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八十一章 都有秘密
    苏常、福州兵败,如果说韩熙载心中出了一口恶心,那么孙晟则是获益最大的人。?  ?火然文 ?? w w?w?. r?a?n?w?e?n`org冯延已被迫辞去相位,孙晟被任命为宰相,掌管机要。这让孙晟扬眉吐气。因为保大元年起,太子登基为帝,李景遂暗中使坏,孙晟被贬为舒州节度使起,他就对齐王李景遂十分怨恨。

    所以,孙晟是东平公李弘冀的坚决拥护者,以齐王他对的态度,若是成为储君,甚至成为天子,他孙晟还会有好日子过吗?这一次韩熙载大胜,冯延巳一党被贬的被贬,被迫辞职的也有不少,相位也拱手相让。就剩下一只老狐狸宋齐丘还在苦苦支撑。

    孙晟觉得需要趁胜追击,夺取更多的胜利,获得更多的利益,为东平公夺嫡铺平道路。孙晟心中已经有了一些主意,但还需要与李弘冀商量,因此赶来相商。可是,到了东平公的府邸,李弘冀却不在。

    孙晟想了想,在偏厅等候。孙晟是东平公府上的常客,府上的人都认识他,也就任由他去。下人送来茶水,一名管家上来陪着孙晟说话,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李弘冀来了,脸上却带着微笑。

    “东平公喜气洋洋,莫非有什么好事?”孙晟笑道,捋着下巴斑白的胡须。

    李弘冀见案几上有茶水,忙取了一杯一口喝下,这才道:“那潇湘阁的曾忆龄果真有问题。”

    孙晟一愣,道:“有什么问题?老臣听说东平公对她有些意思,不知真假?”

    “我对她的确有些意思,不过却非你们想的那样。”李弘冀笑了,笑得很是诡异,远非大半个时辰前那副模样。见孙晟不解,又道:“那曾忆龄,我怀疑她与前朝旧党有关系。”

    “前朝旧党?”孙晟问道。

    “不错,前朝旧党。”李弘冀重复了一遍,声音变得凝重起来:“三年前,我得到消息,说城中有前朝旧党的秘密会所,他们贼心不死,妄图颠覆朝廷。我得到消息,暗中带兵赶了过去,不料贼人得到消息,提前逃走,致使我功亏一篑。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寻找他们的踪迹,如今看来,那曾忆龄有很大的可能是前朝旧党。”

    孙晟倒吸了一口凉气,李弘冀的这些话让他感到震撼,李弘冀曾经做过这样的事情?不仅他不知道,恐怕很多人都不知道。

    “那曾忆龄来历不明,与那杨琏一样,信息极少,突然之间就在金陵出现,迹象诡异,怎能让人不防备?”李弘冀又道。

    孙晟眯起了眼睛,手捋着胡须思索着,寻找着打败齐王李景遂的办法。

    李弘冀继续道:“不久前我在潇湘阁看见曾忆龄和杨琏,两人不知道在密谋什么,如此看来,两人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孙晟动容了,道:“东平公的意思是,这个杨琏就是前朝旧太子杨琏?”

    “这个杨琏的相貌与那人不同,或许不是。”李弘冀心中并不肯定,道:“虽然他有很大可能不是,但是有一点需要注意,他不仅认识曾忆龄,更与齐王相交颇深。”

    孙晟点头,道:“东平公的意思老臣明白了,打击杨琏,就等于折断了齐王的左膀右臂,让他无力展翅。而杨琏与曾忆龄似乎关系颇深,很有可能是同谋,我们可以从曾忆龄着手。”

    李弘冀点点头,道:“正是如此,孙宰相,你有什么好意见?”

    孙晟想了想:“那曾忆龄表面上的身份不过是潇湘阁的妓女,若是将她抓来,说不定会有不少人跳出来。”

    李弘冀抿着嘴思考,孙晟的提议的确有可行之处,可是谁去执行?李弘冀虽然在军中有一定资历,但若以军中的势力来实行这个计划,会暴露出他本来的实力,不妥。而且若是那人官职不大的话,很有可能压不住杨琏,又或者是曾忆龄身后的势力。

    李弘冀犹豫了片刻,最终选择了摇头放弃:“这样或许会吸引曾忆龄身后的人暴露出来,但暂时对我来说,似乎没有太大的利益。”

    孙晟很是坚持,道:“东平公,无毒不丈夫,大丈夫做事就是要果断,可不能犹豫啊!”

    李弘冀点点头,道:“此事我已经有了计划,应该就在这几日。”

    这时,韩熙载匆匆而来,见到孙晟也在,不由吃了一惊,道:“孙宰相,你也得到消息了?”

    孙晟皱了皱眉头,道:“什么消息?”

    韩熙载捋着胡须,神色有些凝重,道:“看来陛下主意已定。”

    李弘冀奇怪地道:“究竟是什么消息?”

