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三十七章 有趣的一天
    毕竟是好人占了多数,见杨琏大公无私,将雨碎江南的曲谱贡献出来,不少文人雅士纷纷鼓掌。??? ?燃文小说 ?  w?w?w?.?ranwen`org气得李弘冀脸色通红,今天真是丢尽了脸面。

    “刚才杨先生一曲足以证明他的琴技,妾身想,诸位应该没有异议了吧。”曾忆龄笑道。

    潇湘阁内众人鸦雀无声,陈铁倒是耿直得可爱,大声回应,道:“没有异议。”

    李弘冀忽然冷笑了一声,他想起了,这个人姓什么?杨琏?他居然叫这个名字?当即冷笑一声,上前两步,喝道:“你刚说你叫什么?杨琏?本公现在怀疑你是前朝旧党。”

    “东平公,这个帽子扣得好大啊。”杨琏眯起眼睛打量着他,今日他不介意将事情闹大,因为他既然来到了金陵,名字早晚会被南唐君臣所知,早一些让众人知道,是有好处的。

    “东平公在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我倒是认为,东平公是在公报私仇。敢问东平公,你说的前朝旧党,是什么人?”杨琏咄咄逼人,不退反进地问道。

    “自然是那前朝旧太子一党。”李弘冀说道。

    “那前朝旧太子是何人?”杨琏追问。

    “姓杨名琏,你与那旧太子同名同姓,必然脱不了干系。”李弘冀喝道。

    杨琏微微一笑,这个李弘冀看来是比较冲动之人,这倒是好办了:“东平公,你说的前朝旧太子,如今在何处?我与他究竟有什么关系,还望东平公为我解惑!”

    “那,那……”李弘冀突然想起来,那前朝旧太子已经死去好几年,尸体都化成了枯骨,又怎能出来兴风作浪?只是他心中不甘,想了想,道:“那前朝旧太子虽然已死,但余孽仍然不少,妄图颠覆大唐社稷。而你,便是其中一人。”

    “空口无凭,东平公若是有证据证明,杨琏甘愿与东平公去那衙门走一趟!但若是东平公拿不出证据,可不能妄言,届时我虽然是一介布衣,也要向东平公讨回一个公道!”杨琏冷笑了一声,言语之间,一点都不软。

    李弘冀哪里有什么证据,他也清楚,此人虽然也叫杨琏,但相貌截然不同,口音也大为不同,自己与他只是初识,哪里有什么证据?但他不愿落了下风,喝道:“你要证据,本公这里有很多,只要去了京兆尹,你自然会看到很多证据。”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杨琏淡淡的道,朝着曾忆龄那边施了一礼,笑道:“曾姑娘这个号码选的当真是极巧,只是如今东平公说在下是前朝旧党,要捉拿去拷问,恐怕‘雨碎江南’的曲谱,给不了姑娘了。”

    曾忆龄一直冷眼旁观,直到此时,才慢慢站起身来。杨琏这才注意到,曾忆龄的个子很高,身材又十分苗条,放在后世是做模特的料。只见她慢慢踱步过来,带起一阵香风。到了李弘冀的面前,道:“东平公,今日这里所有的人,都是龄的客人,妾身绝对不允许生这样的事情。”

    “嘿嘿。”李弘冀顿时笑了,他靠近了曾忆龄,低声说了一句什么。旁人由于距离的关系,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但杨琏却是听清了,不免冷笑了一声,这个李弘冀,当真是无脑之人吗?再说了,这曾忆龄就算长的倾国倾城,但再怎么貌美如花,他毕竟是皇室中人,即使日后不能登基为帝,也要顾及皇家颜面,总不能娶一个烟花之地的女子啊。

    曾忆龄淡淡的笑了笑,眉眼有说不出的风情,“妾身何等荣幸,只是,妾身是残花败柳,尚有自知之明,还望东平公就此打住。”

    李弘冀死死地盯着曾忆龄,两人对视了半响,李弘冀忽然冷笑了一声,道:“不管怎样,你是一只鸟雀,终究是逃不出猎人的掌心。”

    “是吗?那就不妨试一试。”曾忆龄也不客气。

    李弘冀转过头,看了杨琏一眼,道:“本公记住你了。”说着,迈步走了下去,包厢里,几人匆匆而出,跟随李弘冀的背影而去。

    杨琏眯起了眼睛,李弘冀今日的所作所为,有些奇怪。杨琏隐隐觉得,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恐怕还有更深的内情在里面。而这个曾忆龄,也不是简单的人。

    曾忆龄叹息了一声,慢悠悠走到杨琏的跟前,道:“今日真是连累杨公子了。”

    “这个倒是不妨。”杨琏笑道,心中却恨此事闹得还不算大,若是李璟知道李弘冀在妓馆闹事,更想纳妓.女为妾,不知道会有怎样的表情?

