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八十六章 虎爪,又见虎爪!
    突如其来的一箭虽然没有射中怀柔郡主,但她却被吓了一跳,这支箭羽离她太近,若是偏离少许,就能要了她的性命。燃文小说   w?w?w?.?r?a?n?w?e?n?`o r?g怀柔郡主抬起头,只见前方一个骑士又在张弓搭箭。

    这人身着皮甲,看起来像军中的士兵,他的食指上全是老茧,不知道射出多少支箭羽,那人看见怀柔郡主,依旧搭箭,远远地射了出来。怀柔郡主惊呆了,她怎么也想不明白,那个人明明看见了自己,居然还一箭射来?

    手中的小白兔已经脱手而出,艰难地蹦走,留下怀柔郡主一脸呆滞地看着前方,箭簇闪亮,破风而来,离怀柔郡主越来越近。忽然,怀柔郡主反应过来,尖叫了一声,但是她双股战战,一时间根本躲不开。

    箭簇上的倒勾已经能够清晰看见,若是被射中,就算不死,肉也要掉一块,怀柔郡主闭上了眼睛,身子微微颤抖,已经害怕到了极点。然而,等了片刻,预想中的箭羽并没有射中她。怀柔郡主疑惑地睁开了眼睛。

    前方,杨琏手中提着长刀,地上有一支断箭,正是他及时的出现,将箭羽劈成了两半,怀柔郡主松了一口气,又是杨琏救了她。

    骑在战马上的杨琏眯起了眼睛,那个人即使不认识怀柔郡主,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不可能看不见怀柔郡主!而在看见的情况下,此人依旧射出了箭羽,如果不是想要蓄意杀怀柔郡主,那么便是一个心狠手辣的杀人魔王。

    “你在这里,小心些,不要走!”杨琏吩咐,说着,策马朝着那个人奔了过去。

    那人同样吃了一惊,他想不到杨琏突然出现,让他杀死怀柔郡主的计划落空,看见杨琏冲来,那人略略犹豫,最终还是冲了上去,如果能杀死杨琏,那也是极好的。

    清脆的马蹄声响起,两人都朝着对方冲锋,杨琏握紧了长刀,一连劈落了那人射来的两支箭羽,那人有些惊讶杨琏的刀法和力度都出奇的厉害,这时距离已经近了,射箭威力不大,他立刻将身后的长矛抽了出来。

    “杀!”两人兵刃相交,出一声轻响。杨琏手中的长刀砍中那人枪身,竟然砍出了一道裂缝。

    那人吃了一惊,想不到杨琏的长刀竟然如此锋利,心中一紧张,长矛断成了两截。那人意识到杨琏的厉害,拨马朝着前方就跑,怀柔郡主在前方。她可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只要能杀死了她,最好不过。

    杨琏见他朝着后方匆从而走,当下大为惊讶,忙拨转马头,追了上去。杨琏的马快,很快就追了上去,那人大吃一惊,回身就是一箭。杨琏用长刀拨开,同样回敬他一箭。

    两人在前方厮杀,怀柔郡主一颗心无比紧张,对那人十分怨恨,握紧了拳头,希望杨琏能将那人杀死。果然,杨琏不负众望,与那人厮杀了二十多个回合,一刀砍中那人胸口。那人斜斜栽倒,趴在地上,身子微微颤动。

    杨琏没有放松警惕,冷冷地注视着他,忽然将弓箭取了下来,刷刷两箭,射中那人手臂。箭羽没入土中,就算那人想要使诈,也是不能了。杨琏跳下战马,走到那边身边,用长刀拨弄着他的身体。

    那人喉结忽然出一阵响声,杨琏吃了一惊,这人是要自杀啊。忙上前将他的身子翻过来,仔细一看,原来是吞下了毒药,药性很是猛烈,瞬间身子抖了几下,脸色变得极为恐怖,眼珠也凸起,看起来非常吓人。

    “你不能死,是谁派你来的!”杨琏上前一步,抓住那人的衣襟,想要救他,但已经晚了,那人头一斜,倒在了地上。

    还是晚了一步,杨琏心中叹息一声,心中越加疑惑,这个人为什么要杀郡主?这时,怀柔郡主走了过来,远远地道:“杨琏,你没事吧。”

    “不要过来!”杨琏喝道。这个人的死相很是恐怖,到现在不过片刻时间,脸色居然变得黑如墨汁,也不知道是什么毒居然如此厉害。

    怀柔郡主却以为杨琏受了伤,十分担心地跑了上来,当看见那人的脸,顿时小脸煞白,差一点吐了出来。

    “回头,我没事。”杨琏简短地下达命令。

    怀柔郡主忙回过头,不再看杨琏。

    杨琏深深呼吸了一口气,仔细看时,那人脖子上的肌肤也都变成了黑色,也不知道是眼镜蛇的毒要是其他。杨琏再向下看,忽然心中一动,将那人的皮甲撕开。

    当那人的胸口和胳膊露出来之后,杨琏不由愣住了,在这人的胸口上,雕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虎爪,与当初那名太湖水贼身上的印记几乎是同出一辙!这绝对不是巧合,杨琏心中想着,又将皮甲撕开,仔细地看着。

