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八十九章 杨琏训话
    费云山和费砚相视一眼,费云山笑着鼓掌道:“如此看来,事情是办妥了。r?anwen w?w?w?.?r?a?n?w?e?n?`o?r?g?”

    费砚拱拱手,道:“看来此人颇有几分门路,应该就是公子要找的人。”

    费云山哈哈一笑,点点头,道:“有请杨琏。”

    侍女正要走出去,费云山突然又摆摆手,道:“不,我要去亲自迎接他。”说着,对着铜镜整理了一下衣裳,这才迈步走了出去。到了甲板上,就看见杨琏正在岸边负手踱步,身边一匹战马正在打着响鼻。

    费云山立刻吩咐人准备了舢板,下了船,快步走了过去,哈哈一笑,道:“杨节度的办事效率果然快得让人惊讶。”

    杨琏微微一笑,冲着他拱拱手,道:“幸不辱命。”

    “杨节度,这边请!”费云山说道,态度已经和昨日有很大不同。

    杨琏也不在意费云山的这种态度上的变化,毕竟彼此都是相互利用,算是合作关系。两人一前一后走了进去,费砚在后小心翼翼地跟着。上了船,进了船舱,依旧还是那间大厅,两人分宾主坐下,侍女端来了刚泡好的茶水,放在案几上,又为两人斟满了茶叶。

    “杨节度,请喝茶。”费云山笑道。

    杨琏走了半响路,也有些渴了,便端起茶水喝了两口,赞道:“果然是好茶。”

    “当然是好茶,蜀地山清水秀,人杰地灵,杨节度若是有空,不妨去蜀地做客,我一定亲自为杨节度做向导,赏玩蜀地山川。”费云山道。

    杨琏笑了笑,心想去蜀地那是早晚的事情,不过,或许就不是做客了。心中如此想着,口中却道:“一定,一定,自古以来就蜀地就是天府之国,真想见识一下。”

    费云山呵呵笑了两声,两人寒暄了几句,杨琏便直奔主题,告诉他,这间事情已经办妥,并将文书掏出来,递给了身边的侍女。

    侍女接过文书,走上几步,转交给费云山。费云山打开匆匆看了几眼,笑道:“好,有了杨节度的文书,这事情就好办多了。云山多谢杨节度援手之恩。”

    “举手之劳,费公子不必客气。”杨琏笑道,心中却在想着事情。

    费云山道:“杨节度,云山有一个不情之请。”

    杨琏放下手中茶杯,认真地看着这个男人,看起来有些像女人的男人,道:“费公子请说。”

    “是这样的,我打算长期在金陵这边做生意,还望杨节度帮忙。云山必有重谢。”费云山说道,其实他是希望在金陵城内建立一个商业据点,虽说大唐与大蜀中间还隔着楚国、南平,但大唐在南方是数一数二的大国,承平多年的大唐可谓国富民强,消费能力很强,自然能赚到很多钱。而且费云山还希望借助经商的机会,认识大唐更多的权臣,博取更多更大的利益。

    而此时的杨琏,正是费云山想要认识大唐更多权臣的机会,通过杨琏,费云山认为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杨琏略略沉吟了片刻,道:“这不是难事,前些日子我刚盘下一块地皮,还没有考虑好做什么,既然费公子想要在金陵经商,这块地皮恰好在城内最为繁华的地方,我便送给费公子。”

    这怎么使得?”费云山连连摆手,表示不肯。

    杨琏抬起手,制止费云山,道:“费公子不必拒绝,我也不是白送,这样,你我四六分成,我四你六,我除了提供地皮之外,与官府的沟通,路引的发放,包括销售的渠道,都由我来负责。费公子只需要提供货物便可以了。你认为这样如何?”

