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三十九章 奇袭
    杨琏这话说出来,已经足够震撼。ranw?en w?w?w?.?r?a?n?w?e?n?`org

    潘森脸色一变,忙跪倒在地上,抬起手捂着胸口,道:“杨节度,末将改恶从善之心,日月可鉴。末将在这里发誓,若说背叛大唐,背叛杨节度,愿万箭穿心而死。”

    杨琏眯起眼睛打量着他,见他说的坚定,不像作假。

    潘森见杨琏似乎不相信的模样,看见杨琏身着的架子上,有一柄宝剑,猛地站起身来,快步走到宝剑身边,拔出了利刃。

    这一幕让跪着的众人吃了一惊,有人急忙看向了杨琏,这潘森是要杀了杨琏吗?杨琏不紧不慢地站着,一副淡定的模样,斜着眼睛看了潘森一眼,嘴巴闭着没有说话。

    潘森拔出宝剑之后,立刻横在脖颈上,道:“既然杨节度不肯相信潘某的忠义,潘某愿意以身证明。”说着,手动了起来,就要引刀自刎。

    杨琏这时叫了一声:“慢!”然后踱步走了过去,脸上带着笑意,道:“潘将军无需如此,刚才只不过是本节度试探罢了。得罪之处,还望潘将军宽待。”

    潘森先是一愣,这才反应过来,放下手中的宝剑,道:“杨节度言重了,末将不敢。”说着,把宝剑插进剑鞘,退了下去。

    杨琏扫视了依旧跪着的几人,摆摆手,道:“罢了,你们都起来吧。”

    “多谢节度使!”众人说着,站起身来,有几人都看着潘森,如今潘森是众人之首。

    杨琏呵呵一笑,满意地道:“诸位能够弃暗投明,本节度心中十分欣慰。诸位都是人杰,在福州多年,稳定福州,还需要诸位出力。”

    众人听了,脸上一喜,这时潘森拱拱手,道:“杨节度若有差遣,我等自然甘为前驱,助杨节度扫平福州。”

    潘森表态,引来众人纷纷发言,都是对杨琏表示忠心,不然,刚才死在大厅里的袍泽,就是他们的榜样。听着七嘴八舌的声音,杨琏抬起手,示意众人安静。

    “这两日委屈了诸位,本节度已经准备好了饭菜,诸位可以去享用了。”杨琏说完,自己坐回座位上,拿起一份折子看了起来。

    潘森劝道:“杨节度,末将等人想敬杨节度几杯酒。”

    杨琏摆摆手,笑道:“你们先去用餐吧,本节度已经吃过了。”说着,继续看着折子。

    潘森无奈地与众人走了,这时,陈铁从外面匆匆走了进来,顺手关上门,走到杨琏身前四五步外,一抱拳,说道:“杨节度,刚才得到消息,剑州那边,出现了一些问题,大军恐怕要五日后才能抵达福州。”

    杨琏皱着眉头,问道:“剑州的援军是怎么了?怎么出现如此大的纰漏?”

    陈铁朗声道:“根据卑职得到的消息,是剑州方面军队方面出了一些问题,听闻是军中有人认为,杨节度根本不可能拿下福州,所以来的路上耽搁了,而且据说他们准备派人来看福州情况,再做决断。”

    “糊涂!”杨琏很是生气地站起身来,在屋子里快速踱步,脚步声急促,显然杨琏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我要上报朝廷,弹劾剑州刺史,若是福州得而复失,剑州刺史满门抄斩也不为过。”杨琏冷笑了一声,迅速坐了下来,让陈铁磨墨,准备写折子。

    查文徽听见杨琏与陈铁的谈话,忙匆匆走了出来,道:“杨节度,剑州刺史固然要弹劾,但如今最为紧急的,还是要封锁此事。不然吴越国知道,鲍修让必定率兵来袭。”

    杨琏皱皱眉,道:“查留侯说的极是,虽说鲍修让在百里之外,但只要严格控制消息,五日后剑州兵马进了福州,就算鲍修让赶来,也无济于事。”

    陈铁道:“鲍修让只是一个边将,就算得到消息,上报杭州,等到杭州传来旨意,至少也过了半个月。”

    杨琏摇摇头,道:“鲍修让是边将,必然得到一定权利,他若是得到消息,第一件事便是点齐兵马,奔袭福州,同时上书杭州,说明此事。吴越国主必然不会怪罪于他。”

    陈铁倒吸了一口凉气,道:“这么说来,这件事一定要保密,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杨琏点头,要陈铁不可将此事泄露出去。

    福州城外十几里的丘陵上,鲍修让全副铠甲,站在一块突出的大石上,眺望着远处的福州城。天色已黑,福州城各处点亮了油灯和蜡烛,星星点点,很是引人注意。福州城落在唐人手中,这是鲍修让不想的,他已经定下了计划,准备攻打福州城,只是如今福州城的具体情况他不知道,所以还在等待着城内探子的消息。有了消息,他才能做出相应的对策。