    苏州百姓传言,太湖水贼是受到南唐支持的恶势力,如此看来,似乎有些道理。杨琏又仔细看了看,这人身着皮甲,弓箭也极为精良,从他的装备来看,虽然不是军制,但也比军制差不了多少。

    “今日不要狩猎了,走!”杨琏果断作出了选择,此人在这里伏击,绝对是有预谋的,狩猎再重要,也重要不过性命,杨琏不会拿自己的命,拿别人的命去轻易送死。

    将那人绑在战马后,杨琏叫上怀柔郡主准备回去。

    怀柔郡主蹲在地上,吐个不停。她是温室里娇柔的花朵,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贵族女子,突然遇见这种情况,年轻的她承受不住也是常理。杨琏不敢久留,将她抱上战马,又牵着小红马奔回驻地。

    驻地一片忙碌,许多家丁都在忙着做饭做菜,有的人抓到了猎物,正在开膛破肚,清洗着猎物。绿裳老远看见杨琏,奔了过来,道:“杨将军。”

    杨琏神色凝重,道:“快收拾东西,走!”

    “为什么?”绿裳瞪圆了眼睛。

    “不要那么多话。”杨琏眼睛一瞪,颇为吓人。

    绿裳不敢多说,忙奔了回去,这时怀柔郡主的脸色好了一些,杨琏取了水给怀柔郡主喝,温水下肚,怀柔郡主脸色好了许多。

    “郡主,我怀疑有人想要对付我们,这个人,似乎和太湖水贼有些关联。此地不能久留,先回金陵再说。”杨琏低声说道。

    怀柔郡主缓过气来,此时她六神无主,只得点点头,道:“我听你的便是。”

    杨琏将水囊递给她,站起身来,走到周娥皇身边,低声道:“周公子,刚才怀柔郡主遇伏,绝非偶然事件,如今这里很危险,我与郡主先要回去,周公子是要回去还在呆在这里?”

    周娥皇听说怀柔郡主遇伏,顿时脸色一变,有些后怕地道:“我和你们一起走!”

    “简单收拾一下,帐篷就留在这里,吸引旁人。”杨琏低声。

    周娥皇点点头,又道:“六皇子不知哪里去了,是否知会他一声。”

    “来不及了,敌人在暗,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动袭击,早走一步,便少一些危险。六皇子的身份摆在哪里,想来没有人敢动手。而且他的身边还有数名侍卫。”杨琏说到。

    周娥皇想想也对,六皇子的身份一般人谁敢惹?当即站起身来,招呼着侍女,一行人骑着马儿,几乎什么都不带,匆匆而行。

    回到金陵正是响午时分,以怀柔郡主的身份进城自然是毫无阻力,即使杨琏的战马后拖着一个人是那么的奇怪——但杨琏同时拿出神武军指挥使令牌的时候,守门的士兵都怂了,堆起笑脸将怀柔郡主、杨琏送入了城中。

    杨琏先是顺路将周娥皇送回了府上,恰好周宗不在,不然看见杨琏送回周娥皇,恐怕少不了一阵哆嗦。杨琏目送周娥皇进屋,这才放下一颗心,然后带着怀柔郡主回齐王府。

    齐王李景遂正在府上逗鸟,作为一个王爷,李景遂的兴趣不多,诗词、逗鸟算是其中最为喜欢的两个,这也是处理政务后娱乐的方式,这时的李景遂刚刚处理了几件事情,正一边逗鸟一边思考着事情。

    北方大乱,刘知远趁机入主中原,而契丹国主耶律德光身死,令北方的局势更加混乱,此时李景遂才明白杨琏的进言何其有道理。至少从刘知远的迹来看,他几乎没有经历大战,就收复了中原大部分的地区,余下的地方虽然也有军阀,但这些军阀多半唐末就存在了,只要不逼迫过分,他们是不会造反的。

    “痛失良机啊!”李景遂的心中想着,又觉得自己当真是短视,如果当初坚持,听从了杨琏的意见,指不定已经收复了洛阳、汴梁等地。大唐的声威必将重新恢复。

    可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刘知远也算暂时稳定了下来,与汉朝作战并不是良策,再说还有吴越国在一旁虎视眈眈呢,大唐决不能腹背受敌,还是要静观中原变化,只是如今看来,恐怕再也没有这种良机了。

    不过,让李景遂微微心安的是,淮北陷入了混乱之中,不少人派来使者带着重礼,表示愿意归附大唐。这表示大唐在各方势力的眼中,还是有一定实力的。李景遂考虑要不要将淮北纳入大唐的势力范围。如果拥有了淮北,淮南便能得到庇护。

    淮南稳定,赋税增加,国库即将枯竭的情况得到缓解,大唐朝廷各方面的用度,也便有了更为充裕的调度空间。

    ps:努力恢复两更的状态,顺便求收藏、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