    经商嘛,货物固然是重要,但商人的地位一向很低,士农工商,商人排在最后,可见地位之低,就算商人有钱,也无法改变这一点。费云山自然知道这一点,更何况他是初来金陵,居然连金陵城都进不了,若不是遇见杨琏,恐怕要花费不少时日。既然杨琏有这份心思,同时还提供不少条件,费云山想了想,便点头答应,道:“既然如此,就有劳杨节度了。”

    “费公子果然是快言快语,既然如此,这两日趁着我还在金陵,便理出一个章程,先把此事给办了。”杨琏笑道。

    “正当如此。”费云山也道。

    杨琏站起身来,道:“费公子,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粮食的事情,还请费公子费心。”

    “杨节度放心,我昨夜已经修书一封,派人送往成都,让他们先准备好粮食,足有一百万石,杨节度看可够?”费云山也站起身来,施礼说道。

    杨琏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一百万石粮食,这是何等的数目,杨琏若是想要买下这批粮食,付出的钱可不少,就算费云山降低了价钱,杨琏也是捉襟见肘。

    费云山察言观色,自然明白杨琏的忧虑所在,便笑道:“杨节度不必担心,既然你我已经合作,这批粮食的钱,可以分批交付,杨节度什么时候手头宽裕了,再给我也不迟。”

    杨琏忙施礼,道:“多谢费公子。杨某告辞了。”

    “杨节度慢走。”费云山说着,送杨琏走了出去,侍女牵来战马,杨琏匆匆离开。

    “公子,为何要与他合作?”费砚不解地问道。

    “这个人对我们有利,只有先在金陵站稳脚跟,才有机会做其他事情。”费云山眯着眼睛,看着杨琏远去背影,心中思忖着。

    费砚又道:“可是,若是与他合作,若是被他发现,恐怕后果不堪设想。”费砚提醒。

    “小心谨慎,自然不会犯错。再说,若是在金陵站稳了脚跟,再偷偷开几家店铺,也不是什么难事。”费云山说道。

    “公子英明。”费砚笑道。

    费云山哈哈一笑,吩咐道:“如今事情已经办妥,尽快将船上的东西都卖出去,腾出空间来,为杨琏放粮。”

    “喏!”费砚说道,匆匆走了。

    杨琏进了城,直奔皇城,去找林仁肇。这个时候,神武军的士兵正在操练,林仁肇在一旁认真地看着,敦促士兵练武。听闻杨琏来了,忙出来相迎。

    “杨节度,你怎么来了?”林仁肇问道。

    “虎子,人都选好了吗?”杨琏直接询问。

    “都选好了,相当一部分没有家室,另外一部分,是想要跟着杨节度博一个前程的。”林仁肇回答。

    “好,就是要这样的人,虎子,带我去看看。”杨琏说道。

    “走!”林仁肇很是干脆,两人朝着校场走去,走了不到五十步,就见周弘祚不知道从哪里转了出来,看见杨琏,周弘祚笑了笑,走了过来。

    “听闻杨节度就要赶赴海楚两州,就任顺天节度使,当真是可喜可贺啊。”周弘祚说道。

    杨琏有些摸不清周弘祚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便笑道:“这是托陛下洪福。”

    周弘祚呵呵一笑,道:“弘祚在这里祝杨节度加官进爵,前途无量。”

    “呵呵,承蒙周指挥好意,杨琏心领了。”杨琏说道。

    周弘祚脸色有些微变,杨琏称呼他为周指挥,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毕竟当年杨琏刚刚入伍的时候,不过是一个将虞侯,而那个时候周弘祚已经是指挥使,如今杨琏已经成了二品的节度使,他还是从五品的指挥使,这个差距,可不是一点半点。

    不过周弘祚脸色只是微微一变,很快就调整了过来,笑道:“杨节度客气了,周某还有要事,先走一步。”

    “好说,周指挥既然有事,那你先忙。”杨琏摆摆手,告辞而去。林仁肇跟在杨琏身后,也走了。

    周弘祚看着两人离去,目光闪动,杨琏很久没有来神武军驻地,今天来,必然有什么事情,他想了想,快步回到驻地,吩咐手下,去打听杨琏来此,究竟是要做什么。

    校场内,士兵们正在积极操练,呼喊之声很是高亢,杨琏走了进来,扫视了一眼众人,问林仁肇,道:“如今神武军内,克扣军饷的事情,是否还有发生?”

