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二十三章 立储
    深夜,寅时,皇城内,刘知远悠悠醒了过来,一醒过来,刘知远立刻泪流满面,太子突然去世,对他的影响是巨大的,而太子的死,究其原因,与他分不开,若不是他想要设计除掉那些拥兵自重的节度使,根本不会用这等恶毒的计谋。?火然文???  w?w?w?.?ranwen`org若是不用这等计谋,太子又怎会中毒身死?他的心,当真是悔恨到了极点。

    李皇后在一旁低垂着螓首,眼角依稀有泪,长子的死固然让她心碎,但丈夫危在旦夕同样让她十分担心。李皇后近日未曾休息好,此时又侍奉丈夫久久未眠,体力精神已经衰弱到了极点,不知不觉,手托着香腮,就要睡着。

    这个时候,刘知远突然醒来了。刘知远心中悔恨,想要说话,却觉得嘴唇一阵干燥,说话十分困难。刘知远慢慢撑起身子,勉强靠在软榻上,便看见李皇后在一边,一副欲睡未睡的模样。

    “三娘!”刘知远虚弱地叫道。

    李皇后闺名正是叫三娘,刘知远叫了两声,李三娘身子一抖,醒了过来,看见刘知远已经坐了起来,惊喜地道:“陛下,你醒了。”说着,忙站起身来,去叫宫女弄些吃的喝的来。

    李皇后回来之后,刘知远看着妻子,叹息了一声,道:“真是天意弄人。”

    “陛下,太子一向身体不好,陛下也不必过于自责。”李皇后说道,说起来,太子刘承训和她并没有关系,她的长子才是刘承祐,刘承训的死虽然她也伤心,但相比较而言,就没有刘知远这番难过了。

    刘知远摇摇头,道:“现在情况怎样了?”

    “臣妾具体也不清楚,不过似乎群臣已经散去。”李皇后说道。

    “什么?!”刘知远听罢,身子一震,群臣居然都走了,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虽说毒死了杜重威,但还有更多的节度使还活着,尤其是让刘知远非常忌惮的李守贞、符彦卿等人,这些人都拥兵数万,对大汉威胁很大。

    杜重威死了,李守贞、符彦卿等人又不是笨蛋,根本不可能留在开封,他们若是回到驻地,便是放虎归山。若是他身体好那也就罢了,偏偏刘知远知道撑不了太久,而太子已经是去世,这偌大江山,要交给何人?除了刘承训是成年,政务经验十足之外,次子刘承祐刚刚成年,可是他一向顽劣不堪,根本不足担当重任。

    刘知远本来觉得,就算太子去世,但各地节度使仍然被围困在大殿,唐国的使者杨琏也在,大不了很一狠心,将所有人全部杀了,事后全部丢给杨琏,或许还有转机。可是如今看来,最后的计划也不能实施了。

    接下来的后果,刘知远已经不敢想了,他急忙问了时间,知道自己不过昏迷了四个多时辰,知道此时不过是寅时,因此心中稍安,如今是深夜,就算各地的节度使逃出了大殿,也未必走出了开封,还有机会。

    他急忙让李皇后去找蔡王刘信,这个时候,他能依靠的,只有蔡王了。

    蔡王一直放心不下,便在偏房安歇,被宫女叫醒之后,脸也没有洗,稍微整理了一下衣裳,便匆匆赶来。见皇兄醒了,一颗心稍安,忙道:“皇兄。”

    刘知远示意李皇后出去,李皇后知道这两兄弟有事要谈,便点点头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寝宫内,便只剩下了刘知远、刘信两兄弟。刘信问了一番事情,刘信带走了刘知远之后,大殿内发生的事情他虽然也不太清楚,但事后高怀德告诉了他,便将事情转述给了刘知远。

    刘知远一边听,一边紧皱着眉头,尤其是听到李守贞、符彦卿乃至于郭威等人都冲着高怀德发难的时候,便知道大事不妙。果然,最后在杨琏的帮助下,各地节度使及朝中大臣纷纷逃走,等于脱离刘知远的掌控。

    刘知远脸色大变,激动之下他想要站起来,却不由一阵咳嗽,刚才皇后因为不太确定,所以他半信半疑,此时听见刘信亲口承认,不由得心情激荡,刘知远咳嗽了好半响,好不容易停了下来。

    “皇兄,你可要保重身体。”刘信说道。

    刘知远苦笑了两声,沉默了半响,这才叫过了刘信,让他速速去办几件事。一是调集禁军,严格封锁皇宫,任何人不得随意出入。二则是封锁开封城,准进不准出,要将各地节度使封杀在开封城内,第三,刘知远打算稳住了开封城的局势之后,再进行筹划,总之是要将各地的节度使截杀在开封城内。

