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五十五章 圣旨到
    杨琏骑着战马,沿着秦淮河缓缓而行,脸上充满了笑意。ranwen w?w w?. r?a?n?w?e n `o?rg齐王被升为皇太弟,这是杨琏没有想到的,从齐王的口气,杨琏已经知道,李璟已经将不少权利交给了齐王,而他却关注炼丹之术。

    当然,李璟毕竟是大唐的皇帝,就算关注炼丹之术,在大唐也有至高无上的权利,李景遂还只能乖乖地做他的皇太弟,但这就意味着,齐王更加迈进了大唐权利的中心,而李弘冀则会逐渐远离。杨琏猜测,李弘冀应该或者即将离开金陵,这对于杨琏来说,眼中钉的离开,是个非常好的消息。

    如今杨琏已经成为二品的节度使,虽说还没有定下地方,但在大唐朝廷内,已经是不小的官,而且,身为节度使,可以经营一方,这可是天大的好事。杨琏一边走着,一边思考,微风吹拂,杨琏喝了太多的酒,居然酒上心头,有了醉意。

    杨琏握紧了缰绳,战马熟门熟路地朝着客栈走去。

    “啊,这不是杨将军吗?”这时,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响起。

    杨琏循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个女子,亭亭玉立地站在那里,就像池塘里的荷花一样,出淤泥而不染。“原来是周姑娘。”杨琏笑了笑,翻身下马。

    “杨将军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周娥皇问道,一脸的喜色,怎样都掩饰不掉。

    杨琏笑道:“今日巳时到的,先是进宫向陛下禀明了出使的事情。”

    周娥皇点点头,见杨琏一副开心的模样,释然道:“看来杨将军这一行必然是立功不小,娥皇在这里恭喜杨将军了。”

    杨琏朝着她拱拱手,笑道:“多谢周姑娘,陛下大恩,略有赏赐。”

    周娥皇对此很有兴趣,但看见杨琏一副醉醺醺的模样,不由道:“杨将军似乎喝了不少酒,还是先回府休息吧。”

    “那么,周姑娘告辞了。”杨琏摆摆手,翻身上马,慢慢朝前走去。

    周娥皇看着杨琏远去背影,抿着嘴,直到杨琏消失了,这才回过神来,慢慢回府。

    杨琏又走了半柱香功夫,这才回到了客栈,客栈依稀还是那副模样,符金盏站在门口,不时看着外面,就像一个小媳妇一样,等待着丈夫回家。看见杨琏,符金盏脸上露出喜色。

    杨琏快步走了几步,到了门口,早有赵鹏迎了上来,笑道:“老爷回来了。”

    杨琏下了战马,将缰绳递给赵鹏,朗声道:“赵鹏,牵到后院,好生喂养。”

    “是,老爷。”赵鹏喜滋滋地牵着战马朝着后院走去。

    杨琏上前几步,看着符金盏,道:“金盏,觉得还习惯吗?”

    符金盏微微皱眉,道:“金陵的景色果然是极好的,只是这空气里,似乎太过于潮湿了。”

    “如今正是梅雨季节,你若觉得潮湿,可要烧一些木炭。”杨琏道。

    符金盏点点头,道:“啊,差点忘了,有一个公公等你可是多时了。”

    杨琏道:“前面面圣,陛下封我为顺天节度使,想来是来宣读此事。”

    符金盏微微一笑,微微躬身,道:“妾身恭喜杨公子了。”

    “希望什么时候,能给你博一个诰命夫人。”杨琏微微一笑,轻轻握住符金盏的手。

    符金盏摇摇头,道:“这些于我,并不是那么重要。”

    杨琏知道她的心意,松开手,道:“进去吧。”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进去,到了大厅,林仁肇、陈铁正配着一名太监说着话。杨琏定睛一看,原来是高泽,上午刚刚与他认识,想不到现在又见面了。

    “高公公!”杨琏施礼。

    高泽呵呵一笑,站起身来,道:“杨将军,咱家又来了。”

    杨琏哈哈一笑,道:“高公公亲自来,必然是有好事。”

    “自然是好事。”高泽朝着杨琏郑重施礼,对于这样的人,他也有拉拢的必要,当即笑着道:“而且是很好的事情,咱家在这里先恭喜杨将军了。”

    “多谢高公公。”杨琏认真还了一礼。

    高泽笑着,忽然正色道:“杨琏接旨。”

    杨琏整理了一下衣裳,从容跪下,这是礼节,不可荒废,身边的人也都跪下。杨琏也正色道:“微臣杨琏接旨。”

    “朕绍膺骏命,今齐王之女,诰封怀柔公主,端庄贤淑,知书达理,适婚娶之时。今顺天节度使杨琏,乃国之栋梁,于社稷有功,堪为良配,二人良缘天作,潭祉迎祥,望二人同心同德,勿负朕之美意。特赐杨琏顺天驸马,一切礼仪,交由礼部操办,择良辰完婚。钦此!”高泽朗声说着,声音在大厅里回荡着。

    杨琏听见一开始说的是齐王之女怀柔,而且居然还是公主,便觉得有些奇怪,等到高泽说完,脸色不由一变,他微微侧头,看了符金盏一眼。符金盏也是同一时间看着杨琏。

    杨琏一脸的茫然,他根本想不到这份圣旨的内容是如此,林仁肇、陈铁也都不约而同地看了杨琏一眼。两人在内心都认为符金盏会将是杨琏的妻子,可事情峰回路转,皇帝居然给杨琏赐婚,而新娘居然是怀柔公主!