    “杨节度,虽然上次出了事情,但克扣军饷之事,仍然存在,只不过我这部分,还有陈铁那一部分,我们都没有贪墨,从上面发下来,全数发给士兵,半文钱也没有克扣。”林仁肇回答。

    杨琏摇摇头,贪污是个巨大的问题,杨琏从没想过只靠一两个人,在短短的一两年时间内,改变这种局面,只要问心无愧那就好。

    林仁肇道:“人都选好了,杨节度先看看。”

    “好。”杨琏回答。

    林仁肇走上前去,大声让士兵们停止操练,又让选好的两百人站在了校场上。众人都认识杨琏,见杨琏站在不远处观察,都明白这是杨节度来挑选人了,当即人人站的笔直,就像松树一般。

    杨琏仔细地看着众人,这些人都身材高大,脸上有彪悍之色,想来多半都打过仗的。杨琏需要的便是这样的人,以点带面,一步一步打造出一支精兵。

    “诸位兄弟,我是杨琏。今日来到这里,想必诸位兄弟都知道我要做什么。没错,我这次来,是要挑选一些兄弟,随我北上,除了赈济海楚两州的灾民,更是要常驻在海楚两州。坦白的说,我很缺人,所以我需要诸位兄弟的大力帮助。随我去海楚两州,不是享福,而是要吃苦,兄弟们,你们怕吃苦吗?”杨琏高声问道。

    “不怕!”两百人回答。

    “声音太小了,声音再大一点!”杨琏也提高了声音。

    “不怕!”两百人鼓足了力气,大声的喊道,声音远远传播出去,树上的鸟雀听见声音,受惊飞起,在半空中盘旋。

    “好,我很满意!”杨琏鼓了鼓掌,又道:“去海楚两州,虽然不是享福,但我可以承诺的是,军饷一文不少,而且,只要是立下了功劳,我绝对不会吝啬,该赏赐的,我自然会上报朝廷,为各位争取。”

    “不过,我丑话同样说在前面,在我杨琏手下做事,不能做犯法的事情,更不能做出强抢民女,惊扰百姓一类的事情来。如果我一旦得知,决不轻饶!你们都明白吗?”杨琏说道。

    “明白!”士兵们回答。

    “很好,既然你们都答应了,也就是默认你们同意是我的部下,从今日起,你们都是杨琏的好兄弟,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大伙儿都要互相帮助。只要杨琏在,就不会抛弃你们。同样的,如果有人做出对不起兄弟的事情来,也别怪我手下无情。你们若是反悔,我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你们可以选择退出,但若是选择为我效力,以后想要退出,除非他是一个死人!”杨琏喝道,虎目扫了一眼校场,等着众人选择。

    林仁肇在一旁,他知道杨琏这是在又拉又打,立威呢。这个时候,需要配合一下杨琏,便立刻道:“我,林仁肇,从今日开始,为杨节度效力,绝不会有贰心,若是违背此言,天打五雷劈,不得好死!”

    杨琏微微有些诧异,林仁肇的话似乎有点效忠的意味,但实际上,杨琏一直拿他当兄弟,称呼也是他的小名,以从中显示亲近之意。反而是林仁肇每次称呼他为“杨指挥”、“杨节度”之类,定下了不同的基调。

    林仁肇这话说出来,陈铁在校场下,也大声喝道:“我陈铁愿意为杨节度效力,纵然是赴汤蹈火,也绝不皱一下眉头。今生今世,我陈铁是杨琏帐下的马前卒!若是违背此言,当万箭穿心而死!”

    杨琏微微皱眉,陈铁也如此说,似乎与林仁肇事前商量过,如此说来,这两人是铁了心要跟着自己了。杨琏甚至有一种感觉,难道林仁肇、陈铁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可是,应该不可能啊。但是两人将以后的前程都投注在自己身上,让杨琏顿时多了几分压力。

    校场上的士兵见林仁肇、陈铁都先后表示,而他们事先也都想要跟随杨琏,这个选择就不难了。众人相视一眼,齐声道:“我等愿意追随杨节度,纵然是刀山火海,也在所不辞!”

    “好,好!”杨琏抬起手,示意众人安静,这才开口道:“诸位兄弟可尽快准备,只要户部将粮食准备好,便立刻北上。我准备了一些银两,凡事跟随我杨某人的,一律先发五两银子安家。杨琏只是略表心意,诸位兄弟莫要嫌少。”

    “多谢杨节度,我等愿意誓死追随!”士兵们听见杨琏如此,心中多半带着感激,五两银子其实已经不少,可是一个多月的军饷呢!杨琏如此慷慨,众人自然是欢天喜地,觉得这一次跟着杨琏,大有前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