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十二章 威逼利诱
    巳时中,尹宇的营地内,飘荡着一股肉香,让人垂涎欲滴。? ? 火然? 文  w?w?w?.?r a?n?wen`org在如今这种情况下,能保证不饿,已经是极好的了。尹宇营地能有肉吃,算是极大的喜事。不少闻到香味的百姓,在营地外猛吸着鼻子,眼巴巴地看着,尹宇帐下有书籍名恶人,谁都不敢去惹。

    巳时末,各寨的管事人陆陆续续的来了,众人都带着两三个护卫,到了门口,便闻见香味,人人都精神大振。亟不可待地进了营地。

    先到的人被安排坐下,有人端上了水,放在案几上。带头人都没有心思喝水,长着脖子去看大鼎,只见里面水不停翻滚,偶尔还有几块肉露出来,不由食指大动。

    各寨的带头人见尹宇没有出现,不免议论纷纷,今日尹宇寻自己来,究竟是什么事情?有人猜想,应该还是那件事情,如今百姓被赈粮害死,这可是大事情。尹宇一向主持大局,昨日弄得楚州城的官员灰头土脸,想必今日应该有什么大的动作。

    知道尹宇底细的,觉得尹宇下一步很有可能便是要夺取楚州城,抢劫财富。或许这事情对于尹宇来说,好处多多,但有人心中已经打定了注意,若是真的要夺城,出工不出力就好,不然便宜还是让尹宇拿了去。

    足足等了半个时辰,各个寨子的管事人才聚齐,林仁肇将大门关上,带着十几人守卫大门,若是真的打了起来,绝不能让他们逃走。

    “尹老大人呢?他叫我等过来,为何还不见人?”有人问道。

    杨琏慢慢踱步走了出来,此时的他已经换了一身衣裳,手腕里藏着一把匕首,陈铁跟在杨琏身边,虎目盯着众人,一副要吃人的架势。

    “诸位稍安勿躁,听我一言。”杨琏笑道。

    一个络腮胡汉子满脸横肉,闻言冷笑了一声,大声质问道:“你是何人?尹老大呢,我等要见他。”

    杨琏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你当真要见尹宇?”

    杨琏直呼尹宇的姓名,有人顿时觉得不妙,环顾了四周一眼,发现四周不知什么时候,站满了人,这些人,毫无疑问都是尹宇的部下。不过有人也发现了,这些人很是眼生,当即心生警惕。

    有人看出情况不对劲,也有人没有发现异常,那络腮胡汉子听见杨琏这话,一昂头,道:“我等前来,是受到尹老大的邀请,你算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

    杨琏笑意盈盈地慢慢踱步走了过去,笑道:“尹宇很快就会出来,不过在他出来之前,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什么事情?”络腮胡觉得有些不对劲,有些警惕地问道。

    络腮胡汉子反应不慢,但显然比杨琏更慢。杨琏一步踏上,越过案几,顺手抓起案几上的酒碗,朝着络腮胡汉子砸了过去。

    “直娘贼!”络腮胡汉子大喝一声,来不及躲避,只得双手挡在身前,以免被砸中。

    杨琏一击之后,手腕一抖,匕首在手,等络腮胡反应过来,脖子一凉,下巴多了一柄闪着寒光的匕首。

    “你,你要做什么?”络腮胡汉子声音有些颤抖,面临死亡,谁又不害怕呢?

    “我要做什么?很快你就知道了。”杨琏笑了笑,一把拎着络腮胡汉子的衣领。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不少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等到络腮胡汉子被杨琏所擒,众人这才反应过来。

    “你这是要做什么?还不放开他?”

    “反了,反了,你是何人,还不速速叫尹宇出来,我等倒要看看,尹宇想要做什么?”

    众人七嘴八舌地说着,四周顿时无比喧闹。

    杨琏轻轻摇头,陈铁拔出长刀,猛地朝着中央的大鼎一刀砍去。“铛!”的一声巨响,震得人耳膜生疼。人人都看着陈铁,一时被他的威严所惧。

    陈铁大声喝道:“尔等安静,若是再有吵闹,他的头可没有这大鼎要硬!”