    曾忆龄施了一礼,又道:“连累了公子,龄当真是无以为报。”说着,将头上的玉簪子拔了下来,递给杨琏,道:“这根玉簪子,是当初一个友人所赠,虽然不是什么精美的物品,但意义重大。今日赠予杨公子,杨公子若是来了潇湘馆,只要取出这根玉簪子,不管何时,龄自然会相见。”

    说着,曾忆龄笑了一笑,大眼睛看着杨琏。

    杨琏有些犹豫,他隐隐觉得潇湘阁有些不妙,但又觉察不出什么不对。再说一个妓.女,他提不起什么兴趣。这时,目光瞟过玉簪子,杨琏不由眯起了眼睛,忽然笑了笑,道:“既然姑娘盛意拳拳,杨琏便恭敬不如从命了。”伸手接过玉簪子,纳入了怀中。

    陈铁看见这一幕,暗叫了一声好,觉得杨琏给神武军长了脸。一旁周家公子抿着嘴,眼睛忽闪,想不到这杨琏,也是这般模样,唉,虽然看不清曾忆龄的相貌,但只凭那婀娜的身段,黄莺一般的声音,便可以猜想,这是一个绝世的佳人。一个正常的男人又怎么会拒绝她呢?东平公不就是一个例子吗?

    才子佳人上演了一场戏之后,杨琏谱写了一曲,与曾忆龄合奏。曾忆龄弹琴,杨琏吹箫,将后世赫赫有名的笑傲江湖曲演奏了出来,两人虽然初次配合,但胜在曲子优美,一曲罢了,众人如痴如醉。

    李从嘉摇头晃脑,他爱好辞赋,也喜好音乐,自认为天下的曲子都听过了,想不到今日杨琏出手的两支曲子,他都没有听过,而且曲子的品质很好,应该是大家所为。

    周家公子陷入了沉思,直到曲子毕了,众人逐渐散去,杨琏进入了包厢,周家公子这才反应过来。

    杨琏与众人寒暄,陈铁一脸的兴奋,想不到杨琏居然得到曾忆龄的垂青,这下事情好办了。

    杨琏倒是不在乎,取出玉簪子,递给陈铁,道:“你若喜欢,便拿了去。”

    陈铁连连摆手,道:“君子怎能夺他人所好。”连声推辞。

    潇湘阁的人逐渐散了,此时也接近亥时,天色已经暗淡了下来,宵禁就要开始。几人也不想太迟,走出了潇湘阁。杨琏落在最后,回头看了一眼潇湘阁,这个地方,不简单。

    就在这时,还是那名脸上蒙着白纱的侍女,匆匆走了过来,道:“杨公子请留步。”

    杨琏回身,看着侍女,道:“姑娘有什么吩咐。”

    “杨公子,我家姑娘叮嘱,今日生了这样的事情,那李弘冀必然怀恨在心,还望杨公子小心。若是生了什么事情,还望公子派人来知会一声。”侍女说道。

    杨琏颔,笑道:“你可回去告诉她,我已经知道了。”心想这地方,恐怕以后难得来了。

    侍女又叮嘱,道:“杨公子,那根玉簪子可要保存好了,切莫不可丢弃。”

    杨琏意外地一愣,曾忆龄是心思慎密之人,刻意叮嘱这根玉簪子,难道有什么用意吗?当即笑道:“曾姑娘相赠之物,自然会好生保管。”说着,转身大步离去。

    侍女看着杨琏离去的背影,嘴唇蠕动,但终究什么话也没有说。片刻后,只觉有人在身边,抬起头一看,却是曾忆龄,她的头上依旧带着帷帽,流苏遮住了脸庞。

    伸出白嫩的柔荑,曾忆龄揭开了流苏,看着前方杨琏的背影,道:“他,真的是那个人吗?”

    侍女叹息了一声,道:“他,终究是没有认出我来。”心中有些惆怅,脸上也露出郁郁的表情。

    曾忆龄抓住她的手,笑道:“你用白纱蒙了面,又有几人能认出?”

    侍女点点头,忽然疑惑地问道:“龄姐姐,他真的是东平公说的那个人吗?”

    曾忆龄摇摇头,苦笑道:“世事变幻无常,我也不确定。不过他若是那人,应该能认出那支玉簪子,那么,他应该会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侍女奇怪地问道。

    “一个对于他来说,有着特殊意义的地方。”曾忆龄没有直接回答。

    侍女喃喃自语:“一个特殊的地方。”她好想和他相认,毕竟这个世界上,除了龄姐姐和他,就再也没有可以信任的人了。

    曾忆龄似乎明白她的想法,拉着她走回了潇湘阁:“不要急,既然都在金陵,总会有相认的一天。而我,也很期待这一天。”

    曾忆龄忍不住微笑起来,如果他真的是那个人,这金陵可真是要热闹起来了。也不知道,事态会怎样展?不过她有些奇怪,为何他会出现在这里?如果不是侍女恰好捡到了他的请帖,自己也不会知道有这么一个人,更不会喊出“三十三”这个号码。

    杨琏并不清楚这一切,在门口与李从嘉,、周家公子分手之后,他与林仁肇、陈铁两人沿着秦淮河岸边缓缓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