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十五章 去金陵
    看杨琏有些推辞的模样,王曲再度拱拱手,道:“杨义士的壮举,令老朽十分佩服。燃? 文小说 ??   w?w?w?. r?a?n?w?e?n`org还望杨义士不要推辞。”王曲盛意拳拳的样子。他又怎会不知,只凭救了齐王最宠信的女儿,陛下最喜欢的郡主,杨琏的前途,必然是光明的。

    只是在杨琏房中,生的事情,他并不知道罢了。

    杨琏略作沉吟,也不多话,拱拱手,拿过了一块金饼,道:“既然王东家盛意拳拳,小子就不客气了。只是这么多东西,小子实在是接受不起,这块金饼,就当是王东家的好意吧。”

    王曲见杨琏收了,笑道:“杨义士高风亮节,老朽佩服。”

    杨琏微微一笑,将金饼纳入怀中,大步流星而去,王曲有些奇怪,这杨义士是要去哪里?

    陈可言匆匆忙忙出来,看见王曲,道:“可曾看见杨琏?”

    王曲一指前方,道:“刚走了。”

    陈可言也不答话,匆匆离开,王曲摸着下巴,有些不明白生了什么事情?等他知道了生在屋子里的事情,当真是吓了一跳,一方面被杨琏的胆气所惧,一方面又觉得这个年轻人实在是傻,平白无故放弃了平步青云的机会,真是愚不可及,早知道不给他金饼,那可是足足十两的金子啊,让他十分肉痛。

    杨琏只走出了几百步,就被陈可言追上,杨琏也不紧张,定定地看着他。

    陈可言苦笑着摇摇头,道:“杨公子倒是大胆,却给我们留下一个难题。”

    “又不是第一次了。”杨琏淡淡的笑着,摊开手,道:“陈将军当真要捉拿我吗?”

    “不敢。”陈可言有些迟疑,他也知道郡主是一时气愤,虽说杨琏无礼,但毕竟对郡主有救命之恩。郡主又是小孩子心性,谁知道她究竟要做什么?

    “陈将军,我这里有一份天大的功劳,你想不想要?”杨琏问道。

    陈可言不免就是一愣,天大的功劳?杨琏不等他多想,笑道:“我虽然救了郡主,但最后关头,还是将军及时赶来,不然我也遭了毒手,这个恩情,杨某自然是要报的。”

    “我若在郡主身边,难免会分了将军功劳。还望将军放我离开,若是寻不到我,将军便是营救郡主的功之臣。这笔买卖,相信将军会算。”杨琏又道。其实他心中笃定的很,这一次看似立下大功,但由于他的名字,难免会受到质疑。若是主动离开,至少在齐王李景遂,天子李璟的眼中,他是一个不贪图富贵之人,就算名字相似,疑惑也会减了几分。

    郡主是小孩子,脾气古怪,以她娇生惯养的性格,被杨琏欺负了,必然会想方设法出这口气。杨琏的目标是金陵,郡主的住在金陵,总有相见之日,若那时候想见,情形和现在就大不相同了。

    陈可言身为横林镇镇使,也不是愚笨之人,想到此不由笑道:“陈可言多谢杨兄。”言语之间,已经生了变化。

    他也知道,看小郡主的模样,对杨琏似乎有了依恋,也许她只是一时气氛,若是当真拿了杨琏,小郡主又反悔了,最终倒霉的还是自己。若是不拿,最多受到郡主责怪罢了,于他并没有太大损失。只是这么一瞬,陈可言已经打定了注意。

    “我家在常州,杨兄若不嫌弃,忙过之后,还望光临寒舍,我必倒履相迎。”陈可言笑道,对杨琏的好感多了几分。再说,他对刁蛮的郡主的确没有好感,杨琏的那几下,打的实在是过瘾,陈可言的内心,直呼痛快。

    杨琏拱拱手,道:“陈将军,告辞。”

    “杨兄,一路走好!”陈可言同样拱拱手。

    杨琏离开横林镇,朝着西北方向而行,那陈可言不知道和郡主说了什么,倒也没有人追来。倒是中途,在一颗歪脖子树边,杨琏看见了冷若冰霜的蒙面女子,只见她白衣飘飘站在那里,就像天宫的仙女,让人仰慕。只是竖起的娥眉,让人不寒而栗。

    那也是,昨夜差点被杨琏占了便宜,她岂能开心?没有杀杨琏就不错了。

    “小娘子,在这里等我?”杨琏嬉皮笑脸,走了上去,浑然不管蒙面女子杀人的目光。

    蒙面女子冷冷地扫了他一眼,道:“登徒子。想不到你居然还敢非礼郡主,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可是目前,我还是活的好好地。”杨琏无奈地挠挠头,道:“没办法,人太帅,刚离开一个小美女,又来一个大美女,苍天啊,大地啊,我该怎么办啊。”

    “油嘴滑舌。”蒙面女子冷哼一声,手一抖,宝剑脱鞘而出,道:“你再乱说话,我非杀了你不可。”

    杨琏翻了一个白眼,又是这句话。只是可惜打不过她,不然也要拍拍的她的臀部,看看与郡主的比起来,谁的弹性更好?