    众人眼尖的,发现大鼎上,有着一道凹痕,如此看来,这个莽汉的力气很大啊,有人内心忍不住猜测,若是与他厮杀,是不是他的对手。心思活络的,觉得陈铁不简单,心中隐隐觉得发生了什么事。

    杨琏冷哼了一声,看了一眼络腮胡汉子,道:“给算你运气好,我不想杀人。”

    络腮胡汉子很是硬气,哈哈一笑,道:“怎么,你不敢杀人?懦夫!有种你就杀了我,我绝不皱一下眉头。”

    “你这是自找的!”杨琏原本带着笑意的脸顿时冷了下来,手臂抬起,猛地向下一扎,刺进了络腮胡汉子的胸膛。鲜血涌出,染红了杨琏的手。

    络腮胡汉子带来的人见状,相视了一眼,猛地扑了上来,喝道:“还我大哥命来!”

    杨琏迅速站起身来,身子灵活地躲过了其中一人的扑杀,手臂一挥,扎进此人后背。这人惨叫了一声,扑到在地上,陈铁赶了上来,一刀劈下,这人反应也极快,想要躲开,不过陈铁的动作很快,将他一只胳膊砍了下来。

    “啊!”这人又是一声惨叫,脸色苍白,身子抖个不停,断臂处,血肉模糊。

    杨琏摇摇头,道:“这个络腮胡汉子,一心求死,我只不过是满足他的需要罢了。你二人也想死,我同样可以满足你们。”

    断臂汉子后退两步,道:“我,我……”

    “我知道,你也想死!”杨琏说着,三步并作两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到了断臂者跟前,手臂一挥,割断了此人的咽喉。

    余下那人见同伴身死,内心恐惧无比,见杨琏、陈铁两人身上都是鲜血,觉得以杨琏的手段,必然会杀了自己。他后退了两步,忽然跪在地上,连连磕头,道:“大哥饶命,饶命呀!”

    杨琏慢慢踱步走了过去,不紧不慢。这人更害怕了,连连磕头,口中求着饶。杨琏在他身边停下,足足有半响没有说话。直到杨琏发现地上已经有了鲜血,这才淡淡地道:“起来吧,就饶你一命。”

    那人听了,又磕了几个响头,接着想一滩烂泥一样,瘫倒在地上。

    杨琏扫视了一眼众人,刚才杀人的时候,很多人保持着沉默,当然了,也是杨琏带了足够的兵,这才震慑住了他们,令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不然络腮胡汉子就是他们的榜样。而且,杨琏出手太过于狠辣,说杀就杀,一时没有人敢主动出来,主动去挑衅杨琏。

    杨琏鼓鼓掌,呵呵一笑,道:“诸位刚才相见尹宇,那么我就满足各位的要求。”说着,鼓鼓掌,几名士兵押着尹宇走了出来。

    看见尹宇这副模样,吃惊的人更多了,尹宇这副模样,很显然,眼前的这个狠人,绝对不是尹宇的部下。

    “尹宇,你做的那些个事情,还不老实交代?”杨琏淡淡的道。

    “我呸,我尹宇岂是那贪生怕死之人,你要杀便杀,何必多言?”尹宇骂道。

    杨琏哼了一声,道:“尹宇,你贪图美色,杀人父母,夺人贞洁,按律当诛。来人呀,将他拖下去,砍了!”

    “喏!”两名士兵整齐划一地说道,走了上来,将五花大绑的尹宇拖了下去。尹宇大骂不止,不过很快就“啊”的一声,停止了辱骂。片刻后,士兵将尹宇的人头送了上来。

    “收拾一下,将尹宇的人头挂起来,贴一个告示,说明尹宇的罪过。”杨琏说道。

    陈铁不知从哪里弄来一块碎布,把尹宇的人头裹了起来。

    “你,你是大唐新任节度使?”众人中,一个年纪颇大的汉子说着,看他的模样,约有五十岁左右,下巴几缕胡须随风飘扬,倒有几分儒雅。

    杨琏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笑道:“不错,本将正是顺天节度使,赶来海楚两州赈灾。”

    一个精瘦汉子壮着汉子,道:“杨节度,朝廷令你赶来赈灾,可不是让你随便杀人的。”

    “随便杀人?”杨琏眼中闪过一丝寒光,杀意迸现,他冷冷地看着精瘦汉子,森然道:“本将赈灾,是为了赈济良民,可不是什么人都给他粮食吃。尔等做的那些事情,莫非以为本将不知道吗?”

