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九十章 第一次联手
    深夜时分,周廷构带着一火的士兵在街道上巡逻,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巡逻的,金陵乃是天子脚下,一向平安得很,哪里有什么值得巡逻的?夏日的大半夜,还是有些熬人,这一火人一边走着,一边聊天,无非是说些风花雪月,谈谈那家娶了个漂亮的媳妇,这家婆媳不和之类。?  燃?文小? ?说  ? w?w w?.?r?a?n?w?e?n?`org

    走到雨花台附近,只见一名更夫匆匆跑了过来,看见周廷构等人,忙奔上几步,道:“军爷,大事不好了。”

    “怎么了,生什么事情了?”周廷构眉毛一竖,问道。

    “那边,周舍人的府上,起大火了。”更夫气喘吁吁地说道。

    “什么,起大火了?”周廷构抬起头朝着戚家山的方向看去,隐隐约约,能够看到点点火光。

    “快,去救火。”周廷构很是果断,一边带人救火,一边令人前去找人,毕竟偌大的韩府,光凭这点人是不够的。韩府起火,虽然起因不明,但韩熙载毕竟是中书舍人,有起草诏令之职,可以参与机密,权力日重,属于陛下的宠臣。巴结他自然是好处多多。

    周廷构带着人一路狂奔,越靠近韩府,就看见火势越来越大,此时的韩府,火焰冲天,几乎映红了半个天空,韩府内的家丁正在大声的叫喊着,拎着水桶灭火。

    韩熙载一脸凝重,谁也不知道这厨房、卧室为何突然起了大火,尤其几处大火是由女眷那边起火,女眷们都被吓坏了,一边逃走,一边尖叫,更是弄得韩府一阵大乱。

    韩府都乱成了一团,家丁们忙着灭火,韩熙载尽力收拢了女眷,让她们不要乱跑。

    周廷构带着兄弟们到了韩府门外,见韩府的大门打开着,立刻冲了进去,韩府很是混乱,几名家丁见有人闯了进来,还以为是强人进来,纷纷提刀杀来,一名巡逻的士兵措不及防,被一刀砍死。

    周廷构大吃一惊,忙拔刀自卫,那些个家丁哪里知道,纷纷杀来。韩府更加混乱不堪,有人灭火,有人厮杀,等到周廷构派人请来的士兵赶来,见到袍泽被杀,顿时都大怒,拔刀厮杀。

    韩府的家丁虽然凶狠,哪里是士兵的对手?被杀得节节败退,至少死了二十多人,韩熙载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晚了。他急忙让人安抚周廷构等人,可是混乱之中,官兵也死了十几人,即使韩熙载亲自赶来安抚,周廷构、朱元等人也未能平息心头的愤怒。

    韩熙载看着一地的废墟,不由苦笑了两声,这一次,事情闹大了。他派人寻找那名道士,可是道士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了。韩熙载心头暗暗叫苦,也不知道是谁暗算自己?

    韩府起了大火,本来就隐瞒不住,更何况还与官兵生了冲突,双方总计死了三十多人,在金陵城中,这事情已经闹得足够大,足够让天子知晓了。

    李璟得到消息,自然是十分愤怒,他虽然十分宠信韩熙载,但官兵死了十几人,死者的家属在兵部哭诉,不光是安慰、抚恤就可以解决的。这事儿,当真是让人头疼。

    恰恰这时,宋齐丘又上书,说韩府突然起火,十分让人可疑,建议陛下派人探查起火的原因。李璟也觉得蹊跷,想了想,让人招来大理寺郎中萧俨,前去探查此事。

    萧俨历来公正不阿,曾经被李璟贬为舒州副使,并派人严加看管,但后来李璟后悔,又将他召回。正是由于萧俨不涉及党争,人又刚正不阿,李璟才会想起他。以萧俨的个性,必然能在这件事情上,不偏不倚,如实禀告真相。

    潇湘阁内,杨琏手中捧着一杯香茗,望着秦淮河上川流不息的船只,笑道:“想不到如此简单的轨迹,那韩熙载竟然上当。”

    曾忆龄依旧用白纱蒙了面,让人看不清她的脸,闻言笑道:“这世间的男人,有的好色,有的贪钱,有的好权,这韩熙载寒门出身,却又极度奢华,对权势有着极强的渴望。李昪在时,他就受到打压,郁郁不得志。李璟登基,他虽然掌管机要,官职却只有六品,韩熙载心中怎能不有所怨言。”

    杨琏喝了一口茶,道:“你这一次的献计,成功烧了韩府,让韩府与官兵互相厮杀。李璟得到消息,必然大为震怒,只是不知道,韩熙载受到什么处罚?”

