉得很有可能是太湖水贼,先要躲一躲。

    很快,十几匹战马缓缓而来,杨琏仔细凝视着,忽然身边的张绮栎身子颤抖起来,他回头一看,见张绮栎张大了嘴,眼中带着愤怒,清亮的眸子里,泪水正在转圈。

    杨琏忽然意识到什么,他猛地捂住了张绮栎的嘴,死死地按住。张绮栎毕竟是个女子,一时反抗不得。当杨琏回头再看,只见一匹高大战马的尾巴上,挂着几颗熟悉的头颅。头颅上还挂着鲜血,眼睛圆睁,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

    张绮栎几度想要冲起来,杨琏奋力按住了她,直到那十几名骑兵消失在视线,杨琏这才松了一口气,但他不敢放松手掌,又等了半响,这才松开了手,整个人几乎瘫软在地上。

    ps:新人新书,求收藏求推荐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