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九十章 各取所需
    从神武军驻地出来,杨琏又立刻去找户部侍郎李平,毕竟北上之事甚急,要多去催促李平,迅速准备粮食。ranwen w?w w?. r?a?n?w?e n `o?rg必要时若是人力不足,杨琏还要想办法,带些人去帮他。

    到了户部的地方,李平却不在,杨琏问了一名小吏,这才得知李平一大早进来交代了几件事情之后,便走了,临走时吩咐,若有人去找他,便告诉那人,他在兴隆仓。

    兴隆仓是金陵城内官府的仓库,藏有粮食五百多万石,供应着金陵皇城所需,别看粮食不少,但考虑到金陵的人口,这点粮食远远不足,所以李璟也只能先拿出五十万石的粮食。兴隆仓的粮食至少要保证在三百万石以上,不然有可能出现粮食危机。

    杨琏问清楚了,便立刻出了皇城,直奔兴隆仓。兴隆仓位于城北,离皇城有七八里的距离,建在一座小山包上,同时由于靠近秦淮河,因此交通非常便利。

    杨琏到了兴隆仓,一眼望去,兴隆仓借着地势,倒有几分高屋建瓴的架势。杨琏报上了名头,似乎李平早有吩咐,守卫兴隆仓的士兵没有阻拦他,并且还派出了一名士兵当做向导,为杨琏带路。

    沿着山势向上走,杨琏举目四顾之际,不觉有些愕然,户部的事情他知道的不多,想不到此地除了是粮仓之外,居然还是储存有军械,杨琏笑了笑,指着前方道:“这位兄弟,那里面装的是军械?”

    这人只是普通的士兵,听见杨琏问话如此客气,心中不免惶然,忙道:“杨节度,那间屋子装的是军械,再前面那间装的是一些卷宗资料,粮仓在最上面。”

    杨琏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两人继续前进,走了半柱香功夫,这才到了山顶,这里相对干燥,利于保存粮食。李平正在忙碌着,杨琏一眼就看见了他,便让那名士兵先去忙,自己走上李平。

    李平正在那里负手而立,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杨琏来了也浑然未觉。杨琏也不多话,站在附近,打量兴隆仓四周。这里的地势的确比较高,可以俯视全城,七八里外的皇城看得清清楚楚,战略位置的确非常重要,怪不得驻守在这里的士兵,个个人高马大。

    杨琏打量了片刻之后,回头再看李平,李平也恰好回过头来,看见杨琏,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走了过来。

    这鬼天气,当真是热的紧,只是站着,额头就忍不住冒出汗水。

    “李侍郎。”杨琏先打着招呼。

    “呵呵,我就知道杨节度回来。”李平笑道。

    “事情紧急,我这是心急如焚啊,还望李侍郎帮忙。”杨琏拱拱手。

    李平呵呵一笑,道:“杨节度放心,我已经让人清点粮食,如果顺利,后天粮食就能准备妥当。只是这船只的事情,有些棘手。”

    “这一点李侍郎不必担心,我已经安排好了,只要粮食准备好就成了。”杨琏笑道。

    李平有些诧异地看了杨琏一眼,心想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居然准备好了装载五十万石粮食的船只,倒是有些能耐,便道:“杨节度放心,后日一早所有粮食全部准备妥当,杨节度只要将船只开到兴隆仓下即可。”

    “好,有劳李侍郎了,”杨琏笑道。

    李平拱拱手,道:“杨节度不必客气,我这就去忙了。”

    “李侍郎若是有事需要我去做,尽管开口!”杨琏也希望能尽快搞定此事,便说道。

    “好说。”李平说着,迈步离开了。

    杨琏想了想,慢慢朝下走去,费云山那边事情已经办妥,但想要在短时间内将货物脱手,显然是不现实的,而杨琏急着需要船只,必须要找一个地方,先把费云山的货物存放起来,才能腾出空间放粮。

    走到半山腰,杨琏看了看军械库,心中思忖着,这一次北上,杨琏想给每个士兵弄一套最好的铠甲。沉吟间,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杨琏,你怎么来了?”

