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五代枭雄 > 第五十八章 谋定而后动
    杭州,是吴越国的西府,钱氏父子在此经营多年,钱塘江被治理,西湖被拓宽建了堤坝之后,杭州风调雨顺,粮食产量逐步上升,隐隐有超越苏州之势。燃?文小说  ??? w w?w?.?r?a?n?w?e?n?`org

    江南一带的丰腴地区,杭州、苏州、秀州、越州、明州等地,都被吴越国所掌控,靠近那边的台州、温州,虽然不如浙东平原,但也在逐步提升,正是依靠发达的江南数州,吴越国才得以与大唐对抗,并牢牢占据了江南的精华地区。

    可是,吴越相对大唐来说,地理位置相对不好,所以吴越国才会与中原王朝交好。历来的中原朝廷了希望有人牵制强大的大唐,所以都乐于与吴越国结盟。可是这一次,愚蠢的汉国君王居然选择了大唐,放弃了吴越,这让吴越国的君臣感到了深深的危机感。

    幸好,大唐天子李璟不通军事,更不会用人,每次打仗,都是让心腹带兵,那几个心腹,多半是读书人,十分迂腐,更不通军事,所以吴越国这才能以弱胜强。

    这一次大唐声势浩大的动兵,想要拿下苏州,不管是真是假,吴越国君臣不敢怠慢,粮草辎重纷纷送往苏州,准备打一场消耗战。兵部尚书胡进思更是做出了准备,让幼子带兵南下福州。胡进思虽然觉得唐人很有可能进攻福州,但这个可能性比较低,给了幼子两万兵马,足以自保,先去福州锻炼一番,回来就有升迁的可能。

    胡进思年纪已经大了,他的仕途已经到了顶点,再往上是不可能了,乱世里,他希望幼子能成长起来,胡家一门的荣耀,就看幼子的了。

    这几日,钱文奉的次子钱承礼也在杭州处理政务,胡进思与他聊过好几次,觉得此人有乃父之风,日后定能独当一面,这一日,两人又王城里的衙门聊着天,兵部侍郎匆匆走了过来,脸色阴沉。

    到了胡进思跟前,兵部侍郎从怀中拿出一份急报,递给他,道:“尚书,这是福安县的急报。”

    胡进思有些诧异地接过了急报,心想福安县有什么事情发生不成?匆匆拆开了书信,略略看了几眼,胡进思手一抖,急报落下,原本就有些浑浊的双眼变得雾蒙蒙起来。

    钱承礼有些诧异,他弯腰捡起急报,匆匆一阅,顿时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胡进思让幼子带兵南下的事情不少人都知道,在不少人看来,这个决定有些可笑。毕竟福州是李弘义的势力范围,吴越国几度想要染指都不能。唐人即使南下,也不可能轻易拿下福州。胡庆是什么人,虽然有才学,但能做到节度使这个位置,其中的原因大家都知道,心里明白也就罢了,真指望他能拿下福州根本就不可能。

    而今,不仅不可能,胡庆居然被唐人生擒,数万大军死的死,逃的逃,吴越国的颜面都被丢光了。胡庆被擒不要紧,福州落入大唐之手,这个问题可就大了。

    钱承礼看完了急报,胡进思这时幽幽醒了过来,咬着牙齿,恨不成声,他想要进宫面见大王,忽然觉得眼前一黑就此昏倒。左右的人忙成一团,送了胡进思回府上。

    钱承礼回到了住处,迅速写了一封书信,派人送给父亲,这件大事必然会对吴越国的政局产生影响,别看钱承礼在人前对胡进思李金友家,但实际上,他恨不得把这个权臣给拉下马,让钱氏一门重新掌握大权。

    胡进思在府上躺了不知道多久,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醒起来,肚子咕咕直叫。侍女见他醒来,忙端来了热乎乎的米粥。胡进思扒拉了几口,又觉得没有了胃口,放下筷子坐在一边直叹气。

    幼子被擒,让他觉得生无可恋。这时,管家匆匆过来,道:“老爷,胡诚回来了。”

    “他,还敢回来?”胡进思眼睛一瞪,管家不明所以。

    胡进思想了想,摆摆手,道:“带他进来。”不管是逃回来还是其他,先听一听,再做计较。

    胡诚片刻之后被带了进来,一进屋,胡诚“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哭道:“祖父。”

    胡进思心烦气躁,冷哼了一声,道:“起来说话,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胡诚站起身来,把福州一战事情说了,胡进思听完,有些诧异,道:“该死,唐人果真进兵福州。”慢慢站起身来,仔细想了想,这一战胡庆虽然是输了,但输的不怨,唐人的阴谋诡计,不是那么容易看穿的,恐怕就是他,也要仔细思量一番。

    “这么说来,他是想要与我做一番交易?”胡进思想明白之后,沉声问道。

    胡诚道:“祖父,那唐将的意思是,可以送回小叔,两家言和,不再动刀兵。”

    胡进思有些诧异地看了孙子一眼,半坐在软榻上,忽然笑了起来,道:“他还说了什么?”