    刘信领命,匆匆站起身来,走了出去,留下刘知远坐在软榻上,一阵伤心。

    鸿胪寺,杨琏与符彦卿达成协议之后,立刻派人找到了曾忆龄,让她无论如何要保护符彦卿一个周全,一旦有机会,就送符彦卿出城。此时,各地的节度使逃走的越多,对杨琏或者说对于大唐来说,有更多的利益。

    曾忆龄哪能不明白杨琏的想法,当即点头答应并让人送符彦卿去安歇。本来符彦卿认为杨琏多虑了,不少节度使在开封城内是有府邸的,恐怕这些节度使多去府中安歇,但第二日一大早发生的事情,就让符彦卿心惊,觉得杨琏当真是有先见之明。

    开封城内,大量的禁军已经接管了开封城的防务,城内到处都是冒着寒风巡逻的禁军士兵,开封城的气氛陡然变得紧张起来,不久,更为详细的消息传来,就连守城门的士兵,都换成了禁军精锐。他们严守城门,准进不准出,目的已经非常明显了。

    符彦卿接到消息,忍不住擦了一把汗,刘知远果然动手了。封锁开封城应该只是第一步,那么第二步,应该是要进行清洗。果不其然,当日傍晚时分,杨琏带来了最新的消息,刘知远已经派人通知逗留在开封城的节度使,要他们明日进皇城述职。

    符彦卿与杨琏秘密商谈了许久,认为这必然是一场阴谋,也没有多少节度使去去皇城,事实上到了第二日,杨琏得到的消息,除了一两个来不及走掉的节度使之外,其他的节度使如李守贞都已经逃走。

    杨琏忍不住笑了起来,那李守贞果然溜的极快,有了杜重威这个前车之鉴,李守贞的心中必然有了芥蒂,此人又占据了一向富裕的河中,早晚必定会造反。那个时候,大唐便又有了机会。

    刘知远抓住了两个节度使,根本于事无补,他很明白,如此多的节度使逃走,大汉国就像风雨中的蜡烛,随时可能覆灭。想到此,刘知远的病情更加严重,就此卧病不起。

    杨琏有些怀疑刘知远是在诈病,不过从曾忆龄得到的消息来看,又似乎不是,在没有得到确定的消息之前,杨琏与林仁肇、陈铁等人安心待在鸿胪寺。杨琏知道,这个时候,刘知远暂时不会对他不利,所以也就安心看汉国的风起云涌。

    时间说短也短,说长也长,转眼便到了中旬,开封城的过年气氛已经逐渐消失,转而变得忙碌起来,百姓开始出城耕作砍柴。杨琏判断,刘知远的身体恐怕越来越差了,因为朝中重臣,杨邠、史弘肇、王章、苏逢吉等人如朝的频率和时间越来越多,这恐怕是刘知远有托孤的意愿了。

    就刘知远而言,他死之后,帝位只能交给刘承祐这个最大的儿子。为此,杨琏不露声色去找刘承祐,与他长谈了几次,他告诉刘承祐,如果他做了皇帝,一定要小心注意,低调行事,不然那些个掌握了极大权利的朝中重臣,恐怕会将他吞的渣滓都不剩。

    杨琏并不知道,由于他安排了刘承祐痛打杨邠一事,所以刘知远要离太子之事,发生了一些改变。以史弘肇、苏逢吉两人人认为立刘承祐是最好的选择,毕竟他是天子几个儿子里面,年纪最大的。在太子去世之后,最有资格继承王位的,便是刘承祐。

    不过,枢密使、中书侍郎兼吏部尚书、同平章事杨邠却极力反对,他认为二皇子年纪虽然稍长,但十分顽皮,恐怕难以担当大任。杨邠觉得,这大汉的江山,乃是刘姓的江山,值此乱世,不一定非要由二皇子继承王位,可以考虑蔡王刘信,甚至远在太原的河东节度使刘崇也是合适的人选。王章与杨邠是同郡之人,关系非常好,杨邠不支持刘承祐,不管是什么原因,王章都会支持他。

    这几人都是刘知远的心腹重臣,双方意见的不一致,使得刘知远一时间没有下定决心,事实上,刘知远也知道二子刘承祐不是良君,可是他更知道,脾气暴躁的蔡王刘信更不合适,至于河东节度使刘崇,远在太原,恐怕他得到消息,尚未赶到开封,刘知远就支持不住了。所以综合各方面的情况,似乎刘承祐是最好的人选。

    刘知远思前想后,先让众人退下,他需要细细思量一番再说。几名大臣退下,各自怀着不同的心思,就在这个时候,杨琏也选择动手了。

    杨琏再度让曾忆龄派出了人,在大街小巷上传唱着“郭雀儿”的歌谣,一时之间,开封城内,又充满了这首歌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