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四十七章 暗流明涌
    四月的金陵,莺****长,百花已经盛开,到处都是鸟语花香,一片生机勃勃的模样。?火然文???  w?w?w?.?ranwen`org

    皇城内,李璟有些咳嗽,入春以来,天气变化有点大,而今年的梅雨季节来的有些早,也不知道是那一夜休息的时候受凉,李璟便开始咳嗽了。御医看了病,给李璟抓了药,已经喝了几天,偏偏还不好。

    钟皇后在一旁,端着一碗棕色的药水,劝慰道:“陛下,良药苦口,得了病,怎能不喝药呢?”

    李璟摆摆手,道:“这药喝了也有七八天,总不见效果,这些御医都是庸医!”

    钟皇后还想再劝,李璟却指着手中的一份折子,道:“你莫要来烦朕,你看,这是杨琏送来的折子,他已经顺利和大汉签订了盟约,而且据他说,还有一个惊喜给朕,有这样的好消息,朕什么病都好了。”

    钟皇后奇怪地问道:“杨琏?那个杨琏?”

    “就是救了怀柔郡主的那个杨琏,如今是从五品的指挥使。”李璟知道皇后一向不关心政事,不知道杨琏也是正常的事,便解释道。

    “哦,是他啊。”钟皇后说道,想了想,道:“听陛下这么一说,杨琏是立下了大功?”

    “哈哈,这个功劳自然是不小的。他这次回来,朕一定要好好赏赐他。梓童,你说赏赐他什么好呢?”李璟问道。

    “男人嘛,不是升官就是发财,依臣妾之见,给他升升官,以后才能更好为陛下效力。”钟皇后说道。

    “嗯,升官是肯定的,只是朕在犹豫,该升个什么样的官。”李璟一边说一边思考着,杨琏虽然立下了不小的功劳,但毕竟年轻,李璟有些担心的是,杨琏太过于年轻,恐怕不能够胜任。

    授什么官钟皇后觉得不便多言,便微微一笑,不再说话。李璟慢慢踱步想着,没有下定决心,把杨琏放出去,就任一方节度使?还是就留在京中,让他做个三四品的官?

    李璟还没有拿定注意,齐王李景遂匆匆走了过来,看见李璟,冲着施礼,道:“皇兄。”

    “呵呵,皇弟,你来的正好。朕正在考虑,这杨琏立下大功,该赏赐他什么才好。”李璟说着,脸上浮起笑意,杨琏算是齐王引荐的,如今他立下功劳,李璟也觉得高兴。

    然而李景遂只是摇摇头,脸色十分凝重,道:“皇兄,我有一个不好的消息告诉你。”

    李璟先是愕然,毕竟在得到好消息之后,是坏消息,怎能不让李璟心情郁郁?就像在夏日,被人用冷水浇了一般,整颗心都凉了下来,李璟咳嗽一声,收敛了笑容,正色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景遂瞧了一眼钟皇后,钟皇后会意地站起身来,微微躬身,道:“陛下,臣妾告退。”说着,带着宫女迅速离开了。

    李璟闷闷地饮了一口茶,以掩饰他内心的波动。

    “皇兄,刚刚得到消息,杨琏回转金陵之时,将要抵达徐州之际,被吴越人设计伏杀。”李景遂说道。

    “什么?”李璟一惊,手中的茶杯落下,茶水四溅,他已经顾不得了,不敢相信地再问了一遍,道:“你再说一遍。”

    齐王李景遂知道皇兄一时无法接受,便再重复了一遍。

    李璟不由握紧了拳头,喝道:“吴越人欺人太甚!”顿了一顿,又问道:“杨琏遇伏,是不是……”最后这句话,他有些说不下去了。

    齐王李景遂拱拱手,站起身来,指着上天,道:“不幸中的万幸,唐使一行人三十多人,最后活下来的,加上杨琏,只有区区六人,这几人都身受重伤,如今正在武宁节度使符彦卿处养伤。数日前,杨琏亲笔写了一封书信给我。”

    “杨琏无事?”李璟有些激动地问道。

    “他失血过多,需要休养一番。”李景遂说道,心中也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当初他拆开信件的时候,也忍不住吓了一跳,信件上,还有点点血迹,看来杨琏受伤不轻。

    李璟眯起了眼睛,杨琏无事,他一颗心就放下了,想了想,道:“武宁节度使毕竟是外人,还是速速将杨琏接回,在金陵养伤。这样朕也放心一些。”

    “皇兄英明。”齐王李景遂不失时机地恭维道。

    李璟道:“朕这就立刻下圣旨,让海州节度使刘彦贞去接杨琏,这一次绝对不能出事,谁出了差错,就提头来见。”李景说着,立刻回到了御书房,李景遂也跟在他的身后,两人都没有说着,急匆匆地到了御书房之后,李璟铺开了宣纸。

    李景遂也动起手来,为李璟磨墨,很快,一份圣旨写好,李璟叫来了太监,让他速速送到海州,令刘彦贞去接人。

    太监知道事情紧急,当下不敢怠慢,稍微收拾了东西,立刻赶赴海州。

    李璟还有些不解气,道:“吴越人当真是可恶至极,这口气,朕咽不下,皇弟,你有什么好主意?”