    “他只说这番心意,胡尚书一定明白。”胡诚说道。

    胡进思苦笑了一声,他当然明白,即使知道这是一个坑,他也要跳进去。

    船只沿着长江东下,水势很快,只用了一日,就到了池州,杨琏没有停留,继续让船家航行,坐船的好处就在这里,日月兼程,速度很快,而且长江中下游,暗礁不多,航行十分快捷。

    黄昏时分,杨琏负手而立,站在船头甲板上,凝视着远方。这一次拿下福州,意义重大,杨琏更是从福州带走了一百多名经验丰富的船匠,杨琏已经打定主意,在海州城边上的郁洲岛上,修建船坞,制造战船。当然了,这一百多人势必瞒不过天子的眼睛,所以,杨琏一开始就没有隐瞒,而是准备实话实说。

    陈铁、林仁肇都收精通水战的人,杨琏已经想好,就让林仁肇管理水师,日后无论是北上还是南下,从郁洲岛都很快捷。

    杨琏凝视着天空的时候,胡庆走了过来。对于胡庆,杨琏管理得相当宽松,胡庆也知道逃不掉,所以每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偶尔在甲板上透透风,和一头猪差不多。

    倒是李弘义,被杨琏严加看守,连吃饭都有人喂他。

    听见胡庆的脚步声,杨琏笑了笑,道:“胡庆,这一路急行,明日就到了金陵,你当真不打算逃走吗?”

    胡庆耸耸肩,有些无奈地说道:“杨节度,可惜我不会游泳,若是真的跳了江,恐怕就喂了鱼肚子。”或许是这几日杨琏对他还不错,胡庆对杨琏的那股惧怕,少了几分。

    杨琏哈哈一笑,道:“你放心,到了金陵,我会想法让你回到杭州。”

    胡庆有些不解,认真地问道:“杨节度,这是为什么?”明明捉到了敌人,为何要放了?

    杨琏却摇摇头,并不解释,而是笑道:“这件事情,等你回到杭州,可以问问胡尚书。”

    胡庆苦笑一声,这一次当真是丢尽了颜面,回到杭州,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弹劾父亲,这一战,被擒以及被杀死的吴越兵,约有万余,真的是一场惨败。

    接着一路无话,船夫加快了速度,次日傍晚,远远地看见了金陵城,杨琏催促船夫快行,到了亥时,天色黑下来的时候,杨琏到了城外。

    陈铁拿出令牌,叫开了水门,船只到了码头停下,杨琏让人看守船只,与陈铁等人押着李弘义、胡庆等人朝着皇城赶去。

    皇城里,李璟正在与皇后说着事情,福州被拿下,李璟龙颜大喜,找来了礼部的大臣,算了算时日,五月二十,就是良辰吉日,可以婚配。李璟决定把结婚的时日定在这一日,所以来找皇后商量。

    钟皇后自然是支持的,怀柔虽然不是亲生的,但胜似亲生,更是给了公主的爵位,她决定好好教教她,以免出丑。两人正在说着的时候,高泽喜气洋洋来报,道:“陛下,皇后,杨节度回来了。”

    “杨节度,那个杨节度?”李璟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毕竟按照脚程,杨琏至少要明日才能抵达金陵,根本不可能那么快。

    钟皇后却反应过来,问道:“莫不是杨琏杨节度?”

    高泽点头,道:“正是。”

    “呀,这就回来了?”李璟听了,兴奋地站起身来,走了两步,道:“带他到御书房来见朕。”

    高泽正要领命而去,李璟又摆摆手,道:“罢了,朕亲自去迎接他。”

    李璟说着,先走了出去。高泽紧紧跟上,两人一前一后,朝着皇城门口走去。

    杨琏正与陈铁说着话,回到金陵,两人就安心多了,李弘义在一旁,被反绑着双手,气鼓鼓地看着杨琏,恨之入骨。胡庆也被困了双手,不过还算轻松,至少他知道不会死。

    李璟带着侍卫赶来,见了杨琏,李璟眯起眼睛打理着他,即使是风尘仆仆,杨琏看起来颇有精神。

    杨琏吃了已经,天子居然出来迎接,这是他没有想到的。由于甲胄在身,杨琏只得弯弯腰,道:“微臣杨琏见过陛下,请恕微臣甲胄在身,不能行礼。”

    李璟哈哈一笑,并不在意,道:“杨爱卿劳苦功高,一路辛苦了。”

    “为陛下效力,这是臣子的本份。”杨琏笑了笑,指着身后的李弘义,道:“陛下,此人便是李弘义。”

    “嗯!”李璟打量着李弘义,见他目露凶光,忍不住冷笑了一声,道:“李弘义,你曾经说不入金陵,想不到阴差阳错,还是来了。”(未完待续。)