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六十八章 如何处置
    到了大理寺,杨琏没有多说话,对于殴打燕王李弘冀一事相当爽快的承认了。r?a?  ? nw?en? w?w?w?.?r?a?n?w?e?n `o?r?g?对于李弘冀来说,杨琏如此“配合”,让他心花怒放,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

    萧俨无奈,将案件情况写了,送走燕王李弘冀、宰相孙晟,看着杨琏,一阵摇头,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杨琏有着大好的前途,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杨节度,你也先回去吧。”萧俨说道,杨琏主动承认,自然不会跑。而且萧俨隐隐觉得,这其中有真么阴谋在内,他不想接这个烫手的山芋。

    “萧寺卿,按照律法,今夜我便住在这大理寺。”杨琏摇头。

    萧俨见他说的坚决,也是颇为无语,想了想,道:“既然如此,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安全。”

    “有劳萧寺卿!”杨琏拱拱手,谢过。

    当夜,杨琏就在大理寺住了一晚,主薄韩崇德对杨琏颇为照顾,不仅是萧俨有所交代,林仁肇托付的事情,他自然会尽力去做。杨琏虽然住在大理寺的牢房里,却相当舒服。韩崇德让人将软榻搬了进去,铺好了厚厚的褥子,然后铺上凉席,地面也被打扫的一尘不染,让住在大理寺的不少囚犯心中震惊,如今住进来的,究竟是什么人?

    一夜无话,杨琏舒舒服服睡了一觉,次日起来,有人送了井水进来,杨琏洗漱了,便在牢房里锻炼身体,似乎大理寺的牢房就是他家。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似乎是在一日之间,大唐朝廷上下,大大小小的官员都知道了杨琏痛打燕王一事。这还了得?就算杨琏是一个二品官,朝廷重臣,但龙之骄子,其实凡人能比的?

    当响午时分,李璟看着堆积如山的折子,不由皱了皱眉头。

    “齐王,今日为何有这么多的折子?”李璟问道。

    齐王李景遂苦笑了一声,道:“皇兄,这些折子,可都是弹劾杨琏的。”

    “都是弹劾杨琏的?”李璟吃了一惊,这些折子,没有一百也有七八十,要知道,这是一日之间的折子,明日能有多少?

    齐王李景遂点点头,道:“都是。”

    李璟一阵头大,摆摆手,道:“都说些什么?”不等齐王李景遂说话,李璟又冷笑了一声,道:“你不用说了,朕能想明白,无非是弹劾杨琏与燕王一事,还有就是杨琏的欺君之罪。”

    “皇兄英明,这里面的大部分折子,都是如此,不过也有少部分的折子,弹劾杨琏是卖国贼。”齐王李景遂已经将全部的折子匆匆看过。

    “卖国贼?这从何说起?”李璟纳闷。

    李景遂走上几步,在一堆折子里翻着,半响拿出一份折子,递给李璟,道:“皇兄,这是禁卫军指挥使朱令赟的上书,他在折子弹劾杨琏出使汉国期间,出卖国家利益。”

    “真是胡闹!”李璟很是不满,杨琏出使大汉,立下的功劳可能旁人不知,但他却是很清楚的,更何况杨琏从汉国捞了一笔钱财,然后将大部分送给了他,极大地缓解了李璟内库的财政危机,从这方面来说,李璟对杨琏很是感激。

    “皇兄,还有这一封是周弘祚的上书,他说杨琏就任指挥使期间,贪污受贿,甚至还贪墨士兵的军饷,罪大恶极。”李景遂又道,关于这一点,他对杨琏很有信心,知道杨琏爱财,但根本不可能去动手下士兵的军饷。

    “有这种事?”李璟皱了皱眉,贪墨军饷,这可不是好事,若是士兵心生怨怼,造起反来,这就大大不妙了。

    “以臣弟对杨琏的了解,当不至于有此事。不过周弘祚曾经是杨琏的上司,或许知道一些内幕也说不定。皇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如调查一番,若是真有此事,必当重罚。”李景遂说道。

    “嗯!“李璟点点头,觉得齐王虽然喜欢杨琏,但没有丧失理智,还是以国家为重的,看来立他为皇太弟,接任大唐基业,是对的。

    “如今杨琏的事情,闹得很大,皇兄,臣弟觉得要妥善处理,不然百官愤怒难平,恐怕会有不好的后果。”李景遂见兄长没有愤怒之色,想来也是相信杨琏的,便火上浇油。

    “哼,这天下是朕的天下,何时轮到他们说话?”李璟冷哼了一声,其实他的心中不悦,不悦的地方便是百官群起攻击杨琏。自从他登基以来,群臣之中也有不少立下功劳之人,比如查文徽、冯延巳、韩熙载、孙晟等人。但是,他们都有不好的地方,那就是党争。

    而如今朝中不少人弹劾杨琏,也就是说,杨琏没有私心,没有参与党争。不过,李璟还是想确认一下,便问道:“这么多折子都是弹劾杨琏的,难道没有为他说好话的?”

