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八十四章 兄弟不和
    杨琏早早请了假,边镐对杨琏也比较宽容,随便问了几句,答应了杨琏的告假,三日的时间几乎是转瞬,杨琏准备了长刀、弓箭,一大早出,便去参加狩猎。r?an w?e?n w?ww.ranwen`org

    依旧是去钟山一带狩猎,钟山地势广阔,虽然大部分是皇家狩猎场,但也有十余里的地盘是民间所用,这一次狩猎的地方便在这里。

    杨琏刚刚走出门,就见周娥皇、李从嘉沿着秦淮河走了过来。两人都骑着马,还带着两个跟班。杨琏匆匆瞥了一眼,就现两人的骑术并不好,李从嘉还算勉强,周娥皇的战马走路已经几乎是横着走了。

    周娥皇还是身着男装,她有些手足无措,看别人骑马,非常麻利非常顺畅,怎么自己骑马就不成了?心中着实不解。李从嘉也是自顾不暇,哪里顾得上周娥皇?杨琏走上几步,他对安抚战马已经有了一定经验,靠近了周娥皇的小马,用手拍了拍它的头,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小马居然安静了下来。

    杨琏看似神乎其技的安抚让周娥皇吃惊不已,正要感谢,杨琏已经上了战马,带头朝着城外走去。狩猎的人都在北门集合,刚刚出了北门,杨琏就看见了不少熟人。

    “这场狩猎,当真是来头不小啊。”杨琏心中想着,目光不免看向了周娥皇,是她邀请自己来的,难道她也有什么目的不成?但当看见周娥皇清澈的脸庞,杨琏又否定了这种想法。

    李弘冀、周弘祚、朱令赟等人都在,看见杨琏来了,一个个都露出了很是诡异的笑容,杨琏倒是不惧,慢慢骑马靠了过去。

    “想不到狩猎大会居然能看见东平公,当真是失敬。”杨琏靠近了,朝着李弘冀施礼,笑容却是淡淡的,让李弘冀很是讨厌。

    李弘冀冷哼了一声,在钟山败给杨琏,是他的奇耻大辱,可是他又不能明目张胆地报仇,不然也太明显了一些。看见杨琏李弘冀心潮起伏,非常不平静,但又不愿与杨琏多说话,只得扭过头去看东边刚刚升起的太阳。

    杨琏见他不说话,微微一笑,转而看着周弘祚,同是神武军的将官,周弘祚明显与自己不合拍,看他与李弘冀在一起,很明显两人已经狼狈为奸了。

    “周指挥一段时间不见,居然清瘦了。”杨琏又道。

    周弘祚拱拱手,没好气地回答:“多谢杨指挥关心。”

    几人说话间,李从嘉和周娥皇赶到,李从嘉看见李弘冀有些紧张,道:“大、大哥。”

    “马都骑不好,还来狩猎?”李弘冀没好气,看了一眼六弟,又瞧了一眼周娥皇。听说父皇有与周宗结为亲家的心思,不知道是不是真?他虽然对女色没有十分的兴趣,但也不由多看了周娥皇两眼,六弟艳福不浅,这样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居然要嫁给这个没用的男人。

    李从嘉嘴唇蠕动,有这么一个强势的大哥,他实在有些憋屈。看见李弘冀如此毫不客气羞辱自家兄弟,杨琏忍不住道:“东平公你弓马娴熟,安定郡公自然是比不上的。可是毕竟是自家兄弟,你不叫他骑马射箭也就罢了,身为大哥出言讥讽,你就这点度量?”

    朱令赟闻言大怒,喝道:“杨琏,你这是什么意思?”

    “话已经说得如此明白,都虞候居然听不懂,看来没读过书。”杨琏淡淡一笑。

    周娥皇抬起螓,明亮清澈地眼睛看了杨琏一眼,有些猜不透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但不管怎样,他是一个不畏强权,会为朋友出头的人,而这,就足够了。

    李从嘉嘴唇蠕动,道:“大、大哥。”

    李弘冀冷笑了一声,看着李从嘉一脸懦弱的样子,道:“天下大乱未定,身为皇子,自当为国分忧。从嘉你看你的样子,哪里有一个男人的样子?”

    李从嘉涨红了脸,握紧了拳头,想要说什么,却最终垂下头。

    杨琏心中冷笑了一声,心想李从嘉虽然不算男人,不然日后也不会丢了国家,妻子更是惨遭凌辱,但以李弘冀的个性,内心猜忌,心胸狭窄,国家也是必亡的结局。

    杨琏想着的时候,忽然就听见一阵皮鞭声响,回头看时,一匹小红马冲了过来,小红马上的女子身着劲装,一副干练打扮,她手中舞动皮鞭,还是一贯的嚣张,正是齐王李景遂的宝贝女儿怀柔郡主。

    怀柔郡主显然没有想到杨琏也会在这里出现,看见杨琏不免就是一愣,道:“你怎么也来了?”