    蒙面女子自然不明白杨琏的龌蹉心思,又道:“我当真是好奇,你怎么说服陈可言,让他不抓你的?”

    杨琏也不答话,扭头就走。

    蒙面女子气坏了,道:“你怎么不说话?”

    “不是你不让我说话的吗?”杨琏反问。

    蒙面女子一愣,道:“我什么时候不让你说话了。”

    “才说的话你就忘了,难道你已经记忆衰退了吗?”杨琏笑道。

    蒙面女子想了一想,怒道:“我让你不要乱说话,可不是不准你不说话。”

    杨琏叹息了一声,道:“小娘子,你也知道,我管不住自己的嘴,你想让我不乱说,那最好别让我开口。小娘子!”说到最后三个字,杨琏还特意咬了重音,听起来特别不同。

    蒙面女子怎么听不出来,怒道:“谁是你的小娘子。我有姓名。”

    “哦?那你叫什么?”杨琏紧追不舍地问道。

    “我叫米……”蒙面女子突然反应过来,白了一眼杨琏,道:“你想套我的身份。”

    “对于我来说,你只是一个武功高强,胸大无脑的女汉子罢了,有什么值得我打听?”杨琏十分不屑。

    有的词蒙面女子虽然听得不是很懂,但她知道,杨琏说出来的,必然没有好话。顿时蛾眉又是一竖,喝道:“你又在胡说什么?”

    杨琏笑道:“我胡说什么了?”

    “你说我胸……”蒙面女子正要说着,忽然现杨琏正玩味地看着自己,而且看的还是那个地方,令她恼怒万分。

    “可惜,一点都不大,既然不大,好吧,你有脑。”杨琏摇头晃耳。

    蒙面女子差一点就要拉开衣裳,让他看看,那里小了?但呼吸过后,渐渐平静了下来,暗道一声:“冷静,一定玩冷静。”

    杨琏见她居然冷静下来了,微微一笑,这个火得熄了,不然恐怕要吃苦头,毕竟打不过她,想了想,道:“米姑娘,你要和我去金陵吗?”

    “是我护送你。”蒙面女子说道。

    “好吧,是你护送我。金陵一行,困难重重,你不害怕吗?”杨琏问道。

    蒙面女子道:“这话你似乎问反了,以你的身份,去金陵恐怕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吧!”

    杨琏眯起了眼睛,笑道:“你会揭我吗?”

    蒙面女子摇摇头,道:“似乎没有好处,我应该也不会。不过也许那天缺钱花了,可以考虑一下。”说着笑意盈盈地看着

    杨琏,这下他该求自己了吧。

    杨琏暗想:她手上的信件倒是危险之物,要想办法拿回来。只是现在不能说,几度轻薄于她,必然不会给自己。

    “姑娘一诺千金,不远万里,只为祖父的一句承诺,有此可以看出,姑娘义薄云天,必然不会做出这等事来。”

    “当年天下大乱,祖父拨乱反正,对江南百姓略有恩德:我想姑娘念在这个情分上,自然会保守我的秘密。”杨琏笑道,大帽子扣了上去,脸不红心不跳。

    蒙面女子冷哼了一声,杨琏虽然这话有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意思,但当年江南群豪逐鹿,孙儒弄得江南民不聊生,正是杨行密赶走了孙儒,又取军粮赈济灾民,对江南百姓,有着莫大的恩德。正是因为如此,杨琏当初逃亡时,才能得到渔民的相助,乃至于牺牲了性命也不要紧。

    “你放心吧,本姑娘一诺千金,既然答应祖父带你回金陵,也会答应他不泄露你秘密的要求。”蒙面女子说道,心中却在想,但是我可以杀了你,这并不违背誓言。

    杨琏放心了,笑道:“既然如此,上路吧。”

    常州离金陵说远也远,说不远也不远,若是走路,总要些时日,五六天是免不了的,杨琏身子尚未痊愈,走路不便。不过有王东家送的金饼,买两匹好马还是足够。杨琏就在横林镇外,与人买了两匹中等马,两人骑着马儿,朝着金陵赶去。

    这边,怀柔郡主得到消息,大雷霆,但陈可言坚持说找不到杨琏,怀柔郡主也无计可施,只得拿下人出气,几个下人被抽打的浑身是血,敢怒不敢言。身为下人,早就有了这样的觉悟,跟一个不好的主子,真是危险。

    过了两日,齐王李景遂得到消息,又派人来接怀柔郡主。怀柔郡主见实在找不到杨琏,太监又劝她,说不定杨琏也去金陵了呢?怀柔郡主这才打起了精神,带着侍卫浩浩荡荡赶往金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