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六十九章 狩猎
    李弘冀闻言心中不悦,对杨琏的不满更多了几分。??火然文  w?w?w?.?r?a?n?w?e?n?`org正要开口辱骂,这时,身后传来声响,原来是李璟与李景遂等人等了半响,始终不见李弘冀回来,便赶来查看。

    李景遂目光锐利,一眼看中杨琏,不由轻声道:“陛下,那是杨琏。”

    经历了常州事件之后,李璟对杨琏印象多了几分,仔细打量了一番,见果然是杨琏,不由笑道:“想不到那杨琏虽然是莽夫一个,想不到还有几分带兵才能。”说话间,众人已经靠近,李璟见李弘冀脸色铁青,还以为他抱恙在身,毕竟是长子,即使对他性格不喜,还是问道:“弘冀,你莫非身体不舒服吗?”

    李弘冀略作思考,指着前方,道:“父皇,儿臣刚才想要见那指挥使,却被他出言侮辱,说我既不是为公,又没有陛下的手谕,绝不会打开城门。”李弘冀虽然心中怨恨,也不敢胡乱说话。

    “哦?”李璟闻言不由抬起头,向前看了一眼,这个杨琏倒是有意思。

    齐王李景遂在一旁听见,忙道:“皇兄,杨琏是一介武夫,恐怕还不懂官场规矩。”

    “哎,你不用担心,朕没有怪罪他的意思。”李璟摆摆手,知道齐王对杨琏有爱护之意。

    “朕虽然不通军事,但当年随着先帝,也曾带兵,在没有确凿的消息之前,杨琏的确不宜打开营门,更不能轻易以身犯险,不然若是两军对垒,很有可能因为这个决定而导致战败。”李璟笑道,一脸得意,心想朕也是懂军事的。

    李景遂忙拱拱手,笑道:“皇兄英明。”

    李弘冀闻言气的鼻子差点歪了,这可是明着维护杨琏啊。李弘冀就闹不明白了,那杨琏有什么好?不就是常州解了一次围,只得大书特书?

    这时杨琏已经看见了李璟、李景遂等人,令人打开了营门,出营相迎:“微臣见过陛下、齐王。”朝着众人施礼的同时,杨琏看都不看李弘冀,招呼也不打。李弘冀眼中的寒意更深了,瞧了一眼得意洋洋的齐王李景遂,李弘冀心中更加判定杨琏是齐王一党。

    “杨爱卿,朕观你的营寨,比之他人有过之而无不及,看来带兵自然是有一手的。明日如山狩猎,你就随着朕去看看吧。”李璟说道。

    杨琏忙施礼,道:“微臣杨琏多谢陛下,明日必当全力以赴,不负陛下所托。”

    “好,很好!”李璟说着,觉得有些饿了,当下便在杨琏营中用餐。

    杨琏刚到神武军的时候,军饷被上级将官节节克扣,到了下层士兵手里已经不多。而随着常州兵败,边镐上任,其他各部指挥使也都换过,枢密使那边也洗牌了。从上到下都在观望,不敢做的太过分。军饷拿到手,杨琏一个子都不贪,全部放,而且严禁部下的都头、将虞侯贪墨。

    因此杨琏军中,士兵的伙食不错,肥肉很多,看起来油光光的,这也是杨琏想要改善士兵体质,改善雀儿眼的一种办法。

    李璟哪里知道其中的缘故,还以为神武军的伙食都是这般,吃过之后,四处又看了一圈,这才回到驻地。

    按照计划,这一次是建康军随同李璟狩猎,神武军、天雄军驻扎在两翼,起着保护之责,杨琏这一指挥得到恩惠,随同李璟狩猎,已经是格外大的荣耀,尤其是士兵得到消息,一个个摩拳擦掌,要在陛下面前好好表现,说不定能升官呢?

    次日,钟山中麓,人声鼎沸,军旗招展,建康军的士兵身着铠甲,骑着战马,得意洋洋在前面开道,长长一串建康军走出之后,便是皇室子弟、百官,杨琏差不多是在大军外围,里面生了什么事情,根本看不清楚。等得到消息,李璟已经率领大臣缓缓而行,杨琏也只得跟着前行,走了大约有五里,在一处较为宽阔的地方停了下来。

    这里是皇家的猎场,修建有阁楼,足有五层高,能将四周五六里的风景尽收眼底,李璟登上了阁楼,李景遂、李景达、李弘冀、李从嘉等人随后而上。李璟站在阁楼上极目远眺,皇家的狩猎场主要是鹿、羊以及兔子、野鸡等比较温和的动物,从阁楼上,就能看见一群群的鹿羊正在林间欢快的奔跑。

    “往年都是集中狩猎,然后分配,一起过节。今年朕想,老是这样,也是无趣,总要换一换方式。”李璟笑道。

    齐王李景遂问道:“皇兄打算怎样?”

