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七十五章 军中比试(下)
    杨琏还没有走到大营,就看见有人在偷窥,看身形,是个女子,杨琏不觉有些奇怪。燃 文小说   w?w?w?.?r?a?n?w?e?n?`o?r?g?快步走了过去,离那人还有五六步的时候,那人回过头来,看见杨琏,顿时吓了一跳,脸色变得通红。

    “杨、杨指挥?”周娥皇说道。

    杨琏奇怪地看了她一眼,道:“周姑娘,你在这里做什么?这里可是军营,都是一群五大三粗的男人,你不害怕吗?”

    周娥皇低下头,襦裙在微风下飘了起来,淡红的裙裾下,绣花鞋露了出来,绣花鞋上有两只可爱的小白兔。杨琏一愣的功夫,周娥皇更加慌张,将手中的东西往杨琏手中一塞,道:“这是给你的。”说着匆匆跑了。

    杨琏喊道:“周姑娘,周姑娘。”

    周娥皇像没有听见一般,匆匆离开。杨琏摇摇头,看了看手中的东西,是一块红色的玉佩,上面还有淡淡的清香。

    “是平安符之类的东西吧。”杨琏虽然对周宗没有好感,但对周娥皇这个善良的女子并没有敌意。将还带着周娥皇体温的玉佩收入怀中,杨琏想着,这东西总要还她才是。

    回到帐篷里休息了半个时辰,杨琏起来,洗漱了一番,又检查了一番装备,这才带着士兵去校场。今日校场上的人更多,毕竟是决定冠军的最后一战,都来看热闹了。

    阁楼里的包厢也都挤满了人,达官贵人都来了,能攀上关系的人也都进入包厢,观看着这一战。杨琏骑在战马上,默默观察,耳边不是传来人们说话的声音,更有人在嘲讽着神武军的将士。

    杨琏每次都是险胜,而玄甲骑几乎都是摧枯拉朽,利用骑兵强大的冲击力将对手彻底击垮,优劣如此明显,没有人看好杨琏。与杨琏关系不佳的朱令赟、周弘祚等人更是带着朋友,在外面胡乱叫着,扰乱杨琏以及部下的心神。

    校场外,声音如潮,几乎要将天庭震破。此时太阳已经西移,阳光洒在杨琏的脸上,他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策马慢慢走到了校场边上,看着一名太监,道:“我要见陛下。”

    “怎么,杨指挥要临阵脱逃了吗?”恰好赶来的李弘冀听见,憋着嗓子嘲笑着,他依旧戴着黑色的头盔,脸上蒙着黑纱,让人看不清他的脸庞。

    “临阵脱逃不是杨某人的作风,我只是想要向陛下禀告,这一战太过于血腥,还是用虚拟的好。”杨琏淡淡的笑道。

    “不错,正是因为这一战太过于血腥,所以有人怂了。”李弘冀笑的很是开心,露出来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杨琏不再理他,看着太监道:“还请公公代为传达。”

    李璟危襟正坐,喝着茶水,问钟皇后:“现在什么时候了?”

    “就要申时了。”钟皇后回答。

    “唔,比赛就要开始了,梓童,你看好谁?”李璟不经意地问道。

    钟皇后迟疑了一下,道:“这几日弘冀作战都是摧枯拉朽,按道理他的胜率要高。但是杨琏每次都是险胜,运气也着实好到了几点。不好说。”

    李璟摇摇头,梓童这是在耍花枪嘛,看似给了答案实际没有。这时,太监进来,禀告着:“陛下,杨指挥求见。”

    “杨琏求见?”李景遂一愣,道:“皇兄,临阵之际,杨指挥求见或许有什么事情。”

    李璟也觉得奇怪,摆摆手,道:“让他进来。”

    不仅杨琏进来,李弘冀也进来了,两人都朝着李璟、钟皇后等人施礼。

    “平身,杨琏,你不好好准备,来见朕有什么事情吗?”李璟问道。

    杨琏朗声道:“陛下,玄甲骑虽然厉害,微臣已经想好了办法破解,只是两军对战,难免有所损伤。而且玄甲骑都是骑兵,一旦冲锋起来,很难停下来。前两日便有不少士卒受伤,至今仍在养病。”

    李弘冀冷笑了一声,道:“杨指挥,你这是在责怪玄甲骑乱伤无辜?”

    “不敢,但玄甲骑冲锋起来,的确难以抵抗。我只是不想让更多人受伤。”杨琏再度重申。

    李景遂点点头,道:“不错,杨指挥的顾虑的确有他的道理。”

    李璟却淡淡一笑,一点都不在乎,道:“这次比试,就如两军厮杀,伤亡在所难免。不管是玄甲骑还是神武军的将士,朕都一视同仁。爱卿不要顾虑,放手施展即可。”

    杨琏略微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天子,又瞧了钟皇后一眼,道:“非是微臣胆小,此事事关重大,陛下若真的要比试,还望陛下赏赐微臣以及部下免死金牌。”

    钟皇后迟疑地道:“陛下,既然这一战十分血腥,不如还是免了吧。”

    “妇人之见。”李璟摇摇头,福州、苏常战败,他有心整顿兵马,这一次只是试探,也是看军中有没有可以担任大任的将领。前面都进行的好好的,到了最后一战,怎会轻易放弃?比试死人一点都不奇怪,若是因为死人而不举行,那日后还有谁敢上战场?没死的大不了令人好好医治,死了的让人抚恤,多给家人钱财便是了。他是一个帝王,又怎会在乎草芥的性命?能给抚恤已经是极大的恩德。

    李璟的决定没有人敢反驳,至于李弘冀认为一战能擒拿杨琏,又怎么会退缩?