    杨琏朝着她施礼,道:“郡主好威风啊。”

    怀柔郡主得意洋洋,闻言又挥动了几下皮鞭,很有几分飒爽英姿。忽然看见李从嘉在一旁,低垂着头,双眼似乎红了的样子,不免好奇地问道:“六哥,你怎么哭了?”

    李从嘉闻言擦擦泪水,抬起头来,道:“我没有哭。”但眼圈依旧是红红的。

    杨琏半响无语,果然是三岁看老,李从嘉生性懦弱,想不到居然这就哭了,心理承受能力也太差了。

    周弘祚笑了起来,都说李从嘉一目双瞳,有天子之象,可是横看竖看,储君风头最劲的,是齐王和东平公,与这个动不动就哭的少年没有半点关系。

    李弘冀冷冷地看了一眼怀柔郡主,知道她一向嚣张,倒不想和她生冲突,一个嚣张的小女孩而已,如果赢了,没有多大的面子,输了,面子更没有了,这一点李弘冀看得很清楚。

    李弘冀拍马而走,周弘祚、朱令赟两个跟班也跟着走了。杨琏眯起眼睛打量着三人离开的背影,一丝冷笑浮起。李弘冀锋芒毕露,不是好事,但对于杨琏来说,是好事。

    “听说孙宰相力挺东平公为储君,看他这副模样,若是成为储君,一旦登上九五之尊,不知道多少人遭殃。”杨琏淡淡的说道。

    李从嘉身子一顿,眯起眼睛打量着李弘冀离去的背影,咬着嘴唇,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杨琏说完,朝着前方走去,周娥皇、怀柔郡主向前走去。

    集合的地方就在前方两三里的地方,此时已经汇集了不少人,多半是朝廷重臣的子弟,杨琏目光扫过众人,这时,一个病怏怏的男子,骑着一匹瘦吗慢慢摇了过来,看他的模样,来一场大风,随时就能将他吹倒。

    “杨指挥,想不到在这里又看见了你。”病怏怏的男子说道,正是周本的大儿子,周弘祚的大哥周邺。

    “原来是周节度。”杨琏也朝着他施礼,周邺在卸任前,官居庐江节度使,因此杨琏如此称呼。

    周邺笑了笑,眸子里有些死气。这是一个病入膏肓的人,也不知道支撑他活下去的理由是什么,杨琏如此想着,却现周邺定定地看着自己。

    “杨指挥,这场狩猎之后,可否到我府上一叙?”周邺邀请道。

    “既然是周节度邀请,敢不从命?”杨琏接受了邀请。

    周邺点头道:“好。”说着,骑着瘦马离开。

    怀柔郡主很是好奇,靠近了过来,道:“周邺和你说什么?”

    “没什么,他邀请我去他府上吃饭。”杨琏回应。

    怀柔郡主“嗯”了一声,道:“这个周邺值得信赖,倒是那周弘祚,要提防一些。”

    “为何?”杨琏问道。

    怀柔郡主低声道:“虽说当年周弘祚擒杀了前朝王爷杨濛,立下了大功,但他与父亲、兄长都是杨吴旧臣。杨吴被大唐取代,周本郁郁而终,周邺也丢了半条命,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父王和伯父虽然心中不说,但却是非常敬佩的,反而对周弘祚这等小人不满。”

    杨琏点头,这就是了,周弘祚能背叛杨吴,就能背叛南唐,就算他最终为国殉节,但在此时,谁又敢保证周弘祚忠心耿耿?

    这时人差不多到了,有人来清点了人数,该来的都来了,便组织着北行,连带着府上的家丁总共一百多人浩浩荡荡,沿着官道缓缓而行,李弘冀、朱令赟、周弘祚等人是意气风,带着府上的家丁、亲卫在官道上横冲直撞,官道上来往的客商吓得不轻,纷纷躲避开来。

    怀柔郡主就像一个停不下嘴的喜鹊,与杨琏并肩而行,叽叽喳喳说着什么,周娥皇在杨琏身后,小心翼翼地控制着小马,不时抬起头看着怀柔郡主,内心有些羡慕,有些失望。

    杨琏微笑着听着,怀柔郡主还是没有多大的变化,数日不见,话更多了一些,也不知道是不是和自己许久不见的缘故?忽然想起身后的周娥皇来,回过头,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模样,笑道:“周公子,马术你可要多练练了。”

    周娥皇咬着嘴唇,这些人里,就数杨琏最会骑马。她抬起头,目光充满希望地看着杨琏,道:“你能教我骑马吗?”

    杨琏一愣,旋即一笑,道:“如果周公子愿意学,杨琏非常荣幸。”

    周娥皇眼睛亮了起来,嘴角也浮起了一丝迷人的笑容,她用力地点点头,道:“那就从现在开始吧。”

    杨琏略作沉吟,道:“到了狩猎之地再教吧。”

    周娥皇眼中微微失落,“哦”了一声,却没有注意到这个时候的人太多。

    杨琏一指前方,笑道:“你看,东平公他们走得太快,已经看不见人影了,我们已经落在了最后面了。”

    周娥皇四周看了一眼,的确,这一百多号人里,就数他们最慢了,当即点点头,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