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二十章 第一桶金
    “死老头,刚才你不是很嚣张吗?”杨琏也不是什么善人,刚才被李雄心又打又骂,心中早就憋了一口气。火?然 ?文? ?  w?w?w?.?r a n?wen`org再说老头子居然暗算他,令杨琏更是觉得憋屈,这口气不出怎么能行?

    不等李雄心回话,杨琏跳上去就是一脚,狠狠踢在李雄心的胸口。李雄心在地上滚了两圈,痛的撕心裂肺,肋骨似乎断了,但他顾不得了,爬上几步,跪在怀柔郡主面前,道:“郡主,小人还以为是齐王府逃跑的家仆……”

    “就算是齐王府的家奴,也不是你可以欺辱的。”怀柔郡主冷冷地说道。刚才杨琏那一脚,踢得又狠又准,很合怀柔郡主的心意。若不是顾忌形象,她早就鼓掌叫好了。

    李雄心顿时哑然,他还以为这个看起来娇滴滴的郡主会善心一些,但想不到怀柔郡主一点也不温柔。

    杨琏上前一步,抓起李雄心的衣领,道:“虽说你有不知者无罪的理由,但可惜你得罪的是小爷,我说过什么话,你还记得吗?”

    “不在金陵出现?”李雄心说道,声音都颤抖了。

    “这只是其中一句,下一句同样重要。”杨琏好心提醒他。

    “见一次打一次?”李雄心费了好大力气,想起来杨琏的话。

    “没错!就是这句。”杨琏笑了笑,一只手抓住李雄心的衣领,另一只手在他脸上狠狠扇了几巴掌。

    李雄心被打的头昏眼花,已经无法正常思考了。脸颊火辣辣的疼,鼻子似乎流血了。

    被唤做小二黑的马夫和两名彪形大汉,同样伏在地上,身子颤抖着。杨琏凶神恶煞的表情吓坏了他们,再瞧一瞧郡主身边的侍卫,个个全副武装,手中利刃闪着嗜血的光芒,岂有不害怕的道理?两名游侠儿说好听是游侠儿,说难听了只是小混混,欺负一般百姓还可以,哪里敢和齐王府的侍卫叫板?

    杨琏身子还没有长好,又被李雄心下药,捆绑了半天,力气不足,打了他十几下,自己也气喘吁吁,只得停了下来。

    “公子,小人有眼不识,还望公子饶命啊。小人愿意赔偿,赔偿。”李雄心忙道,说话间,几缕鲜血沿着嘴角淌了下来。

    “怎么赔偿?”杨琏来了兴趣。

    “小人愿意奉上十吊钱,向公子赔礼。”李雄心想了想,道。

    南唐物价不高,十吊钱大致是十两银子,杨琏闻言不由一笑,这个老头,如意算盘打的挺响。他嘿嘿一笑,道:“老丈,我是一个读书人,怎么会找你要钱呢?”

    “那就好,那就好。”李雄心以几不可闻的声音低声说道,心中一喜。

    “老丈,你那客栈就在秦淮河岸边,杨柳依依,甚是美丽啊。”杨琏嘿嘿一笑。

    “公子若是喜欢,不妨多住几日,小人不收钱!”李雄心赶紧道。

    “几日?不,我想至少住个一两年。”杨琏摇摇头。

    “这个,公子不介意,住七八年也是可以的。”李雄心说道,又赶紧补充:“不要钱。”想的是杨琏怎会在客栈住上七八年?

    “不要钱怎么好意思?”杨琏淡淡一笑,从怀中掏出了两文钱,递到李雄心手上,低声道:“你那客栈,今天就交给我,改姓杨了吧。”

    李雄心身子一抖,这个小子,居然用两文钱想要买下他的客栈,这实在是太黑了一些。可是他抬起头看见怀柔郡主那张生气的俏脸,又有些后怕,看这小郡主的模样,对这个恩人是十分感激的。对这小子不敬便是对郡主不敬,对郡主不敬便是对齐王不敬,这个罪过,可是大了啊。

    “不给也行,我就让你尝尝竹笋炒肉的味道,或者馄饨也成。”杨琏又低声道,脸上露出笑意。

    李雄心身子一抖,虽然不知道所谓的竹笋炒肉和馄饨是什么,但绝对不是好的。李雄心摸了摸脸上的伤痕,那是小郡主打的,想到此,他脸色白,心中十分后悔。可是后悔已经无用,杨琏硬要用两文钱买下他的客栈,这笔买卖真是亏了。

    早知如此,他还是老老实实等杨琏回来,确认了身份再去齐王府,又怎会有这档子破事?李雄心连连摇头,真是瞎了眼,菜户做出这等蠢事。

    怀柔郡主在后面,听不清杨琏的话,奇怪地问道:“你在做什么?”