    杨琏朝着李景遂微微点头,他看出李景遂眼中的关心。既然陛下决定,杨琏觉得目的已经达到,又道:“陛下,微臣斗胆,想要签订生死契约,若是在这场比试中战死,微臣无怨无悔。若是误伤了旁人,还请陛下宽恕,饶恕微臣及其他将士。”

    李璟微微不悦,这个杨琏当真是缠人,难道朕金口玉言不算数吗?

    齐王李景遂笑道:“陛下,杨琏之言甚为有理,两军对垒,如果有人不幸战死,恐怕他们的家眷回来吵闹,不如先签了生死契,再许以赔偿,家眷得到了实惠,也就不会再闹了。”毕竟不是战时,若是训练而死,还是有些说不过去。

    李璟想想也是,点头道:“既然如此,你二人去整理名单,让将士们画押。若是战死,官府出钱十两黄金抚恤;若是重伤则减半,为五两黄金。但朕声明在先,不得有人退出,不然全家抄斩。”

    “喏。”杨琏身子一震,瞧了李璟一眼,见他神色坚定,当即不再说话,躬身退出。

    李弘冀凝视着杨琏退出去的背影,杨琏突然如此,究竟有什么阴谋?

    杨琏回去,部下正精神抖擞地等待着。杨琏站在前方,忽然一指在另一边的玄甲骑,道:“兄弟们,校场上的话都听见了吗?”

    “听见了。”众人回答,尤其是陈铁的声音最为响亮。他们怎么听不见呢?以周弘祚、朱令赟为的一群人,对神武军的将士大声辱骂,如不是开战在即,陈铁早就想冲出去痛打他们一顿。

    “今日是决赛,玄甲骑所向披靡,所有的人都认为我们会输。甚至刚才还有人认为我是孬种,去找陛下认输去了。”杨琏说着,握紧了拳头,高高举起,道:“神武军的将士们,你们大声告诉我,我们是孬种吗?”

    “不是!”众人回答,声音就像一把利剑,穿透云霄,刺进阁楼里,李景遂吓了一跳,神武军突然变得很有斗志啊。

    杨琏满意地看了看士兵们,正要说话,李弘冀骑着高头战马,慢慢溜达了过来,看见神武军这副模样,笑道:“怎么,还不放弃?等一会就让你们知道玄甲骑的厉害,全部都死无葬身之地。正好,杨指挥的你生死契签好了吗?签好了,你的死期也就到了。我一定不会饶过你。”

    “不光是你,神武军的人都得死。你们记清楚了,陛下已经话,不得有人临阵脱逃,不然全家当诛。”李弘冀又道。

    杨琏淡淡一笑,道:“做人不要太嚣张,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也就口舌厉害,希望你在战场上,也有这般厉害。”李弘冀嘲讽之后,拨马大笑着走开。

    陈铁不知玄甲骑主帅是什么身份,见李弘冀如此嚣张,骂道:“直娘贼,这他妈是谁啊,等我捉住了他,灌他两口尿喝,看他还嚣张不嚣张。”

    众人哈哈大笑,这个黑甲将领太过于嚣张,陈铁这句话说出了他们的心里话,都觉得无比畅快,心中的愤怒暂时压下了。

    杨琏摆摆手,道:“兄弟们,我已经在陛下面前讨了生死契,战死的兄弟都能得到抚恤,我杨琏若是侥幸未死,也将拿出钱财,赡养兄弟们的家属,直到我杨琏身死。”

    陈铁道:“杨指挥有什么吩咐,我等皱一下眉头,就不是英雄好汉。”

    李平忍不住道:“杨指挥,陛下还说过什么?”

    “陛下还说过,不得有人临阵脱逃,不然株连家人。”杨琏摆摆手,道:“想不到最后一战,竟然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诸君,我杨琏堂堂一个指挥使,乃是从五品的官员,我都不怕死,难道你们怕死吗?”说着,鹰目扫视着前方。

    陈铁振臂高呼,道:“愿与杨指挥共存亡。”

    李平、6孟俊也道:“愿与杨指挥共存亡。”

    神武军两百余人有人愤怒,有人气势高昂,此时他们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背水一战,气势完全被拉了起来。

    杨琏拿出生死契,先签了名字,在递给陈铁,陈铁毫不犹豫写了。李平、6孟俊两人也写上了名字,再挨个递给其他将虞侯、普通士兵,用了半柱香的时间,所有人都签在生死契上写了名字。杨琏再交给太监,让他转交给天子。

    ps:额,我已经尽力压缩,想不到三章还不够写完比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