    “吴越人一向狡猾惯了,这一次大唐与大汉结成同盟,对于吴越人来说,等于折损了靠山,因此吴越人狗急跳墙也是在情理之中。皇兄,这两年便是进攻吴越人的最好机会。”李景遂说道,他也很吴越人,杨琏若是被他们杀死,对于李景遂来说,是巨大的损失。

    李璟点点头,道:“等杨琏返京,出征吴越一事,再仔细商议一番。”

    燕王府,李弘冀一脸凝重。今年开春,他从东平公升爵为燕王,看起来是受到父皇的宠信,但实际上内里的缘由,整个朝廷都知道。前些日子,李璟已经下令,让他去镇守润州。虽说润州离金陵不愿,但实际上,这样的举措已经将准备将李弘冀排除在大唐朝廷的核心,这样的耻辱,李弘冀怎能接受?

    为此,他多方谋划,已经想了一个办法,只要这个计划实施成功,李弘冀不仅能够杀死眼中钉,更能趁机打压齐王。算算时间,应该是传来消息的时候了,因此李弘冀有些坐立不安。毕竟如果事情不成功,他就只能选择去润州,一旦远离了金陵,许多事情便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李弘冀正在想着的时候,朱令赟匆匆走了进来,一脸失望。

    “朱将军,事情办得怎样了。”李弘冀迫不及待地问道。

    朱令赟摇摇头,叹息一声,道:“这一次,真的只是差一点。”想起那日激战的情形,朱令赟有些胆寒,杨琏在危机之下爆发出来的战斗力,是非常吓人的。

    李弘冀有些激动地抓住了朱令赟的手臂,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是策划许久,怎会让杨琏走脱?”

    朱令赟被抓住伤口,疼的倒吸了一口冷气,李弘冀见状,忙放开他,皱起眉头,道:“你受伤了?”

    “不碍事。”朱令赟说道,便将那日情形说了出来。

    李弘冀越听越是心惊,道:“策划如此周详,竟然还是功亏一篑。如今事情已经成了定局,而我担心的,是那钱承礼会不会倒打一耙?”说心里话,勾结吴越人谋杀杨琏,李弘冀纵然是大胆,也十分担心,一旦父皇知道,就算是他的儿子,恐怕也逃不了被杀的局面。毕竟这等事情是叛国大罪,任何帝王都不会允许的,若是李璟知道,李弘冀就算不被五马分尸,至少也会被幽禁终生,而这也就意味着,李弘冀的皇帝之梦就此破灭。

    “燕王放心,那钱承礼不是笨蛋,若将我等供出来,对他并没有太大的好处。”朱令赟说道。

    “哼,怎会没有好处,一旦父皇得知,我等必然受到严惩,那时大唐内乱,吴越人就有了机会。”李弘冀说道。

    朱令赟摇摇头,道:“燕王,对于吴越人来说,保持这种关系,反而是最好的,他们甚至会暗中支持燕王,这样对于大唐来说,才是最危险的。”

    李弘冀眯着眼睛仔细想了想,又觉得朱令赟说的有理,当即点点头,道:“希望如此,不过吴越人想要控制我,这是痴心妄想。”李弘冀与钱承礼合作,只是为了得到更大的利益,击败他在大唐的政敌,但如果要出卖大唐的利益,李弘冀是断然不肯的。

    “燕王英明。”朱令赟笑道,轻轻拍了李弘冀一记马屁。

    李弘冀却不为所动,道:“此事不成,父皇又要我去润州就任,这当真是头疼。”

    朱令赟想了想,道:“燕王,卑职倒是有一计。”

    “哦?你有什么好办法?”李弘冀来了兴趣。

    朱令赟可是一声,道:“那杨琏身受重伤,至少要调养一些日子才能恢复,在这段时间内,我们可以做很多事情。”

    “据卑职所知,那杨琏与妓馆的曾忆龄关系有些暧昧,不妨从这方面着手。”朱令赟笑的很是诡异,低声道:“这女人嘛,长的倒是极为漂亮的,为了一个漂亮女人,指不定会做出什么糊涂事来,若是能抓到杨琏的把柄,不愁没有机会对付他。”

    朱令赟这么一说,李弘冀眼睛一亮,道:“你这么一说,我顿时想起来了,这些日子,那曾忆龄也消失了,不知道去了何处。”

    “莫不是也去了开封?”朱令赟猜测。

    “很有可能。如果真的是这样,杨琏与那曾忆龄必然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李弘冀判断着,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