    杨琏回头一看,原来是齐王,忙道:“齐王,我是来看看李侍郎粮食的事情,准备得怎样了。”

    “呵呵,李侍郎办事一向可靠,应该没有问题。”李景遂说道。

    “齐王,你也是来看李侍郎?”杨琏问道。

    李景遂点点头,道:“孤是来看他准备的怎样,既然你看了,孤就免了。走,陪孤说几句话。”

    杨琏迟疑了一下,道:“好。”

    两人一前一后,便在山腰走着,风吹来,十分凉爽。李景遂负手而立,背挺得笔直,走了几步,李景遂叹息了一声,道:“杨琏,你告诉孤,这一次北上,你有几分把握?”

    杨琏眉头轻轻一皱,道:“赈灾的事情,不是难事,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只要应付过第一波的灾情,稳定了局势,接下来的情况就会好很多。”

    “平定灾情只是一方面,只是海楚两州人口众多,区区五十万石的粮食看似不少,顶天也只够支撑一两个月。任重而道远,你要小心。不过……”齐王李景遂说着,话锋却是一转,说起另一件事情来:“皇兄已经告诉我,你这一次的还有另一个任务,那就是捉拿刘彦贞回京受审。孤隐隐觉得,若是刘彦贞知道你的目的,有可能不会束手就擒,若是如此,你可要小心。”

    “刘彦贞毕竟是大唐的臣子,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想来应该没有太大波折。”杨琏说道。

    “小心为妙,孤不想你出事。”李景遂说道。

    杨琏点点头,道:“齐王,刚才我在山腰看见军械库,想要讨两百副铠甲、兵器,还望齐王允准。”

    李景遂朝着山腰看了几眼,道:“这里的军械都是禁卫军的,虽说孤如今主管军政,但还是要报备一下皇兄,另外再知会兵部。规章制度可乱不得。”

    “齐王说的极是,我这就去皇城,向陛下禀明此事。”杨琏说道。

    “如此甚好,你先去皇城,孤还有事情要忙。就不陪你了。”齐王李景遂说着,朝着山上走去。

    杨琏朝着皇城奔去,见了李璟,禀明了此事。李璟倒是没有为难,非常爽快地答应了,并派高泽叫来了兵部尚书,当面叮嘱此事。杨琏办妥了事情,走出皇城,这才发现日头已经西斜,一天就这样快过去了。

    回到家中已经是日头落山,张绮栎亲手做了饭菜,给杨琏送来。杨琏也是饿坏了,端起就吃。张绮栎忙泡了一壶茶水端来,道:“杨大哥,慢慢吃。”

    杨琏应了一声,继续吃着,张绮栎在一旁坐下,手托着香腮,看着杨琏,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杨琏吃了一碗饭,这才发现张绮栎在发呆,便问道:“绮栎,你在想什么?”

    “杨、杨大哥。”张绮栎迟疑了一下,道:“杨大哥,我也想去楚州。”

    “现在那边灾民遍野,你去做什么?”杨琏摇头。

    张绮栎抢过饭碗,为杨琏添饭,端回来这才说道:“正是那边灾民遍野,我才想要和你去,这样才能照顾你啊。”

    杨琏继续吃着饭,道:“有傅姑娘,你不用担心。”

    “哼,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傅姐姐绝对是大有来头的人,她怎能做下人的活?”张绮栎不满地说道。

    杨琏放下筷子,道:“这件事情我已经想好了,你就留在金陵,照顾曾忆龄。”

    “我不,你若是不让我去,我就等你走了,再偷偷去楚州。”张绮栎摇摇头。

    杨琏见她说的坚决,道:“你这样会出事的。”

    “杨大哥,你若怕出事,就让我跟着你走。不然我说到一定做到。”张绮栎说道,目光很是坚定。

    杨琏皱皱眉,道:“你如此这般,真是让我为难,你先让我想一想,再做决定。”

    这时符金盏走了进来,笑道:“杨公子,小妹既然有这个心,你就答应了吧。去了楚州,多个人照应,也是好的。”

    张绮栎一双眼睛,盯着杨琏,希望他答应。

    杨琏摇摇头,苦笑了一声,道:“既然如此,你就收拾东西,准备和我去楚州罢。”

    张绮栎一声欢呼,站起身来,快步走了出去,想必是收拾东西了。

    “她也是心急。”杨琏笑了笑。

    符金盏走过来坐下,道:“你看你忙碌,一天没有吃饭,长期以往,又怎么能撑得住?”