    杨琏回头,笑道:“老丈说要请我喝茶。”转回头,又道:“郡主的手段你可是认识了,我若开口,恐怕你不仅客栈保不住,一家老小的小命也要丢在金陵。”

    李雄心叹息了一声,自己种下的苦果,含泪也要咽下。那郡主一言不,劈头盖脸就是一阵乱打,的确比杨琏还要可怕。只得苦笑一声,道:“公子,我这上有老下有小……”

    “立刻打住!再说一文钱都没有,全家都扔去哪天牢里,去喝西北风。”杨琏冷冷打断了他的话。

    李雄心动了动嘴唇,将心中的不满咽下,但又无可奈何,只得点点头,道:“多谢公子大恩。”

    “这才像话。”杨琏慢慢站起身来,又看着那两名彪形大汉和小二黑,道:“从今天开始,你们三人就跟着我。”

    “啊?”小二黑吃了一惊,看着杨琏,又看了看李雄心,不知道该说什么。

    “以后你就跟着他吧。”李雄心摆摆手,站起身来,一瘸一拐地坐上马车,肋骨断了几根,让他难受极了。

    “你二位呢?想好了吗?就刚才,你还打了我一拳。”杨琏淡淡的道。

    一个汉子瞧了一眼杨琏身后的侍卫,知道若是不从,被打一顿还是轻的。刚才这客栈老板已经服了,他哪敢在强嘴?忙道:“公子大义,我等愿意跟随在公子身边。”

    一个回答,另一个也赶紧回答,杨琏对此很是满意,问了两人姓名,打了自己一拳的那人叫做王虎,另一人叫做赵鹏。杨琏摆摆手让两人起来,又仔细看了看,两人身材魁梧,约有八尺,在这个时代,身高已然不低。而且两人一身横肉,不仅可以充当侍卫,必要时,还可以充当苦力,实在是划算。

    看见杨琏摸着下巴笑了,两人心中一抖,有些害怕,杨琏的笑容太诡异了。

    “你们先把回去,稍后我再去客栈。”杨琏吩咐。

    三人应了一声,小二黑驱赶马车,回转客栈。

    “你还笑?居然敢偷偷摸摸跑了。”看见杨琏的模样,怀柔郡主气不打一处来,生气的说道,顺便还舞动了几下皮鞭,呼呼直响,让人不寒而栗。

    “什么叫偷偷摸摸,我走的可是光明正大,走之前,我还做了什么事情来着?”杨琏眨了眨眼睛,并不害怕,还做出一副思考的表情。

    怀柔郡主闻言脸色一红,这个登徒浪子,几次非礼自己,非要给他好看不可。只是她一时没有想好主意,要怎样惩罚他?

    正思考的时候,一名太监匆匆而来,到了郡主身边,道:“郡主,王爷想要见你。”

    怀柔郡主翻了翻白眼,不耐烦地道:“本郡主知道了。”

    太监赔笑道:“郡主,王爷有急事。”

    “好了好了。”怀柔郡主嘟起小嘴,道:“不要催了,这就过去。”又看了一眼杨琏,道:“你在这等本郡主。若是不听,剥了你的皮。”

    杨琏摆摆手,道:“快去吧。”见怀柔郡主飞快了奔了进去,杨琏笑了笑,转身就走,浑然不在意。

    怀柔郡主飞奔进王府,到了后厅,见父王正在院子里负手踱步,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女儿见过父王。”怀柔郡主说道。

    “哟,乖囡囡,你来了。”李景遂脸上露出笑容,看见女儿,他的心情好了许多。

    “父王,刚才你在想什么?”怀柔郡主问道。

    “没有什么,只是一些琐事罢了。”李景遂笑道,这些事情,他可不想给女儿说。

    怀柔郡主道:“父王,女儿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小孩子,可以为父分忧了。”

    “好好好,囡囡最懂事了。”李景遂伸出手,在女儿琼鼻上刮了一下,一副溺爱的表情,此时他不是齐王,更不是大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齐王,而是一个父亲,疼爱女儿的父亲。

    怀柔郡主皱了皱眉头,低声道:“如果他在,一定可以解决的。”前几日的那一幕,又浮现在她的脑海。虽说对他打了自己很是不爽,但怀柔郡主也很清楚,是机智的杨琏救了自己。或许,他能帮助父王呢?

    李景遂奇怪地问道:“他?他是谁?”

    “就是救了女儿的那个人,女儿给你说过的。”怀柔郡主说道。

    “哦?”李景遂来了兴趣,昨天女儿给他说过此事,但怀柔郡主奔波一天,早就困乏,李景遂只是简单地问了问,此时听女儿一说,对杨琏有了几分兴趣,便道:“前几日的情况,究竟是怎样的。你说来听听。”

    怀柔郡主便将生在横林镇的事情一一说了,她口才虽然不佳,但事情生得惊心动魄,杨琏在适当的时候出击,击伤老三之后并没有恋战,而是选择了逃走。随后,在马车损坏的情况下,利用密林与敌人周旋,又利用猎兽的夹子成功击杀了老二。虽然说有运气的成分在其中,但这份胆识、机智,的确非常人所及,成功吸引了李景遂的注意。

    ps:各位大大看着还可以,不妨动动小手,收藏,投票,十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