    “韩熙载一向是李璟的心腹,虽然犯了这等大错,死罪可免。但想必不会再留在京中。”曾忆龄笑了笑。两人初次联手,事情办得十分顺利,这让两人充满了信心。

    说话间,一名女子匆匆走了过来,道:“曾姑娘,杨公子,刚刚从宫里得到消息,天子派萧俨前去韩府,探查起火的原因。”

    “好!”杨琏一鼓掌,笑道:“接下来,就看萧俨如何了。”

    曾忆龄点点头,道:“萧俨一向嫉恶如仇,李璟派他去,或许是有了一点疑心。”

    “不对,李璟大概他是想要避免党争,这个时候无论是派孙晟、徐铉,又或是宋齐丘,都不免会引起混乱。而萧俨一向公允,断不会做出枉法的事情来。”杨琏反对,正是李璟信任韩熙载,才会派萧俨,不然他派出宋齐丘一党的人,韩熙载就必死无疑。

    曾忆龄有些不肯相信,摇摇头,道:“若是派出孙晟,怎会引起混乱?”

    “宋齐丘老奸巨猾,若是李璟派出孙晟、徐铉,他必定会设法攻击,这朝廷刚刚平静下来,天子也想过几天平静的生活。”杨琏笑道。

    “他想平静,我们可不能让他平静,给他加点盐,让他的生活有滋有味。”曾忆龄的声音依旧轻柔,但有说不出的快意。

    杨琏转过头,看着曾忆龄,道:“居安思危,韩熙载就算被扳倒,也不过是削弱了李弘冀的势力,孙晟依旧是宰相,握有大权,此事还要慢慢来。”

    “你放心,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曾忆龄说道。

    两人说话间,萧俨已经到了韩熙载的府上,一眼看去,韩府已经成为了废墟,连带着邻居也遭了秧,这场大火当真是厉害。萧俨一边感慨,一边进入韩府。

    韩熙载一脸郁郁地迎了出来,看见萧俨,拱拱手,道:“萧郎中。”

    萧俨摆摆手,道:“韩舍人,听说贵府遭火,陛下令我前来查看查看。这场火看起来很大啊,不知道可有人受伤?”

    “烧伤了三人,都是邻居。”韩熙载叹息了一声,尽管他是高管,被烧死的都是平民,但在天子脚下,这事儿瞒不住,也没有必要瞒,所以他索性说了出来。

    萧俨微微皱了皱眉头,但没有表现出来,迈步进入韩府,举目四顾,这才现韩府内的情况更为糟糕,地上到处都是残垣断壁,不少地方甚至还有血迹,想来是昨夜与官兵搏杀所致。

    萧俨四处查看,韩府几乎都被毁掉了,问了问,才知道由于官兵进来,府中家丁以为强盗趁机入侵,一部分人出来抵抗,灭火的人便少了,等到官兵大量涌来,与韩府家丁厮杀,灭火的人越来越少,大火越来越大,这韩府逐渐被火焰吞没。

    韩熙载说起此事的时候,心中充满了愤怒,这一切都是那名道士引起,可那道士已经消失不见,也不知道是谁派来的。此事过于蹊跷,韩熙载又不能述说此事,只得将他隐藏。

    萧俨听得有些迷糊,看来这场大火韩熙载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起的嘛。而且从韩熙载的描述来看,府中是多处火起。这火蹊跷啊。萧俨慢慢在废墟上踱步,观看着,虽然大火被扑灭了,但有的地方还有丝丝缕缕的青烟冒出。

    偌大的韩府内,大多数的地方变成了废墟,只有一处,引了秦淮河的河水进来,这才没有遭难。萧俨让韩熙载前去处理事情,他慢慢踱步,走到一处,他停了下来。这个地方,正是昨夜那道士作法的地方,案几已经被烧毁了,只留下一个壳。

    萧俨在这里停下,地面上,还残留了烛泪,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在这里会有这样的异状?他蹲下了身子,这才现地面有些松软,埋藏东西的痕迹隐约可见。萧俨伸出了手,在地面上挖掘起来。一个小木人露了出来。

    萧俨眼皮一跳,忙将小木人捏在掌心,匆匆一看,不由脸色大变。他手一缩,将小木人收入袖子内,又在沙土里挖掘了几下,又有两个更小的木人露了出来。

    萧俨眼力极好,顿时看清楚了小木人上面的字,这一下他更是脸色大变,迅将东西收入袖口里。慢慢站起身来,萧俨深深呼吸了两口气,脸色这才恢复了平静。

    尽管脸色平静了下来,内心无论如何也无法平静,萧俨怎么也想不到,在这韩熙载的府上,竟然会有这样的东西,巫蛊之术!如果韩熙载诅咒的是旁人也就罢了,可偏偏他诅咒的人,身份如此的特殊,令萧俨不敢大意。

    将小木人藏牢,萧俨告辞出了韩府。韩熙载还以为萧俨奉命而来,只是看一看韩府的火势,安慰一下这名藩邸旧臣,哪里料得到萧俨另有重任?萧俨匆匆出了韩府,坐上马车,朝着皇城赶去。

    这个天大的秘密,他要告诉陛下,让陛下来裁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