    韩熙载定了定神,道:“一个时辰前,陛下召见我,与我谈了立储的事情。”

    孙晟收敛了笑容,李弘冀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立储,简单的两个字让两人的一颗心都紧张了起来,如今做的这么多事情,不都是为了夺嫡成功吗?

    两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韩熙载,希望他带来的是一个好消息。

    韩熙载却摇摇头,道:“陛下今日召见我,是打算立齐王为皇太弟,问我如何。”

    “你是如何回答的?”孙晟急不可待地问道。李弘冀的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

    韩熙载摆摆手,道:“还能怎样?陛下的心意已经不是一天两天。我只是回禀陛下,陛下与齐王年纪相差不多,而且齐王性格柔和,在这乱世中,并不适合做一个储君。”

    孙晟拍拍手,笑道:“这个回答好,既没有否定陛下的意见,又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李弘冀最为关心的还是父皇的决定,忙问道:“父皇是如何回答的。”如果父皇听从了韩熙载的劝说,那毫无疑问,韩熙载就是第一功臣。

    “陛下没有说话。不过看他的表情,似乎已经意动了。”韩熙载呵呵一笑,可是他的心中仍然没有底,只能用这种话来安慰自己。

    李弘冀忍不住握紧了拳头,这是好的希望。有了希望,就要努力。夺嫡,一定会成功。日后父皇驾崩,他就会成为九五至尊,他将会带着大唐的士兵,南征北战,统一天下,成为唐太宗式的人物,被史书记载,旷世明君美名永传。

    杨琏慢慢踱步,曾忆龄的表演让他震惊,她怎么知道自己的身份?尽管杨琏没有承认真实的身份,但曾忆龄似乎真的认识自己,而且还提到了永兴公主!

    尽管他否认了,曾忆龄也没有死死追问,但他不得不为曾忆龄的事情考虑,怎样消除这个危机?

    不知不觉到了秦淮河边上,江水滔滔,船只穿梭,杨琏站在江边凝视着前方,层层叠叠的波浪向前推去。就像历史的滚轮,一代天骄逐渐老去,后一代的英杰也会逐渐登上舞台,一代新人换旧人!

    “呀,这不是杨公子吗?”这时,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杨琏回头一看,不觉愣住了。周娥皇身着男子的衣裳,虽然束了胸,却依旧掩饰不住美好的身材。只见她唇红齿白,亭亭玉立地站在那里,就像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

    “原来是周公子。”杨琏笑了笑,既然周娥皇一身男子打扮,他也不会去揭破。

    周娥皇一脸喜色地看着杨琏,道:“陛下狩猎钟山,临时举办了比试大赛,公子果然如愿夺得冠军,真是让人高兴。”

    杨琏微笑起来,从脖子上取下一块玉,摆在掌心,道:“这也是托了周公子的福气。”

    周娥皇脸色微微一红,解释道:“那日杨公子救了我们父女,娥皇感激不尽。这块玉,是一块幸运的玉,希望杨公子前程似锦。”

    “多亏了周公子的玉,我才能一路顺利,夺得桂冠。”杨琏笑道。

    周娥皇笑了起来,道:“当时比试,可没有多少人看好公子。初赛晋级,还有不少人说公子是有人相让呢。”

    杨琏将玉收回,道:“托他们的福,这一次我可是赢了不少钱。”

    “赢了不少钱?”周娥皇瞪大了水汪汪的大眼睛,长长的眼睫毛在忽闪着。

    听见一个男人说话娘娘腔,人又长的像一个娈童,秦淮河边上的游客忙纷纷躲开,生恐惹了晦气。

    杨琏淡淡一笑,将军中众人如何看不起他,他又如何偷偷下注,赢了一大笔钱的事情说了。

    周娥皇笑了起来,眼睛犹如弯月,有说不出好看。杨琏一时愣住了,食色性也,他是个正常的男人,看见这样一个娇艳如花的女子,又怎会心中没有一点想法?杨琏毕竟是个正常的男人,即使他知道自己的目的是什么,也会忍不住沉浸在其中。

    周娥皇看见杨琏那双亮晶晶的眼睛,不由低下了螓,声音几不可闻,道:“你怎么这样、这样看着我。”

    杨琏笑道:“你的脸花了。”

    “啊?!”周娥皇抬起手,用袖口使劲擦拭着脸,少女毕竟是爱美的,脸上有了脏东西,怎能不焦急呢?再说了,一会还要与姐妹们聚会呢。

    杨琏看着她一脸焦急的模样,笑道:“已经擦干净了。不用再擦了,再擦脸就变红了。”

    周娥皇松开了手,看着杨琏,认真地道:“真的擦干净了吗?”

    杨琏用力地点点头,道:“真的已经干净了。”

    周娥皇看着干净的袖口,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脸如红霞,一时之间,美艳不可方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