    杨琏的笑容凝固了,他心中已经心有所属,可是陛下赐婚是何等大事,如果拒绝,必然受到责罚,就杨琏内心,如今他的计划一步一步正在实施中,绝不能就此放弃。可是,一旦成为皇亲国戚,杨琏很有可能再也不能掌权,这对于杨琏来说,无论接受与否,似乎都不妥。

    高泽显然不知道杨琏内心已经是波澜起伏,他将圣旨卷起来,笑道:“杨将军,请接旨。”

    杨琏抿着嘴,下一刻他已经做出了决定,站起身来,朝着高泽拱拱手,道:“高公公,还请禀明陛下,这个圣旨我不……”

    符金盏快步走了上来,一把抓住杨琏的衣袖,微微躬身,朝着高泽笑道:“高公公,这个圣旨杨将军接下了。”说着,伸出白皙的手,就要去接圣旨。

    “符姑娘。”杨琏急忙说道,就要伸手去打她的手。

    然而符金盏的速度很快,她从高泽手中一把抓过圣旨,握在了掌心。

    高泽眼中含着深意地看了杨琏一眼,虽然他不认识符金盏,但男人三妻四妾也是正常之事,这个女子长的模样周正,隐隐有一股气度,与杨琏关系又很不错的样子,所以高泽觉得这个女子十之**是杨琏的妻妾。可是她已经接了圣旨,高泽也就不多话了,呵呵一笑,道:“既然如此,咱家回去复命了。”

    “高公公,请慢走!”杨琏说道。

    符金盏拉住杨琏,轻轻摇头。杨琏迟疑了一下,不知道符金盏这是为何?

    高泽停了下来,一脸不解地看着杨琏。杨琏反应极快,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不动声色递给高泽,笑道:“有劳高公公了。”

    高泽脸上露出喜色,一脸的皱纹,他接过银子,轻轻掂了掂,至少有五两的样子,便道:“杨将军,咱家走了,在陛下面前,自然会知道该怎么做。”

    杨琏笑道:“多谢高公公。”

    高泽满意地离去,杨琏亲自将他送到大门,这才返回。

    符金盏正在大厅里手中拿着圣旨有些发呆,杨琏快步走了过去。林仁肇、陈铁两人带着王虎赵鹏离开。顿时大厅里只剩下了两个人。

    “你这是怎么回事?”杨琏问道。

    符金盏笑了笑,道:“皇帝赐婚,这是好事,你应该接受。”

    “可是,我不能这样做!”杨琏说道。

    “为什么不能,对不起我?还是对不起公主?”符金盏笑道,眼里却一闪一闪的。

    杨琏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摇摇头,道:“你也知道我的身份,将来有一天,我必然会……”

    “这个我知道,可是那又能怎样,你要颠覆的,是这个朝廷,有仇的也不过是当今的那位。齐王待你不薄,难道你想杀了他?”符金盏问道。

    杨琏摇摇头,道:“这个我还没有想好。”

    “你的事情我知道,要说有仇,也是对于先帝,对于当今的那位。若是你还不解恨,以后将他囚禁起来,也就罢了,犯不着杀他。”符金盏说道。

    杨琏叹息了一声,使劲甩甩头,这事情太突然。他顿时想起来,临别之际,齐王曾经说过,有好事。如今看来,这好事便是赐婚一事。这齐王究竟是怎么想的?不过如今不是考虑齐王怎么想得了,而是考虑与怀柔公主婚事的问题了。

    “可是,你这样,岂不是委屈了?”杨琏摇摇头,努力将脑海中的不利消息甩出脑海。

    “这有什么委屈?妾身不是那样的人。”符金盏笑了笑,拢了拢秀发,一脸的淡然。

    “再说,就算身为正妻,若是得不到宠爱,哪还不如不做。”符金盏又说道。

    杨琏叹息了一声,道:“如今看来,我是不得不如此了?”

    “娶了公主,也没有什么不好,身为皇亲国戚,很多事情好做很多。”符金盏道。

    杨琏摇摇头,苦笑道:“就怕身为皇亲国戚,反而被卸掉了权利。”

    “依妾身看来,这是多虑。齐王帐下的能人不多,杨公子算是一个,如果被卸掉了权利,等于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齐王不会如此愚蠢。”符金盏分析道。

    “但愿如此。”杨琏显然还没有恢复过来,他甚至有一种冲动,想要去找齐王问个究竟,但想了想,还是放弃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