    山丘上风很大,吹动鲍修让身上的麾向后飘去,虽然福州冬天不冷,但大风吹动,像刀一样割在脸上,还是有一丝寒意。鲍修让有些焦急,他知道,既然唐人拿下了福州,那么北方的剑州一定会派出援军,若是大唐的援军抵达福州,占据了易守难攻的地势,吴越想要反攻福州,就困难了。

    就在鲍修让思考的时候,侄儿鲍盛匆匆走了过来,递过一封书信,道:“叔父,这是城中密探冒死送回来的书信。”

    鲍修让在月色下接过信封,信封上的火漆依旧完好,这证明这封信没有被人拆过。他拆开了信封,鲍盛拿来了一支火把,借着火光,鲍修让仔细看着书信,原本皱着的眉头不由舒展开来。

    鲍盛见叔父喜上眉梢,问道:“叔父,有喜事?”

    “不错,有喜事。传令下去,士兵立刻休息,今夜五更时分出发,攻打福州。另外,你现在派人去催一催援军。”鲍修让吩咐。

    “喏!”鲍盛回答着,立刻匆匆走了下去,安排事情去了。

    鲍修让手中捏着书信,沉吟半响,又仔细看了一遍,这才把书信烧了。跳下大石,靠在一棵树上休息。五更时分说快也快,睡了一觉起来,已经到了,匆匆洗漱过后,鲍修让让三军饱餐了一顿,趁着夜色出发。

    天色有些昏暗,为了不引起福州城的注意,鲍修让又没有让士兵点亮火把,所以行路有些艰难。尤其是不少士兵有雀儿病,夜间看不清楚东西,所以鲍修让只能让没有雀儿病的士兵在前,有雀儿病的在后,手中拿着一根绳子,不至于迷失了方向。

    后军中,还有不少士兵推着小车,车上装着斧子等物件,朝着福州城赶去。吴越军三千兵马,一路小心翼翼前行,路虽然不远,但由于道路相对难行,士兵又看不清楚,直到天蒙蒙亮,五更十分将尽,这才赶到离福州城外五里多的一处平地。

    不远处的福州城在黑暗中就像沉睡的乌龟,异常坚固。可是这个时候,是唐人势力最为薄弱的时候,鲍修让虽然缺乏攻城器械,也不得不选择在这个时候进攻,达到出奇制胜的效果。

    鲍修让见附近就有密林,立刻吩咐辎重营去打造最为简单的攻城器械——云梯。云梯虽然简单,但由于福州城东面和南面是大海和河面,陆军要大规模攻打福州,只能从北面和西北方向——除非鲍修让有足够的水师能够把军队运送到福州城南一带的沙滩上,才能从哪里进攻福州。但以鲍修让目前的状况来看,显然得不到水师的支援。

    所以,对于鲍修让来说,只要着重攻打福州北城,三千兵力足够了。更何况唐人的兵马不多,只要能攻上城头,拿下福州城的机会很大。

    不仅是辎重营的士兵在忙碌,其他士兵也在抓紧时间帮忙,只有尽快制作一批云梯,才能攻城。云梯粗糙一些不要紧,只要坚固,那就足够了。花费了足足一个时辰,在三千士兵的努力下,简陋的云梯制作了上百架,可以供应一时。

    这时候,已经是六更时分,天色已经亮了,不过由于靠近海边,天色雾蒙蒙的,看起来要下雨的样子,鲍修让不敢怠慢,留下三百多名士兵继续打造云梯,余下的士兵抬着云梯,朝着福州城杀奔而去。

    福州城头,三三两两的士兵正在巡逻,杨琏用唐兵取代了福州兵马,这个时候,他只信任唐兵,不敢将如此重要的地方交给福州军。鲍修让带着士兵杀来,脚步声交织在一起,宛如惊雷,震的地面微微颤抖。

    站在城头上,视线很是宽广,有人一眼看出北方密密麻麻的一群人冲了过来,初步估计,这时距离已经不足两里,唐兵短暂的惊讶之后,立刻大声喝道:“敌袭!”

    队正接到消息,一边派人去通知驻扎在王山的士兵支援,一边组织现有兵马抵抗。在没有弄清楚这群突然出现的士兵是什么身份的时候,必须要以敌人的身份来对待。

    两匹快马飞奔而去,一匹去王山,一匹去节度使府邸,通知杨琏。

    两里左右的距离很快,当鲍修让杀到的时候,城头上的唐兵刚刚组织起来,略略一看,唐兵人数不多,只有百余人的样子,这样的人数几乎没有什么抵抗力,鲍修让大喜,立刻一挥手,当机立断地喝道:“攻城!”

    士兵们接到命令,三三两两的士兵飞奔过去,举起小车上的云梯,一字排开,准备攻打福州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