    李景遂摇摇头,道:“皇兄,目前没有一份折子为杨琏说好话。”

    李璟负手踱步,陷入了沉思,很显然,杨琏已经被围攻了,但他有些弄不清楚,杨琏为何这般没有人缘?如今可以确定的事情应该是两件,那就是杨琏打了燕王,另一件,便是杨琏的欺君之罪。

    这些事情如何处罚,都在李璟的一念之间,他当初没有处罚杨琏,除了念及旧情,还有一点就是杨琏主动进攻请罪,而且坦白承认他有指腹为婚的未婚妻。李璟毕竟是文人,多了几分浪漫的心思,杨琏好不容易与未婚妻团聚,李璟居然觉得有几分浪漫,就像隋朝破镜重圆的故事一样,让人神往。

    李璟想了想,道:“齐王,杨琏有未婚妻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了吧?”

    “皇兄,昨日杨琏主动负荆请罪,臣弟已经知道了。说起来,这其中还有一段缘由。”齐王笑了笑。

    “可是破镜重圆之事?”李璟问道。

    “原来陛下已经知晓,说起来,这件事情还要多亏燕王。”李景遂不动声色地提了一句。

    “哼!”李璟一甩衣袖,很是不满,昨日杨琏清楚明白地告诉他事情的经过,所以李璟没有急着惩罚杨琏,反而觉得庆幸。如果燕王真的娶了曾忆龄,娶了一个曾经在妓馆的女人——哪怕这个女人是卖艺不卖身,那都不成!这丢尽了皇家的颜面。所以李璟觉得杨琏虽然打伤了燕王,但从另一方面说,保存了皇家的颜面,又让他心生感激。

    这时齐王提起燕王,让李璟的心中有些不满,觉得燕王这么大了,还不知道孰轻孰重,真的是孺子不可教也。

    齐王李景遂见皇兄不说话,又道:“皇兄,臣弟认为,杨琏毕竟有过错,还是要责罚的。”

    “嗯,你有什么好意见?”李璟问道。

    “唉!”李景遂叹息了一声,道:“其实处罚,燕王那边反而相对简单,想来让杨琏买些礼物送去,真心实意道歉一番,陛下从中斡旋,也就平息下去了。”

    李璟深以为然,毕竟李景遂与杨琏关系摆在哪里,李景遂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杨琏被杀,如此赔礼道歉,也算一种办法。

    “关键的事情,在另一点上,杨琏已经有了指腹为婚的未婚妻,偏偏皇兄已经下了圣旨,要将怀柔嫁给他,俗话说君无戏言,难道要把怀柔嫁过去做小的不成!”说到这点,李景遂也是有些怨气。

    “这很简单,让杨琏休了她,然后迎娶怀柔。”李璟说道。

    “可是,若是杨琏不肯呢?”李景遂有些担心,因为从那日的表现来看,杨琏对曾忆龄必然是情根深种,不然,他根本不用去救曾忆龄,只等燕王娶了曾忆龄,或者是纳为小妾,那时候,杨琏与曾忆龄的婚约自然就会废除。可是,杨琏偏偏去救了,而且还与燕王打赌,在校场比武。

    “他敢!怀柔虽然不是朕的亲生,但也和亲生的没有两样!朕将怀柔嫁给他,已经是极大的恩宠,杨琏胆敢如此,朕剥了他的皮!”李璟喝道,毕竟是皇帝,有一股威严,这番话说出来,杀气十足。

    “希望如此吧。杨琏此人生性倔强,臣弟有些担心哪!”李景遂说道,在这一点上,他与李璟的想法相同。

    李璟摆摆手,道:“齐王,你不用担心,杨琏不是笨蛋,自然能分清楚孰轻孰重。再说了,只要给那个女子一些金钱,要她离开杨琏,也不是什么难事。”在李璟看来,一个女子,能有几分能耐,给她点钱,打发走了便是了,日后找一个好男人嫁了,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借皇兄吉言。”李景遂脸上露出笑容。

    李璟在屋子里踱步,想了想,道:“如今朕让杨琏闭门思过,他是一个聪明人,知道该怎么办。这两日不要去找他,更不能透露任何消息。朕要晾一晾他,让他知道对错。”

    “遵命。”李景遂笑道,想了想,道:“皇兄,是否派禁卫军封锁杨琏府邸,不许他随意出入?”

    李璟点头,道:“这也好,朕要吓一吓他,这样,就让周邺带兵五百,封锁杨琏府邸,任何人不得出入。若是有什么需要,让周邺派人去办便是。”

    “今日天色已晚,就从明日开始吧。”李景遂说道,两人聊了半响,居然日头西沉,已经是黄昏时分了。

    李璟心想也不差这一两日,便点头答应,末了,又道:“这件事,怀柔可知道?”

    李景遂也没有问过怀柔公主,想了想,怀柔这两日情绪稳定,想来是不知道的,便点点头,道:“臣弟还没有告诉她。”

    “不知道也好,这件事情,先办妥了再说,绝对不能让她知道。”李璟又道。

    “是,皇兄!”李景遂应着,心中却有些忐忑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