    “杨节度知道什么事情?”精瘦汉子问道。

    杨琏哼了一声,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真的要本将揭穿?”说着,杨琏目光犹如刀锋,死死地看着精瘦汉子。

    精瘦汉子一开始还与杨琏对视,没有丝毫畏惧,但很快,就受不了杨琏杀人一般的眼神,忙低下了头。

    “诸位,如今天下大乱,诸位的难处,本将也有所耳闻,可是本将既然来了,就不会饿死一个人,只要诸位配合,接受本将安置,不再闹事,本将自然会想法设法,弄来粮食。可是,若有人暗中捣乱,欺男霸女,就怪不得本将心狠手辣了。”杨琏说着,环顾四周。他身上带着血,说话铿锵有力,而且开出来的条件也足够诱人,让人心动。

    依旧还是那位年纪颇大的汉子,想了想,道:“杨节度高义,只是我等来自亳州,等到水灾过后,自然是要回到亳州。”

    “本将的粮食,养的是大唐子民。不管以前尔等做过什么事情,犯过什么错,本将都不去追究,但若是接受本将的粮食,就要遵从本将的规矩,不得犯法。海楚两州有足够的土地,可以分给灾民。又为何偏偏要去亳州?”杨琏看了一眼那人,又道:“若要离开楚州,也不是不可以。本将可以立刻发给两斤粮食,尔等立刻离开楚州,去别处讨要饭食。若是言而无信,本将必杀之!”

    这话让众人嘀咕,杨琏给的条件的确是足够让人心动,给吃给土地,只要勤劳一些,就饿不死。只是这些人都想着落叶归根,杨琏这样的要求,让他们又有些犹豫。日后家乡安定,偏偏回不去,不少人又觉得可惜。

    杨琏摆摆手,道:“诸位,本将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商量,如何决定,就看你们的了。”说着,踱步回去,到了主位上。

    忙碌了大半夜,这时又接近响午,杨琏早就饿了,便拿起筷子,从大鼎里捞肉来吃,全然没有受到刚才的影响。

    各寨寨子面面相窥,一炷香的时间并不长,众人聚在一起,商量着事情。

    陈铁靠近了杨琏,低声道:“杨节度,他们会同意吗?”

    “他们大部分是汉国人,不同意就只有死路一条。我想他们会做出正确的选择。”杨琏低声回答,在死亡面前,杨琏的要求根本算不了什么。

    众人商议了半响,时间将到之际,几人走了过来,朝着杨琏深深弯腰施礼,一人道:“杨节度,我等愿意留在楚州。”

    杨琏放下筷子,满意地看了众人一眼,道:“本将很高兴诸位能做出正确的选择,本将还是那句话,只要诸位奉公守法,按照本将的规则办事,本将绝对不会亏待诸位。”

    说话间,杨琏站起身来,道:“诸位既然如此答应,那么事情就定了下来。本将稍后回城,就会派人来清点人数,编造成册,等到大水彻底退了,就划分土地。如今虽然错过了春耕,还还是可以种一些瓜果蔬菜。熬过了今年,事情就好办了。”

    “我等愿意听从杨节度吩咐。”众人齐齐说着。

    杨琏眯起了眼睛,笑了笑,道:“既然如此,诸位先随本将入城。”

    众人都是一愣,有人虽然不愿,但一想起适才络腮胡汉子的死状,还有尹宇人头落地,身子不由一抖,好死不如赖活着,谁又肯去死?当即都拱拱手,道:“但凭杨节度吩咐。”

    杨琏哈哈一笑,道:“走,进程本将请诸位吃饭。”说着,迈步走了。

    林仁肇、陈铁等人押送着尹宇部下数十人,朝着楚州城敢去,这时,太阳高升,将杨琏的影子拉的长长。杨琏还算满意,虽然见了红,杀了人,但总算没有见血太多,大部分的人还是识时务的。

    众人跟在杨琏身后,四周有士兵虎视眈眈,谁也没有逃跑的心思,一行人浩浩荡荡,吸引了不少百姓的注意。百姓看见有人持着刀,身上更是鲜血淋漓,谁也不敢上前,生恐也被一刀杀了。

    众人花了小半个时辰,这才赶到了楚州城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