    杨琏摇摇头,道:“今天只是例外罢了。”

    符金盏抿着嘴,看着杨琏不说话。

    杨琏问道:“不吃一点?”

    “吃过了。”符金盏笑了笑,问道:“如今你接手海楚两州,可有什么打算?”

    杨琏一边吃,一边道:“海楚两州土地虽然较江南贫瘠,但也不是特别糟糕。这一次灾民四起,不少百姓死于非命,想必有些土地成了无主之物,我打算让人勘察土地,若是无主的土地,便可以分配给灾民。”

    “那些百姓其实没有多少田,海楚两州的土地,其实多半掌握在乡绅的手中,其中那刘彦贞,几乎将楚州城最为肥沃的土地都占了。”符金盏在楚州呆了一段时间,知道一些事情,便说了出来。

    “此事我也略有耳闻,乡绅的土地,我不会去动他,除非是那种十恶不赦,让我抓住机会,收缴了他的土地。”杨琏说道。

    “嗯,如今海楚两州,需要的是稳定,自然不宜与地方豪强争斗,而是要拉拢他们。”符金盏点头。

    杨琏笑道:“女诸葛还有什么高见,不妨直说。”

    符金盏有些犹豫,想了想,又道:“其实妾身倒是有一个想法,但这个办法,似乎有些毒辣了。”

    “毒辣?我喜欢,符姑娘不妨直说。”杨琏笑道,这时已经吃的差不多了,便将碗筷推到一旁。

    符金盏犹豫了片刻,还是说了出来。杨琏一听,顿时有些吃惊,道:“这个主意的确有些吓人,而且极为得罪人。依我看,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用。”

    “妾身也只是提出一个想法,毕竟这间事情,牺牲那些鱼肉百姓的地方豪强,换取百姓的支持,对于你来说,是有利的。若是能得到百姓的帮助,便能在海楚两州迅速站稳脚跟,以后从海楚两州发迹,这些百姓都是中流砥柱。”符金盏说道。

    杨琏心中有些感触,符金盏不惜提出这个毒计,是在帮他,是为他考虑,让杨琏有些感动。杨琏站起身来,道:“刚吃了饭,符姑娘与我走一走,消化消化。”

    符金盏站起身来,道:“好。”

    两人便在院子里踱步,这天气虽然已经热了,但风不小,吹得树叶哗哗直响,倒也有几分凉爽。

    杨琏慢慢踱步,道:“这一次,是一个机遇,若是在海楚两州扎下根来,日后就算身份暴露,也有了抵抗的资本。”

    符金盏脚步一滞,杨琏这话算是第一次表明了态度,与符金盏想的一样,都是打算以海楚两州为根基,逐步实现大计。当然,仅仅以海楚两州对抗整个大唐那是不智的。无论是财力物力人力,海楚两州都远远不及,就连广陵都比不上,更不用说整个大唐。

    “收揽民心,暗中备粮,准备军械,积极训练士兵。一旦南方有变,可以南下勤王,从而掌握更多的权利。”符金盏说道。区区一个节度使,而且还是大唐册封的节度使,杨琏自然不能冒着反叛的罪名去造反,所以依旧需要韬光养晦,继续积蓄实力。

    杨琏想了想,道:“大唐有变,也不是没有可能。如今那李弘冀对齐王心怀不满,如今又外放了润州,他必然会心生怨恨。我就等着他造反。”

    “杨公子,你有没有想过从吴越人那边着手?”符金盏问道。

    “吴越人那边?”杨琏略略迟疑了一下。

    “不错,虽说吴越人是敌人,但李弘冀既然可以与吴越人勾结,那么杨公子也自然可以与吴越人互相帮助,各取所需。”符金盏道。

    杨琏没有急着回答,而是负手踱步,思考了半响,这才笑道:“吴越人那边不急,如今我已经掌握了李弘冀与吴越人勾结的证据,随时可以反击。那吴越人就是想要从中捣乱,令大唐无法南下,在我羽翼不曾丰满之前,吴越人那边,就让他们和李弘冀先折腾。”

    符金盏点点头,觉得杨琏没有被李弘冀的事情冲昏头脑,这是好事。两人又在院子里聊了半响,直到戌时末,这才分开,各自去休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