    “自主狩猎,谁的猎物最多,谁就得胜。朕赏赐他一件特殊的礼物。”李璟笑了笑。

    皇室之中,李景达弓马娴熟,当年烈祖差一点就立他为太子,虽说李璟对他还不错,但李景达也知道,陛下对他是有防备之心的,当下并不多话。李弘冀心中一喜,他喜好弓马,自认为是大唐第一名将,可惜父皇不给他机会。此时听见,忙道:“儿臣附议。”

    李从嘉摊开手,道:“父皇,儿臣不会骑马射箭,这狩猎就放弃了。”

    李弘冀呵呵一笑,道:“六弟,身为男儿,岂能不会骑马射箭。来,大哥教你。”

    李璟微微不悦,但在兴致上,不想被扫了兴致。

    齐王李景遂捋了捋胡须,道:“皇兄,我也放弃了。”

    李璟这才想起来,皇室众人,不少都是文人。唐末之乱,北方最甚,不少北方人都逃到了杨吴,烈祖取代杨吴自立,更是举办科举,收揽人才。又因为烈祖在时,以和为贵,大唐承平多年,文化气息非常浓厚。

    若是李从嘉、李景遂等人都不参加,这狩猎还有什么意思?

    李弘冀不想错过夺功的机会,忙道:“父皇,儿臣有一个建议,若是不想参加,可以让人顶替。”

    “这个想法好。”李璟笑道,回头看了一眼李景遂、李从嘉等人,道:“就如此去办,你等虽然不会射箭骑马,总是有家将的,让他们顶替也成。”

    李从嘉挠挠头,身边虽然有侍卫,但他还是决定放弃,趁着这个时机,去找周娥皇玩,那才是正事。

    李景遂想了想,道:“皇兄,臣弟想让杨琏来代替。”

    “杨琏?”李璟略作沉吟,挥挥手,笑道:“如果他答应,朕不反对。”

    “多谢皇兄。”李景遂摆摆手。

    这一次狩猎,男人在一边,家眷在另一边,钟皇后年约四十,不过看起来非常年轻,只有三十岁的模样。她是徐温爱将钟泰章的次女,嫁给李璟的时候年方十四,当时李璟还叫徐景通,徐温尚在。谁料二十几年过去了,她居然成为了一国的皇后?

    钟皇后个性温婉,节俭淡然,生了皇子李弘冀、李从嘉、李从善、李从谦等人,年纪最大的李弘冀已经有二十来岁,而最小的李从谦不过十来岁。李静的嫔妃不多,对钟皇后也比较尊重,这么多年了,恩宠不减。

    在钟皇后的身边,怀柔郡主李玉霜正在叽叽喳喳地的说着,就像一只喜鹊。钟皇后生了四个儿子,女儿却一个没有,因此对怀柔郡主格外疼爱。此时听着她的话,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

    “既然这个杨琏这么坏,我就给陛下进言,将他做了,关进大牢。”钟皇后笑道,她的心中同样诧异,只是既然陛下封赏过他,相比对他是有了解的。

    怀柔郡主吓了一跳,道:“这杨琏嘛,虽然坏了点,但也不至于关进大牢。只要好好训斥一番,令其改过,也就罢了。”

    钟皇后是过来人,怎会不明白怀柔郡主的心思,当下也不点破,让她保留那么一点点的自尊。不过,她对杨琏却产生了一些兴趣。即使是在深宫中,钟皇后也知道前些日子生的事情,她到有兴趣,见一见杨琏。

    怀柔郡主见钟皇后陷入了沉思,还以为她已经下定了决心,忙又道:“伯母。”说着,拉着钟皇后的衣袖。

    钟皇后回过神来,呵呵一笑,溺爱的拍了拍怀柔郡主的头,道:“你放心吧,我不会告状。不过,按你这么说来,我对这杨琏倒是有了几分兴趣,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两人说话间,杨琏得到消息,正缓缓骑马赶来,只见他身着细鳞甲,头上戴着头盔,在太阳的照耀下,整个人沐浴在金光中,配合着脸上的那道浅浅的伤疤,倒有几分威武的气概。

    怀柔郡主说这话的时候,正好看见杨琏,手一抬,指着杨琏,高声喊道:“杨琏,你快过来。”一点都不顾及郡主的形象。

    杨琏正在思考着事情,因此走的很慢,听见有人喊他,便停了下来,四处张望着。

    “你眼睛瞎了吗?这里,这里!”怀柔郡主在哪里猛烈挥手。

    钟皇后一阵无语,这个郡主的性格就像一个男人,甚至有时候比男人还要彪悍,怎么嫁的出去?心中暗想有时间总要调教调教,莫要丢了皇家的颜面才好。

    怀柔郡主在哪里跳着,杨琏终于看清楚了,给李景遂的亲兵说了一声,便朝着这边走来,离钟皇后还是三十多步的距离,十几名侍卫拦住了杨琏。

    “让他过来,让他过来!”怀柔郡主又在挥手。

    钟皇后吩咐一边的宫女,道:“你去将杨将军带过来!”

    “是,皇后。”宫女说着,匆匆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